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没有爱过我?

慕容素衣 2019-05-13 22:42:09

浏览微博,看到一个情感专家总结男人对女人说过的三大谎言,分别是:爱过,不胖,以及你最美。

身为女性的我不禁哑然失笑,可不是吗,陷入恋爱中的女人,谁没听过男人几句天花乱坠的谎言呢?爱情就像重感冒,人一热恋就容易被冲昏了头脑,于是,一个成了说谎高手,擅长于用蜜糖一样的谎言来敷衍对方,一个成了白痴傻瓜,明知道对方在说谎,却也舍不得去戳穿点破。

如果说“不胖”、“你最美”只是甜蜜的谎言,“爱过”这样的谎言则听起来份外凄凉。就像张爱玲笔下三十年前的月亮,隔着那么长的时光往回看,再好的月色也不免带些凄清。

“爱过”这两个字原本就让人心酸,不管是不是真心话,都代表着你们之间的感情已成为了过去式。爱没爱过又如何,一切都过去了。对于曾经的恋情,男人总是爱犯健忘症,过去就过去了,无谓再纠结。放不下、割不断的往往是女人,哪怕最后一拍两散,哪怕他已有了别的女人,她还是执着于他有没有真正爱过。

沈殿霞就是这样一个执着的女人。

她当年的路线,有点像现在的贾玲,胖胖的,走谐星路线,在综艺节目里大肆搞怪。不过她的地位要比贾玲高得多,主持的一档《欢乐今宵》收视三十年不倒,是当之无愧的香港综艺界一姐。

尊敬她的人都要称她一声“肥姐”,喜欢她的人则亲昵地叫她“肥肥”。不得不说,这个世界对胖子尤其是女胖子多少是有些偏见的,胖子的一生,通常都是被嫌弃的一生。沈殿霞却不一样,她虽然胖,可是胖得可爱,胖得喜感,而且她放得开,不介意拿自己的胖说事,不介意被调侃,她是敦厚的,也是娇憨的,就像一朵桃花喜气洋洋地盛开在春天里,俗是俗了点,可谁见了都忍不住多看一眼。

那时的香港观众喜欢她,就像今天的大陆观众喜欢贾玲一样真切热烈。前辈爱提携她,她在邵氏拍片时,邵逸夫特地来到片场探班,嘱人照顾好这个小谐星。同辈艺人也爱和她亲近,邓光荣、谢贤、秦祥林等六人拉着她一起义结金兰,组成七兄妹。

沈殿霞是个很有自知之明的人,在香港娱乐圈,她有“国际警察”的美誉了,因为姐妹们总把各种闺中隐私跟她讲,男艺人也都把她当哥们,拉她出去喝酒排遣压力,夫妻间有什么矛盾也找她调解。个中奥妙,她很清楚,无非是“我想大概是我比较豪爽,外表又不出众,大家面对我时都比较有优越感,不当我是竞争对手,愿意卸下心理防御把我当自己人。”

做为全香港的开心果,她可以说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她得到了她想要的一切,要什么有什么,名声、金钱、江湖地位接踵而来,除了爱情。

没办法啊,谁叫她胖呢,一个胖成那样的女孩子,一个被叫做肥肥的女孩子,在人们眼中通常是没有性别色彩的,男人们喜欢她、亲近她、乐于和她称兄道弟,把尊敬和友爱给了她,却把仰慕和怜爱给了那些腰细如柳、风一吹就能倒的苗条女孩。

是以当她和郑少秋传出绯闻时,几乎所有人都大跌眼镜,肥肥和秋官,怎么可能,这两个人,就像火星和地球之间的距离那么远。

郑少秋,江湖人称秋官,演了一辈子的古装美男子,穿一身白衣、拿一把折扇就是踏着月色而来的楚留香;换成清朝的长袍马褂,戴个瓜皮小帽就成了绝顶风流的乾隆皇帝。他曾经唱过一首歌叫《摘下满天星》,那时他已经不是太年轻了,可只要你一见他,就会觉得,他就是歌中那个俗世翩翩少年郎。

这样的绝世美男,身边自然珠环玉绕,能配得上他的,一定也得是个绝色佳丽才行。沈殿霞能爱上他一点都不奇怪,他的容颜,很少有女人能够抗拒,奇怪的是,他居然也回应了她的热情。

如果联系到当时的背景,就会觉得貌似不合理的事情,其实自有合理的一面。那时他还只是个没什么名气的小生,她已经是坐拥许多资源的娱乐圈大姐。最初,她只不过是替好友去送信,她开始还以为是情书,直到他看了信后躲在厨房里哭,才知道原来是分手信。看着那样一个男人,居然也会被人抛弃,也会为情所伤,她不知不觉中无端就动了心。

这一动心就不可收拾了,那年她三十岁,连正经的恋爱都没怎么谈过,天上突然掉下了个如此风流倜傥的男人,她就算拼尽所有也要接住这好运。而郑少秋呢,遇上她时正逢失恋,人在这种情况下总是格外脆弱,于是两人就这样一拍而合了。

一开始,她也许并没有过多的奢望,只是想好好地享受一下恋爱的甜蜜。可女人在感情上没有不贪心的,慢慢地,她就生出了想要和他天长地久的念头。她为他煲汤水,帮他去拉资源,穿着情侣装和他一起上杂志封面。

可以说,她在他早期事业的发展上功不可没,有了她的牵线,他才有了更多机会接下那些知名的剧集,他们同居十年,成就他古装偶像地位的《倚天屠龙记》、《楚留香传奇》等剧都是拍于此期间。据传曾有黑道的人找上门来威逼他拍戏,这时候,是她勇敢地站出来说:我是他女人,你找我说话。

他呢,我相信最初也是爱过她的,并不像很多人臆测的全是冲着她的江湖地位去的。他一出道就在《书剑恩仇录》中一人分饰三角,凭他的外形和演技,即便没有她的帮衬,他也未必不会飞黄腾达,看他离婚后独力打开台湾市场就可了解到他的实力。

在我看来,他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样不堪。但不可否认,他对这段感情投入得没有那么多,自始至终都有些犹疑,不像她那么坚定。可能就是看出了他的犹疑,她身边的亲朋好友们几乎一边倒地反对他们相恋,她的那些结拜哥哥们,秦祥林、邓光荣等不止一次对她说:肥肥,他这是要利用你!

