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产日记 | 你妈我还蛮厉害的欸

方苒生 2019-05-12 02:10:26
来自话题 分娩这关怎么过

记录一下你出生时,你妈我都经历了什么。

突如其来的住院

去年的四月二十六日,已经过了预产期两天,依然没有任何动静的我,正准备做最后一次产检。 那天还出了个乌龙,我一早就跟先生到了医院,排了半天队,才发现我之前根本没挂上号(原谅从怀孕就开始各种犯傻的我),没办法只得重新用手机刷当天的号。也是运气好,一刷居然就刷到了,还是从来都挂不上的特诊号。于是又等了两个小时,接近中午下班时,终于轮到我。 没想到,那位慈祥的老医生一看就急了,你还产检?要马上住院催产了! 哈?我们俩吓了一跳,医生解释说我孕早期时甲状腺指数不好,为防止有并发症出现,最迟满40周就要生了。我们还没反应过来,医生已经递了一张住院建议过来,你们赶紧回家收东西,下午就办理入院吧! 走出医生办公室,紧张的先生开始各种打电话,我也开始紧张地盘算,干嘛?要赶紧叫个外卖啊!吃什么好呢?!!麻辣烫?万一拉肚子呢?那就桂林米粉加个酸笋!对!还有奶茶! 叫完外卖的我,瞬间感觉笃定很多,只是有点失落,之前还很担心突然破羊水和医院床位各种问题,现在都不用想了。先生安慰我,这很好啊,起码我们有时间准备,还不用担心床位问题。想想也是,我就放心下来了。 收拾好东西住进医院,已经是下午三点多,来不及做催产了,只能先住一晚。 晚上我们两个人又很开心地叫了一轮外卖,先生居然还偷偷从家里带了一瓶酒过来喝??他吐槽一直在吃吃吃的我,现在那么得瑟,明天就知道痛了,我说这叫最后的狂欢你不懂。

住院当晚嘚瑟的我

不过,我真的马上就得瑟不起来了,同病房住进来一个破了羊水正在开宫口的产妇,痛得不停在大声呻吟,阵痛一缓就吼医生过来给她打无痛,我们也忍不住开始紧张了。 那一晚,我们俩在这位妈妈的惨叫中相对无眠。

轮到我了

第二天一早起来,旁边的妈妈已经被送去打无痛,我起床后发现自己开始有点见红,顿时有种摩拳擦掌的感觉。一夜没睡,我们两个人都有点萎靡不振,饿得不行的我还被灌了肠,空着肚子去做产前的各种检查,满脑子只想赶紧卸货。 又折腾到中午,依然没任何发动迹象的我,终于可以去人工破水了。先生要去换衣服,我先进入了待产区域,除了产妇外的人都裹得严严实实的,一直有妈妈认错别人的老公(笑)。 医生让我在产床躺下,产床那个高啊,我简直是跟个球一样连滚带爬地上去的。没带眼镜的我感觉眼前一片模糊,隐约看到她拿着一根又长又尖的钳子(?)靠近。 啊,会很痛吗?我怂怂地问。 话音刚落,我感觉到钳子已经伸进体内,非常迅速又轻微的穿破感,一股暖流涌了出来。 好了,这下我像是从一个球变成了一个破了皮的小笼包。我笨手笨脚从床上爬起来,听到先生在门外大喊我的名字,赶紧让他过来,转移到待产房躺下。

漫长的战斗开始

中午一点多,护士给我上了催产素。折腾了快一天一夜,早上也没怎么吃东西,感觉整个人有种亢奋的虚弱感,加上宫缩还没开始,我还是一脸得瑟地跟先生开玩笑。

刚打完催产素还能略嘚瑟的我

半个小时后,宫缩开始了,我就变成这样了。

品品我先生的拍照视角,简直生动

该怎么形容宫缩的阵痛? 痛经✖️1000倍,每痛一次感觉腰跟肚子像被车狠狠地碾压,全身的毛孔都张开,然后狂起鸡皮疙瘩,更可怕的是,这样的痛感像潮水一样一波接一波地涌上来,让你感觉呼吸不了! 最最可怕的还有!!你会非常非常想拉屎!但是!不能拉!一点也不能! 先生紧张地盯着我的胎监仪,给我预告每一次宫缩(宫缩来临前能看到原本平稳的胎监曲线开始往上走):准备!要飞了!飞……飞了!呼吸!我又痛又好笑,心里一直默念着口诀,努力地调整自己的呼吸。 讲真,我觉得痛起来最有效的就是转移注意力,呼吸法其实也是这个道理。我拿起手机,在微信各种聊天,跟亲戚朋友们汇报我的进度,打字打得飞快。然后宫缩一开始立刻扔下手机,抓住床杆深呼吸。 但我一直没有叫出声,因为我知道,一叫就会消耗体力,一定要把所有的体力留到上产床那一刻。 到了下午六点,才开了一指多。我一想到可能要再熬四五个小时才能上无痛(一般医院都需要宫口开到两三指),内心就很崩溃。 我让先生去问护士,能不能起来活动一下,不然这样躺着开宫口的速度实在很慢。护士过来检查,才发现我开始低烧。可能是因为破羊水比较久开始感染?反正我也没听清,原本想着起来活动一下,没想到又多打上了抗生素和几瓶不知道什么药水。 这下好了,我是躺在床上完全动不了。 听着同房里产妇们此起彼伏的叫声,我崩溃地忍着痛,更加坚定要继续保持呼吸,千万别乱叫,因为真的不知道产程还有多久。

