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死在昨天的同性恋

阿柴 2019-05-06 21:22:30

1

飞哥是我楼下宠物店的老板,身材清瘦,人很和善,我偶尔运动完会去他店里逗他那只很可爱的柯基。

他自己没什么事业心,生意做得有一搭没一搭的,但他真的喜欢动物,每天照顾店里的动物们, 他就觉得足够开心。

今天我去的时候,他问我待会儿有没有空,我说怎么了。

他说,有个相熟的客人昨天离开北京回老家了,养的两只狗没法带回去,只能托付给他,他等会儿要去接狗,但因为两只狗加上大大小小的窝和玩具,他怕一个人弄不回来,想找我帮忙。

我说,当然没问题。

我本来以为就只是寻常的帮忙搬东西,直到进了那个人家里才发现有点不对劲的。

那是6号线上一个很出名的小区,住了很多时髦的年轻人,他朋友一个人住了一整套双层loft,这没什么奇怪的。

但奇怪的是屋子里的样子完全是一副还有人正在生活的样子,几乎所有大小东西都没有打包,茶几上甚至还有开封没吃完的半包薯片。

这哪里是一个离开北京不再回来的人住的房子。

我问飞哥怎么回事。

飞哥说,他昨天是回了老家,只是他昨天也死在了老家。

2

房子的主人姓林,飞哥一直叫他大林。

大林今年35岁,是广西人,18岁那年考大学来的北京,来北京后就没有再回去。

大林昨天刚刚去世,因为艾滋病和吸毒的并发症。

大林最开始是飞哥的顾客,过来店里给他的两只金毛洗澡、买玩具和寄养,来的多了两个人也就熟了起来。

但再熟也只是店家和客人的关系,直到有一天两个人在小软件上碰到,打完招呼以后,两个人笑话了对方很久,嘲笑对方用在小软件上的照片跟本人差很多。

从此两个人也就算成了朋友,可终究生活在北京的大家都是忙碌的,平时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两句天,偶尔在店里见面,偶尔在遛狗途中碰到,要说有多亲密,其实也是谈不上的。

所以,大林的很多事情也都是到他去世前不久,才在只言片语里告诉飞哥的。

大林爸妈都是体制内的,两个人一辈子都是体面人,管大林管得也严,不管大林升入什么学校,他们都能认识他的老师,很多时候大林自己都还不知道自己的考试成绩,他爸妈已经透过老师先知道了。

所以大林整个童年时期和少年时期都过得战战兢兢,很害怕自己做错了事情,更害怕被父母责骂,他努力想做一个最懂事的小孩,不给爸妈一点挑剔他的机会。

他不仅很乖,学习成绩很好,虽然距离考上最好的那两所大学还有一点距离,但他后来所念的大学说出名字来,也是毋庸置疑的名牌大学。

但这样的他,父母却从来没有满意过,从小时候挑剔他性格内向,说他应该多跟人交流,到后来挑剔他不爱运动,一个男孩子天天闷在家里算怎么回事,到成年后挑剔他不能像别人家的孩子一样早早结婚生子,让他们好好抱孙子。

说的都是常见的话,但落在谁身上,谁都不好受。

大林高考后填志愿的时候,特意全都填了北京,他就是要离爸妈远远的。

他做到了。

十八岁的他,拿着录取通知书,逃命似的来到北京,觉得自己终于可以摆脱父母的控制了。

3

大林在北京真的过了几年很快乐的生活。

那会儿他年轻,长得也好看,稍微运动一下,就能有很漂亮的肌肉线条,他和同学去酒吧喝酒,和隔壁学院的男孩谈恋爱,因为好玩,就去古着店打工,跟着店主跑去杭州南京进货,坐一整夜的火车也不觉得累。

