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创造出栩栩如生的人物?

游萦 2019-05-21 08:49:01

在编剧创作中,这个话题正经讲起来可以写好几本书。本文可以看成是我作为小白在学习之路上做的阶段性总结。抛砖引玉,抛砖引玉。

人物是电视剧的灵魂。受审查、资本、以及市场限制,中国电视剧以这三大门类为主:

  • 宫斗剧 (含穿越)
  • 爱情偶像剧 (玛丽苏)
  • 家庭剧 (婆媳剧)

然而就算在以下三种门类的框架下,依然可以产生好剧。我一向认为,剧集的类型和质量并不能武断地划等号。

宫斗剧都很没营养吗?《甄嬛传》就是反例;

爱情偶像剧都是垃圾吗?《一吻定情》系列(虽然是日本的)就非常真挚;

家庭剧只有大妈们才爱看吗?《都挺好》就掀起了举国上下的大讨论。

衡量剧集质量的关键在于,这些剧中的人物是否有血有肉,能和观众产生共鸣。

那么如何创造出栩栩如生的人物呢?

美剧和电影的区别

在好莱坞,美剧和电影的一大区别就是——

电影由故事情节主导,这也是为什么电影拍摄时的主导核心往往是导演。并不是说人物不重要,人物在任何故事中都是不可或缺的。看电影时,我们更关心的是谜团的答案,或一段旅程的"终点",以及是角色是怎样到达这个"终点"的。

美剧则由人物主导,这也是为什么美剧的主导核心往往是编剧,分集导演更像是雇来打工的(所以粉丝再怎么闹腾,《权游》剧组也不可能炒掉两位编剧,哥俩是整部剧的CEO)。在看美剧时,我们更关心人物的心路历程,以及人物在不同冲击、事件中的反应和变化。

  • 《风骚律师》是《绝命毒师》的衍生剧,有前传性质。在看《风骚律师》之前,我们其实已经知道了主角索尔的结局和归宿。为什么《风骚律师》还是那么让人欲罢不能?因为牵动着我们的,是索尔这个人物的心路历程;我们想知道的,是他是经历了什么样的冲击,才从吉米蜕变成索尔的。

  • 《豪斯医生》则是单元剧,每集一个医学案例,相当于每集都有一个"小结局"。但《豪斯医生》的剧迷们最关心的恐怕并不是"豪斯下场如何",而是豪斯的内心世界、情感生活(和卡迪的关系,和威尔森的关系)、以及他与"痛苦"这个老对手一直以来的缠斗。
  • 《都挺好》中,苏明玉为什么那么有群众基础?因为她从小所受的不公正对待和她与原生家庭之间的纠葛,是我们现实生活中历历在目的。她就是我们身边的人,是他、是她、是你、也是我。我们更关心的,是她在面对两难境地时做出的选择,而不是她最终有没有当上CEO,抱得美男归。当然,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对大结局不满的原因——她做出的选择在很多人看来,还是憋屈的,太便宜她那让人糟心的家人了。

美剧的主创在把剧本卖给电视台时,往往只有写好的首播集(pilot)的剧本,第一季的大纲,和人物故事线介绍——在此时,往往连编剧都不知道主角的"结局"是什么,而这个"结局",也往往是在写了五六七八季后,随着人物的成长和选择后,才呼之欲出的。

比如《老爸老妈的浪漫史》中,原本编剧打算把主角泰德一直在找的老妈设定成斯特拉,后来由于种种原因又换了。

而尤其在Netflix等流媒体大行其道之前,电视台在决定开发一部剧时,会依照收视率决定会不会续订某剧。也就是说,编剧自己都不知道这个剧能"存活"多久,那他们又怎能知道大结局是什么?

人物创作秘籍——艾伦·索金的方法

艾伦·索金,好莱坞顶级编剧,代表作《社交媒体》《白宫风云》《刺杀总统》《新闻编辑室》。

艾伦·索金认为,创造人物,首先要弄清楚以下三点:

  • 人物的意图
  • 人物遇到的障碍
  • 人物处理障碍的方法

人物的意图,即这个人想要什么。而这种"意图",往往是情节发展的"缘起"。而求而不得,中途遇到的"障碍"和"失控",则让故事变得跌宕起伏;人物处理和解决"障碍"的方法,则体现了人物的世界观,也是人物发现自我的过程。

《绝命毒师》中,老白的经历可以概括如下

得了癌症——没钱治——想要钱——发现贩毒可以挣钱而自己又有制毒天赋——贩毒开始——不小心杀了人——发现没有回头路——……

这就是一个典型的意图——障碍——处理障碍的过程。

艾伦·索金在为写作《社交网络》而研究马克·扎克伯格这个人物时,重点研究了扎克伯格的一段经历:

扎克伯格在经历了一次不愉快的约会后(人物的意图遇到障碍),回到寝室开发了一个打分网站,哈佛大学的校友可以在女同学和牲畜的照片对比中打出分数(咳咳,非常仇女了),后来又把网站改成了可以在两位女同学的照片对比中打分(依然物化女性,嗯)——这就是Facebook的雏形。

