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万日元,在美术馆里住了一夜,到底值不值勒?

家禽腿部保健 2019-05-12 13:16:58

最近我老觉得我审美出现了点问题,相信你们也察觉了

我觉得到了需要矫正的时候了

拜春秋航空经常可以买到便宜的上海高松往返机票之便,經常濑户内海,过去基本都是穷游,又到了三年一度的濑户内海艺术节,虽然去了很多次,心里又蠢蠢欲动

我发现这次我膨胀了,竟然打起直岛上倍乐生酒店(Bensees House)的主意。

抱着一种肯定没有房,拜托没有房让我死了这条心的心情上官网一看,180天内都没房了,额.....但刷了几次,竟然在4/25那天,出现了一间Beach的房间,天要亡我,价格100000日元(不含税),含着眼泪,带着微笑,订了下去,有了心已死却踏实的感觉

倍乐生之家的旅馆区,依照地势及位置,分为山顶上的Oval、美术馆楼上的Museum、山下本馆Park,以及海岸边的Beach;要订房只能上他们难用得要命的官网订,而且只能预订180天内的房,但还是抢破头,尤其在艺术祭期间。

后来我再看...房间又空出一些,日本的订房就是这样,不用先付款,所以很多人会抱着”先订了再说”的心态,订了不去倒是少见,多的是是后反悔取消,但这个官网....他房费是浮动的...我也搞不清楚到底是怎么订价...价格高低差时变动很大....

一般来说,房间价格最贵的是山顶的Oval,再来依次是Beach,Museum,Park,但主要还是看房型;Oval号称全球最难订到的山顶旅馆,安藤忠雄的杰作之一,住酒店其他区也无法进去参观,完全就是住客私享的艺术空间;但如果你不是很在乎这种遗世独立感,想没事就出来到海边逛逛,还是选Beach或Park

Park

房间订下去后我已经在想要怎么完全利用了,那么贵的房还有8个小时用来睡觉,简直太浪费了好吗!!!我觉得我应该全程开直播整个晚上都不睡觉各个角度不断转圈圈自拍。

4月25号这天,从高松搭乘下午3点35分往直岛的轮渡,4点25分到达直岛宫浦港,艺术祭开幕的前一天游客还不是很多;酒店的车已经在港边等住客,酒店班车在直岛上各个重要景点巡回,住客可以免费搭乘。

來到park本馆,也是一个美术馆,艺术祭编号为na18,但经常被游客忽略

酒店大堂就是标准安藤忠雄的风格:清水模、简单、纯粹几何型、间接采光,往地下发展;看起来如此简单的手法,清水墙就如画布,不同的时间与阳光会产生不同的光影效果,建筑本身就是艺术品,若无必要,勿添实质。

“往地下发展”是安藤在直岛上设计建筑的一个重要理念,不要去破坏自然的地形及周围的自然风景,利用其原有的地形去做你的建筑设计

前台正对面挂着的是德国摄影艺术家Thomas Ruff 的作品《Substrate 26 II》在清水寡淡的墙面上异常鲜艷

一楼走廊的尽头,是英国雕塑家Antony Gormley的作品《Antony Gormley》

半地下回廊里展示的多是摄影大师杉本博司的知名作品,幽暗间接的灯光;反射的自然光,将这些黑白摄影经典作品放在一个最适合的地方展示。

从park一路走到Beach,走出杉本博司展馆后,又到了半室外,经过一道道的回廊,处处藏了玄机

建筑与地景合一,人在自然与艺术品环绕中住宿用餐,照创办人福武总一郎的意志,这里与东京大城市那种迷失自我的氛围不同,整个倍乐生之家是个让人思考自我找回自我的场域(忍痛败了大笔钱后的确会让人开始思考自我)

这段路你完全可以体会到安藤忠雄在包括规画这间酒店,以及直岛上诸展馆的设计理念:”这个艺术的小岛最值得一提的是其总平面规划设计,在这里并没有按照以往的传统手法去强调和谐。而是在漫长的建造过程中,通过人与自然、历史、风土的“对话”,以及人与人“对话”中,一点一滴地进行着扩建....”