他谈了恋爱,对方是个很温柔的男孩子,他们大半夜的翻进操场里,在操场中间聊天、喝酒、接吻,觉得他们一辈子不会分开。

因为不想再跟爸妈要钱,所以他很早就出来实习了,好在他学校好,人也聪明,同事也都喜欢他。

上课、实习、下班后约会恋爱,手里有一点钱,虽然不多,但足够他当时简单的生活,不用再向父母低头,他觉得很知足。

毕业以后,他们俩都找到了不错的工作,一起养了一只金毛,后来又收养了一只柯基,每天一块儿上班,下班一块儿回家,吃了饭就一起去遛狗。

那几年他从未有过地觉得人生真是快乐,觉得活着真是很值得事情。

直到他发现男朋友出轨。

那是个很常见的故事,两个人在一起久了,没有新鲜感了,一个月都没有一次性生活了,会有别的小心思是很正常的事情。

如果是后来的他,或许就不会有那么大的反应,可那是他第一段认真的恋爱,两个人从大学谈到工作,在一起四年多,他一直以为那就是自己相伴终生的伴侣。

当时的他没办法接受这件事。

他努力想了很久,他很想知道是不是自己哪里做得不够好,或者是不是男朋友哪里不够好,他很努力地想要找到一个导致这段感情失败的原因。

他觉得只要能找到原因,那就一定能找到解决的办法。

可是他找不到,他怎么都找不到。

最后是男朋友跟他说的话点醒了他,男朋友说,爱这个东西可能也是有生命的吧,会诞生就会死亡,可能也没那么多原因吧。

这话在很多年后的《如懿传》里也出现过,大林看到周迅说“花开花落自有时”的时候哭得很凶。

可那会儿大林还不到25岁,哪里听得进这些话,他很快就搬离了两个人同居的家。

他没料到那就是他最后一段认真、长久的感情。

4

在大林失恋最痛苦的时候,他没能忍住把自己失恋的事情告诉了爸妈,聊到难过处,他就跟妈妈出了柜。

妈妈听到后沉默了一会儿说:“不然你还是回来休息一阵子吧,别太委屈自己。”

他听到这话,几乎当场哭出来,他这才发现原来只有爸妈才是自己唯一的后盾,他简单收拾了行李,就回了广西。

他有好多话想跟爸妈讲,从小到大,他对他们的爱和误解,对他们的逃避和责怪,他有一肚子的话想要跟爸妈好好聊一聊。

结果走进家门还没开口,他就愣住了。

客厅里坐着一个有点微胖的年轻女孩,看到他进来,妈妈拉着女孩跟他介绍,说女孩是哪个叔叔的女儿,学历多么好,赚钱也很好,人还聪明温柔,希望他们能好好认识一下。

他看着妈妈热情的样子,好像从没听到过他说他喜欢的是男生。

大林当时就懵了。

他这才明白,爸妈仍旧是原来把体面要脸看得比天还大的爸妈,他们知道了也是要假装不知道的。

大林还是很有礼貌地和他们吃了晚饭,送了女孩回家,但他行李都没打开,第二天一大早就又回了北京。

他知道这次回来,他身后是真的没有人了。

那阵子他没有食欲也没有性欲,什么都不想干,又好多事都不得不干,折腾一个月,瘦了十来斤,把恋爱时的幸福肥全都还了回去。

等缓过神来,已经过去半年了。

他重整旗鼓,想重新开始,却发现离了学校以后,想要认真谈一段恋爱,是真的很难,大家都没有了大块的时间可以相处,再多的爱意也抵不过一天工作后的疲惫。

所有套路也都是一样,小软件的问好、酒吧里的搭讪,从身高体重型号到硬度时间尺寸,来来回回都是一样的东西,没劲得很。

大多数约会关系持续上两三个月也就结束了,人人都说他挑剔,可如果什么人都可以,那恋爱又有什么意思呢。

二十五岁到三十岁那几年,一转眼也就过去了,他依然没有能找到一个稳定在一起的人。

但他没等到来下一个男朋友,却等来了hiv阳性。

他每隔半年就会做一次检测,从没出过问题,他以为那次也不例外,结果出来是两条杠,坐在他对面的志愿者小心地安抚他的情绪,告诉他要再去疾控检测确认,告诉他如果真的确定了以后,按时服药是不会对生活产生太大影响的。

