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骨文大裁员!也许崩溃,就从追求稳定开始

Kris™在路上 2019-05-09 19:21:28

大家好,我是K叔。

前段时间,「裁员潮」成了互联网行业的热词,无论是融资的、上市的、亏钱的、赚钱的,都没能幸免。

这两个月,裁员这件事似乎稍有缓和,结果这周,一个重磅消息又出来了。

这次的裁员雇主,是甲骨文,全球最大的软件服务商,一家世界500强公司,裁员对象是甲骨文在中国的研发中心,人员约1600人。

尽管甲骨文给出了“N+6(N:工作年限;6:6个月月薪)”的赔偿条件,但是对于大多数员工,尤其是级别较高,年龄较大的老员工来说,依然是杯水车薪。

有不少被裁员工,拉起了横幅反对,满满的抱怨、愤怒,甚至崩溃:

“加班时我们全力以赴,裁员时请真情相对”; “我们要工作,孩子要上学,为何如此下狠手!”; ……

说实话,在看到这些横幅时,尤其是看到“孩子要上学”的字眼时,忍不住心有戚戚,有些难过。

确实,一起并肩作战了那么多年的公司、部门、同事,说没就没了,年轻人们可能在大排档里喝酒撸串骂句娘,很快就能找到下家,但是对于很多年龄偏大,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层员工来说,被裁员无异于给压力山大的中年危机,雪上加霜。

无疑,商业世界一定是残酷的,而我们作为身在其中的竞争者,一定会承受来自各方的压力,当遭遇裁员逆境时,一方面我们允许自己的悲伤和愤怒,但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不能被这些情绪彻底占据,而是要积极主动地去拥抱变化,发挥自己的反脆弱能力。

今天开篇这个话题,确实有些沉重,但成年人世界的崩溃,其实真的是从一次次安逸偷生、透支未来开始的。

时刻居安思危,以进化面对每一次挑战,才是我们唯一保护自己“现世安稳”的途径,不然还没等“三体人”来,我们也许都在安逸中陷入困境。

01

追求稳定

你可能会在稳定中死去

朋友娜娜从小到大都是父母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

从上学到工作,娜娜这一路可谓顺风顺水:上学时是学校的“尖子生”,高考时考取了国内一流大学,所学专业的专业性很强,一直读到了硕士研究生。

毕业后父母觉得女孩子家不用在外打拼这么辛苦,就安排娜娜到了一家事业单位担任研究员工作,一做就是十年。

36岁那一年,娜娜休完产假回单位,形势就渐渐不妙了:由于经济不景气,行业近两年普遍处于下滑趋势,单位也在裁员,并提出以自愿为原则,谁愿意改成合同制或另谋高就,单位愿意出一笔钱买断工龄作为补偿。

娜娜这才深刻意识到,没有永久的安逸,没有永久的职业,只有真正拥有核心竞争力才能真正在职场上长久立足。

她就像36岁唐山收费站大姐那样:“我36岁,除了收费啥也不会。”

那些面临裁员悔不当初的人,是否也曾有过这样的想法呢?

追求稳定,你可能会在稳定中死去。

02

年轻时偷的懒

都成了中年留的泪

我很喜欢主持人窦文涛,几乎他支持的每档节目都会追。

现在的他,睿智儒雅,也获得了极大的社会认可和财富。但是,这些成就的获得,其实来自于三十多年前的一次不安于稳定的选择。

当年,窦文涛的父亲在工厂工作,那个时候工人的待遇是很好的,而且算得上铁饭碗,而窦文涛也“继承”了父亲在工厂里当工人的机会。

但是,他不甘心,不希望自己就这样得过且过地做一辈子不需要拼搏就能换来的工作。

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他努力寒窗苦读进入武汉大学;靠着在媒体界辛苦打拼,成为了家喻户晓的知名主持人。

蔡康永说过一句非常经典的话:

“15岁觉得游泳难,放弃游泳,到18岁遇到一个你喜欢的人约你去游泳,你只好说:我不会耶。 18岁觉得英文难,放弃英文,28岁出现一个很棒但要会英文的工作,你只好说:我不会耶。”

读书是改变自己最好的途径,熬得住寒窗苦读的寂寞,才能获得更好的教育资源、更高层次的圈子、更好的发展平台、更多的发展机会以及更自由的人生选择。

年轻时偷的懒,都成了中年留的泪。

03

不想在寒冬死去,

就从现在开始垒窝

听过一个寒号鸟的故事——

在古老的原始森林,阳光明媚,鸟儿欢快地歌唱,辛勤的劳动。

其中有一支寒号鸟,有着一身漂亮的羽毛和嘹亮的歌喉。他到处卖弄自己的羽毛和嗓子,看到别人辛勤劳动,反而嘲笑不已。

好心的鸟儿提醒它说:“快垒个窝吧!不然冬天来了怎么过呢”。 寒号鸟轻蔑的说:“冬天还早呢,着什么急!趁着今天大好时光,尽情地玩吧!”

