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体内都有一座5A级遗迹公园

Nico小姐姐 2019-05-09 18:17:45

正因为这些没什么卵用还可能带来痛苦的器官,恰恰标志着我们存在于进化的遗迹中。

人类进化的故事,比任何其他的故事都更让我们着迷。

我们的好奇心,似乎永远得不到满足。人类总是在不断地叩问:我们是谁?我们来自何方?

一直以来,这些故事总离不开考古学中的冰冷的石头和骨头。但其实,我们都有着与祖先相似的特征或行为。尽管这些东西不再有任何意义,但我们似乎永远无法摆脱它们。

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体中的一些特征与行为标记了退化。长期以来,遗迹器官一直是生物学家和医生的困惑和烦恼。

1893年,一位名叫Robert Wiedersheim的德国解剖学家列出了86个人类“痕迹”,这些器官“在早些时候比现在具有更大的生理意义”。

正因为这些没什么卵用还可能带来痛苦的器官,恰恰标志着我们存在于进化的遗迹中。


舌尖上的撒旦——智齿

智齿就像来自地狱的不受欢迎的客人,大多数人都饱受过它们的困扰。

当它们探头探脑的时候,除了为生活增加暴躁,没有任何意义。

不适很快会升级为疼痛,如果这些家伙进一步变得非常失控,它们甚至可以像嘴里的恐怖分子一样,毁掉几十年长成的一口好牙。

继续和它们一起生活通常太痛苦了,警察也爱莫能助。

在经历了长久的头痛欲裂后,你只得被迫寻求专业人士的帮助。付钱请牙医用锤子把它们敲碎,然后几天无法大快朵颐。

在过去,这些臼齿可用于研磨植物组织

但现在,只有当它们的血腥残骸掉落在医用托盘里的一刻,生命才得以重新步入正轨。

可能挡住产道的噩梦——尾骨

我们的尾骨,位于椎骨的最后一部分,是人类丢掉尾巴后唯一留下的遗产。

实际上,地球上的每一只哺乳动物在生命的某个阶段都有尾巴,即使它们在子宫内发育的时候也是如此。

以人类为例,在胚胎发生的第14和第22阶段之间,人们实际上可以观察到后来被吸收掉的尾状结构。

但对于女性来说,如果不幸在摔了屁墩后撞断了这根骨头,它可能会错位生长并挡住产道,影响自然分娩

只负责提供喜剧效果的——耳廓肌和达尔文结节

我们的耳朵上附着了一整组肌肉,对于大多数猴子来说,它们用于移动耳朵,像卫星天线一样,接收来自四面八方的声音信号。

然而,作为人类的耳廓肌肉,它们只是长在那里,暗示着自己已经失去了的生物功能

当然,大多数能用耳朵做广播体操的人,最大的用途是用来逗逗孩子。

由于人类能够通过移动头部来有效地捕获声音,因此消除了对这些肌肉的需求。

除了喜剧价值之外,摆动我们的耳朵没有任何功能性的用途

此外,在大约10%的人口中,耳朵的外缘会凸起一个名叫达尔文结节的小颗粒。

如果一定要说出它有什么用处,嗯,它的确可以让你看起来更像小精灵一些。

密恐者的自我厌恶起点——立毛肌

当我们感到寒冷或压力过大时,皮下的平滑肌纤维会不由自主地收缩,为我们带来一身的鸡皮疙瘩。

如果你是一个毛茸茸的林地生物,这些肌群可以让毛皮树立并保存里面的空气,以此帮助动物保持热量

当然,它也可以让动物起来更大,这可能意味着对手需要重新判断面前的猎物是否容易被吃掉或者战胜。

但今天,汗毛直竖作为一种文学化的形容方式,远比长在身上起起伏伏更加具有现实主义意义。

蜜蜡的祭品——体毛

人体上的一些毛发是有很用的,头发可以保护我们免受阳光的照射

睫毛可以防止汗水流出眼睛

阴毛和腋毛可以缓冲摩擦

男性面部的毛发有助于表现男性魅力,增加女性选择的冲动。

回到远古,当我们生活在空旷的地方时,体毛可以让我们远离昆虫保持温暖,给我们额外的安全感。

但现在的它们只不过是大多数人的麻烦,就像是一个现代的笑话。

无法替代泳镜的——瞬膜

我们的瞬膜也称为第三眼睑残留物,是一个位于眼角内侧的小皱褶。

它们最常见于鸟类,爬行动物和两栖动物的眼部。

膜通常是半透明的,用于滋润眼睛,清除碎屑。

可惜的是,人类并没有配备这些功能正常的第三眼皮,如此重要的结构,现在只能用来保持眼睛湿润。

尽管几乎毫无用处,但每一处遗迹器官都是一种深层的,具有生命力的几何装饰,它们将生命的存在与进程上升为某种可以感知的直觉。

它至少标志着,我们曾经与这个蓝色星球45.6亿年的共同进退与相守相存


Nico小姐姐
作者Nico小姐姐
285日记 27相册

全部回应 18 条

查看更多回应(18) 添加回应

Nico小姐姐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