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事要找你妈商(欺)量(负)。

刮刮油 2019-05-17 13:33:03

俩礼拜前我送儿子上课外班,等他进了教室,我照例进入到家长休息室里打算做点老百姓自己的事。

我进去时看见休息室里有一对母女正在激烈辩论,声音很大,感情投入,丝毫不因为进来一个陌生外人受到任何影响。

母亲很激动,女儿更是一直在边哭边说话,瞬间可以达到哭得很爆发的程度,而泣不成声时说得每句话都要被抽泣弄咧楔几下,间或夹杂一两下因抽鼻子产生的如八戒哼叫一般的声音,非常破坏气氛,但是两人都没因为这个笑场。

女儿:“数学耶耶耶我本来就不好,并不是因为不好好听嘤嘤嘤课!”

母亲:“不是要你多好,而是你可以更好,你现在就是影响了听课。”

女儿:“我呵呵呵呵还是希望你不要给我换班安安安安,我呵呵呵呵就希望在这个班里上课饿饿饿饿,我只有在这个班里才学的好袄袄袄袄!我这要求很高吗?我这个要求不高。”

以设问开篇,无疑而问,自问自答,增强说服力。

母亲:“那不可能。”

女儿:“我呵呵呵想学得好袄袄袄,难道有什么不哼对吗?”

遭到斩钉截铁的拒绝后,她改成了语气更为强烈的反问。

母亲:“你也就嘴上说,行了行了,你别白日做梦了,这次必须给你换班!”

女儿:“你怎么这么专制日日日,你用成语你也不能掩盖你的专制日日日!!!”说完泣不成声。

女儿思路很清爽,情绪到位,导致我必须用一个咳嗽掩饰我的噗声。我很佩服这位母亲可以忍住不笑,可见是真动了气。

母亲:“我这不叫专制,你自己的表现让我必须要给你换班。”母亲说完就翻看手机,一副不想继续说话的样子。

女儿见状,突然用手指挑起她妈妈的下巴。看到这种玛丽苏操作我他妈差点从座位上出溜下去。

女儿:“妈阿阿阿,你得看着我。”

她妈妈抖落了一下下巴,抬头看着女儿:“你别瞎扒拉!”

女儿:“你现在必须好好听嘤嘤嘤我说话啊啊啊。你要给我换按班是不是哼因为我上课做题又说话了?”

母亲:“你知道就成。”

女儿:“我觉着咱们俩是理念咽咽咽不一样昂昂,你认为我必须要把啊啊啊题都做完才能说哼话,但我认为做四十分钟题我可以说五分钟ong ong。我认为我这种更有效率遇遇遇,我们俩没有谁对谁哼错沃沃沃!”

来,我们来讲讲道理

我打从心里觉得这话说得没毛病,不论学习还是工作,保持高效远比延长时间要重要啊,现在孩子其实很有思想的。

母亲:“废话,你先别说几十分钟,我就问你下课了吗?还上着课呢你说五分钟话还有理了?”

卧槽,原来是这样,我特么差点就信了。当代儿童套路太深了,相比之下,我太幼稚了。

女儿:“生eng eng 物钟导致的,一到四十几分钟我大脑就以为下课饿饿饿了,嘴都是大脑控制的。”

我刚刚坐直的身体又迅速向下滑去——现在掌握了一些科学知识的孩子胡逼起来真的很难对付啊!

女儿:“请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不想听我说话?”

女儿不怎么再哭,虽然逻辑还是胡搅蛮缠,但嘴开始流利起来。

母亲:“因为你说过太多遍了。”

女儿:“我说太多遍是因为你不相信我!你如果相信我我就不会说太多遍了,你……”

母亲插嘴道:“你说反了吧你?!”

女儿突然提高音量喊道:“你不要打断我!!!我不希望加大音量跟你说话!!!这样你就更有理由反感跟我说话!!!你一反感我们就更没法沟通!!!!!!”

真的,差点他妈吓死我。

我的硝酸甘油呢!

母亲过来人的样子,仅仅皱了下眉头:“你别跟这喊啊,影响别人,咱俩没法沟通可不是因为你说话声音大。”

女儿:“好的,那么让我们回到问题本身上来。你要给我换班,是因为我的表现让你不能够相信我,对吗?”

她突然又变平静,就像前一秒喊叫的根本不是她一样,表情庄严地就像是在给VC讲商业构架的PPT一样。

来,咱们再讲讲道理

这种情绪丝毫没有过渡的表达手法,非常简单粗暴。我设想了一下,如果是我被来这么几下,可能情绪会一时半会刹不住车跟着一起喊上一嗓子,呈现轻度精神分裂的症状,但这位母亲显然是久经考验,冷静点了点头。

女儿:“为什么呢?”

