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大学学术体制溃败”类表述的语义分析

王熊daddy 2019-05-13 20:56:56

这些年,学术界、学术媒体圈一个特别繁荣的“文本生产”类型是关于大学学术体制性“溃败”的。如下的表述差不多就是其“元语言”或模板。

日常语言分析、语义分析不仅仅是学问而已,也应该成为有用的实践。

这些年,学术界、学术媒体圈一个特别繁荣的“文本生产”和阅读的类型是关于大学学术体制“溃败”。如下的表述差不多是其“元语言”或模板:

看来,如果没有真正的体制改革,没有一场五四式的现代启蒙运动,那么我们是难以从精神麻木和萎缩的邪路上返回的。

这里面的悖论是,按照作者的意思来推测,目前当然是没有发生作者们所期待的那种真正的体制改革或曰现代启蒙运动了。那么当然,“我们”也就难以从麻木和邪路上返回了。——但是:能说出这样的话的作者,他本人当然是不麻木,不走邪路的人了,对不对?

请问:——他本人是如何做到的?

进一步而言,学界中很多很多作者都这样写,那么,凡是写出这样表述的,就都不麻木,不走邪路。而且获得高度的共鸣,有更多的人在读,在叹,在赞,想必也应该是不麻木不走邪路的。

那么:——到底是谁在麻木、走邪路?

当“我们”与写作者、阅读者们高度重合,而且“我们”中的每个人都有这样的认识(前面已经指出,这已经是悖论了)之后,“我们”这个集合里面到底还有人在走邪路、麻木吗?…………当然必须有,否则这类文章就在逻辑上不成立了。

但是,如果这类文章在逻辑立论上成立,则这些作者和阅读者本身的状态(不麻木,不走邪路)就不合逻辑。

这难道不是一个怪圈么?

王熊daddy
作者王熊daddy
288日记 10相册

全部回应 3 条

添加回应

王熊daddy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