终于盼到了上无痛

晚上七点多,宫口好不容易开到两指,可以打无痛了。 我被要求蜷成虾米,还强调了千万不能动。 先生主动报告,哇针好粗! 我很想给他一个白眼,因为我一点也不怕,毕竟,只要能解决宫缩的痛,砍掉我的腰都愿意!!! 推麻药的时候,正好来了一阵阵痛,我真的忍住了一动也不动,只觉得自己是头脑空白的。麻药进来的一瞬,感觉到一股凉意穿过我的脊椎,很舒服,然后慢慢地,阵痛一点点地平缓下来。 也不是说完全不痛了,但跟之前比起码已经下降到痛经✖️10的程度。我又开始在微信里疯狂聊天,在家庭群里@各位母亲们表达自己对她们当年生产没有无痛这件事表示由衷的敬佩。麻药的按钮就在旁边,疼痛加重可以自己按,我一按就能感觉到凉嗖嗖的液体流进来,心里很踏实,像是漂浮在温暖的河流里,甚至开始有点犯困了。 迷迷糊糊地半睡半醒,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中途护士时不时会过来内检一下(说实话跟阵痛比内检真的没感觉了),没听到类似【快开全了】这样的字眼,我又昏昏沉沉地痛过去了。 凌晨两点多,开到八指了。我被先生的呼噜声吵醒,他也真的累了,从住院进来就没怎么合眼,我没叫醒他,喝了几口水,默默地等待最后的时刻到来。

睡着的先生

最后的冲刺

清晨五点多,距离开指已经过去了整整十五个小时,终于终于开全宫口可以上产床了。 不知道是麻药的原因还是因为饿得太久,我的胃一阵阵地绞痛。也不管了,什么痛都不重要了。 先生扶我起床,他还得赶紧收拾东西,我艰难地一点点往对面的产房挪动。没戴眼镜的我有点看不清路,经过走廊时听到各种惨叫声在回荡,恍惚之间好像在穿越炮火连天的战场。 等我爬上产床,胃里的绞痛更加剧烈了,刚好护士过来给我量血压,一个没忍住就吐了她一身。我一边甩开被呕吐物糊住的头发,一边内疚地不行拉着护士姐姐道歉,她说着没事没事,转身去叫医生了。

终于上产床的我,又饿又累又困

医生助产士护士进进出出,我感觉又过了好久好久,久到我觉得那股极其难受的便意真的要憋不住了。我紧紧抓住先生的手,用尽量平静的声音跟他说,你赶紧叫医生来,现在就来。 大家各就各位,助产士开始教我,要在每一次阵痛到来时,憋着一口气,持续而缓慢地往下用力。 我尝试了几次,却没什么太大感觉。 不行,打着无痛你的宫缩不够强,把无痛停了!助产士说。 我一惊,想着妈呀现在停了无痛我会痛死吗??? 还没来得及多想,助产士已经把我拉回了神,赶紧呼吸!别猛用力!对对对!就是这样! 看到头发了! 我刚想松一口气,下一秒又听到她说,宝宝胎心开始下降了,现在我要给你侧切! 侧切?!!我现在打出这两个字都还会起鸡皮疙瘩,但我当时居然很冷静地反问助产士,可以不切吗?助产士没有回答我,我只感觉到尖锐冰冷的剪刀靠近,迅速而利落地剪开,伴随着第四轮剧烈的阵痛,我用尽全身的力气长长地呼吸。 天!整个人突然被狠狠地掏空! 宝宝出来了! 随着一声啼哭,我听到助产士问先生,男孩女孩? 先生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女孩吧。 我才发现,原来先生在旁边已经用手机录下了全程。生之前我们就决定要把这一刻记录下来,我很欣慰他在忙乱之中没有忘记这件事,只是在想他有没把我拍得好看一点(一个较真的妈)。

竟然还有一个大boss??

在我以为一切都结束的时候,助产士说,现在要帮你缝侧切伤口了,可能会比较痛,不用麻药能不能忍? 我大叫,不行!我不能忍! 助产士笑,那我帮你打一点麻药,你实在很痛就说,别紧张放松一点。 实在不想回忆这个过程,我甚至觉得比之前的阵痛更痛更难忍受。 缝到最后痛到我的双脚都已经支撑不住,开始发抖了。我就继续大口大口呼吸,先生一直在旁边抓着我的手,恍惚间我好像看到他在擦眼泪。 是哭了吗?我不确定,我也看不清,我就冲他咧嘴大笑,示意他赶紧过去那边看看宝宝。 他摸摸我的头说,不急,等你缝完。 后来看回先生拍的生产视频,很意外产床上的我看起来竟然非常非常平静,起码从表情上看是这样的。先生笑着说,你知道吗?当时我在旁边看着,完全看不出你在用力,你看起来像在练普拉提!(当时先生只看到我的上半身,下半身是遮住的) 我:????以后女儿看回这个视频,搞不好觉得我生她很轻松???


一眨眼就当了一年多的妈

生女儿这十几个小时里,我还蛮为自己全程没叫一声没掉一滴眼泪而自豪的。 但从她来到这个世界后,这一年多当妈的日子,看着她闹看着她笑,我却常常忍不住眼中有泪。只能感慨一句,当母亲真是一种又脆弱又幸福,极其矛盾的人生体验啊。 谢谢你来到我们的生命中,让我体验到这一切,母亲节快乐❤️

方苒生
作者方苒生
25日记 15相册

全部回应 401 条

查看更多回应(401) 添加回应

方苒生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