当然了,索金研究这段经历并不是为了体现扎克伯格有多厌女,他想弄清楚的是,扎克伯格这个人物在遇到"障碍","求之不得"时,会以什么样的方式解决问题。这个问题弄清楚了,他笔下人物的三观也就丰满了起来。

除此之外,索金还强调"不要道德审判笔下的人物,也不要贸然给人物贴上好或坏的标签"。即使你不同意人物的三观,即使你写的是一个具有反社会人格的大反派,既然大家都是人,那就必然有能够彼此理解的地方。找到了这种理解的落脚点,尽量不带预设立场的去写人物,那么反派也会变得有血有肉,而不是一个纸片般的大恶人。

人物创作秘籍——玛丽尔·海勒的方法

玛丽尔·海勒,好莱坞电影编剧,代表作《少女日记》《你能原谅我吗?》

玛丽尔·海勒在谈人物创作时,重点提到了人物与观众产生共鸣的重要性。那么如何实现这种共鸣呢?

首先,要以主角的视角和态度去进入这个故事。在一定程度上,每个人都在以自己的滤镜来看待客观世界。那么通过细节和体验,编剧要让观众明白,主角视角中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

比如剧版《冰血暴》中,主角莱斯特的生活是无聊、憋屈、波澜不惊的。第一集的一开始我们透过他的视角看到了他的日常生活——絮絮叨叨抱怨他不行的胖老婆(他的老婆絮絮叨叨时,嘴一张一合,他的思绪早已不知飘到何处),地下室轰隆隆的破洗衣机,需要他耍诈才能搞定的保险客户……我们通过他的视角,明白了他"窝囊废"的人设和被生活推来搡去的悲哀。

而铺垫好这一点后,比利·鲍勃·松顿扮演的杀手三言两语,挑动了莱斯特内心蛰伏已久的"不服"和"憋屈",接下来的杀妻,也就变得顺理成章。

除此之外,她还强调关注人物的"铠甲"和"软肋"。作为一个鲜活的人,我们在面对陌生人时的自己、面对家人和恋人时的自己,以及独处时的自己,是截然不同的。展现在不同情境下人物面貌的变化,也就展现出了一个丰满立体的人物。

今年在艾美奖上大放异彩的喜剧《巴瑞》中,主角巴瑞是个杀手。第一集开头便展现了他杀人时的面无表情和砍瓜切菜,这是工作时的他,带着杀手铠甲的他。随后我们跟随着他的视角到了他的公寓,看到了他独处时的样子。他住在单身公寓里,行尸走肉般地盯着电视若有所思,吃垃圾食品,打着手游——这让我们认识到,巴瑞其实是一个没有欲望、生活空虚的单身狗。

接受了这样的设定后,我们才会理解表演班的体验为什么会让巴瑞有打开新世界大门,重获新生的感受。而接下来的一系列事件和机缘巧合,也就显得很自然了。

人物创作秘籍——《实习医生格蕾》编剧的方法

香达·莱姆斯(Shonda Rhimes),好莱坞著名编剧,《实习医生格蕾》《丑闻》之母

香达是美剧界的一块金字招牌,她主导编剧的《实习医生格蕾》(15季)和《丑闻》(7季),不仅广受好评,群众基础好,而且十分长寿。在大部分剧活不了几季就被砍掉的好莱坞,她的作品可谓是常青树的代表。

香达在打磨人物时,注重人物的"真实性"。在写《实习医生格蕾》之前,她采访了很多年轻的实习住院医师,观察他们的衣食住行和一举一动,意图还原出一个较为真实的职业环境(《创业时代》可以跟着好好学学,嗯。)

《丑闻》的主角是基于真实人物的。在下笔之前,香达做了很多功课,三番五次拜访奥利维亚的原型朱迪。

然而艺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美剧不是纪录片和报告文学,单凭采访和资料收集是不够的。为了把人物写活,香达会确保自己能回答以下问题:

  • 这个人的年龄?
  • 这个人的职业?
  • 这个人住在哪里?
  • 这个人有着怎样的童年?
  • 这个人喜欢什么?讨厌什么?
  • 这个人内心深处不愿透露的秘密是什么?
  • ……

除此之外,香达认为,要让笔下的人物不落于俗套,一个技巧就是不给人物贴标签,并且能够站在既定印象的反面去思考问题。

比如说,你写一个女性,设定她是个有钱的圣母白莲花。那你可以试着把她的性别改成男性,如果她是个有钱的圣父白莲花,他的面貌是什么样的?他又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这种性别反转练习有助于打破人物的既定印象,不让人物变成剧情需要的牵线木偶。《实习医生格蕾》中,克里斯蒂娜·杨争强好胜,刀子嘴豆腐心,看中自我实现,是一个很受女性观众欢迎的角色。但你可以发现,把她的女性身份抽掉,换成男性,这个人物也是完全立得住的。

本期学习笔记到此为止,接下来的编剧学习心得,我还会持续更新~

游萦
作者游萦
37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6 条

查看更多回应(6) 添加回应

游萦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