通过这个回廊,它上面镶嵌的,是一片片正方体的小镜子,每一块小镜子都映射着窗外风景,整片镜子墙投射出的解构后窗外风景

这段路上我心里一整个是雀跃的啊!但我一直在压抑着兴奋,至少要装出见过世面的样子,我可是住过宇宙中心万家丽的人好吗!!啊!我真虚伪

Beach房间区的入口走廊,Beach区共仅有6间房

Beach的房间,官网上是这个样子的,大约60平米,你们先看看,这是二层的房间

从服务员帮我打开门,光线从门缝间泄出的那一刻,我就倒抽了口气,这就是传说中倍乐生之间的Beach房啊!!别说我矫情,都花那么多钱了,你也会处处迎造仪式感

首先是个玄关,拐角是个宽大的吧台,吧台左侧是行李挂衣间

那无非就是日本高级酒店的格局,一点都不潮,甚至有些老气,却有种令人沉稳、宁静、安心的感觉,主要由白色、橡木、胡桃木搭配组成,顺带一提,房间里没电视

何必需要电视呢!窗外就是海景,起雾时坐在沙发上望着望着,有种杉本博司海景系列的错觉。

二楼的围栏是玻璃透明的,一楼大概是顾及住客隐私,是半身高的清水墙;像我这种穷酸沒見過世面又特别虚荣的住客就特别不爽视线被挡一半,就巴不得路过游客往里看炫耀:”快来看啊快来看啊!我住在倍乐生酒店的Beach套房😤”

天气好时可以看到高松,每间Beach房窗外都能看见那颗南瓜,离海太近,一打开窗子就一股海蛎子味传来

墙上挂的画,是美国当代艺术家james turrell的真迹,共有四幅,分别为《East Chamber》《West Chamber》《North Chamber》《Fumarole》

这位turrell老师特别擅长用光作为媒介,来探讨人类知觉的本质;有去过直岛地中美术馆的应该有看过他的作品《Open Field》和《Open Sky》,让人印象深刻,此外,他与安藤忠雄合作的作品《南寺》也是上直岛必定去参观的地方。

房间的用光,非常含蓄克制有层次,保持一贯的安藤忠雄风格,能用自然光就用自然光,并且有技巧地借光

桌子翻开来是梳妆台

比如浴室,除了入口门半透明玻璃外,另一端也安了透光毛玻璃,纯白的浴室加上透进来的光线,显得非常纯净,是一般家庭浴室装修也能借鉴的方法

桌上放的赠品是小瓶红酒白酒各一瓶,其实味道还行啦!

洗浴用品套裝包,用的是这两年比较火的泰国顶级网红品牌:THANN

从Beach走到倍乐生美术馆大约10分钟,艺术祭编号na19,住客在半夜11点前可以免费参观

这栋1992年竣工的建筑有划时代意义,可说是直岛艺术岛、濑户内海艺术节的原点;大部份人以为三年一届濑户内海艺术节起始于2010年,殊不知在此之前有长达20年的蕴酿期。

http://http://benesse-artsite.jp/stay/

倍乐生控股很多人挺陌生,但在中国也有业务,如果说”巧虎”大家就知道啦!那就是他们的一个品牌。

倍乐生控股的老板福武总一郎先生出身于濑户内海北岸的冈山,数次巡游濑户内海自然人文风光的经历,让他产生了与以东京为主消费主义对抗的价值观;他想着,人类的伟大艺术作品,都放在东京纽约这样的大城市博物馆特定产所里让人欣赏,最终变成投资物品,这难道就是艺术的格局吗?

