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靠“超低预算”做一名“全职旅行者”?

萨尔维亚之蓝 2019-05-02 22:27:52

我24岁的时候,第一次在美国的大学教书,当时我在纽约上州的雪城大学(Syracuse University)念艺术硕士,有幸获得了全系唯一一个全额奖学金,其中包括每学期教一门影像艺术课程的工作,我的学生们大多是本科一年级新生(Freshmen),偶尔也有大二(Sophomores)和大三(Juniors)的学生。

彼时,在美国私立大学的艺术学院里,亚洲学生寥寥无几,我的学生全是美国人,我的年纪原比他们大不了多少,目测则更显得比人高马大的他们要年轻,所以刚开始教课的时候,我心里也没底,好在我的导师(著名录像艺术家Tom Sherman)给我提了两条很好的建议:1.不要“尝试”显得很有资历,既然学院请你教学,就代表你的资历已经获得认可,只要自信地展示你的学识,没有人会提出质疑;2.要擅长聆听每一个学生不同的声音,与他们产生有建设性的对话,特别在这所大学,这里大部分本科生都来自优越的家境,他们习惯于大方地表达自己,而你作为艺术教授的角色,不就是帮助他们更好地找到属于自己的声音吗?

雪城大学艺术学院远景

我的第一班学生共有14位,其中多数人的脸孔,现已逐渐模糊;正如我的导师Tom所言,这些学生大多自信十足,特别是男生们,个个声音洪亮,无论对课程内容了解与否,作业完成水平如何,永远都当课堂是舞台,不放过任何一个展现自己的机会,从他们身上,我可以轻易地想象到,他们的父母在各自的领域身居要职,他们从小看惯了父母发号施令的样子,根本不知道除了大模大样地展现自己之外,还存在别的交流方式。

但女生们普遍很不同,她们安静、腼腆很多,比起滔滔不绝地表达自己,更喜欢聆听与反思,并且只有当理清思路以后,才会加入班级讨论,而她们所言正因为是思考的结果,反而更具价值。如果这个班上不是因为女生占了多数,或许我还真的会越教越没底。而在这些女生中,有一位最腼腆、最年轻的一年级新生,在当时就给了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她的名字叫Kiri,来自一个普通的美国家庭,通过奖学金的支持在学费昂贵的雪城大学求学。

Kiri

Kiri是一位长相格外明媚的女孩,与她内向的性格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虽然大多数的时候她总是闷声不响,但每次创作的作品却能引来最长时间的讨论,当别人只是用摄像机简单记录自己的校园生活时,她已经在精心拍摄个人风格鲜明的艺术作品了。有一回,一位平时表现最活跃的男生直接问她:“你是怎么想到这些点子的?为什么你脑子里的想法从来都没在我脑子里出现过一星半点?”

这句话引得全班哄堂大笑,而这正是这群美国学生最可爱的地方,他们的直率中带着天真,有时仿佛完全不知道“丢脸”是什么概念,即使在一句话脱口而出之后略感一丝尴尬,也即刻一笑了之。这种豁达我很少在其他国家的年轻人身上看到。

总之,那门课程Kiri获得了A,之后我们不时在校园相遇,她总是会比上课时开朗很多,打开话匣子,拉住我聊个不停。两年后,我硕士毕业,离开了雪城,我们从此再也没有见过面,但通过网络始终保持着联系,我看到她通过学校的交流项目,前往捷克布拉格留学,而后从摄影系毕业,又过了两年,她辞去工作,处理掉大部分的个人物品,开始前往世界各地旅行。

截至目前,Kiri已经在全世界“居无定所”地全职旅行了整整三年,而她丝毫也没有停下脚步的计划。

新西兰北岛

新西兰南岛

夏威夷考艾岛

内华达温泉

撒哈拉沙漠

撒哈拉沙漠

我跟Kiri聊了聊她近期的生活状态以及旅行体验,发现我可以从她身上学到的东西,远比她曾经向我学到的,要多得多。

朱晓闻:我们很多年没见了,很高兴通过社交网络,了解到你丰富多彩的生活,你在2016年的时候开始全职旅行,足迹从新西兰开始,遍及澳大利亚、北美、欧洲,你的旅行几乎没有任何预算,每到一处都要边赚钱边旅行,好在你热爱大自然,所去之处都不是消费昂贵的城市,能否谈一谈,你是怎样开始旅行的?

