每个年轻的女孩 都有可能“被小三”

玫瑰木 2019-05-24 23:31:16

就像今天刘强东事件里的女主角再回顾当晚的事情,她说:你怎么弄他你都不是,不能打、不能捅,你就只能忍,你要不忍你就当他情妇吗? 好像在被侵犯后,你会只剩下两种选择:忍或者当小三……

——豆友 西蓝花口述经历

2009年的暑假我大三,在深圳龙岗的一家广告公司实习。

说是公司准确的说是一家相对比较大的门店吧,两个临街的铺面,5-6个设计师,承接一些DM单张、菜单、招牌、名片、展架、横幅之类的设计印刷。老板是一个30多岁的潮汕男人,喜欢喝茶,关心政事,外表温和儒雅,待人也彬彬有礼。公司的老板娘,也就是他的老婆听说比他小了8岁,高挑白皙,一张略显稚嫩的娃娃脸,已经有了个读小学的儿子。老板娘平时就在一楼负责一下接电话、接待、收款的工作,饭点就上二楼去给我们做饭,当时公司管中午一顿饭。

这家公司是我自己找上门去的,和我家开的招待所仅隔了一个红绿灯。我大学的专业是广告学,所以我当时的目标很明确就是去广告公司实习。因为我还没有毕业,所以也只能选择这种门槛相对较低的广告公司。

那天下午,我捏着一份简历跑到他门口说要找老板的时候他显然很意外,但是他立马就反应过来,很客气的请我坐下喝茶。我大三的时候已经可以独立的做设计、写文案了,我可以一个人完成一整本杂志和刊物的排版,而且我还不跟他讨价还价谈工资,我的要求很简单,只要有个地方实习个20多天、开个实习证明就行……他几乎没有多想就很爽快的收下我的简历,让我明天开始过来上班。

我实习的那段时间,他经常会主动过来跟我聊几句,我一直认为因为我是新人,他想让我尽快的融入公司的环境,所以也从来没有把这种示好当回事。例如他会问我的学业和家庭情况,店里有什么好吃的总是会热情的先招呼我吃,有时候还会问下午茶想吃什么,偶尔加会班还会劝我先回去……有一次还单独跟我聊让我早点去考个驾照,他准备买车,计划在汕头老家再开家分公司,希望我到时候能过去负责那边的管理工作,以后寒暑假随时都欢迎我过来,公司随时都给我留着一个位置。

坦白说,我一直觉得自己不漂亮,在大学也没有谈过恋爱,也没有男孩子主动跟我示过好,所以我自然也不会想到他是在跟我暗示什么。我还是每天趴在电脑前琢磨那些可以任我调遣的图片和文字,几乎没有注意过他若有似无瞟过来的目光。

中途的时候他有打听过我家招待所的情况,建议里面可以做一些装饰性的画框或者导视牌之类的,他可以上门看看给点建议。我也很认真的问我爸了,那个时候因为大运会整顿刚过,招待所的生意一直不好,我爸也不愿意在这些他认为可有可无的广告上有所投入,我也只能婉拒他上门的提议,我那个时候才想到,原来我也是有业务资源的人。

我实习的最后一天下班的时候他悄悄的给我封了个500元的红包,让我拿回学校当零花,我当时觉得很不好意思,毕竟我们这种实习生很多公司都是没有薪酬的。跟他道完谢后,他一直站在门口目送着我离开。

隔了几天的一个晚上,我手机突然收到他发来的一条短信:宝贝,睡了吗?

我当时一个激灵的从床上翻腾起来,端着手机告诉我妈,他喊我宝贝?我妈不可置信的摇摇头说:估计人家发错了,然后这事就这么不了了之了。大约过了两年后,我再跟我妈提起这个人的时候,我妈才跟我说起她当时觉得这个男人有点问题,但是还是没有直接戳穿。而我觉得无比难过的是,在男女之事上,大人总是会刻意、含糊不清的粉饰某些阴暗、龌龊、凶险,希望你能继续保有对这个世界最单纯、简单的想象。