不得不说,只有男人最了解男人的心理,同样是男人,秦祥林们早就明白了,男人都爱美女,对于他们来说,情义千金不敌胸脯四两,你再爱他又能如何?

她却听不进哥哥们的劝告,一心只想和他比翼双飞,并如愿在四十岁时嫁给了他。她相信,她一定可以用她的贤惠,用她的付出,用她水滴石穿的柔情来赢得他的心。

可他却渐渐有些打退堂鼓了,不够爱她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是压力太大了。都说大哥的女人不好做,事实上大姐的男人更不好做。全香港的人都盯着他呢,他若胆敢有一点不轨之心,就要被千万人唾弃。据说有次还是新人的赵雅芝拍戏时和他开了个玩笑,事后就被人警告:那可是肥姐看重的男人,你小心点!

察觉到他的退缩,她挽回他的方式和寻常女人并没有两样,那就是用孩子来留住他。她不顾自己有糖尿病等不适合生育的疾病,通过人工授精怀上了孩子,并在42岁的高龄产下一女。

结果,女儿欣宜生下来才8个月,他们就离婚了。他被坐实了出轨,如大众一直期待的那样。而她,为了这段感情已经牺牲了太多,不想连最后一点尊严也被牺牲掉,最后的结局只能是离婚。

她决定放他一马,放他去和那个叫官晶华的女人生活。江湖传说她有着通天的本事,可以在黑白两道通吃,如果这是真的,只能说她对他真的仁慈,至少她没有利用自己的人脉,对他赶尽杀绝。

离婚后的那几年,是她人生中的一个灰暗时刻。她患了抑郁症,头发大把大把地掉,生病住院时身边连个倒水的人也没有。

香港人心疼她,为她抱不平,她不出头,自有千千万万人替她出头。于是矛头瞬间对准了郑少秋,那个曾受众人崇拜的秋官,一下子成了劈腿出轨的渣男。香港娱乐圈彻底抛弃了他,他只得避走台湾,很多年后才静悄悄地重回香港,可“渣男”这顶帽子估计要伴随他终生,再也摘不掉了。

她会当他是“渣男”吗?我想未必。不然的话,她也不会在离婚之后,再也没有过第二个男人。毕竟,被他那样的男人爱过,是很难再爱上其他男人的。

离了婚的她,哭过痛过病过也抑郁过,但最终活成了“失婚妇女”的典范。重回荧屏的她,仍然是人见人爱的开心果形象,主持节目,演喜剧,照顾朋友,一手养大女儿,从她表现出来的乐观和豁达来看,她的确配得上香港人的喜爱。

所有人都以为她放下了,只有她自己知道并不是,很长一段时间内,她不准身边人提他的名字,谁提她就翻脸。她连女儿都不大让他探访,独力一人将欣宜带大,好在欣宜全然是她的复制品,像她一样胖乎乎的,也像她一样乐观开朗。

直到很多年以后,当打抱不平的围观者们几乎都已忘掉了这段陈年旧事,他来上她的节目,友好融洽地谈了许多不痛不痒的话题后,她终于忍不住问:我有个问题想问你很久了,今天借这个机会问问你,你只需回答Yes或No就行,究竟多年前,你有没有真正地爱过我?

这个问题,一定盘旋在她心头很久很久了,以至于她明知道已经事过境迁了,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他迟疑了一会儿,终于给出了“yes”的答案。

那一刻,不仅是她,包括围观群众如我,也大大地松了一口气。我们都清楚,他也许是骗她的,可那有什么关系,好歹他还愿意骗她,愿意在数百万观众面前给她面子。

这之后她才真的放下了,和他维持着平淡如水的朋友关系,欣宜毕业礼时,他会来观礼,她生病时,他也会来探望。

人们一直不原谅他,直到她因癌症去世后,他顶着压力来参加她的出殡仪式,邓光荣还在葬礼上毫不客气地指责他,说他对不起她。

其实又何必呢。

一切都过去了。她生前早已谅解了他,在网上至今流传着一篇她离婚多年后写的文章,题目就叫做《感谢前夫郑少秋》。在文章中,她说感谢他来参加女儿的毕业典礼,感谢他让女儿有了真正快乐的笑容。

我想,他一定也带给她真正的快乐,那些飞扬的岁月里,因为有他,才有了不一样的色彩。他让她痛痛快快地爱过,也让她真真切切地痛过,无论悲喜,那都是人生难得的体验。人生说到底,只不过是一连串体验的总和,疼痛和真爱,都是难能可贵的经验,丰富了她的人生。

她肯定也怨过他,恨过他,可这一切,在她问出那个问题,在他说出“yes”之后,也许就已经烟消云散了。

所以啊,男人们,当一个女人苦苦追问“你有没有爱过我”时,你一定要回答说“yes”,因为她根本不想听到否定的答案;至于女人,执着的女人们,也不要再追究他说的究竟是真是假,当他说出“爱过”两个字时,这已经是他能够给予你的最后的温柔。

慕容素衣
作者慕容素衣
182日记 2相册

全部回应 5 条

添加回应

慕容素衣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