Kiri: 2012年,我通过雪城大学的交流项目,前往布拉格留学,这段经历对我来说真的很特别,因为这是我第一次体验到美国以外的生活。 布拉格令欧洲成为我魂牵梦绕的地方,这是一座神奇的城市,走在铺满鹅卵石的街道上,可以远远地看到古老的城堡,它幸运地躲避了所有历史战争的轰炸。 虽然大多数年轻人说英语,但我生活在一个非旅游区,几乎没有人知道英语单词。 我用有限的捷克语加上大量手势跟当地人谈话,感到乐在其中。我在布拉格的艺术学院学习摄影,之后又通过一个偶然的机会,在一座具有200多年历史的农庄上住了两年,我在那里参与种植,并首次接触了“永续农业”的概念(“永续农业”亦称“可持续农业”,即建立可持续的系统,让该系统能自行供应所需,并不断循环利用自身的废弃物)。

当时,我还在一家非营利环境组织工作,在一家有机农场做志愿者,并兼职自由撰稿人。 我喜欢那里的生活,但觉得自己还没准备好安定下来。 于是,我开始研究,如何在非常有限的预算下,实现全职旅行的生活方式?当我发现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提供的工作假期签证时,感到自己找到了方向。可是,凭借我的微薄收入,省吃俭用了整整两年,都没有攒够双程机票和一定数额的“救急金”。我当时很纠结,到底是继续缓慢地攒钱,还是当机立断?我怕自己再等一段时间,想要旅行的迫切愿望就会慢慢淡化,于是痛下决心,只买了一张飞往奥克兰的单程机票,带上仅剩的两千美金,就上路了——这是我做过的最好的决定。

当我第一次告诉家人,打算购买单程机票前往新西兰时,他们都说:这是一个好主意!但就好像我小时候说要坐上热气球环游世界那样,没人真的相信我会去。 当我终于买了单程票时,他们都很惊讶。 不过,我毕竟很幸运,因为我的家人一直非常支持我的计划。

新西兰

朱晓闻:在你跨出了旅行的第一步之后,独自一人来到了新西兰,奥克兰是你的第一站,当时你只有两千美元和零计划,却想全职旅行,你是怎么做到的?

Kiri: 当我抵达奥克兰时,“胖猫旅行者”(Fat Cat Travellers)社区是我的第一个目的地。 这家旅社位于城市以西约半小时车程处,在奥克兰和西海岸的海滩之间。 最初我打算在那里只待三天,找到方向之后就前往荒野求生。 结果,三天变成了三个月,而我在那里偶遇的陌生人变成了我的挚友。

“胖猫”不是一家传统的旅社,在那里,只要你愿意,就可以通过打扫、接待、卖水果等打工赚钱。因为我在冬季抵达,是旅游淡季,客人不多,我很快就接手了每天4小时、每周3天的工作内容,负责烹饪早餐、打扫房间、洗衣服,招待住宿等工作。 剩下的时间则完全由我自由支配。那个冬天,一共有20个跟我类似的旅行者在“胖猫”工作、生活,我们很快就变成了一个大家庭,这是我在出发前完全没有料到的情况,也从根本上改变了我今后的旅行方式。

我们的生活非常简单,除了电和自来水之外,一概尽量保持环保。 我们自己为蔬菜施肥,三餐食素,用脚踏车为洗衣机和淋浴器提供动力。 每天晚上,厨房都会为所有人烹饪可口的晚餐,如果天气好,我们就会围坐在院子里,在篝火中演奏音乐、聊天、玩游戏。早上醒来时,新鲜出炉的面包香气充溢房间,新的一天开始了!