母亲:“你跟XXX上课说话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光老师找我说这件事就多少次了,还不算你姥爷送你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你上课就好好上课,你在学校上课你也不能……

女儿突然用食指立在母亲的嘴前做出要求其噤声的动作:“你只需要说出你为什么不相信我的关键词。”

又一发玛丽苏操作,现在的她又成为面对创业者要钱胡呲时不耐烦的风投,只是手指动作速度太快杵得有点跑偏,几乎顶到母亲鼻子。

母亲往后缩了一下脖儿,对着眼儿说:“就因为你说话不算话。”

我很理解母亲那种信任得不到回报的憋屈,但我不得不说,对着眼说话会让人显现一副特别不严肃的样子。

我小学时有一个管纪律的老师就是斗鸡眼,我们最怕被他碰上,倒不是他有什么金刚手段,主要是本来批评两句就解决的事落到他手里,最终往往都会因我们看到他生气瞪眼导致双眸更近一步而喷出笑转化成罚站的阶段。

女儿果然有点笑场,喷出了一把鼻涕,听喷涌的声音,量还不小。

她赶紧收回手指:“妈妈,你要知道,人都会有惯性。坏习惯也有惯性。我这个就是惯性。”她掏出手纸擤干净鼻涕,“我已经努力去改了,我需要时间。”

创业者开始向投资者阐述为什么他们的投资现在变不了现,而且语气很有“一种一时半会都变不了”的意思。

母亲:“哦,你努力改了才改成这样,我能不给你换班吗?这班必须换了!”

女儿听罢鼻涕纸一扔,又嗷一声哭出来,回到情绪崩溃的老路。

“妈啊啊啊,你看你就是这样昂昂昂昂,不相信我饿饿饿饿,就是因为这样我才跟你顶嘴AAAAA的。”

母亲:“你顶嘴你也赖我吗?”

女儿:“赖爱爱爱爱你!!!!就赖爱爱爱爱你!!!我跟你说话顶嘴就是因为你给我顶嘴的机会!!!”

母亲:“我没有给你顶嘴的机会,是你自己总是不能按照一个学习的最基本要求去学习,还总是强词夺理。”

女儿突然又平静下来,我会觉得“突然”这个词,可能就是为了形容此刻而创造出来。

“妈妈,其实我知道我不对。我可以跟老师承认错误,你不信可以去问老师。但是我不想跟你承认错误,因为我觉得有很多话你都听不见,我说的有用的你都听不见。我生气,我希望你能听见我的声音,所以我才故意嘴硬。”

来来来,讲道理的时间又到了。

女儿:“连自己妈妈都不相信我,我还能找谁呢?”

母亲听到这句停顿了一下。高手,这是高手。

女儿趁热打铁:“你必须相信我,你已经相信了我这么多回,你完全可以再相信我。这次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母亲抬头盯着女儿看了一会,缓缓地说:“这可是你说的,我再相信你最后一回,下次再出现这个情况,你说什么我都不信了。”

女儿用左手握拳砸向右手手掌的动作,发出了清脆的啪声,这是一个比V字庆祝动作升级的“哦耶PLUS动作”,带着深深的“牛逼今儿又拿下了!”的意味。

3000万B轮拿到了,是美刀,是美刀!

但是她马上觉察出如此快速而明显表露心迹有些不妥,她走上前一步,站了两秒,她母亲刚要说话,瞬间被一个铁钳夹住双腮。

没错,这孩子去捧他妈的脸了。

“妈,你看着我!”她命令道,俨然一霸道总裁。

母亲:“看什么看,你又要干嘛?”

女儿应该是很捧得用力,因为母亲的嘴呈现出章鱼的样子,她的质问也因腮帮子被挤压而不太清晰。

女儿又盯着母亲看了几秒,一字一句说道:

“妈妈,你听好了,我爱你。我!爱!你!”

这种操作,让我窒息。我想我当时一定露出了这样的表情:

救救叔叔。

母亲打落女儿的捧脸手:“你就这个成。”

女儿满意地说了一句:“妈妈,我上课去了。已经耽误很久了,我错过的内容,我会问同学。下课再问!”说完走出了教室。

母亲掏出了手机,镇定的操作了起来,仿佛一切没发生过。

教室恢复了安静。但我的心却久久没有平静下来,整个人都苏苏的,感觉琼瑶老师后继有人。这一段十来分钟情绪上的几个急起急停急转弯的戏,竟然让我有了晕车的感觉,不仅感叹:绳命,是剁么的回晃;绳命,是入刺的井猜。

生活,才是创作最大的宝库呀!

如果要我对那天的自己有一个总结,那么我想,我内心只有一句话:

What !

The!

上述过程,我全程观看到,你们可以怀疑我并不能把每个字句都记清楚,但是你们不用怀疑我叙述中描述的动作、情绪和张力——我对自己真正认为牛逼的东西一向是心怀敬畏铭记在心的。

比起当代儿童,我要走的路实在是太长了。

所以你让我现在回想起来,我仍旧是心潮澎湃,内心坚定不移还是那句话:

What !

The!

无独有偶,上个礼拜我去接我儿子,在楼道里看到一对父子站在那里说话,我听到爸爸说了一句“我看看哪个时间的课适合你”,想来也是换班的事,我于是打算再受受熏陶,站在旁边假装玩手机。

儿子:“爸我不想换班。”

爸爸:“嗯?”

儿子:“没事,换吧。”

公众号阅读入口。欢迎关注“露脚脖儿”(jiaoboer2016)

刮刮油
作者刮刮油
144日记 26相册

全部回应 142 条

查看更多回应(142) 添加回应

刮刮油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