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栀子花写成暴力之花,宝藏男孩汪曾祺到底有多可爱?

chestnut好hea 2019-05-06 21:32:53

实话说,一开始买汪曾祺《慢煮生活》这本书只是为了凑单,读下去立马真香警告。同时发现汪老,是一个多么可爱的老男孩呐!

汪曾祺在描写花草树木的时候,就不爱走寻常路。托物言志吧,要是委婉释怀,抒发点生活闲趣,可真得看心情,心情好的时候,他能把文革上山劳改要种的紫穗槐写得珊珊可爱,写树不是树,更像是回味那一段苦中作乐的旧日时光;心情不好时,车前草也能拿来讽刺搞艺术的人出品不佳惹人烧心反胃。

汪老写文朴实,如话家常,总是不加修饰地放任字里行间的情绪流动,情绪一到就强烈爆发,似山洪喷涌、火山突发。这不写栀子花的时候,就把楚楚动人的白纱仙子刻画成暴力之花么?

凡花大都是五瓣,栀子花却是六瓣。山歌云:“栀子花开六瓣头。”栀子花粗粗大大,色白,近蒂处微绿,极香,香气简直有点叫人受不了,我的家乡人说是:“碰鼻子香”。栀子花粗粗大大,又香得掸都掸不开,于是为文雅人不取,以为品格不高。栀子花说:“去你妈的,我就是要这样香,香得通痛快快,你们他妈的管得着吗!”

脏话骂得痛快,隔着书页都能感受到文字那边透露出来的麻辣狠劲,仿佛在借栀子花之口,唾骂那些总爱给世间万物立规矩树品格的矫情“君子”们。世间万物向来洒脱,哪须连香气都要藏着掖着的。长得粗粗大大,就被误以为是“大老粗”,不似你们这般姿态优美,风度翩翩?

香就要香得芬芳四溢,活得彻底,是栀子花,也是汪曾祺。花开一季,人活一世,你得在意多少目光和声音而苟活?活得自我,自在而为,就挺好的。

栀子花

写到自己喜欢的花草,有时候汪老就会俨然商场推销员上身,恨不得满世界安利,让大家知道它有多好。

最可爱之处之一,还是汪老好像有点“多管闲事”,爱给地方推荐市花或推广种植。溢美之词,掷地有声,又不失调皮劲儿,总让人忍俊不禁,惊喜这个老头脑子里都想些什么呢?

譬如,喜欢木芙蓉,就向永嘉市领导建议选做市花。一时半会当不了也不要紧,汪老还会抓紧机会“意淫”窃喜。

浙江永嘉多木芙蓉。市内一条街边有一棵,干粗如电线杆,高近二层楼,花多而大,他处少见。楠溪江边的村落,村外、路边的茶亭(永嘉多茶亭,供人休息、喝茶、聊天)檐下,到处可以看见芙蓉。芙蓉有一特别处,红白相间。初开白色,渐渐一处变红,终至整个的花都是桃红的。花期长,掩映于手掌大的浓绿的叶丛中,欣然有生意。
我曾向永嘉市领导建议,以芙蓉为永嘉市花,市领导说永嘉已有市花,是茶花。后来听说温州选定茶花为温州市花,那么永嘉恐怕得让一让。永嘉让出茶花,永嘉市花当另选。那么,芙蓉被选中,还是有可能的。

“那么,芙蓉被选中,还是有可能的。”细读之下,总有点少女怀春盼郎归的窃喜心态。透过短短的词句,远隔岁月之河,似乎可以瞅见汪老默默期盼木芙蓉有朝一日选为市花的小番雀跃模样,像极了当今追星女孩给爱豆疯狂打call,希望爱豆C位出道的情形。

木芙蓉

写桂花的时候,还是一副推销员模样,又是一番情真意切的建议。

我建议北京多种一点桂花。桂花美阴,叶坚厚,入冬不凋。开花极香浓,干制可以做元宵馅、年糕。既有观赏价值,又有经济价值,何乐而不为呢?
桂花

不给汪曾祺颁发个“热心市民”奖项,对得起他这么操心各地的绿植建设吗?说他是个散文家,他好像也像是园林设计师、城市规划者,时时刻刻都想着一花一草一树一木怎么装点城市,又如何在人们生活中播下闲趣。

这么一个宝藏男孩,虽然如今只能透过文字认识,还是觉得他近在迟尺,可爱至极。有些人说的话,你听多少遍都觉得如沐春风,因为他是个有趣的灵魂,如此罢了。

chestnut好hea
作者chestnut好hea
31日记 4相册

全部回应 2 条

添加回应

chestnut好hea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