朱晓闻:对你来说,在异国他乡的旅行社区中,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比起和熟悉环境中一起长大的朋友共度时光,有何不同?

Kiri: 我曾在澳大利墨尔本一个名为Crunchytown的公共仓库里住了5个月。从外面看,这个地方就像一处毫不起眼的二手自行车商店。但凡事不能只看外表,这里的内部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故事。来到这里的每个人都会为这个地方添加一些东西,无论是墙上的壁画,还是帮助改进一个结构。其中,一个超大吊床占据了天花板的一半,还有一个需要些许攀岩技巧才能抵达的二层空间,而这些都是每个成员DIY的成果。我们没有自来水,所以每隔一段时间就得在面包车里装满盛水用的容器,去往当地公园取水。我们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是一起动手,一起解决。这是一种比较极致的社区生活方式,任何人都没有属于自己的私人空间,但通过如此亲密的接触,你可以真正了解,人与人之间的相处之道。

Kiri在旅途中遇到的伙伴们

Kiri睡过的吊床

在吊床上睡觉有点像旅行本身,一开始很新鲜有趣,也挺浪漫的,但是,当它成为你生活常规的一部分时,你就需要直面它种种好处的反面,比如跟“新鲜有趣”相对的是“不舒适”,跟“浪漫”相对的是“不安全”。 有时候这很困难,特别当天气不好的时候,甚至我也遇到过暴风雨,但我不能只享受吊床的优点(除了前面说的,还有很便宜),而不接受它的缺点。 正好那段时间,我的银行账户中只剩下12美分了,我想,怎么办?有没有办法可以利用唾手可得的资源,很快地获得一些外快? 事实证明,这座岛屿以美丽的贝壳闻名,它们被归类为半宝石,称为kahelelani贝壳,在全世界仅存于考艾岛上的几处海滩,而我所在的,正是考艾岛!当地珠宝制造商对kahelelani贝壳十分垂涎,一枚没有瑕疵的贝壳可以获得100美元的报酬。 毋庸置疑,我花了很多时间将鼻子埋在沙子里找贝壳。 最终不仅找到了好多可以出售给珠宝商的贝壳,还发现了一处淡水瀑布,非常适合淋浴和填充饮用水。 我在这片海滩上住了好多天,没有受到任何人的打扰,只有美丽的大海、贝壳和瀑布与我作伴。

朱晓闻:有的旅行者是独行侠,即使在旅途中跟别人有短暂的相遇,也会很快回到孤独的旅程中,而你似乎始终对陌生人怀有一种信任而开放的态度,有没有在旅行中遇到过什么危险的情况呢?

Kiri:我在新西兰时,在一处被称为“部落河”的地方住了两个多月。 它位于一条大河边的森林里,人们建造了许多有趣、非传统的建筑,比如树屋和竹屋等。 在那里,我遇到了一位当地人,他已经在自己搭建的竹屋里住了20多年,主要靠捕鱼为生,过的是一种有点原始的、极为天然的生活,他第一眼看上去显得很粗粝,我甚至怀疑他不会讲话,但当我开口跟他打招呼之后,发现他不仅很会聊天,而且为人和蔼,十分风趣,根本不是我所担心的那样,遇到一个怪人。 目前为止,在我到过的所有地方,还没有遇见一个人让我觉得不舒服。 我不知道是因为自己幸运,还是这个世界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复杂?不过也可能因为,我所到之处都是美丽的大自然,能够在大自然中生活的人,多多少少都会怀有对生命的敬畏吧。

在全职旅行中,我学到最重要的一课,就是始终保持开放的心态。 我经常被各行各业的人包围,而我当下最好的朋友也是我从未想象过的人。 我生来就比较内向,所以以前很难主动去结识别人,但是旅行让我不得不跟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而且脱离自己原本熟悉的环境,仿佛让我有机会重新向这个世界展示不一样的自我,我现在已经了解到,人们往往非常精彩。

朱晓闻:目前为止,还没有碰到特别想家、想回家的时候吗?

