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秦昊 | 我想更柔和地与世界相处

毒眸 2019-05-10 18:07:35

文 | 江宇琦

编辑 | 吴燕雨

“我真的是把脸面看得比钱重要,这么多年来接戏我都是以这个标准来接的。”

熟悉秦昊的人,大概在过去无数篇关于他的专访里读到过这句话,而“任性”、“执拗”,也一直被圈内看做是他最显著的个人标签。尽管娄烨曾很多次表示,“昊子是个很逗的人”,但这些特质交织在一起,使得秦昊一度看起来和他在众多艺术片里塑造的边缘人物一样,有些难以言说的距离感。

然而,曾经棱角分明的他如今却有了明显的改变。从2016年开始,他陆续出演了《火锅英雄》等与他过往银幕气质不太搭边的电影角色,也越来越频繁地在一些综艺上露面;等到2017年之后,他甚至出现在《无证之罪》《沙海》等网剧中,做着十年前的秦昊绝对不会做的事情。

《沙海》中的秦昊

5月4日傍晚,第13届FIRST青年电影展启动仪式开始前夕,作为本届FIRST竞赛单元评委团成员的秦昊接受了毒眸(ID:youhaoxifilm)的专访。那天陆陆续续前去采访秦昊的媒体有很多,但聊到最后很多人的问题都回归到了同一个疑惑点上:秦昊为什么会做这样的转变?

“你觉得这是一种妥协吗?”毒眸问道。

妥协也好,宽容也罢,其实只是一种说辞,但结果都是一样的,退一步海阔天空,看到更大的世界。”秦昊表示,之前他所处的状态是“世界不搭理他”、“他也不搭理世界”。“我选择戏的标准还是没变,还得是导演、剧本角色要好。只是我现在不再和外界较劲、不再非文艺片不拍,开始学着和自己、和周围的人和解,我觉得这是一个人成长的过程。”

跟世界较劲

18岁之前,秦昊还不懂得什么才是演员。

上中学的时候,偶然看到了姜文执导的《阳光灿烂的日子》和主演的《北京人在纽约》,给年轻的秦昊带来了很大的触动,对他来说,这些作品里演员们的表现,是能打到他心里的表演。“姜文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帅哥,但他的表演居然会这么有魅力。这些作品改变了我对很多东西的看法,甚至改变了我的审美,从那时候开始,我的梦想就成了要做一个特牛的演员。

曾触动过秦昊的《阳光灿烂的日子》

当时的秦昊第一时间做了一个任性的决定,高三那年临时从理科转向了文科,志愿书上也只填了“中央戏剧学院”——那是姜文的母校。命运在这时候第一次垂青了“演员秦昊”,在连表演课都没上过的情况下,秦昊考上了中戏表演系,和章子怡、刘烨成为了同学。

大学期间,秦昊遇到了中戏有名的严师常莉,她给学生们灌输的思想是“要好好学习、把基础打牢,除了斯皮尔伯格,只有陈凯歌张艺谋的戏,你们才可以出去拍,否则就要在学校排话剧”。96级的同学们听了老师的话,老老实实演了四年话剧。等到毕业时,章子怡接到了张艺谋的《我的父亲母亲》,刘烨也得到了出演关锦鹏执导的《蓝宇》的机会。

只是这一次,命运的天平没有向秦昊倾斜,毕业前后他虽然也得到了不少戏约,但并没有张艺谋这样的大导演或大项目向他抛出橄榄枝。无奈之下,秦昊只得先从一些他并不够喜欢的项目中的配角开始演起,可结果却令他大失所望。

毕业后的秦昊并没有大紫大红

“演完后我再回过头去看,心里很不是滋味,心想‘这都是什么啊’。我觉得这不是我想要成为的演员,这不是演员要演的东西。”秦昊坦言,当时他觉得要像章子怡、刘烨一样,和优秀的导演合作、拍好戏,才是他上中戏、做演员的真正目的。

坚定了这一想法的秦昊,心中的那股倔劲涌了上来,第一年连着拒绝了8部不满意的戏,第二年又拒绝了3部。第三年之后,开始有人都问他:“你还在演戏吗?”无奈之下他只得做生意、炒股票来维持生计,但结果也赔得一塌糊涂。被焦虑包裹着的他,甚至有过放弃做演员的想法:“我不理解,为什么我在学校那么用功,可为什么没成功?是不是只有我自己觉得我是一个好的演员,别人却不这么认为?”

