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日本乡下,过着神仙般的生活

看客inSight 2019-05-21 11:57:06

唯一的烦恼是时间不够。

搬来乡下的决定,对Edward来说,完全是个意外。

在首都圈生活了数年的她,对城市生活、满员电车的忍耐度都到达了极限。

“都逃离北上广了,还要继续在东京消耗吗?”

在东京工作时,Edward偶遇瑰丽的台风云。那天电车停运,许多同事回不了家,在公司附近的酒店临时住两天。

2017年,Edward决心辞职,离开嘈杂的东京。当时,她没有一丝要去乡下的念头,只想搬到人稍微少点、便利度不输东京的大阪。

新工作很顺利就找到了。等到通知下来后,她才发现,工作地点不是大阪,而是偏远的神户城郊。

就这样,Edward阴差阳错地来到了这处不知名的日本街道,一呆就是一年,还不禁爱上了这里如《小森林》般,安静而悠哉的生活。

一年后,在无人的下班路上,和猫咪一起欣赏晚霞。


我居住的街道,面积只有六平方公里左右,人口只有两千出头,是个非常非常小的地方。

这里靠近神户,严格来说算是城郊,因为实在太土了,连神户人自己都不想承认。

毕竟,跟市区隔了一片山,就什么也不一样了。风景、人类、动物,全然是乡下的模样。

附近居民开始整备田地。

下雨的日子。

抛开风景,这里的基础设施跟城市区别不大,街道干净整洁,水电网都通,外面有4G,家里连WIFI。

若说哪里不一样,大概是天然气管道通不到山里,取暖还要靠煤气罐。不过煤气公司会定期上门更换,并没有什么不便。

租住的房子,依然自带温水马桶和泡澡缸,价格还比东京便宜许多。

除了可爱的邻居,还能看到新鲜的黄鼠狼从门口一溜而过。

出门后,两分钟有便利店,五分钟有车站,十分钟有超市,坐电车到市里只要一小时。

叫它乡下,似乎会对不起很多地方。

这是个无人站,没人管理,只有两个自动检票口。周围什么都没有,只有一片山。

偶尔会乘电车晃荡,沿途的乘客很少,一只小鸟在陪我候车。

铁路是据说西日本最贵的山道铁路,来回的交通费并不便宜。因此,没什么特别的事,我很少选择下山。

搬来这里后,每天走路上班,只要十分钟。最长的时候,几乎一个月没有乘坐过交通工具。

上班路上很难遇到其他行人,但可以偶遇红蜻蜓。

沿着最宽敞的公路一直走,就能走到附近唯一的超市。

附近没有什么餐厅,这一年多来,三餐几乎都是自己做。如果这家超市倒闭了,我大概会饿死。

挣扎了一年多,我终于办了张超市储值卡,希望它能活得久一些。

本地人种的蔬菜,有种土土的可爱。

附近超市会卖当地人种的菜,这是叫做坊ちゃん(少爷,夏目漱石有篇小说就叫这个名字)的小南瓜。

偶尔会像模像样研究料理。

夏天没食欲的时候,有梅酒和西柚就足够。

附近也没有都市常见的洗衣店或娱乐设施 —— 除了一家大型连锁弹珠机店。

不过,再走个二三十分钟,便会抵达另一个规模较大的车站,一个称得上是城市的地方,可以在那里解决一部分都市依赖症。

乡下老龄化更加严重,今年只有两家人挂出了鲤鱼旗。(注:五月五日是日本男孩节,有男孩的家庭会挂鲤鱼旗。)

一家孤零零伫立的药局。隔一站地铁,就有大医院,可以看癌症的那种。

我现在的工作是朝九晚六,每天加半小时班左右。相对之前所有的工作都要清闲,下班后的时间完全是自己的,不需要做任何跟工作沾边的事。

剩下的时间里,我最喜欢的消遣,是观察一年四季不同的景色。

见证草木的样子如何一天天变化,像个老母亲一样,四月盼樱花,五月盼藤花、绣球花,秋天盼红叶、桂花,冬季盼雪。

没有比这更令人欣喜的事情了。

远看的时候也以为是花,近看才发现是棵很美的树。

春天,能看见土里冒出新鲜的竹笋,可爱至极。

秋天枝头的柿子都熟透了,也无人采摘。

冬天的寒冷可以冻死人。

山里的冷是阴冷,且无比漫长,电热毯需要从九月一直铺到次年四月。不过,一但下了雪,景色就变了,可以让人忽略一切。

窗外的雪景。

通往车站的路。

离家五分钟左右的后山上有座神社,无人管理,无人参拜,就这样无人知晓地兀自存在着。

鲜红色的鸟居被几十米高的树丛遮掩着,既美丽,又神秘。这是我最爱去的地方之一(另一个地方是超市)。

空空荡荡的乡下,竟然奇迹般地有一座神社。

去年夏天,我在通往神社的石阶上踩到了蛇,从此心生顾忌,只敢挑小动物不太频繁活动的时候,上去待一会儿。

踩到蛇的石阶。

由纸垂及〆の子结成的注连绳,以它为结界,将洁净与不净之物隔开。

无人打理的手水舍,竟然意外地干净。

车站的另一个方向有间寺庙。住在里头的人养鸡,远远地都能听得到鸡鸣声。

年轻人纷纷离开这里,前往城市。

附近住的半数以上是老年人。偶尔能看见带着孩子的年轻家庭,也是被这边低廉的居住成本及自然环境吸引来的。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住的老房子。

生活在这里,每天都能实实在在感受少子化带来的影响:整个地区都太安静了,安静得过分。小动物的叫声比人热闹。

似乎,草木比人更长久地生活在这里。而人的存在,不过是见证它们的生长更迭罢了。

路旁,凋谢的樱花树被牵牛花缠满。

有离开这里的想法吗?

至少目前没有。除非赖以为生的超市倒闭。

对我来说,这里简直是梦想中的桃花源,可以与所憎恶的一切隔绝开来。

每天睡到自然醒,没有社交压力和人口过密带来的窒息感,就连地铁上跟人面面相觑的苦难都不必承受。

周围尽是山川草木田野和各种小动物。有时候,甚至想化成山上的一棵树。

十月,蚂蚱在稻田里飞跑。

但换个角度,不是每个人都适合这样的生活,需要放弃的东西太多。

在乡下住久了,容易跟外界脱节,不知道世间在流行什么。

我大概每个月出去一到两次,看看五颜六色的人群,看看别人在过怎样的生活。

如果你也没有太多的社交需求,那么,欢迎来到日本乡下。

有人说我过着《小森林》般的生活。但真正在田里干活的,都是阿姨跟老汉,并没有美少女。

会觉得无聊吗?

喜欢热闹,喜欢喝酒结交朋友的人,绝对会感到无聊。

甚至连旅游都不推荐来,因为这片区域几乎没有饭店和住宿。

但对于喜欢自然,喜欢呆在家的人来说,这里就是天堂 —— 消遣的方式太多,时间只会不够用而已。


图文Edward|编辑 想退休的小

更多内容请关注公众号:pic163

文章版权归网易看客栏目所有,其他平台转载规范请于公众号后台回复【转载】查看,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稿请请致信 insight163@163.com,其它合作欢迎于公众号后台(或邮件)联系我们。

看客inSight
作者看客inSight
267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16 条

查看更多回应(16) 添加回应

看客inSight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