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回到了以前待不下去的黑公司

游萦 2019-05-08 08:17:33

本文作者是前野鸡杂志编辑,现快递小哥顾小土逼。作为我认识的唯一一个热爱卡佛和纪德的快递小哥,小顾的工作经历是天朝芸芸众生的一个横剖面。

本文为『杯具工厂』系列第001篇作品。


游萦同学那篇美帝找工作大不易的文大家都看了,大多数人唏嘘不已,还有极端乐观主义歹徒把文章收藏在名为“好好失业”的豆列里,让人仿佛都看见了被裁员当天纸箱离开工位时的泪沾巾……

灭霸酱说了,宇宙需要平衡。那么弹指间,我给大家捐一篇也和工作有关的小文,离开竞争激烈、随时offer会被截胡的美帝游戏界,跨过太平洋,跨过华北平原,跨过山和大海,来到我搬砖的家乡兰州,用我脖颈后面的泥领对冲一下,也算是从侧面回答一下游萦的那个问题——

M和我的行业尚有些创造性,那些做着蓝领工作的人怎么办?

先复盘一下我,顾小土逼的职业经历。我以前从事的一直都是典型的那种白领——工资白领的工作,这些狗血的经历都有一些像骨质增生一样令人难忘的梗留在了记忆里——

1

第一份工作,在一个老板给兼职财务的老爹开的薪水远低于其他员工的非法媒体里吹牛逼,吹了四年,后来这个非法单位也倒闭了;

第二份工作,给一个极为抠鼻的老板跑广告做DM杂志,在那里认识了我老婆。辞职后不久老板的雷克萨斯掉进了沟里报废,车内出差同事加起来骨折的部位超过两位数,各种赔偿损失不小,令人心酸伴随着愉快的结果,如果老板也在车里就是完美结局;

第三份工作,后来去了一个傍在运管部门下边混吃混喝的行业媒体里,女老板和男主编一边工作一边搞第三条腿,女老板像极了蟹老板一样会在一些超乎你想象的地方抠钱,比如舍不得一个放馊了的肯德基汉堡,当众放进微波炉里加热吃掉。自然公司内部气氛也和比基尼海滩一样混乱无序。

第四份工作,南下去了广州,赶上所谓的社交媒体广告元年,给甲方刷了一年微博。期间长期加班,狂掉头发,赶末班地铁,还陪老婆在广州地铁的711便利店里熬过通宵,也被同行的猝死(2013年广州奥美猝死有案可查)吓得不轻,但最让我害怕的还是广州当地轰炸机一样嗡嗡飞翔的蟑螂。

后来因为结婚生子,回到家乡,当时一开始有一个小计划是考虑研究承包个快递点试试,所以不妨先去快递公司干一下试试看,然后行动力过于卓绝就真的去快递公司干了三个月,而这为期三个月的第4.5份工作,成了一个伏笔。

第五份工作,在快递公司库房三个月大惊小的经历让我意识到,可能转行并不适合我,于是在网上更新了简历很快就收到了面试邀请(你看,穷逼的工作就是这样,随时天上掉offer),又回到了城里当起了办公室白领。2014年4月-2018年2月间,我秉承“我就不信了就算公司爆炸了我也要看看公司会不会炸死我”的理念,在一家艰难寄生在我村唯一的国有出版集团旗下的皮包公司里晃了四年。最后待不下去的原因也是万万想不到——皮包公司为了所谓不可能的营收任务,驱使公司员工去县城大街上摆地摊。所以2018年过完年,又得挪地儿了。

十年搬砖路,2018年的2月成了我反复纠结迷茫的一个月。过年期间去面试了另一家皮包公司之后,让我对自己一直非常擅长在这种野鸡公司里游刃有余(浑水摸鱼)的工作模式产生了彻底的厌倦。

我当时把自己全网的简历都疼改一顿,我的简历里没有出现任何“编辑、文案、策划、写作”相关的字眼和描述,居然在大年初五,被这家皮包公司的老板挖出了简历,并且上来就说“我们招个文案策划,我看你的简历和我们的需要很匹配”,给我一种“卧槽又被人发现了”的羞耻感,遂诚惶诚恐跑去面试。在我把他们从政府骗钱的环保项目宣传册里挑了几个航空母舰大小的醒目错误之后,礼貌地谢绝了这个犹如拦路抢劫般的offer(我甚至都能理解为什么毒贩总能找到瘾君子了)。

