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电影:配乐师说,好电影也是可以用来听的

西西 2019-05-10 12:32:30

细细想来,我们似乎正在习惯于只用视觉来捕捉景观,后来又用手机代替了双眼 —— 被娱乐驯服的人类正在经历着感官的退化。在这个欺骗性视觉美好的时代,无数次是被入耳的声音感动,它们如一道密码般解锁了封存的情感。Lévi-Strauss说旅行是空间位移带来的时间后退。但是声音更厉害,它打破了空间的限制,直接实施了倒流时光的魔法。

声音除了连接着城市记忆,也是进入电影的钥匙。不知道你们看电影的时候,会不会对电影配乐格外关注呢?又或者因为觉得音乐迷人而去看某部电影?而就算对声音不那么敏感的人,也有听到某段音乐而重现出一段电影情节的时候吧?

声音就是如此奇妙,它是之于耳朵的抽象影像,而创作出他们的电影配乐师,必须拥有姓名。


𝙉𝙞𝙣𝙤 𝙍𝙤𝙩𝙖 - 配乐界的「教父」

为电影《教父》做电影配乐的尼诺·罗塔(Nino Rota)值得拿来作为耳朵之旅的开篇。一曲〈Speak softly love〉成为了无法超越的经典。「教父」成为一个人们永远不会忘记的形象,至于〈Speak softly love〉,时隔近五十年再听仍然有入耳心悸,更明白了几分沧桑。

《教父》的配乐堪称经典,尼诺·罗塔为费里尼的电影作的配乐却是可以醉人的。1952年,尼诺·罗塔遇到费里尼,为后者的《白酋长》配乐,从此开始了两人长达三十年的合作。在费里尼导演的二十四部电影中,由尼诺·罗塔配乐的就占了十九部,包括最受欢迎的《八部半》、《生活的甜蜜》和《大路》等。

尼诺·罗塔和费里尼

印象最深的是《大路》,一个关于孤独和相爱怎么消除孤独的故事,是费里尼专门写给妻子茱莉艾塔·玛西娜(Giulietta Masina)的电影,两人相识于二战,在战火中相爱。

《大路》剧照。费里尼的妻子茱莉艾塔· 玛西娜在片中饰演了一个悲情却可爱的小丑,她喜欢用小号吹奏出一支支美丽又忧伤的曲子,你是否曾为之动容,为这个善良的女孩流过泪?

或许《大路》诠释了音乐不是影像的仆人,它们平等,也互相成就。《大路》中的马戏团热闹无比,充满光怪陆离的戏剧想象,尼诺·罗塔就用叮叮咚咚的声音来渲染这种嘉年华式的场景。

茱莉艾塔·玛西娜曾说过,要在自己的葬礼上请人用小号再吹奏一次《大路》的主题曲。1944年春天,在罗马的郊外,茱莉艾塔如愿以偿地在老朋友尼诺·罗塔的《大路》中,永远沉睡了。


𝙀𝙙𝙪𝙖𝙧𝙙 𝘼𝙧𝙩𝙚𝙢𝙮𝙚𝙫 -「潜行」进入迷幻的潜意识

如果说有什么天造地设的导演和配乐师组合,我提名安德烈·塔科夫斯基(Andrei Tarkovsky)和爱德华·阿尔特米耶夫(Eduard Artemyev)。

论诗意,我想不会有哪位导演可以超过安德烈·塔科夫斯基,他甚至为电影创造出了全新的叙事语言,与其说塔科夫斯基是电影导演,倒不如说是艺术家——尽管他那些诗意的表现方式时常让观者在视觉和情感上眩晕。

爱德华·阿尔特米耶夫是苏联时代的电子音乐作曲家,使用苏联制的 ANS 合成器作曲,融合俄国当时的神秘主义音乐和现代性的电子乐,创作出了集宏大与迷幻于一身的先锋电子乐。

两人的合作是诗意与迷幻的相遇,于是诞生了《潜行者》、《飞向太空》、《镜子》等巨作,安德烈的艺术性加上阿尔特米耶夫的虚拟性产生了化学效应,使时间感消失,让人跌落进非现实性的潜意识空间——那可能是灵魂的所在。

《潜行者》剧照。起伏的丘陵像极了人心中的沟壑,真不是一般导演能设计出来的场景。

《潜行者》的迷人之处是阿尔特米耶夫协调了自然与合成器的声音,产生了虚实难分的效果。我最喜欢的一段是〈Stalker: Train〉,在角色进入 The Zone 途中行车的时候响起,轨道摩擦车轮的声音噼啪作响,他们从凄凉的、棕黄色调的现实世界进入郁郁葱葱的多彩的世界,音乐仿佛是桥梁。


林强 - 从台前到幕后,流行身份的「自我毁灭」

中国的电影配乐师里面,林强是我认为不得不提的一位。林强本是台语歌手出身,《南国再见,南国》是他的第一次电影配乐尝试,这次合作对侯孝贤来说,开启了从乡愁历史到都市剧情的主题转折;而对林强来说,他用一首〈自我毁灭〉来宣布与过去决裂 —— 「我想把过去塑造出来的台语歌手毁灭掉,我不要这样的一个人」,林强这样说道。

《向前走》是九十年代轰动一时的唱片,让林强以歌手的身份走红。

2000年后林强转入幕后工作,是侯孝贤、贾樟柯等电影导演的御用配乐师。(摄影 / 林绍安)