又过了几天我回学校了,某天QQ消息里突然弹出了一条很暧昧的好友申请:还记得我吗?QQ号是深圳的、男的、最近一周申请的,除此之外没有其它的线索。他不折不挠的各种绕弯发消息让我猜他是谁,绕了几圈之后我就猜出来是他了。确认是他之后我既失望又恐慌,一个有家室的男人,隔着2000多公里用QQ追过来,我再单纯也不会相信他只是想和你联络一下,打声招呼、叙叙旧而已。

果然,他开始讲起了他第一次看到我的情景,我简历上的出生月份和日期居然和他是一天,这么多年他是第一次遇到和他同一天生日的人,这让他简直不敢相信,他当时还特意要求复印了一下我的身份证。我属兔,他属狗,生肖六合,如此契合的生肖配对是非常罕见的,这让他激动了很久,不得不相信这是一场命定的缘分和安排……

我对他的态度出奇的冷淡,这是他始料未及的。

不管他表示有多喜欢我,欣赏我的个性、才气,我好像都不为所动。我大学四年一直暗恋我们文学社里的一个男孩子,他喜欢穿白色的球服和球鞋,每次从球场上下来的时候都会一屁股坐地上,仰着脖子咕咚咕咚的喝掉大半瓶汽水。我一度梦想着以后做我男朋友,牵我手的应该是这样一个走路都带风的男孩,不可能是一个大了我十几岁,有家室,我得叫叔的中年男人。另外,当年的我们对于小三这个角色有着根深蒂固、不可磨灭的嫌恶。我敢说,如果我们家有女孩子做小三,一定会被我爸打断腿赶出家门。另外可能真的因为年纪尚小,看不到这样的一个老男人可能能为初入社会的自己带来的好处和资源吧。

我镇定而冷漠的看他在我面前各种拐弯抹角的倾诉衷肠,末了毫不客气的告诉他,我跟他一定不会有交集的,他完全没有料到我会这么干脆、毫无悬念的拒绝他……

最后,他应该是强压着心里的愤愤不平,悻悻地提醒我: 女孩子还是不要太聪明的好,活得太聪明了,以后会很辛苦!

过了十年再回头来看,当年一个正直青春的女大学生主动跑到一个年轻时没有机会进入象牙塔,中年事业开始有点起色,开始希望生活有点不一样的男人跟前的时候,征服她,对一个男人来说就像是中年里一场有关成功和荣耀的春梦吧。

而所幸,我并没有卷入一场俗套而注定不会有好结果的都市狗血剧情里,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幸运。我并不觉得这其中我尚未成型的个人价值观对于抵御一个处心积虑的老男人的“引诱”起了多大的作用,准确的说是他还没来得及下手,所以我有幸逃脱。

这种有幸除了他恰好不是我的菜以外还有很多其他的各种因素:

我和他同一个屋檐下呆的时间太短;

我父母在身边,且离他很近,这不能不对他是一种威慑;

他老婆在身边,这种可能被抓包的风险和成本他不得不考虑;

我胆大且不拘小节,从我能主动到他店里来找工作就能看出来,这不能不让他忌惮招惹我的风险和隐患;

我对男女之间的事情非常的迟钝,自动的屏蔽了很多的暧昧不清,所以我的心里没有任何的波澜起伏。如果当时我能接收到他发出来的示好信号,而我对他又恰恰有几分权力的仰视和崇拜,可能也会陷入一种退让和摇摆不定中,可惜这些都没有。

客观的说,就算当年的我有多抗拒“小三”这样一种角色,也不意味我就没有机会“被小三”。

我后面设想过,如果我刚好不是那么幸运的话,我只身一人在深圳,在他店里工作的时间再久一点,他老婆可能中途不在店里……他会有很多的机会对我下手。他可以非常熟练的借工作之际和我单独外出,可以是在只有两个人的车上或者路上,例如他可能直接略过“撩你”“表白”这些环节,拿出一个男人的强势粗暴直奔主题……如果他对我动手,我觉得当时的我首先应该会是吓呆、毫无还击之力,而绝非像我今天这样,可以狠狠的大喊大叫、用脚不要命的踹,踹到他阳痿、半身不遂……

我也设想过,如果当年我不是那么的幸运,这个老男人就是洞悉了我的一切心理,对我动手了结果会怎样?