你看,工作总是有的,但全是烂的,老板都是歪的,同事都是废物,公司业务也不符合资本主义商业规律。自然而然,我也是活逼该。如果要总结我过去十二年的职业生涯,用我的摇滚启蒙乐队队名就再恰当不过了:Dirty Rotten Imbeciles

百度告诉我这仨词的字面意思是——肮脏的 龌龊的 腐烂的 非常糟糕的 蠢货 低能弱智

真他娘的贴切啊~

2

可我并不是为了猎奇或者收集奇葩体验才经历这些的,我也不是人类学家或者卧底的南方报业记者,说穿了这只不过都是穷人的路径依赖罢了。

因为所以,既然我错过了职业生涯黄金上升期,也并没有获得什么靠谱的职业历练,那么,不如一少两宽一别两宽,放弃二半吊子的文职工作下水道路线,重新规划一下生存模式——与其在这种吃了上顿没下顿,去下家都不好意思张口报上家家门的烂泥工作中跳来跳去,不如去做一些无论在哪都能随时找到活儿干的事儿。

对的,我既然干过快递,那不妨二进宫回去?

这就是一个重大的职业转变——从找工作到找活儿干。所以2月28日上午,从皮包公司拿到盖了公章的辞职证明,下午我就回到了快递公司。我自2016年开始工作至今,两个工作的最长间隔从来没有超过半个月,是吧,穷逼不会失业,穷逼也找不到好工作,and循环。

先说一下2月28日当天下午,我回到了以前战斗过的快递公司,我看到了什么令人惊讶的变化?

一切都变化了,一切,都在变好,全部以及细节。

库房搬到了专业的物流园区,彩钢房高大明亮,以前噪音轰鸣的轴承分拣线换成了相当静音的皮带传动。操作间里有纯净水喝,库区齐整宽敞。最意外的就是——还有人认得我,并且对我表示直率的欢迎。

而更加鼓舞人心的是,以前的同事但凡还在,要么吃胖了,要么升职了,要么兼而有之。时隔四年后再见,个个红光满面,而且增加了头衔。

所以生活就是这么滑稽,就在家门口,就这么一家非淘系的不入流的快递公司,我如果能在里面干个十年八年,也会成为一名快递老鸟,可以轻松在我村任意物流企业里面混口饭吃,或者去任何需要供应链物流管理的企业搬砖,而且我本人的网购历史也很清楚这十年对于快递物流行业意味着什么。

而我,我的“钱难赚屎难吃”的履历上面也列举出来了,是不是刻舟求剑,是不是南辕北辙?

3

所以凡事不能倒回去看,只能向前看。过去这一年,我被连续调动了三次,包括颇为愉快的驾驶着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电瓶三轮车走街串巷爬高上低送快递的134天(2018年4月17日-8月30日,我一共只休息了一天),现在还是在我熟悉的库房搬箱子,录表格,贴面单。

而真正有趣的,也是在街头巷尾送货的这134天,放几张照片辅助说明一下——

电瓶车驾驶还是需要一些技巧的,否则。。。。。。你就需要好心人来帮你扶车。

正新鸡排所有产品都特别适合送快递吃,立等可取,高热量,高油脂,低价格,粗俗,浓香型地沟油,令人感动!

母亲节、教师节、情人节的送花业务也是比较逗乐

比如这张订单上的地址和这单鲜花有可能的命运,令人尿崩的滑稽

有一个小区外有一间我在城市里上过的最干净的公厕,小便池上边居然还点着熏香。 后来我知道了真相,眼泪止不住流下来——看管公厕的一家人就住在公厕一进门常见的卖纸巾的那个位置,不是简单的住,是在里面生活做饭的住,因为所以,厕所被打扫得锃光瓦亮气味清新,只是为了自己吃饭的时候不那么倒胃口……

而这也就引入了一个观念性的问题,那就是为什么底层的人会忍受各种各样的生活?包括我,整天被各路人马说可惜了,应当干这个应当从事应当成为什么,而我这一年送快递,干快递,面对库房里日复一日需要清理的货物,日复一日要录签收的表格,需要弯腰在货车车厢里装车卸车,为什么可以忍受这些?