Kiri:当我在考艾岛的吊床上度过了第100天时,我真的很想立即飞回家,找一份真正的工作,但回顾那段经历,我确实成长了很多。 现在我可以通过自由职业维持一定的收入水平,不像刚开始全职旅行时,预算那么拮据了,但我曾经走过的每一步、所犯的每一个错误,都帮助我到达了现在的地方。

老实说,现在唯一阻止我飞回家的,就是我自己的固执。 我想向自己证明,我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 但有时,我也会想到再次“真正地工作”,我觉得我会去一家非营利环境组织上班。 但目前来说,我确实已经实现了自己全职旅行、自由撰稿的梦想。我为几家不同的公司工作,主要撰写有关摄影技术和可持续生活两大主题的文章。 我对这两点都很热爱,所以对目前的生活状态感到满意。

朱晓闻:说说你最近的足迹又到了哪里吧?

Kiri: 目前,我正和我的旅行搭档,也是我的法国男友一起,开面包车游历欧洲,我们会首先开车到摩洛哥,在那里度过3个月,然后我们将在夏天回到欧洲。

我和他也是在旅途中相遇的,我们除了旅行之外还有很多共同的兴趣爱好,我们的未来目标也非常相似。 比方说,我们都很向往家庭生活的一切形式——我们想要造一个属于自己的小屋,拥有一些土地,一座大花园、养一群蜜蜂和鸡;我们想要种植各种可食用的植物,并学习如何使用我们自己种植的植物进行自然染色;我们还想一起研究各种艺术项目;不过在那之前,我们肯定还会一起旅行好几年的。

Kiri和法国男友坐在他们的面包车上

朱晓闻:你现在经常通过博客和Instagram分享旅行心得,但是你从来没有刻意地“营销”自己,有没有想过朝“网红”方向发展呢?

Kiri:起初我开始写博客,只是为了便于我的家人可以跟随我旅行的脚步,这样他们不会担心,因为我居住的很多地方都在大自然中,经常没有网络。 在我下定决心开始全职旅行以前,曾经阅读了大量旅行博客,这些博主一般会节省三万美元或更多现金,并在世界各地旅行一年。 其中,我没有看到有人像我一样超低预算旅行。虽然我不打算通过我的摄影和写作变成“网红”,但我知道,这个世界上大多数人都难以通过工作节省出三万美元用于周游世界,那么,这些人就永远不能实现自己旅行的梦想了吗?我只是希望通过我的一点经验,鼓励其他人迈出走向世界的第一步,当然,他们不必完全照搬我的方式,因为适合我的方式不一定适合每个人,但是想方设法地实现梦想,这种感觉真的很棒。

Kiri说,跟那些“网红”级别的旅行达人相比,她去过的地方和经历的故事并没有那么惊险刺激,对她来说,旅行的意义在于质量和过程,而不是数量和结果,所以她永远都会按照自己的速度进行旅行和生活。

如果人生可以重来一次,她不会改变自己曾经作出的任何一个决定。

而Kiri让我觉得最了不起的一点,就是她想做什么,放手就去做了,而不是思前想后,在重重顾虑中逐渐模糊了自己的理想,也不是过于小心,在浅尝辄止中放弃了自己的目标。

就这一点来说,她就足以成为我的人生偶像了。

【完】

Kiri的博客: kirirowan.com | 所有图片版权©️Kiri Rowan | Instagram: kirirowan

本文为朱晓闻原创·如非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阅读:在麻省的美丽湖边,亲手打造一间看得见风景的房间

托比:洛杉矶海港的冲浪者

诺亚的世外“逃”园


关注萨尔维亚之蓝(Salvia_Blue)看到原文更多精彩图片!

这里没有最有价值的观点,也没有最领先的想法,最有价值的观点在历史中重复了千百遍,最领先的想法是经独立思考分析的结晶,这里有的是看似被遗忘的,鲜为人知的,极为小众的,有趣的人、物、事

萨尔维亚之蓝
作者萨尔维亚之蓝
24日记 6相册

全部回应 62 条

查看更多回应(62) 添加回应

萨尔维亚之蓝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