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1984》和《美丽新世界》感受

何小贱 2019-05-10 13:12:28

英国赫胥黎的著作《美丽新世界》,英国乔治·奥威尔的《一九八四》,俄国扎米亚京的《我们》被称为反乌托邦三部曲,本人听说这些大作已久,于是在上周从图书馆借来拜读了前两篇,深有所思。(18年11月读)

1949年的《一九八四》给我带来的强大震撼,如同对未来的预言,它同样拥有着以下特征:

一、大搞个人崇拜。广大的人民都是普通而又缺少政治觉悟的,自乐于每天的粗茶淡饭,大多分散如散沙。一个执政党树立这样一个精神领袖,可以决定群众们的政治方向,老大哥利用政治口号,双重思想,润物无声。

二、对信息的严格控制。老大哥大量地修改损害了党派利益的历史,没有了历史的比较,人们只能相信报纸中的进步是确实存在的。一切都为了服务于老大哥的政府。

三、紧张的斗争气氛。亲朋好友互相举报,瞎扣帽子,打击对方,众多家庭毁于一旦,人们之间最基本的信任荡然无存,每个人互相报复。老大哥中的爪牙之下存在众多思想警察,平日看似寻常之人,一旦发现有人说了些反动言论和思想那么久被人间蒸发。

四、对性的禁止。历史上人们总是谈性色变,人们过度的敏感有点像是鲁迅所说的看到女人露出一个白胳膊就想到衣服下的肉体,继而想到性交那样极致的保守。而一九八四中夫妻的结合只是为了下一代的诞生,满足所谓的生育指标,没有了夫妻感情的的只靠孩子维系的家庭是名存实亡的。


再讲讲《美丽新世界》,这本书与《一九八四》是两个极端。在这个号称民主至极的社会却从出生开始就把人分成了阿尔法,贝塔,伽马,德尔塔,伊普希龙共五类人,越靠前的人种越高贵,他们只需要好好学习,干些最高端的工作,与最美丽的姑娘小伙结伴,而伽马以下的人却从出生时就被灌输下等人的观念,干些工厂中最机械的活,一天八小时,却都又自我满足生活的简单。有几点让我震惊之余毛骨悚然:

一、人们从幼儿园开始就开始大尺度地传输性教育,让男女小朋友互相接触身体,为以后的亲密接触做铺垫。在他们的世界,婴儿都是由试管培养的婴儿,所以不会产生家庭,也就没有父母,儿女之间的亲情束缚,所以年轻人们可以自由地交往,甚至可以频繁到一个星期换一个伴侣,没有所谓伴侣间的贞洁、忠诚,只有享乐,享乐。

二、生活的单调性。科技的发展帮助了人们克服了所有的疾病,甚至克服了衰老,每个人都可以维持年轻的状态,再以年轻的面貌老去,这个世界与1984的严加限制不同,正因为没有任何规则,人们都顺从本能的去做让自己快乐的事,走最简单平凡的路。除了做爱,工作,剩下的空虚的时间,吃一种类似于毒品能让人精神消融沉入无尽快乐的没有副作用的药物“唆麻”,度过半天或是一整天,甚至一个星期。这是一个娱乐至死的时代,书籍这种东西的乐趣远远比不上之前提到的各种享乐方式,就算没有去限制阅读,书籍也慢慢变成了历史长河中的看不见的沉舟,这个拥有发达科技但没有文学的民族不需要更发达的科技的研发,而是保持住当前的科技水平,维持住当前的所有公民都自我满足的其乐融融的生活,让社会继续保持稳定,让最上层的统治者继续推行这样的种姓社会。

三、男主的“保守原始”。男二号来自所谓的未开化区,也就是没有被这新世界同化,依旧是一夫一妻,科技落后,自然生育的传统社会。当他进入文明世界试图融入进去时,却无法背弃那些他一直所遵循的原则和心中的莎士比亚。喜欢的美丽的浪荡姑娘要和他上床,但他希望的是名正言顺的将她娶回家,好好地疼她一辈子,但新世界的姑娘的思想中对这种家庭的观念是不屑一顾的,他打了女人一巴掌,哭着离开了。他因为他的独特身份,被各种所谓的上层人士观赏猴子一样每天一波一波地“拜访”,人们表面上对他尊重,心里却笑骂着他的“野蛮”,他恨自己爱上了这么一个姑娘,于是逃到深山用鞭子抽打自己的身体来惩罚,却又被一大群好事之人赶来围观,终于,他无奈地带着他的骄傲,选择了上吊自杀,告别了这个看似文明的世界。

我在尼尔·波兹曼的书中《娱乐至死》看到这么一段话“在《一九八四》中,人们受制于痛苦,而在《美丽新世界》中,人们由于享乐而失去自由。简而言之,奥威尔担心我们憎恶的东西会毁掉我们,而郝胥黎担心的是,我们将毁于我们所热爱的东西。这本书想告诉大家的是,可能成为现实的,是郝胥黎的预言,而不是奥威尔的预言。”

我深有同感,你们看,不论是电视节目,网络新闻,网上综艺,网络游戏,甚至看似无害的双十一,抢红包,这一切的一切都像不像是一场游戏?或者说,我们一直投入地在与这个世界做游戏,从未退出,也不愿退出?

PS:此版本人畜无害,就书论书,并无深意,普通读者,发表感想而已。

何小贱
作者何小贱
1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11 条

查看更多回应(11) 添加回应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