因为这些机械性的,没什么创造性的工作,做完了,就完了,只要做就能完,不需要什么复杂的逻辑思维,不需要天马行空的想象力,需要的就是眼明手快,腿脚麻利。

事实上送快递最糟糕的部分来自于雨雪天气,除此之外,这不能算一个很差的工作,考虑到今上也在春节期间问候坚守在工作岗位上的劳动人民,其中就包括顺丰快递的小哥(没记错是北京大栅栏那边的网点),收入之外,快递小哥是一个相对有尊严的服务行业从业人员了。

快递小哥执掌着你网购来的各种有用没用的宝贝或者垃圾,在他控制货物的短暂时间里,很多人还是要服从于快递小哥的权力——“十分钟之内下楼取,晚了我就走了”——热恋中的情人也不一定能做到如此随叫随到。

收入之内,快递是一个蛮干净的行业,撑破天就是两个层面有害于消费者,一就是发件的时候多收你三五块,二就是赔偿的时候各种耍赖。当然拿着公司资源给自己跑私活中饱私囊也是很常见的。

从工作反馈上来讲,快递行业非常简单直接——一切反馈都会归因到一件事上:客户有没有收到货。货从哪来?去开发市场,找到甲方,货去哪了?是半路上物流车翻了,还是库房进贼了,还是小件员送丢了?一切考核也都围绕“客户是否收到货”展开。所以在快递公司,你可以表演,你可以摸鱼,但这个万宗归一的红线没有人能绕的过去,围绕客户收货会展开一系列奖惩。这是做媒体狗永远无法体会的一种直率。做实业,做服务业,真金白银,弯腰跑腿,干一点就对社会有一点用,做媒体狗十多年,有什么用?回头一想,一片空白。

由于我司业务已经基本转型为落地配和行业客户,所以货量不大,和三通一达或者京东、品骏快递相比,工作量层面可以称之为“休闲快递”,八点半到网点,领件装车,一般要九点半以后再出门,否则学校和小区也没有什么人收货。掌握好节奏以后,一天时间就由你掌控,穿行在接头巷尾。

很多事情,你想,你看,和你亲历,完全不是一回事。自从我开始送快递,我明白的第一件事就是——骑着电瓶车,就是要逆行,不逆行你骑这玩意干嘛?我司因为货量少,一个网点要覆盖别家公司两个、三个甚至五个(顺丰)网点覆盖的区域,我一个人送货的区域,一块电瓶跑一个单趟都跑不完。路线规划非常重要,基本上早上都是逆行一路,不逆行那就和开汽车几无区别,效率低下到不可想象。

所以看到外卖小哥逆行被撞飞撞死的新闻,我非常理解,换成我我就不会这样……因为送快递期间我也仔细考虑过兼职送外卖这件事,计算一番得出的结论是——不划算。

你看,这就是穷人的路径依赖的一个重要的轨道——金钱诚可贵,累死价更高,若能葛优躺,二者皆可抛。

这也是“那些做着蓝领工作的人怎么办?”这个问题的一种最普遍的答案——就这样混口饭吃,也还算过得去。

至于什么中美贸易摩擦,机器人取代人工,人工智能消灭办公室岗位,50年后三体人攻占地球,灭霸卷土重来,这些事情,根本太过遥远,无需考虑。

过去这一年,我在极端贫穷和极低收入之外,工作基本顺利,除了小时候弹过钢琴的手不适合体力劳动,经常会搞到指甲折断,很多方面算是运气不错,比如在所有条件逼仄局限的范围内,得到了领导的各种照顾,这也是去年9月又把我调回库房的一个原因——库房主管认为把我调去送货时许诺的“有机会一定让你再回来”这个承诺是一定要实现的。

虽然在我来看,送快递悠然自在,除了一年四季都要穿秋裤(是的,2018年我达成了一个恐怖的记录,就是每个月都有穿秋裤,包括最热的六七八仨月)没什么太大的坏处。

成为了体力劳动者以后,也等于完成了阶层降级,去年我以“顾小土逼一把岁数了居然去送快递”为身份参加了一次小学同学聚会并且拒绝了一次大学同学聚会,对于前者而言,我的遭遇/经历/惨状极大地提升了在座其他人的幸福感,正所谓是“达则兼济天下”;对于后者而言,我也能够坦然面对“自己混的太差实在没脸白吃白喝”这个事实,正所谓“穷则独善其身”。你看,字面上就是他妈的这么严丝合缝密不透风臭不要脸,多么完美。