我的身軀 裝一粒不定時的炸彈
我的生命 隨風漂流無形無影
我的名聲 不管別人是不是知影
自我毀滅 毀滅世間所有的物件

跑下舞台的林强,始终在电影幕后隐藏着自我。除了是侯孝贤、贾樟柯的御用配乐师,林强也为几年前无人认识的毕赣制作配乐

当初出茅庐的新人导演毕赣找到林强请他为《路边野餐》配乐时,相当缺乏预算,不过林强仍然为《路边野餐》的两段镜头交出了不失风格的答卷:一段是陈升骑摩托车去找同父异母的弟弟老歪,另一段是火车穿越隧道后进入荡麦,苗人吹芦笙的梦境。

《路边野餐》剧照:陈升骑摩托车去找同父异母的弟弟老歪的片段。

《路边野餐》剧照:陈升坐火车穿越隧道进入荡麦。

迷幻的当代地方感是《路边野餐》对《南国再见,南国》的美学系统承袭,而林强用声音符号,特别是交通工具的机械之声来帮助毕赣实现了超越时间和现实的想象。《路边野餐》对于毕赣来说是一场致敬,而对于林强来说却意味了一个轮回。


梅林茂 -「花样」魅音

日本是一个频出电影配乐大师的国度,其中王家卫的御用配乐师梅林茂可以说是中国影迷耳朵的老朋友。王家卫的经典电影《花样年华》、《2046》、《蓝莓之夜》等电影配乐均出自梅林茂之手。我甚至看到有人评价说,「王家卫的电影是用来听的」。

印象最深的便是《花样年华》中,张曼玉饰演的苏丽珍踏着〈Yumeji’s Theme〉的华尔兹式旋律出场,那婀娜摇曳的背影立马引发无限遐想,这是她和周慕云的妻子「背影」交锋的场景。

〈Yumeji’s Theme〉并不是为《花样年华》的原创,它原本是梅林茂为日本著名导演铃木清顺的电影《梦二》所作的曲子。王家卫用这支曲子贯穿了《花样年华》的整个故事,从主角的邂逅到离别,大提琴的优雅伤感配上叙事的迂回暧昧,竟像是量身定制般的丝丝相扣。

大概是情有独钟,王家卫后来专门邀请梅林茂在〈Yumeji’s Theme〉的基础上做了改编,这就是《蓝莓之夜》里由 Chikara Tsuzukii 演奏的口琴版本,口琴版本多了几丝纯净,少了几分忧伤。

《2046》里面也有几分〈Yumeji’s Theme〉的影子,依然是提琴的低沉音色为底,加入了钢琴和紧凑的打击乐,迂回缱绻中又有着热带雨林的热闹感,让人感觉《2046》的音乐格局似乎更宽广一些。

《2046》剧照


细野晴臣 - 给「小偷」配乐的人

近几年被粉丝尊称为「教授」的坂本龙一在中国很火,我却偏爱细野晴臣。虽然细野和坂本曾是同一乐队成员(坂本龙一、西野晴臣、高桥幸宏三人,是1978年成立的乐团Y.M.O成员),但是两人的作曲风格却相去甚远,如果说坂本作的是正统的古典音乐,那么细野是实验性质更多一些。

Y.M.O,从左至右分别是细野晴臣、坂本龙一、高桥幸宏

随着《小偷家族》在第71届戛纳电影节上摘取金棕榈桂冠,我才发现这部电影的配乐竟然是细野晴臣。细野为《小偷家族》配的乐,干干净净的,如空气如流水,不喧宾夺主,却也无法抽离。细野放下了擅长的低音,用吉他、曼陀铃和钢琴来缓缓地编织故事。

《小偷家族》剧照。爱是比血缘更深的羁绊。

「回音」是细野在为《小偷家族》配乐时设计的关键点,我们可以听到细野用音符延长、音符反复和颤音制造出来的「空气的震荡」,来呼应了电影的留白,所以很大程度上,「回音」超过了「旋律」,与电影情节相映成彰。


<<< 延伸阅读

两本书//

1.罗展凤的《电影×音乐》或者《流动的光影声色》(选一本来读就好,内容比较重复)。罗展凤是中文世界里反复书写电影音乐主题的写作者,她的书不仅提供信息,更是分析了音乐在电影中的价值,算不得深入,大体通俗易读(但也有评论诟病她形容词用得太多)。

2. 塔科夫斯基的《雕刻时光》。塔科夫斯基的电影,我初看时是完全看不懂的,只觉得昏昏欲睡。读了他的这本自传后倒是对塔科夫斯基的美学认识有了一点概念,特别是他诗意的逻辑。塔科夫斯基一生出片不多,倒是呼应了他的「雕刻时光」理念啊!

一个播客节目//

iHeartRadio 旗下的周播节目《The Soundtrack Show》,非常详实且专业地介绍时下流行的电影、电视剧、游戏里面的原声音乐。


<<< 后话

篇幅有限,只选取了五位我个人最喜欢的来写,像是给娄烨最近的《风中有朵雨做的云》作配乐的冰岛音乐人 Jóhann Jóhannsson,我也很喜欢,让我觉得娄烨音乐品味相当好。遗憾的是后者去年辞世了。

另外诺兰御用的配乐师 Hans Zimmer 也是大师级别,《盗梦空间》、《星际穿越》等大气磅礴,浓厚交错,是商业大片爱用的配乐人。

大陆的配乐人里面可称得上大师级别的是赵季平,配了张艺谋的《红高粱》和陈凯歌的《霸王别姬》。

电影配乐是门寂寞的苦差事,但是对专业水准要求却极高,不仅要懂作曲,还得懂电影,却甘愿在幕后当配角,为别人的作品服务。他们值得被耳朵尊敬


撰稿西西

图片来自网络,已在文中标明出处

本文为©️西西的房间 原创文章

禁止一切形式的盗用

如需转载至其他平台请先取得授权

如有合作意向请先邮件联系

yingji727@hotmail.com

西西
作者西西
49日记 21相册

全部回应 12 条

查看更多回应(12) 添加回应

西西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