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定下世纪再嬉戏

Rich 2019-05-23 12:05:28

聊到婚恋话题,嘉说如果找到喜欢的人,结婚他可以但是害怕生子而已。

嘉说,“我哥的小宝宝,我偶尔带他,给他喂食、换尿布,带他遛弯,他有时吐我身上,尿我身上,我都不嫌弃。”

“那你行啊。”我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我可能不行,我自己都照顾不好。”

“但我觉得光凭爱,生不了小孩啊。”嘉说,“我没有信心把他教育好。我自觉不是什么好货色。但放眼望去,很多父亲,还不如我。我有时会幻想,我老了以后一个人可能会很惨。”

“也不需要活到那么老。”

“到时候组队去死啊,我原先想去南极或者北极,但是你也去的话伊瓜苏也不错。”

“话说有生之年得去看看那个大瀑布。”

“对啊,想去!卧槽,非常想去!!”

“简直梦境。”想起前段时候看到一个博主发的大瀑布视频,我找出来发给嘉看。

“想哭,去吗?”

“去!必须的!”

“几时去?”

“有生之年。”

“哈哈哈哈哈操!”

这是四年后我与嘉重逢的对话。伊瓜苏瀑布,当然是我能想到的,他乡遇故知的首选地点——如果有的选的话。现实是我们是在一间密室里再见,原因在于我们都很穷,去不了阿根廷,只能去玩声称广州最贵的密室游戏。我没有想到约他,我约的人都放鸽子了,我发了朋友圈问有人组团吗?嘉说不叫我!

于是我才察觉毕业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甚至极少联络,就像他热爱的达明一派在我的日常中消失已久。

嘉浪迹萍踪,刚毕业不久我还会偶尔问他近况,他有时在成都,有时在厦门,有时在老家,反正不在广州。后来我就不问了。

我们早年微博互关,他是达明一派或者说黄耀明的忠实粉丝,顺带也爱张国荣。

既然是这样的直男,那我的同志身份自然无妨我们的友谊。有次大家碰巧看同一个乐队演出,忘了是低苦艾还是Maztka,反正我们就在Livehouse会面,彼此点头,算认识真人了。真正令我津津乐道的是嘉的美貌,他身材高大,扎着马尾,络腮胡子,明眸皓齿的。讲真作为一个基佬对这样的美男子朋友我很难拒绝。

大学的我对人生充满冀望。嘉年纪与我相仿但不知他什么时候毕业的,工作状态很飘忽。由于他那会交往了一个大学城的女朋友,他有时过来顺带找我吃饭,熟悉之后,我泥沙俱下的性情毕露,嘉沉吟半晌,对我说了句令我很难忘记的话:“我一直以为基佬要么是像明哥那样精致妩媚,要么像蔡康永那样温文儒雅,直到我认识你。”

有次他半夜问我借两百块救急,我还是个学生,同时也还是一个不太擅长拒绝的男孩子。我犹豫了几秒后还是匆匆下楼去ATM给他转账。当时我不甚理解他无业飘荡的状态,带着世俗眼光对这样四处飘荡看演出的文青还有些不以为然,不过他还钱很及时。

2014年我过香港参加同志游行看到了黄耀明和何韵诗。我对明哥欣赏或者说感兴趣的点在于他的公开出柜,以及林夕对他那些求不得的“奸情”。我也听达明一派,「禁色」。然而某一天开始,黄耀明被封杀了,于是达明一派也全网下架,听不到了。

“那年广州草莓名单有明哥的,我好期待,结果香港发生了一些事情就没有了。”嘉幽幽地说,“关淑怡好像也快要被封了,我一直觉得张悬会是下一个。”

我没追根到底,原因也能猜到,只觉得很沮丧。我毕业后忙于工作,很少去看演出了,微博断更,人生态度也发生了一些改变。从前我想到嘉的状态或许会皱眉蹙目,谁知到现在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潇洒,我真的就只有羡慕和钦佩了。

他换上神兵亢龙锏主题的服装,从密室的更衣室出来,与他微博上说的古代理想职业一样,俨然是个俊俏的镖师。嘉的样子丝毫没有改变,不长一根白发。

他问我怎么不写微博了,我说难免被诟病矫情,不符合时下的感觉,所以不写了。嘉很认真地说,“我喜欢的。敏感细腻,真诚,你说矫情也好,但我觉得很迷人。”他这句话我又记到肚子里了。嘉大概是句子迷,他签名换来换去,却总离不了那些耐人寻味的港乐,比如“约定下世纪再嬉戏”、“沙滚滚,但彼此乱搞过”、“惨绿青年,你短发密且软”。

“大家都在慢慢退化,尤其过了二十五岁之后。”嘉说。

“是啊,”我说,“但不得不说提起伊瓜苏瀑布还是很兴奋!”

然后分别,亦不说下次什么时候聚首,那么有生之年再见吧。

Rich
作者Rich
11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20 条

查看更多回应(20) 添加回应

Rich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