就这样,日复一日,冬天来了。

鸟儿们晚上躲在自己暖和的窝里安乐的休息,而寒号鸟却在寒风里,冻得发抖,用美丽的歌喉悔恨过去,哀叫未来:“抖落落,寒风冻死我,明天就垒窝。”

第二天,太阳出来了,万物苏醒了。沐浴在阳光中,寒号鸟好不得意,完全忘记了昨天的痛苦,又快乐的歌唱起来。

鸟儿劝他,“快垒个窝吧,不然晚上又要发抖了。” 寒号鸟嘲笑地说:“不会享受的家伙。”

晚上又来临了,寒号鸟又重复着昨天晚上一样的故事。就这样重复了几个晚上,大雪突然降临,鸟儿们奇怪寒号鸟怎么不发出叫声了呢,

太阳一出来,大家寻找一看,可怜的寒号鸟早已被冻死了。

很多人听着寒号鸟的故事长大,自己却活成了寒号鸟。

04

曾经懒得去做的事情,

也许生活会一件一件讨还回来

你也许会时不时有这样的想法:

“如果我以前能够好好读书就好了” “如果我能早早意识到就好了” “如果那个时候,我那样就好了……”

没有如果,时光不能倒流。

以前没有居安思危,那么现在开始亡羊补牢。

不得不再提一下已仙逝的褚时健,褚老。

30多年前,他是中国企业家的巅峰人物。

从1979年担任云南玉溪卷烟厂厂长开始,他用十几年把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厂发展成年创利税200亿元的亚洲第一烟草企业,把“红塔山”打造成中国第一品牌。

然而,褚时健的命运像山一样坎坷。

1996年底,褚时健被隔离审查,1999年1月因经济问题被判无期徒刑,当时引发了很多争议。他的女儿1995年关在监狱时自杀,这成为一个父亲永远的伤痛。

但他并没有因此而一蹶不振。

2002年,他和妻子马静芬一起开始承包荒山,种冰糖橙。

对褚老来说,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领域。

但是,他并没有因为重重困难而放弃,他把书店里所有关于种植果树的书全买了,一边看一边实践,每个环节都亲自学,亲自干。

在灌溉方面,他借钱投资修引水管道; 在剪枝方面,他和几个果农每人负责10至20棵树,用不同的方法剪枝,去思索哪一种方法最好; 在肥料挑选方面,他亲自去市场挑选鸡粪作肥料原料,把鸡粪倒出来,放在手掌上捏一捏,看看水分多少,有没有掺入木糠,如果有就讨价还价。

他的果树肥料配方,混合了鸡粪、烟末、榨甘蔗后废弃的糖泥,每吨成本200多元,却比市场上每吨1000元的化肥效果还好。

一个七十四五岁的老人,面对命运的不公也依然坚强地活着,不活在过去的伤痛里。

种橙子是个漫长的过程,小苗入地要几年才挂果。当年挂果不可能当年有收益,挂果后能不能进入市场被接受也是问题。

但是他却对朋友说:

“等挂果的时候我都80岁了,闲着也是闲着,就当自己给自己找点乐趣吧,别的我也不会搞,我就喜欢有自己的一块小天地,然后把它做好。 现在我的成就肯定不如做烟的时候大,但我的成就感一点不比做烟的时候小,甚至更大。”

数年后,褚橙以高质量的形象在市场站稳了脚。

“人生总有起伏,精神终可传承”的褚橙广告语风行一时。

正像他告诫年轻人那样:

“天道酬勤,不勤快的人在任何时候也不会有好结果。人间正道是沧桑。人有顺境逆境,情况不好的时候不要泄气,情况好的时候不要骄傲,做人才能长久。”

05

回到甲骨文裁员的事,对于当事人来说,这绝对是一个悲剧,但人生不就是悲喜交加,循环往复吗?

抱怨、斥责、愤怒,这都是人之常情,遇上这事还心如止水的,恐怕没有几个。

但重要的是,要给自己的悲伤和愤怒设置一个止损线,可以哭可以诉,但绝不能崩溃,你要清楚,接下来的路还是要自己走。

想起两部电影的台词,每次遇到不爽、困境的时候,我就会拿出来默念一遍。

第一个,是电影《1942》里,张国立饰演的东家,说了这么一句:“只要活着到陕西。给我十年,我还是地主。”

第二个是《肖申克的救赎》里的一句:“Hope is a good thing, and maybe the best of things”(幸好,我们还有希望)

以上两句也送给各位,一起共勉。

- END -

我是简书作者kris,

85后/二胎爸爸/会计在读博士/500强央企/减肥达人/马拉松跑者

这几年干过的丧心病狂的事有:

3年陪孩子读了300本书/一年大山支教/半年拿到10个500强offer/2个月在职考上了财经类top学校会计学博士/半个月训练完成首个马拉松/1个月瘦了20斤

欢迎大家关注我的公众号:Kris在路上(krisgtd),回复关键词“成长”,送你100本成长好书。甲骨文大裁员!也许崩溃,就从追求稳定开始

Kris™在路上
作者Kris™在路上
286日记 7相册

全部回应 32 条

查看更多回应(32) 添加回应

Kris™在路上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