他假设将讯息强烈的现在艺术作品放在濑户内海,这些风光明媚却人口老化,甚至曾经遭受污染被资本主义时代伤害的岛屿上,对于岛民,对于游客来说,又会激荡出什么火花,创造出什么新的价值观呢?

早在1989年,”倍乐生艺术场直岛”(Benese Art Site Naoshima 后简称BASN)的概念就被提出来,要知道那是日本泡沫经济的到达颠峰的时期,竟然有一位大财团的老板提出了这种不合时代潮流的想法;福武先生力排众议,1992年,安藤忠雄的倍乐生之家完工;1994年,直岛举办了”Out of Bounds”展,许多展品被留到现在,比如草间弥生的黄色南瓜;1998年的”家计划”,翻修了直岛上许多老房子成为现代艺术作品;从2001年开始,每隔几年就请艺术家在岛上创作,打造只有”在直岛上会产生的艺术作品”,慢慢加入直岛本地居民生活的要素;2004年、2008年、2010年,直岛地中美术馆,犬岛精炼所美术馆、丰岛美术馆陆续开幕;2010年水道渠成,第一届濑户内海艺术祭。

走进倍乐生美术馆你第一件会看到的艺术作品,是美国当代艺术家Bruce Nauman的名作《100 Live and Die》

发光体被单独安置在美术馆中央,如圣堂般肃穆的螺旋走道清水模空间内,大部份人不知道这件作品有什么特别的,但整个氛围就是莫名地吸引人

Bruce Nauman无疑是当代最顶尖的观念艺术家,做为观念艺术奠基者,他的作品比同时期艺术家更多往音乐、哲学和物理领域探索,比起过去”美”的普遍价值定义,他更重视的是观赏者本身的反应,也就是你观赏一件艺术作品时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及内心反应。

创作于1984年的《100 Live and Die》是Bruce Nauman以霓虹灯做为素材的最重要作品,颜色各异的霓虹灯管,弯折成各类的文字符号,整齐地 排列于墙上,「Love and Die」、「Kill and Live」、「Play and Die」、「Sleep and Live」随机亮起……宛如不可预测多变的人生,最后全部同时亮起;这其实是用艺术形式去探讨文字这种”符号”,是文字的哲学思考。

这应该算是倍乐生之家的奠基作品,当年福武先生一看到这件作品就千方百计想要买回来,因为他认为这件作品的意涵,与倍乐生的理念”好好生活”(Benesse 拉丁文Bene=好 esse=生活)相符。

如果你看了濑户内海诸小岛上的美术馆后再回来这个空间,就知道这件作品有重要的奠基意义,对BASN的营运方向有很大影响,这空间简直是直岛的圣堂:一间美术馆,仅仅就一件作品,或着美术馆本身就是作品,大城市里的美术馆是做不到这点的。

谁也不知道福武先生还收藏着多少艺术作品,但他认为,挑选作品时,着重的是有没有”讯息传递”,还没给艺术作品找到最合适相衬的展示场所前,他是不会轻易拿出来展示;要是真的找不到适合的展示场所,索性自己盖一个,有与作品价值相衬的展场,才能将作品的能量数十倍爆发出来。

五点以后还在逛倍乐生博物馆的,大概都是酒店的住客,每个人都慢悠悠乐呵呵地参观,索性把美术馆当作酒店大堂似的。

美术馆内你可以看到”著名日奸”国吉康雄的几幅作品,尤其是描绘二战时日军残暴的那几幅速写。国吉康雄17岁就到美国学习绘画,在美国声名大噪后回到日本,遇上了日本向外侵略时期,他不愿意为军国主义服务,又回到美国,他反战反日本反天皇,尽力为美国向日本宣传,可是在美国又身为“外来人”而遭受排斥,处境尴尬;但最终究不妨碍他成为二战前后屈指可数的代表美国获得极高评价的画家。

《killers,and a chinese pray woman》

国吉康雄与福武总一郎同为日本冈山县人,画风既有非常强的表现主义色彩,极富想象力和象征性,又具有东方的神秘感;福武先生父子收藏了许多他的作品,他经常提到国吉康雄艺术作品传达出的强烈讯息对他的影响,让他去思考”艺术是什么?”