例如他诱导性的强行搂我或者抱我,或者更严重的,自己不愿意但是也没能及时反抗成功的身体侵犯发生了,我是否敢揭穿他的丑陋,鼓起勇气去告诉我的父母请求帮助?

答案是否定的,以我爸的脾气他会瞬间暴怒,他会懊恼我为什么要主动上门去实习,我怎么就让那个该死的男人有机可乘?然后他可能会去找那个男人拼命,然后这事就捂不住的传开了。基于这个,我极有可能会自己一个人万念俱灰、生无可恋的咽下苦果。

而特别可怕的是这个秘密偏偏只有你和这个男人知道,如果他再伺机向你靠拢,拼命的哄你、劝你,用真爱来伙同你一起掩盖这处丑陋和伤疤,你会不会上当?

对于一个有心机、有阅历的男人来说,他很容易就get到你的愤怒、哀伤、委屈、失落、孤单……这个带给你最深伤害的人,偏偏就是那个可以轻易控制你情绪按钮的那个人。他知道只要他想办法接近你,他的一举一动都会牵动你全身的神经。而毫不费劲的破译你的情绪密码,让你向他靠近,向他取暖,也是他最能掩饰自己的罪恶感的行为。

这种身体上的诱导和伤害,偏偏就是不能像我们今天被谁攻击、扇了一耳光、开车蓄意撞了一下那么简单的划清界限,所以很多女孩子都难逃这种被精心设计,继而陷在婚外情的“真爱”里爬不上来的厄运。

就像今天咚咚锵事件里的女主角再回顾当晚的事情,她说:你怎么弄他你都不是,不能打、不能捅,你就只能忍,你要不忍你就当他情妇吗?

好像在被侵犯后,你会只剩下两种选择:

一、默默的忍下,愤怒而决绝的和他断绝所有的来往和关系,把这个无法言说的秘密藏在自己心底最阴暗的角落里永不见天日。

二、去屈服,顺从,当做从来没有被伤害过,做他的情妇,和自己和解,和他和解,和这个伤害自己的世界云淡风情的和解。

这些被小三的女孩子,有些能够在挣扎几年后脱离原来的生活,艰难的重新开始,即便说那段创伤可能像一团阴霾一样如影随形的跟在她今后的婚姻生活和亲密关系中,但是好歹能够重新开始。有些真的会在里面折磨自己大半辈子,我一个心理咨询师朋友说她的一个患有乳腺癌的个案,病原就是自己年轻的时候曾经被小三的那一段,屈辱、内疚、自责、悔恨……但是就是没有办法把自己从那段泥淖里给强行拔出来,这种痛苦很快就在她的身体上作出反应了。

也许会有人很恶臭的说:“被小三”不就是自己弱、自己蠢吗?

弱,就不应该得到友善和尊重吗?就应该被伤害、被侵犯吗?

而当你面对的是一个无论是经验还是阅历都要超出你几个层次,处心积虑、有备而来的坏男人的时候,不要轻易去高估自己的智商和情商。公平客观的说,我觉得这种算计和阴谋就像传销或者PUA一样,普通人遇到并且掉坑的概率都是相当高的,对大部分人来说,你侥幸没有入坑只是因为你刚好没有遇到那张朝你撒过来的网而已,并非你本身抵御危险的机制有多过人。我们也不难看到,受害者都只是普罗大众,部分人的智商、情商还真的不低,但是当你毫不戒备的面对别人有预谋、有计划的设计和圈套,还是很容易中招不是吗?

请问,你觉得再去苛责、诋毁这些受害的人,不残忍吗?

而我觉得每一个曾经受过伤害,或者面临过悬崖的人,把这些坑给大家刨开、让它置于阳光下,去提醒大家绕过去或者跳过去,才就是对这个世界的温柔和慈悲。

现实一点说,不要再辐射“受害者有罪论” “ 荡妇羞耻论”,让这些吃过一次亏、上过一次当,受了委屈的姑娘们可以有第三种姿态和活法,勇敢的站出来和这种侵犯和引诱说不,才是减少让很多家庭都蒙受阴影的婚外情的可行途径。

玫瑰木
作者玫瑰木
119日记 3相册

全部回应 601 条

查看更多回应(601) 添加回应

玫瑰木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