好在命运的转折来得十分及时,2003年前后,秦昊遇到了正在筹备《青红》的王小帅,并得到一个配角的试镜机会。曾被《十七岁的单车》所打动的秦昊,知道“这就是我要拍的电影”。当时,虽然也有朋友介绍了戏份不少的项目,但秦昊放弃了那个“更好的机会”,选择在《青红》这部小成本文艺片中演一个小角色。

在《青红》中饰演李军的秦昊

最终,《青红》在第58届戛纳电影节上大放异彩,秦昊也跟着剧组走上了戛纳的红毯。但比起聚光灯,对他而言更有价值的,是他有了重新认识电影表演的机会。他告诉毒眸:“从那时候开始,我才慢慢了解什么是新浪潮,什么是电影表演,并开始思考电影演员和话剧演员在表演方式上有什么不同。”

王小帅对这个年轻的演员颇为赏识,开始带着他出入各种活动、饭局,在某一个饭局上,秦昊结识了他的另一位伯乐娄烨。尽管当时二人并无太多互动,可秦昊的言行气质还是给娄烨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几年后,娄烨在筹备《春风沉醉的夜晚》时,想到了这个有些不羁的年轻人。

当时的娄烨也在职业生涯的相对低谷期,而《春风沉醉的夜晚》又是一部边缘人群题材的作品,家里人知道后,纷纷前来劝阻秦昊,让他不要拿自己刚有起色的职业生涯赌博。秦昊虽也担心可能面临的风险,但当时他心里只有一个声音:“如果错过这次机会,或许就再也没办法和娄烨合作了,所以爱咋咋地吧。”最终,他还是不顾家人的劝阻接下了这部作品。

《春风沉醉的夜晚》

拍摄过程中,娄烨找到秦昊,很认真地对他说:“昊子,拍这部电影是你做了一件特别伟大的事,很多人会感谢我们。”秦昊说,自己并不确定是不是做了一件伟大的事情,但是拍《春风沉醉的夜晚》却是他人生一个重要的转折点,不仅得到了更多认可、也找到了满意的创作状态。“我又可以每年推掉很多自己不喜欢的作品,任性地一年只接一部戏,不用很累,表演状态又很好。”

如果说出演《青红》是一个巧合,那么,《春风沉醉的夜晚》之后,秦昊就开始有意识地只拍自己喜欢的艺术片、推掉了大量商业作品。其中也包括一些后来大热的电视剧,可即便是日后那些作品的男主角大红大紫时,秦昊也从没有因此而表达过任何的后悔。

他坦言,当时自己确实有些赌气、较劲的意味在其中,,既然早些年主流电影市场不认可他和娄烨等人的片子,那他也“不把他们当主流”,“我玩我的,你请我我也不来”。

“我开始学着和自己和解”

《春风沉醉的夜晚》后的几年里,是秦昊在表演上最肆意的日子,他接连出演了《日照重庆》《浮城谜事》等经典的文艺片,并累计取得了四次戛纳影帝提名,和他有过多次合作的王小帅,更是直接称呼他为“戛纳的无冕之王”。

早年的王小帅和秦昊

秦昊也觉得,当时自己是处在一个很舒服的状态里,不管怎么演都不会出错,都能差不多达到80分。可在舒适区里待了几年之后,随着年纪的增长,他逐渐感觉到自己的演员生涯进入到了“死胡同”,有时只是在重复过去的自己,似乎总是没有办法触及90分、95分。

“追求90分”这种想法的出现,也让他再一次思考演员这个身份的意义、并试图寻找突破的方式。

拍《推拿》时,他放弃了一开始最想演的王大夫,选择了沙复明这一角色,原因是王大夫自由发挥的空间小,而沙复明有更多可供他去尝试的新方向。秦昊告诉毒眸,这也是他喜欢和娄烨合作的原因。“我想有更多的尝试和突破,而娄烨是一位我可以放心把自己交给他的导演,他能帮我拿捏好那个尺度,不至于说因为演的太过火而出错。”

《推拿》中秦昊所饰演的沙复明

而就在秦昊试图找寻突破的同时,青年导演杨庆找到了他,邀请他出演《火锅英雄》。这是一部用重庆方言表演的黑色喜剧片,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与生在东北的文艺片演员秦昊搭不上联系,但杨庆却这么解释自己想用秦昊等人的原因:“(一个导演)不能总做别人赖以成名的部分,这是对演员和表演的不尊重,你得看到人的多种可能性,没有人想看到那种一直演下去的演员。”

秦昊曾直言,他并不喜欢杨庆上一部作品《夜店》,最初会选择加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陈坤的邀请。但当他和杨庆接触后,看到杨庆拍摄的一些视频、听了他的想法,才意识到这位年轻导演其实很有才华,这些都是看剧本时不曾了解的。

