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希区柯克到昆汀都在使用的技巧,你掌握了吗?

拍电影网Pmovie 2019-05-10 10:33:45

什么是麦高芬?什么时候使用它?如何正确使用呢?

有一种情节装置已经在电影叙事中使用了几十年——大多数编剧都听说过这种装置,但并不完全理解。这个情节装置就是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所说的“麦高芬”——一个目标,一个渴望得到的物件,或者任何其他的激励因素,而主角(通常也包括反派)要么是被赋予追求的任务,要么是出于某种原因而被吸引去追求。

在《夺宝奇兵》中,它是失落的约柜。

在《低俗小说》中,它是手提箱。

在《碟中谍》与《007》系列中,它是秘密文件,是终极武器或我们所见过的任何可能的物品。

电影中的角色对它们无比痴迷,但对于观众来说,它们似乎意义不大。

麦高芬的起源

希区柯克解释说:“这是屏幕上的角色担心的事情,但观众并不在意。”

希区柯克将这个概念和术语归功于编剧兼合作者安格斯·麦克菲尔(Angus McPhail)。他曾与希区柯克合作过《爱德华大夫》(Spellbound)和《伸冤记》(the Wrong Man)。这个词和它的含义是在麦克菲尔有一次给希区柯克讲了一个小学生的笑话之后诞生的。

下文节选自1966年出版的《希区柯克与特吕弗对话录》第六章,希区柯克用一个后来广为人知的苏格兰高地捕狮器具的例子,形象地阐述了他对麦高芬的理解。

“现在说说“麦高芬”这个词是从哪来的呢?这令人想起一个苏格兰名字。可以设想在一列火车上有两个人在谈话,其中一个对另一个说:“您放在行李架上的包裹是什么东西?”另一个回答:“是一个麦高芬。”第一个人说:“麦高芬是什么东西?”另一个回答:“哦!这是在Adirondak(美国纽约州的结晶山岩)山里逮狮子的工具。”第一个人说:“但是阿迪隆达克山并没有狮子。”于是另一个下结论说:“这样的话,它就不是一个麦高芬好了。”这个故事给您指出‘麦高芬’其实是虚空,'麦高芬'是虚无缥缈。”

这个故事对于希区柯克的讲故事生涯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希区柯克打趣道:“所以你看,麦高芬实际上什么都不是。”

但是,是什么造就了一个伟大的麦高芬——你如何知道什么时候以及如何在你的剧本中实现它们?

麦高芬的真正目的

首先要了解的是,麦高芬的存在是有原因的,而不仅仅是为了填补空白空间。 也不仅仅是为了给角色一些东西去追逐。

根据牛顿第三定律,每一个作用力都有一个反作用力。麦高芬就代表你在剧本中首次实施的动作。除此之外的其他一切行为都是对此行为的反应。

那么剧本中的麦高芬存在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冲突,冲突,冲突。

冲突是引人入胜,耐人寻味的剧本核心。没有冲突,无论是内部还是外部(最好是两者都有),就没有航线和驱动力来挑战角色和他们的发展。

所以它不仅仅是一个公文包,一个终极武器或者圣经中的神器,这些麦高芬代表的是观众喜爱的引起冲突以及戏剧反应的行为。

麦高芬也揭示了角色

如果把麦高芬比喻成球赛中的球,那么周围的角色就是球场上的球员。他们的反应揭示了角色是谁,他们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根据这些信息,我们会看到对于麦高芬的追求揭示了人物如何发展他们最初的目标。

在《低俗小说》中,朱尔斯和文森特的任务是找回一个公文包,里面装着一个神秘的物件。这是一个非常有启发性的故事元素和性格特点。这些人是谁?随着非线性故事的发展,我们开始了解这些角色的特质。

麦高芬不仅仅是一个让角色向前发展的情节装置。如果写得好,它为编剧提供了一个展示真实角色深度的机会。

麦高芬不仅出现在冒险电影和间谍惊悚片中

麦高芬可以使用在任何电影类型中。在史蒂文·斯皮尔伯格的《拯救大兵瑞恩》中,它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瑞恩)。这些士兵在攻占诺曼底海滩后遭受这些战争行为的唯一原因是为了完成新的指定任务,找回一名在战争中不知不觉失去三个兄弟的士兵。

直到第二幕很晚的时候,我们才对瑞恩有了更多的了解。士兵们甚至不知道他长什么样。然而,他们正在穿越地狱,回来寻找他——在这段旅程中,我们对他们每一个人都有了更多的了解。

在奥逊·威尔斯的经典作品《公民凯恩》中,它是玫瑰花蕾。这个故事围绕着一个人的雄心和对权力的追求展开,作为一名记者,他正在探索主人公所说的最后一个词——玫瑰花蕾的含义。

这个谜团的答案证明了麦高芬并不总是你想象的样子。正如您所看到的,这些情节设备适用于任何类型。

如何明智地使用麦高芬

并不是所有的故事都需要这种类型的情节设置。也就是说,如果使用得当,它们是讲述一个伟大的故事和展现令人惊叹的人物的一种极其有效的方式。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麦高芬永远不应该比角色更有趣。如果你有一个神奇的盒子,可以把角色传送回过去,那么这些角色最好是相当迷人的——否则,谁在乎呢?

