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化妆,是韩国女生的一场越狱

看客inSight 2019-05-16 12:02:13

今天,我想素颜出门。

“你是不是生病了?”

初到韩国的诗雅,一次因为起晚了没有化妆,在课堂上被女教授关切地问候。

几乎每个赴韩留学的中国女生,都会遭遇类似的“文化冲击” ——

“有天没涂口红,老师让我赶紧回家休息。”

“每次蒸完桑拿后,都晚上十一点了,我直接素颜回家,韩国女孩子却要画完一个整妆才离开。”

“出门倒个垃圾都要化妆。”

“连扫地大妈都比我讲究。”

……

一位韩国女生拥有的部分耳环。图:Jean Chung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为了入乡随俗,诗雅开始习惯性化妆,就跟刷牙洗脸一样自然。

基础款是气垫+眉笔+口红+腮红,隆重一点就加上眼妆、高光和修容。

“在韩国,女性从小就被灌输了化妆的重要性。化妆是一种礼貌,是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2018年,韩国化妆品行业创造了130亿美元的销售额,跻身世界十大美容市场。

连韩媒都形容:这个国家,一直在“外貌至上主义”的路上,没有刹车似地狂奔。

韩国女团IZ*ONE出演打歌节目,每位成员都纤细而美丽。

“从12岁开始,我就每天化妆”

“老师,你的口红是什么色号?”

一位韩国小学老师抱怨,这是班上女生最感兴趣的问题。口红、眼线笔和气垫粉底,正在代替书本,占领小学生的书包。

“四年级的时候,我就跟着美妆视频学习化妆了。”

在一个名为《对韩国人而言,多早开始化妆才算早》的视频中,年仅10岁的Chaey,对着镜头娴熟地展示化妆技巧。

她表示,对于五年级的小学女孩来说,口红和气垫是“Must Have”般的存在。

“不过,我还是建议大家等到五年级才化妆。许多三年级的小朋友已经开始涂口红,实在太早了。”

Chaey在镜头前展示自己的化妆技巧。

在Youtube用韩文搜索“小学生化妆”,会弹出14000+条视频。

因为实在无法阻挡小女孩的化妆热情,韩国政府干脆由“堵”变“疏”,出版了名为《关爱皮肤,正确使用化妆品》的宣传手册,在全国范围内的小学、初中、高中发放。

小学生版的化妆品手册。

低年级尚且如此,中学生就更别提了。

车知媛回忆,在不允许化妆的中学时代,班上的每个女生都会偷偷往脸上抹粉底。等到下课铃响,大家还会掏出口红和卷发棒,扎堆往女厕所跑。

一位韩国初中生通过vlog记录了上学的一天,课余时间,她和朋友一块在洗手间补妆。

“一旦学会了化妆,我就对素颜感到羞耻了”,14岁的熙珠(音译)坦言。

为此,熙珠每天早早起床,以确保自己能顶着一副完美妆容踏入校门。

事实上,一旦女生们开始了化妆,睡眠便不可避免地减少。

17岁女生裕贞(音译)在“get ready with me”的 vlog中,记录下了从素颜到出门间的繁复步骤。

精华、水乳、隔离、眉笔、眼线、眼影、修容、腮红、唇蜜……画完了脸,还要烫衣服和卷头发。

整个过程差不多两小时,约等于一场标准足球赛的耗时。

before & after

对于职员涩琪(音译)而言,即使工作时完全不需要与人打交道,只是在办公室内对着一台电脑打字,她也要每天花上一个多小时化妆,将黑长直夹成大波浪。

每天化妆给电脑看。

在传统印象中,化妆是为了外出社交。然而在韩国,许多鲜少出门的家庭主妇,依然战战兢兢地化妆。

知名论坛Naver Cafe上,有这样一条提问 ——

全职家庭主妇也要化妆吗?

只有两条留言表示“不化妆,每天只涂防晒”,其余的是“如果当天要出门,就化个妆”。

更有许多家庭妇女表示,“就算不出门,为了好看,也要在家里画一个全妆。”

一位主妇坦言,她在坐月子期间没有化妆,遭到了婆婆的指责 —— “毛孔这么大,好歹也画个涂个粉底呀。”

从此往后,她下定决心,状态再差,也要化妆。

韩剧《来自星星的你》中,女主千颂伊就算得阑尾炎,也要坚持化完妆再看病。

保持妆容完美,是自律、聪明、能干的表现;反之,则代表着懒惰、愚笨、无能。

类似的外貌偏见,也波及到韩国男性。

从事研发工作的郑浩英(音译)吐槽,自己在服兵役期间晒伤了皮肤,退伍后常常被朋友调侃,“脸色这么差,压力一定很大吧?”