“艺术就是武器”;”我不向政府要任何支持,我可以做一切我想做的事”

所以倍乐生在直岛上一系列建筑,请的不是东京的建筑师,而是请大阪出身的”战斗建筑师”安藤忠雄来规画,也多少有”对抗”的意味在

其实现在馆内收藏的作品,多少可以看出BASN计划的初心,无不围绕着”好好生活”的价值观去收藏展示。

值得参观的还有在室外的摄影作品,摄影巨匠杉本博司的海景系列《Time Exposed》如果你够仔细,会发现每张照片的海平面都等高,构图简单,空旷宁静,放在能远眺海景的室外再适切不过。

这组照片的创作起源,是来源于他突然一次的思考「今人看到的一切是否与史前人类一样?」他想来想去,千百年来,物换星移,山、河、草木,都不断变动,只有大海,那纯粹的景象,永远不改变。为了探索时间与海的关系,他花了二十年时间,寻访世界各地的海;照片上的海如此纯粹,没有其他人工的东西出现,你分不清这是那里的海 ,这正是杉本博司的意愿。他曾透露只想借助海洋这有力元素,来穿越时空,将作品回归世间最原始的状态

对他而言,真正美丽的东西,是能通过时间来考验

那些经历过各种灾难,渡过永恒时间之海后继续生存下来的美,就如同搁浅在冲积平原的石头,从上游而下,历经时间琢磨,消除原有的谄媚、主张、色彩、夸张,最终成为美丽的圆石,仿佛自远古以来就是如此光彩的美....”《更级日记》

倍乐生酒店的房价昂贵,但设施不比传统意义上的奢华酒店,游客仍然趋之若鹜很大的原因是”住在美术馆”这整体的氛围,让人非想要来体验一次,高昂的房费却不含早餐,若要早餐请另外支付约180元(人民币),酒店有餐厅供应晚餐,有和式餐点与西式餐点,人均大约500元

当然这个价对于付得起房费的住客都不是问题;但问题就在于,这间酒店高冷到连贩卖机都没有,附近嘛....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晚上想喝饮料吃零食就悲剧了。

要吃正常晚饭只能走了二十几分钟的夜路到附近村子吃饭,村子仅有两间餐厅,都在排队,意外发现竟然还真的挺多酒店住客走来这广岛烧,看来住酒店的钱能花,但吃饭的钱必需要省。

到晚上,还在海滩和公园游荡的,大概也只有酒店住客了,暗暗的海边只有那颗南光被灯打得光亮,像灯塔一样,甚至到了半夜,还见到不少人跑去跟南瓜合照。

草间弥生的黄色大南瓜,现在已经是直岛最重要的地标;摆放地点是福武先生亲自决定的,在这废弃码头的终端,就像漂浮在海上的南瓜一样;它真的是一个当代艺术作品跳脱美术馆的新典范,颇有几分往濑户内海出发的意思在;严格说起来南瓜所在的位置已经算倍乐生酒店的园区内,南瓜及,旁边大草坪上的几件雕塑作品都是直岛上最早的几件艺术品。

但这颗南瓜还真的会飘,过去曾有一年台风,把南瓜吹翻到海中,黄色大南瓜就这么一直在濑户内海中载沉载浮地飘呀飘,直到被渔民发现才捡回来,后来每到台风前,就要先把南瓜收起来。

到现在,我已经集满南瓜白天黄昏晚上晴天雾天雨天的照片了,我觉得这颗南瓜太可爱了,经常有人看照片就在那里喊”密集恐惧”、”好恶心”,那我只好奉劝你们就别来了,免得病发作。