如果这个神奇的盒子只是把他们带回到过去,没有任何故事情节和人物的启示,那又为什么要去设置它呢?

一个精心构思的麦高芬的剧本是令人惊叹的,但它永远不能掩盖一个伟大剧本的核心——故事和角色。

如果这对希区柯克来说足够好,为什么其他人不行?

麦高芬不再像过去那样被大多数伟大的电影编剧广泛接受为情节工具。如今,它大多以漫威电影宇宙中的无限宝石为幌子出现在超级英雄电影中。虽然你不想让麦高芬的故事或角色给人蒙上阴影,但好莱坞似乎把这种观念发挥到了极致,把他们推到了幕后。他们仍然设法让角色动起来,但他们的电影重量没有任何特别之处。

除了最新的《碟中谍》和詹姆斯·邦德系列电影,你已经不像以前那么常看这些电影了——这很遗憾,因为它们很有趣,也很吸引人。

希区柯克是麦高芬的大师。早在1935年,他就在自己的电影《三十九级台阶》中使用了这一装置,故事是关于一个无辜的人卷入英国军事机密阴谋的故事的中心焦点。大多数角色——当然还有观众——都不知道这“三十九级台阶”是什么。没关系。他们只需要知道这很重要就行。

1946年希区柯克的电影《美人计》利用情节中的铀作为麦高芬。

1955年的《怪尸案》集中讲述了哈利的死因之谜。

1959年,他的电影《西北偏北》以政府机密的形式塑造了一个麦高芬。

1960年,在,《惊魂记》中,麦高芬是玛丽莲从她的老板那儿偷走的4万美元,赃款促使她潜逃,不幸入住了贝茨汽车旅馆。

1963年希区柯克的经典之作《鸟》中,鸟的攻击行为是不明确的,这让那些与之打交道的人物的反应也随之发生了变化。

所以,如果悬疑大师觉得它足够好,为什么我们今天看不到更多的麦高芬呢?

也许我们今天没有看到那么多的麦高芬是因为它们已经进化成别的东西了。许多人最初将它们定义为不需要对故事做任何处理就可以被另一个对象、人物或动机轻松替换的东西。

现在,我们对麦高芬做了更进一步的包装。《指环王》中唯一真正的戒指是特定而重要的,不仅对角色如此,对观众也是如此。我们关心这枚戒指,它是如何影响它周围的人(我们喜欢和讨厌的角色),我们可以看到这枚戒指的重要性,因为它关系到我们所知道的整个中土世界。

在《泰坦尼克号》中,海洋之心钻石的神秘和它的下落推动了今天的故事和人物,这使他们找到了老年的罗丝。在泰坦尼克号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海上航行中,这个故事让我们回到了过去。钻石在时间线内的展示推动了这个故事和时间线中的角色向前发展,观众对钻石的位置很感兴趣,因为我们一直关注着它的一举一动。因此,观众关心那个物件,他们投入其中。

这违背了希区柯克最初对麦高芬的定义,因为他认为只有电影中的角色才会关心这个,而观众并不关心。但是在我们前面列举的电影中,戒指和钻石都是麦高芬——这只是这个情节装置发展的完美例子。

直到今天,编剧们依然在使用麦高芬。你是选择希区柯克式麦高芬还是进化式麦高芬,这取决于你。你是否选择在你的剧本中使用它取决于你在没有故事的情况下感觉是否需要它。重要的是要理解它们是什么,它们来自哪里,它们为什么存在,以及它们如何被用来更好地讲述故事。它们可以让你的角色付诸行动,同时展现出你能召唤出的最好的角色弧线,作为对你身边选中的麦高芬的直接反应。 我们希望这次对麦高芬讨论的行动已经引起了你的思考,你是否得到了你需要的答案并打算好好利用它们?

来源:https://screencraft.org

作者:Britton Perelman

由佐尔巴编译,仅用于学习和交流。

拍电影网Pmovie
作者拍电影网Pmovie
324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4 条

添加回应

拍电影网Pmovie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