不堪其扰的他,开始每天抹BB霜。

韩国门将赵贤祐,踢90分钟球都能保持妆容不花,发型不乱。

“我不想再戴隐形眼镜了”

流行语“颜资/페이스펙”一词,由“脸”和“资历”复合而成。指的是就业者的“外貌”,与学历、经验、成绩一样,被认为是一种职场实力。

根据调查,超过六成的韩国HR会评估应聘者的外貌,从而考虑是否录用。

来自釜山大学的金瑟祺(音)没想到,只是去参加一个咖啡店的打工面试而已,店长没提任何问题,就直接拒绝了她 ——

“我们只招好看的,毕竟客人不是买杯咖啡就走,还会瞧瞧店员长什么样子。”

这一套近乎窒息的外貌标准,同样困扰着那些外表优越的职场女性。

33岁的林贤珠(音译),是韩国文化广播公司的主持人。备受假睫毛和隐形眼镜困扰的她,做了一个颇为大胆的决定 —— 在直播新闻时戴上眼镜。

林贤珠戴眼镜播新闻的相关新闻,迅速上了韩网热搜。

这一举动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观众的投诉纷至沓来,节目编导也批评了她。

“男主播可以在节目中自由自在地戴眼镜,为什么女主播却不行?” ,林贤珠表达了自己的疑惑。

在第二天的新闻播报中,她依然我行我素地戴上了圆框眼镜。

这一打破疆界的小小尝试,得到了许多职场女性的支持,她们纷纷跑到林贤珠的个人账号下留言 ——

“戴眼镜也很美。”

“我们看的是新闻,不是主播的眼镜。”

如今,林贤珠会时不时在录制节目时戴上眼镜。

“在韩国的大街上,几乎没有戴眼镜的女生。”

这并不是因为韩国人视力好。事实上,在这个东亚国度,20岁以下年轻人群近视率高达96%,甚至超过了中国。

患有250度近视的诗雅,赴韩留学后,每天出门前都需要佩戴美瞳。就连期末在咖啡馆刷夜的日子,都不能免俗,直到眼睛难受了才摘下来。

毕竟,在韩国社会,“女生戴眼镜出门”确实是一件需要勇气的事。

重压之下,部分韩国女性开始反抗。

从七岁开始,金智妍 (音译)便决心进行整容手术。她摧毁了所有的照片,直到20岁那年,爸妈答应支付下颚整形手术的费用。

再后来,金智妍开始质疑这一套由韩国社会赋予女性的狭隘标准,质疑自己竟然在“变漂亮”上付出了如此多的代价 —— 每天两小时,每月20万韩元(约1200元人民币)。

“在正式开始化妆之前,我需要完成12道基础护肤工作。”

终于,在22岁那年,她剪短了头发,砸烂了所有化妆品。

金智妍如今的模样。 图:Jean Chung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许多韩国女性,开始像金智妍一样,砸烂化妆品,摘掉假睫毛,戴上眼镜,再剪一个蘑菇头,然后将照片发上网络。

她们将这种行为取名为“脱掉束身衣”,鼓励女性们大胆做自己,不再无止境地迎合他人的审美。

这项运动在网上一呼百应。

在Instagram搜索#escapethecorset,会得到一个大型化妆品抛尸现场。

“当这些化妆品很容易被打碎时,它们对我其实毫无力量。”

一些更加勇敢的女孩,会直接Po出化妆前后的对比照。

“我只是找回了自己原来的样子。”

当车至元(音译)剪短头发后,妈妈笑她:“你看,我现在有了一个儿子。”

从12岁开始,车志元便跟每个韩国女孩一样,投身于化妆的海洋,每天观看Youtube视频,磨炼技巧,每月购买化妆品的费用高达10万韩元(约600元人民币)。

如今,放弃了化妆品的她,每月仅花费4000韩元(约23元人民币),用于基础保湿。

车至元的化前妆后对比。

“我好像重生了”,车志元感慨。

“人每天的精力只有这么多,过去,我把这些时间用来担心自己是否漂亮,而现在,我可以用来看书或者锻炼身体。”

车至元在Youtube开设了个人频道,记录自己在韩国的“不化妆日常”。图:Jean Chung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我不漂亮,我不抱歉”

对许多参与“脱掉束身衣”行动的女孩而言,这只是一场小小的非暴力抗议,她们却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 遭到大量来自陌生人的辱骂,甚至是死亡威胁。

二十一岁的裴丽娜,曾经是一位美妆博主。不同于大部分执着于奶油肌或裸妆的韩国美妆博主,裴丽娜靠着大浓妆走红。

裴丽娜发布的“草莓妆”视频,播放次数超过了120万。

许多因相貌自卑的女粉丝留言:“感谢你给了我上学的勇气。”

