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社会终于意识到,并非所有女人都想成为母亲

野马青年 2019-05-12 15:33:48

野马君按:

母亲节就要到了,赶在铺天盖地称赞母亲伟大的文章之前,我翻译了这篇文章送给所有女性,不管你有没有/想不想成为母亲,希望这个身份都不要限制你、定义你。

△今天文章的配图来自《罗马》

文/Elizabeth Yuko

译/野马君

不可避免将要成为母亲的假设,从很小的时候就被根植于女孩们的脑海中。

她们总会获取各种各样的建议基于“当你有了孩子的时候”,而不是“如果你有了孩子…”。我们被“每个人未来都会成为妈妈”这样的观念抚养长大,即使有的人无法自然生育,她们也会通过其它方式成为母亲——领养、婚姻,或者辅助生殖技术。

然而现在,围绕这个话题的对话开始改变。那些有名的女人们,像是脱口秀主持人奥普拉,英国女演员海伦·米伦,4次获得金球奖提名的美国女演员卡梅隆·迪亚兹,以及其他很多人都公开讨论过她们不想要孩子的决定。

或者她们把这种“无孩”的状态作为笑料,用幽默的方式告诉人们,即使没有孩子,你也可以过着充实的生活。

拿切尔西·汉德勒(英国戏剧演员)为例,她曾在一期名为《孩子们:他们没有那么好》的节目中说,她睡到1点才起床,她告诉观众:“(反正)我今天又哪里都不用去。我不用去迪士尼,不用去乐高乐园,熊熊工作室,Yogurtland,动物园。这些地方我一个也不需要去,我从来没有去过,也从不想去。”

生孩生活危机,一个由纽约喜剧演员Katie Compa和Raquel D’Apice,也用她们的幽默参与到了这场对话中。每一期节目她们都会邀请一位嘉宾,比如,NASA的天体物理学家,喜剧演员Ophira Eisenberg,生物伦理学家等等,一起讨论他们关于要不要孩子的观点。

然而,每当有年轻的女性想要采取措施来保证她们远离生孩子这件事时,她们的想法总是不被认真对待。她们总是被告知,“你总有一天会改变自己的想法的”。

Holly Brockwell——一位30岁的英国女性,就遇到了这样的问题。她花了4年时间终于获得了输卵管结扎手术,一个简单且可逆的绝育手术。

当Brockwell26岁时向医生提起手术请求,医生告诉她说,她还年轻,做不了这么重要的决定。当然了,从来没有人会质疑一个26岁的女人太年轻,以至于不该生孩子。

当我们说我们不想成为母亲时,社会仍然不相信我们。

看到各种不同形式的家庭模式正在产生,也许会在一定程度上解开这个先入为主的观念。在过去的几年中,由于许多LGBT父母的可见度的提升,大众对于“什么是家庭“的看法有着重大的改变。

备受瞩目的同性伴侣带着孩子上电视节目,诸如Neil Patrick Harris和David Burtka, Elton John和David Furnish,如此频繁以至于都不是什么新闻爆点了——他们不过是又一个明星家庭罢了。

这些关于家庭构成的变化,开始改变那些认为所有女人都要成为母亲,或是所有家庭都需要一个母亲的观点。

尽管已经取得了很大进步,我们仍然任重道远。

普遍存在的一个误解是,那些不想成为母亲的女人都不喜欢孩子。诚然有的女性的确如此,这也完全没有问题。但这一描述并不适用于所有人。

拿我来说,我喜欢在家庭聚会的时候坐在小孩子的那桌。我最重要、最充实的一段关系是和我四岁的小侄女建立的。这有部分的原因是她聪明、富有同情心又很搞笑,但同时也是因为,在她刚满一岁的时候我搬来了纽约,我几乎是从这个生命刚开始时就认识她了。

见证着一个生命学习说话、发展出自己的个性和幽默感是我之前的从未有过的经历,说实话,这感觉很棒。也是有史以来第一次,我理解了成为父母的吸引力。

不过我仍不确定这样的生活是否适合我,我希望“不适合”也是一个可选择的选项。

我们还要认识到,成为母亲的方式有很多。总是强调血缘、基因母亲是在侮辱那些通过别的方式成为母亲的人,比如通过领养,比如通过一段婚姻获得的继子。这强调重新强化了错误的观念,即真正的母亲都是那些经历孕育、分娩了自己孩子的人。

我们应当对所有类型的父/母都留有空间,不管他们处于什么样的关系(或者根本没有关系),不管他们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成为了父/母。

尊重别人对生育的决定,尊重别人对待自己身体的方式,这是很好的第一步。

对于何时、如何怀孕,女性有很多种不同的选择。

现在,也是时候把“不成为母亲”的选择平等地视为选择的一种了。

本文首发于头条号野马青年。

野马青年
作者野马青年
165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227 条

查看更多回应(227) 添加回应

野马青年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