直岛上有草间弥生的两颗南瓜,另一颗是宫浦码头的赤南瓜;草间弥生酷爱南瓜,她觉得南瓜造型圆胖讨喜可爱,是一种能让他痛苦内心得到救赎的物件;更深层的原因是,她回忆起她小时候在松本老家育苗场见到跟人头一样大的南瓜时,立刻就爱上了这象是有生命形体的瓜果,当她抱起南瓜时,就会唤起孩提时代的回忆。

圆胖的南瓜给草间弥生强大的精神安定感,她把南瓜视为人生伴侣,所以她才会一直画南瓜,至于那些圆点,她作品里也总是出现;她觉得每个人都是圆点,不能因时间流转,时代改变,就让自己的存在感消失,忘记自我本质。

这位阿叔正在以各种销魂的姿势拍南瓜,他看起来好像土土的,也是Beach的住客,真不该以貌取人....

半夜11点,一对gay情侣在南瓜前留下倩影

我大长腿的投影

12点时往窗外望去,可见到高松的点点灯火

房间的灯光,温馨有层次,灯座不多,用相当多的借光方法,有高人设计过;其实房间设计并不让人惊艳,但不管是空间、配色、灯光、气味、景色,都给住客一种莫名安心的舒适感,这正是日本酒店设计最厉害的地方。

午夜时分,经过长长的廊道,穿过一道道关卡,在绝对安静肃穆的空间独自欣赏杉本博司的摄影作品,绝对是种神圣的体验。

四周环绕极简的画面,几近只有黑白两色的灯光层次,黑白的照片,摄影作品如潜伏在某个深幽之处,让我想起他说过的一句话”要『找到』作品,就好像要在黑暗中捉住乌鸦一样”,创作者如此,在此寻访作品亦是如此心境

整个空间的氛围,就如同他作品永远在讨论的两个命题”时间”、”历史”;现在与过去、表象与真相、瞬时与永恒。好像都凝结在此时此刻。

这张作品是1997年拍摄的《世贸大楼》

曼哈顿岛最早最早是荷兰西印度公司以物品和印地安人换来的土地,但到了20世纪,这个区域,是全世界资本累积能量最大的地方,现代主义建筑在此扩散比拼,不断往空中发展,成为新型态的城市景观;世贸大楼就如同资本主义纪念碑般的建筑,但一个人到底需要多少土地呢?

杉本博司不将焦点放在建筑本体,而放在无限远的地方。

”建筑系列"每张作品都是利用蛇腹式相机的特点拍摄知名建筑的失焦模糊照;建筑的理想状态只存在建筑师的心中,最终形成的建筑经常是与现实妥协的结果,换言之,建筑物就是建筑的坟墓?模模糊糊,就好像建筑阴魂不散的魂魄。

四年后,杉本博司在纽约的工作室,亲眼见到世贸大楼的崩塌。

杉本博司拍摄安藤忠雄的《光之教堂》亦是建筑系列刻意失焦的作品

他认为一位建筑师能够抵抗甲方到何种程度,就能证明自己是何等一流的建筑师;他与安藤忠雄的一次对话中就开玩笑:”把业主变成受害者,是名建筑的条件”;杉本博司觉得,模糊了建筑画面,还能留下较强型体个性的,在日本只有安藤忠雄,加上光之教堂整个建筑过程,就是不断让业主增加预算,不断说服教会信徒的过程,所以他拍了《光之教堂》

《剧场系列》

杉本博司认为电影和作梦有异曲同工之处,都在观看中丧失自我,唯有在这黑暗中,才能暂时忘记日常生活的倦怠;而这种脱离日常的状态就好像宗教体验,一群人在同个空间进入集体催眠状态;观众满怀着期待进入影院,片头片商logo一出,就好像电影之神即将降临。