演了十多年文艺片的秦昊最终接下了这个本子,并专门去学了重庆话。2016年《火锅英雄》上映后,取得了7.2分的豆瓣评分和3.7亿元的票房,成为了秦昊从业后出演过的最成功的商业片之一。

参加《欢乐喜剧人》意外获好评

也正是从这时起,秦昊对自己之前的一些执拗、偏执的想法,有了些许动摇。或许是因为这样一次尝试,之后的秦昊放开了自我,2016年里他还破天荒地参加了喜剧类综艺《欢乐喜剧人》,跨界演起了小品,令许多喜欢的影迷都吃了一惊,感慨秦昊“人设大变”。可秦昊倒是毫不在意,反倒是直呼“玩得挺开心,演得挺过瘾”。

但在2016年,秦昊人生最大的转变不在于商业片成功或是参加了综艺,而是当年孩子的出生。

如果说此前的十多年里,个人经历使他对外界充满了对抗和不信任,孩子的降生则很大程度上改变了秦昊看待世界的态度。他向毒眸表示,做了爸爸之后,想问题的方式开始变得不一样了。“我慢慢觉得自己以前有些太刚愎自用了,自己看世界的方式、对世界的认知未必是对的,开始有和自己和解的意识,对周围事物的宽容度也在变高。”

孩子出生后有人问秦昊,如果他的女儿将来爱看好莱坞动作片,他会选择去拍那样的电影吗?秦昊笑着回答道:“我接受啊,不接受不行啊。娄烨也面临这个问题,他儿子看各种漫威的影片,还问他爸什么时候拍一个这样的电影。”

心境发生变化后,秦昊逐渐看到了一个自己当初未曾察觉到的世界。

在拍陈凯歌的《妖猫传》期间,秦昊结识了来探班的韩三平。韩三平告诉秦昊自己正在当一个网剧的制片,并硬把这个剧本发到了秦昊的手机上,叫他一定得看一看。就这样,长期对国产剧有着一丝不屑的秦昊,有些“无奈”地读起了《无证之罪》的剧本。

“我被这个剧本打动了。坦白来说,之所以接这个项目,也是因为当时没有好的电影剧本给我选,我一看这个剧本实在太丰满了,很多电影剧本都比不上。”再加上好友周迅也在不断劝他,秦昊最终决定“越界”、拍起了网剧。

《无证之罪》

这一次,他又幸运地走在了对的路上:2017年前后,正值台网关系扭转的初期,大量精品化的网剧开始涌现,观众也越来越多向流媒体转移。《无证之罪》上线后,迅速成为了当时最热门的剧集之一,收官阶段豆瓣评分达到了8.3分、网播量接近5亿。

而也正因为那些年找不到好剧本,秦昊慢慢感觉到了行业需要更多人才、更多新鲜的血液,于是他在今年做出了另一个当年的秦昊不会做的决定:到FIRST青年电影展当评委。

“早些年很多年轻的导演找到我,我基本上是不会看他们的剧本的,因为我认为那不是我要的东西、对他们更多是不信任。可是时间教会了我很多东西,现在回过头来看,很多年轻导演其实很不错的。所以到了今天,我特别希望知道这些年轻人在做什么、拍什么,看看我们有没有合作的空间。并且我现在也有一定的资源,可以给予一些有才华的年轻人更多的帮助。”秦昊表示,现在来当FIRST的评委是一个特别合适的时间,此时的他对于和年轻人交流、合作“有特别大的渴望”。

对于演网剧、当评委这些外界以为不“秦昊”的事,他称之为“秦昊会做的选择”——不考虑自己之前是否做过,只要喜欢就去做。就这点而言,此时的秦昊还和18岁那年、希望成为演员时的想法一样,只不过此时的他对于什么是演员、要当怎样的演员,有了不同的理解。

“总是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尝试和世界和解,不担心会出错吗?”采访的最后,毒眸问道。

“会有这样的担心,往后退、退多了可能就是悬崖。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会不会掉下去,想要不掉下去一定得靠实力。”职业生涯中一直在遇到贵人、常常和好运站在一起的秦昊告诉毒眸,这也是他想要走出安全区的原因。“因为靠运气只能暂时规避风险,而我想要走到最后。我不知道我有没有不掉下去的实力,但我觉得我走在一条正确的路上。”

毒眸
作者毒眸
375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9 条

查看更多回应(9) 添加回应

毒眸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