而且你既然干快递,就会遇见很多这个行业的工作机会,最搞笑的就在我骑着电瓶车唱着歌的时候,还被天天快递的拦住想要让我跳槽过去,“听说你们公司快完蛋了,来我们这儿吧~”,穷逼的offer真的是满天乱飞,满马路乱窜啊。

4

今年以来,快递行业最大的新闻就是京东小哥被称兄道弟的刘老板停掉底薪,作为同行来讲,我很清楚很多京东小哥都不会干太长久,首先底薪这个东西,它很重要(虽然没有多少),其实远比五险一金重要。因为三通一达的淘系快递,都是没有底薪的。一个中通小件员在我村一个月要拿4k-5k,就得起早贪黑每天马不停蹄送200+的包裹,体力稍好的,一天都舍不得休息。

虽然这几年三通一达格局有变,现在正着来数,中通、百世应该比圆通韵达还要强一些,申通已经逐渐掉队,但是无底薪、派一件货提成一块钱仍旧是快递行业的标准待遇,所以这也是我宁愿回到我司搬砖也不愿意去三通一达的核心原因——我司虽惨好歹五脏俱全,业务上还有点复杂,还有那么一点值得干的理由,淘系快递去就真的只是行走人肉机器人了。

雪上加霜的是,京东小哥一面被取消底薪,一面又面对取件的KPI压力,快递行业的取件KPI,家家都有,守着淘系厂家发货的,那不用说了,之前看邮政官方的新闻,福建圆通一个网点做玩具大客户,一个网点,一个月上百万单……完不成的,当然是自己掏腰包发空包刷单,以京东快递目前覆盖的主要地区,取件赚钱别说让京东物流扭亏为盈了,就快递小哥吃饱都别做梦了。

所以说来说去,底层劳动者不要看任何鸡汤,任何鸡汤都对你有害,因为你已经在底层了,身后就只有坟地了(你也不一定买得起),没有其他缓冲了,你只要看鸡汤信鸡汤,你就一定会天真,底层+天真,就是食物链里最嫩的一块肉。

进一步说,我觉得快递行业已经被马云爸爸搞烂掉了。如果在十年或者八年前,努力涨一波价,所有的网购都能把邮费独立在售价之外,慢慢地和包邮说不,那么三通一达为首的淘系快递就有机会努力向上,做好服务,做真正的门到门快递,送货上门,让快递包装上那句“快递师傅辛苦了”真的有意义。

而不是现在这样,现在送一单外卖,多要一个煎蛋,都要多用一个餐盒,多收一块钱。快递?快递行业万年不变的派一件货提成一块钱(普通件),所以没有上门,没有优先派送,只有菜鸟驿站,超市代收,快递柜,只有小区门口写字楼外摆地摊,挣个辛苦钱——只值一块钱的服务好上天能好到哪里去呢?现在大马路上掉一块钱,你就别说弯腰了,你能多看一眼吗?(这种全行业被价格束缚的问题,就和翻译行业以及传统出版行业的稿酬机制一样,让人无fuck说)

所以如果真的要担心人工智能送货机器人取代快递小哥,你恐怕想不到,快递小哥是不是真的留恋送一票货挣一块钱这么一个循环,我觉得不会,也没有必要。

总之,在美帝高大上的游戏行业,裁员之灾无法逃避,在太平洋西岸内陆,快递小哥们也只是送一天盒包袋箱撞一天钟,能过一天是一天,谁知道哪天老板出去一顿饭局回来,几万人的底薪就砍掉了。

无产阶级劳动人民如果没有资本杠杆,不管在太平洋哪边,本质都一样。

PS:正当我给游萦改稿的时候,压死骆驼的稻草又从天而降,看来又得考虑去找工作了,戏剧不戏剧,喜剧不喜剧?哈利路亚~


喜欢就关注一下吧~

游萦
作者游萦
38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30 条

查看更多回应(30) 添加回应

游萦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