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者

罗大结巴 2019-05-12 21:57:44

又名《反正是那死鬼错》

夜,黑沉沉的。

忽然一声叫喊打破了寂静,有人从远处奔来,嘴里叫着:“杀人了,杀人了。”

众人皆停下手里的事情,聆听外面的响动,脸上带着悚然的神色。

智者端坐在他的椅子上道:“清白人家,如何招惹凶徒,此处必有隐情。”

次日打听得死者一家儿媳十分美貌,众人想起智者的断言,都道:“是了,是了,应在这里了,必是妇人在外招惹祸端,给家里引来灭顶之灾。”

又一日,一人飞奔而来,沿途叫着:“杀人了,杀人了。”

众人皆停下手里的事情,聆听外面的响动,脸上带着悚然的神色。

原是两人在街头争执,一人带刀,杀死了另一人。

智者端坐在他的椅子上道:“平白无故为何被杀?必有言语冲撞,嘴贱者死不足惜。”

后打听得杀人者是远近著名无赖,被杀者不忿,因此吵了起来,被一刀结果了性命。众人想起智者的断言,都道:“是了,是了,应在这里了,早知对方无赖,应忍气吞声才是,引以为戒,引以为戒。”

数日后,无赖再于街头伤人,被伤者奋起,夺刀反杀。

智者端坐在他的椅子上道:“为人不可逞强凌弱,尚武好胜,必为其所噬也。”

众人叹服:“诚如智者所言。”

再一日,一人飞奔而来,沿途叫着:“出事了,出事了。”

众人皆停下手里的事情,聆听外面的响动,脸上带着悚然的神色。

原来是街头马车冲撞,踏死一老和一小。

智者端坐在他的椅子上道:“马儿为何无端撞人?必是幼童顽劣,惊了马匹,家有幼童,不严加看管,余亦很难同情也。”

众人点头称是:“是了,是了,应在这里了,说给那领幼童上街的人听着,若再将马惊起,损坏财物,便死而亦有余辜。”

后见被冲撞之处乃是一家食肆,惊马从远处奔来,跃过栏杆,酿成惨剧,智者捻动髭须:“余见幼童脸上沾有马粪,必是撩拨马匹所致,虽远避,马亦识人也。”

众人皆附和:“勿以恶小而为之。不然天道轮回,必有一死。”

再再一日,一人飞奔而来,沿途叫着:“杀人了,杀人了。”

众人皆停下手里的事情,聆听外面的响动,脸上带着悚然的神色。

原来衙内出门游玩,于勾栏欲求某歌女做妾,歌女不从,遂凌虐致死。

智者端坐在他的椅子上道:“既为歌女,便无烈女,好好的爷们儿,都被她们教坏了,必是欲擒故纵,惹恼衙内。”

众人皆以为然,后衙内果无事,仍出没勾栏,众人无不叹服智者妙算。

再再再一日,一人飞奔而来,沿途叫着:“失火了,失火了。”

众人皆停下手里的事情,聆听外面的响动,脸上带着悚然的神色。

原来城中绸缎庄燃起冲天大火,死者数人,多年积存货物亦毁于一旦。

智者端坐在他的椅子上道:“早知货物易燃而不作防范,至失火,黑烟滚滚,半城亦受其害,绸缎庄主人难辞其咎,今虽死,亦应唾其面,鞭其尸。”

幸绸缎庄账房因外出收账得以幸免,于县衙门口击鼓鸣冤,鼓声震天。

好事者详问端倪,曰:“某小二因庄主惩罚怀恨在心,因纵火,失火之日,不知其踪。”

智者面沉似水道:“为人不可太过苛刻,今引来报复,数人因此枉死,咎其责,绸缎庄主人一人之过也。小二平日受责太过,”

众人点头称是,并厉声斥责喊冤之人:“尔为账房,应控告其主,今反而鸣冤,可见平日与夫人多有首尾。”

数日后,纵火者于某处被捕,所盗金银亦挥霍一空,纵火、盗窃数罪并罚,判死,斩立决。

众人念及昔日纷扰,欲问内情,智者曰:“人犯应速死,若聆其情节,恐多有效仿。”

处斩之日,刑场人山人海,观者皆欣然,曰:“大快人心。”

罗大结巴
作者罗大结巴
134日记 2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罗大结巴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