大林是聪明人,他当然早就知道这些,可“没有太大影响”终究还是有影响的。

他想了很久,他不是不谨慎的人,每次都有好好戴套的,事后也会检查套子有没有破。

他想了很久,都还是想不到到底是谁传给的自己。

他觉得这事情简直可笑。

5

那之后的日子他按时服药,身体状况控制得也不错,工作上也没什么大问题,一切都很好。

所以飞哥至今都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开始吸毒。

我问飞哥,他从来没有说过吗。

飞哥说,他很少提,提起来的时候,也都是只叹口气说自己这辈子就这样了。

从大林的只言片语里,飞哥大致知道了他开始吸毒的原因,其实无非就是无法解决人生的寂寞了。

像大林这样,事业有成,长得也不错,不出意外的话,以后还会活得更好的人,现在已经过了三十岁,还带着一个阳性标签,他是对自己接下来的人生没有了什么期待吧。

大林跟飞哥说,他现在都不敢午睡,每次午睡醒过来,他都觉得整个人是空的,觉得自己人生的一切都很荒谬。

是的,好好工作,他可以活得很体面,好好健身,他可以比大部分男人都好看,即便他已经超过了三十岁,他也仍旧是很有魅力的男人。

可那又怎样呢。

事业做到头,他也不会真的做出什么意义来,爱情,更是期待都不敢期待了,亲情,他早已经不记得自己上次回家过年是什么时候。

他知道自己可以度过很好的一生,可他对此一点都不期待,所以他才会接触毒品。

飞哥说,大林是在和一个二十岁的小男孩约炮是第一次尝试溜冰,那个小孩儿长得特别好看,但玩得更大,热爱溜冰后不戴套做爱。

其实以大林的收入水平,就算一辈子使用毒品也是用得起的,他不缺那个钱,但毒品给身体造成的损伤是不可逆的。

各种脏器的损伤衰竭,对精神系统的破坏,对免疫力的破坏,再加上大林本身已经是hiv携带者,身体本就是脆弱的。

这么一折腾,他的身体就迅速地衰败了下去。

飞哥说,但我从他那里从来没有听过后悔,可能因为他是真的觉得日子太没劲了吧,而毒品那种东西一旦成瘾,身体上的瘾和心理上的瘾是一样可怕的。

身体戒断其实并不需要多久,可复吸率之所以是百分之百,是因为心理成瘾是不可能真正戒断。

一旦你尝试了过比射精爽一百倍的感觉,你是不可能完全把它抛诸脑后的。

最严重的时候,大林已经没法出门了,每天就躺在床上,从天亮到天黑,睡睡醒醒的,完全活在幻觉和梦境里。

飞哥劝过他,清醒的时候,大林依然是那个温柔有礼的青年,可一回到自己住的家里,他就又会重新捡起来。

也不是没试过戒毒,但来来回回,总是无法彻底戒断,后来也就放弃了。

大林越来越少出门,到大林去世前,飞哥也有好一段时间没见过他了。

直到大林被父母接回广西的那晚给飞哥发信息说,希望能把两只狗托付给飞哥。

飞哥说,好。

6

飞哥始终没能真正明白大林为什么会开始吸毒。

他的一切都很好,学历、工作、生活、相貌,他要度过体面幸福的一生并不是难事,即便在他检测阳性之后,他也都在认真按时服药,他本应该可以好好生活很多年的。

如果他没有接触毒品的话。

飞哥不相信一个二十岁的美貌男孩就能诱惑到大林。

飞哥说,可能真的就是太寂寞了,觉得生而为人的这个巨大寂寞是注定无法解决了,所以就把自己的很多坚持放弃了。

大林在北京始终没有什么亲密的朋友,飞哥已经算是他见面最多的人,在北京这个城市里,大家不用很难就可以活得非常孤立无援。

小时候觉得自己不怕寂寞,年纪越大,反而越害怕寂寞。

害怕醒过来身边没有人,害怕自己死在家里都不会有人发现,害怕自己接下来一辈子的生活也只能这样了。

有人能克服这样的巨大寂寞,他们好好活了下来。

有人没办法克服这样的巨大寂寞,所以有的离开了北京,有的选择了其他的方式。

有人喝酒,有人抽烟,有人疯狂熬夜,有人大量约炮,大林选择了毒品。

他当然是不对的,违法永远都是不对的,可他大概也是举目四望找不到别的办法了。

没有朋友,没有爱人,建立不起新的亲密关系,身后的父母也早就已经不是他亲密的人,他是找不到盼头儿了。

他是在去世前两天给父母打了电话,希望他们能来接他回家,他说他大概是不行了。

父母本以为他跟他们怄了这么多年气,这回终于服软了,终于回心转意了,于是连夜买了火车票赶到北京。

结果等待他们的是一个已经骨瘦如柴、濒临死去的儿子。

他们隔天就把他接回了广西,再隔一天,他们用大林的手机发了一条朋友圈,告诉大家大林已经去世了。

飞哥把那条朋友圈翻出来给我看,很简单的一句话,没有前因后果,很简单的一个陈述句,告诉大家大林走了,并和他的朋友们说了再见。

他父母确实一直都是体面人,到最后都是体面人。

飞哥说,也挺好,死在家里总比一个人孤孤单单地死在北京要好。

从十八岁到三十五岁,大林用了将近一半的人生去从家里逃离,可最后的最后,他还是回了家里。

我跟飞哥坐在他店门口的台阶上,大林的两只狗正好奇地看着这个新的住所,金毛很乖地趴在地板上,眼睛时不时地看一下我们。

那只柯基一路小跑地来到我脚边,轻轻蹭着我的脚踝。

飞哥开了两瓶啤酒,递给我一瓶说,敬大林。

敬大林。

公众号:梅骁

阿柴
作者阿柴
88日记 3相册

全部回应 31 条

查看更多回应(31) 添加回应

阿柴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