裴丽娜却感到五味杂陈。她意识到,这些女孩之所以获得勇气,是因为有更丑的女孩在镜头前展示自己。

如此一来,还是跳不出“外貌至上主义”的牢笼。

“我意识到,自己犯了个错误。”

2018年6月,裴丽娜上传了一段名为《我不漂亮》的视频。一开始,她像往常一样,画上浓艳的妆容。只不过,整个过程中,她都没有介绍自己的化妆步骤,以及使用的产品。

紧接着,裴丽娜在镜头前将妆容全部卸掉,摘掉假睫毛和美瞳,换成厚厚的全框眼镜。

最后,裴丽娜对着镜头露出了一个自信的微笑。

“别太在意别人怎样看你。你本来的样子就很特别,很漂亮。”

裴丽娜为这支视频撰写了数千字的简介。

“「束身衣」越来越紧。我们不得不在每次出门前,花费一两个小时化妆。忍受眼睛的酸涩,嘴唇的干裂,更不要说他人的评判带来的自卑和煎熬。”

“化妆应该是锦上添花,而不应是一种强制的修饰。”

“我的声音也许很小,但我还是希望做点什么。”

这支视频获得了700多万次的播放量,许多人表达了出感激和钦佩,但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

恶评如潮水般袭来 ——

“你的眼睛不对称。”

“肥婆化什么妆?”

“我要长成你这样,我就去自杀。”

甚至是 ——

“我要找到你,然后杀了你。”

在死亡警告面前,裴丽娜此前的所有心理准备瞬间溃堤。她关掉了评论,一度因为担心生命安全,不敢出门。

直到12天后,她更新了一支教大家如何给猫咪刷牙的视频,全程没有露脸。

担忧的粉丝们纷纷在视频下留言,给予安慰。

“Girl, you’re perfect.”

再后来,当裴丽娜重新面对镜头的时候,她剪短了头发,全程素颜。视频主题,也从原来的妆容分享,扩展到了日常vlog和美食分享。

裴丽娜看似幸存了。

但伤害没有褪去。在后来的VLOG中,她依然会时不时地关掉评论。


潮水的方向没有改变,女孩们往水里扔了几块石头,激起了些许浪花。

毕竟,“与其他国家相比,在韩国,人们对待那些偏离主流道路的人群,是非常残酷的。”

就连摘下眼镜的女主播林贤珠,也不希望被视作“脱掉束身衣”运动的一部分。

“我被(化妆)束缚着,但这是我的工作,是现实的一部分。”

“如果可以随心所欲,我会减少化妆的频率”。 图:Jean Chung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首尔地铁站外,伫立着偌大的广告牌 ——

“天生漂亮?那是一个天大的谎言。”

当清晨的阳光照进这座东亚半岛,灯火星星点点地亮起,人们对着镜子梳洗打扮,然后投身忙碌的世界。

攒动的人潮里,是一张张看不清个体的脸。

参考资料 -----------------------------

[1]SBS뉴스: 초등학생 장래희망 ‘유튜버’ 첫 등장

[2]세계일보: 초등학생도 화장 안 하면 '왕따' 당하는 시대라고?

[3]조선일보: 어린이집부터 경로당까지, '화장(化粧)'에 빠진 대한민국

[4]CIVIC뉴스: 알바생도 얼굴 보고 뽑는다니...씁쓸한 ‘페이스펙’ 세태

[5]한국일보:“예쁘지 않아도 괜찮아”… 꾸밈노동 STOP!

[6]The New York Times : South Korean Women Smash Makeup, and Patriarchy

[7]The Guardian :'Escape the corset': South Korean women rebel against strict beauty standards

[8]东方网:“老师,你的口红在哪里买的?”韩国的05后都开始化妆了?

[9]人民文摘 :韩国:全民化妆风潮波及男人

[10] 韩民族日报 :韩国小学生开始化妆,政府到学校普及安全化妆法

[11]界面新闻 :5岁的小女孩开始涂口红,韩国美妆低龄化会不会过了头?

[12] naver cafe: https://cafe.naver.com/isajime/3305674

[13] 脱掉束身衣运动:21岁网红直播卸妆 收到死亡威胁,BBC新闻网

综合诗雅 饱以小权|编辑 小胡


更多内容请关注公众号:pic163

文章版权归网易看客栏目所有,其他平台转载规范请于公众号后台回复【转载】查看,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稿请请致信 insight163@163.com,其它合作欢迎于公众号后台(或邮件)联系我们。

看客inSight
作者看客inSight
293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320 条

查看更多回应(320) 添加回应

看客inSight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