他想将电影拍摄成照片,曝光时间与电影放映等长,不管屏幕里出现些什么,即使有多激烈,最终也只是回归到一片银白。

作为摄影师,他认为人类眼睛的水晶体就是镜头,视网膜就是底片,瞳孔是光圈,但是人类的眼睛没有”快门”,整个人生,从出生睁开眼睛看世界起,就是一次超长时间的曝光,一直到临终闭上眼睛的那一刻

他拍了许多不同的剧场不同的电影,算是个隐喻吧!每个人的一生都不一样,但当生命结束时,都回到同样的白光

人的一生,就是依赖映在网膜上的倒立虚像,不断测量自己和世界之间的距离”《虚之像》

一旁是《松林图》杉本博司摄影哲学的极致

他想拍一幅松树的图片,找不到”完美”的松树,正如影响西方哲学两千年的柏拉图哲学观念论:凡事实体均无完美,一切都只是观念原型的投射。最后,他在在京都御所才找到了符合他心中所认定的「完美的松树」形象;他自称《松林图》是水墨摄影,这张合成画面中的松树,可以存在于任何地方,不属于任何拍摄地点,是种虚构而理想化的绘画──即初始的绘画

松林图下方发光体为《光棺》,这个空间里的光,如同都被浓缩在这个小小的棺材里。

如果你白天来这里参观,展馆适当地借用一些自然光,氛围完全不一样,所想的也不一样了。住在这里每天进进出出总要经过这个空间好几回,不同的时段,不同的光影,不同的心境;因此我没想到整个住酒店过程不仅是享受过程,还是次心境体验的过程

为此,特别作诗一首: 才住万家丽 又宿倍乐生 大俗即大雅 大雅即大俗

好诗好诗!

酒店的休息厅,白天供应茶水咖啡啥的,还有一些书可以看,那也不是重点,光是坐在什么都不干这就心旷神怡,晚餐后这里有啤酒、葡萄酒、日本酒等各种饮料自己拿来喝

从另一角度看看这里地型与酒店的结构

休息厅窗外的艺术作品,是美国雕塑家George Rickey的《Peristyle V》,这位”动力雕塑家”,很擅长制作具有动能的装置艺术,这几具有金属尖针的装置,缓缓随风任意左右摆动。

这天艺术祭开幕,几辆大巴载着专家媒体的参访团来到这里,我在酒店休息厅里遇到国内去的不知道哪位大师,反正不是参展人,他们借用休息厅接受国内媒体采访,采访完了,他带着一干媒体记者,前呼后拥,推开门往水池廊道边走去,在园子里乱窜拍照;只见两名酒店人员小跑步追了过去,带着歉意对大师讲了几句,好说歹说带着他们从另个门出去,大概请他们去看杉本博司展了。

我在酒店大堂前第二次见到策展人北川富朗先生,第一次见到他是去年的越后妻有艺术祭;北川先生就如传闻一般低调,其它参观团人员一群群高声聊天社交时,他独自站在一旁,没有人理他,他面带微笑,默默看着众人,没有人认出他来;待所有人都上车离去后,他才自己默默离开。

这次算是见了世面,走进过去只能远望的地方,没住到Oval当然还颇遗憾,下次可以再挑战

https://www.japan-guide.com/e/e5478.html

倍乐生酒店不算是奢华酒店,但如果你换个方面想,能与大自然近距离接触,住在大师作品围绕当中;通给看懂,那也算是某种意义的奢华

要不是住那么贵的酒店,你就不会想值回票价,为了值回票价你也不得不强迫自己做足了功课想要把它通通看懂,花了10万日元矫正自己的审美偏差....也算值了....

但我的穷酸直播计划最还是失败了,下次应该在外面海滩拉客,找10位网红小姐姐一起,一人收500元可以单独直播拍照一小时,开12小时直播才划算啊!想想就high😎


想看更多内容可以加我公号lxztaiwan

家禽腿部保健
作者家禽腿部保健
130日记 18相册

全部回应 38 条

查看更多回应(38) 添加回应

家禽腿部保健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