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话生活——刹车

夏休 2019-04-29 19:44:44

文/夏休 今日文宽在城西一带办事,末了搭上一辆290路回市中心。 他在后排车厢的角落里听起英语听力,不想一会儿上来几位全身是泥的装修工大叔,文宽在与其中一位目光斗争了很久之后,拿开了身边座位上的书包。 这样是不对的,文宽这么与自己对话,大家都是花了2元钱按照《公交运输合同》合法坐车,自己这是侵犯了别人享受座位的权利。对头,文宽咕哝着it make sense,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车厢里已经挤满了人,文宽醒了,揉揉眼睛观察四周,听力还在继续,大叔还在身边。他瞧见一个胖姑娘正在近处低头玩着手机,她妆容精致,心无旁骛,但没等文宽再仔细白描一番,车子突然就来了一个急刹车,伴随着耳机里蹦出的“section 4”,这姑娘就飞了出去,从后排车厢滚到了车后门附近,连带着把另一个瘦姑娘也撞倒了。 这一过程虽然很突然,但是文宽全看到了,奇怪的是,坐在座位上的他,也没觉得这个刹车有多么致命,其他乘客面面相觑,目光都集中在了那两个姑娘身上。公交车慢慢靠了边,两个姑娘慢慢站了起来。大概五六秒钟之后,胖姑娘突然以非常高的音量对着司机一顿狂骂,大概说了些“你有种就再开一下试试”,“赶紧把我送去医院”,“这个女孩也被撞了”之类的话,文宽之所以记不全她说了什么,是因为她那些话全和英语听力混在一起了。他知道胖姑娘很生气,他也知道全车的人都知道她很生气,期间文宽还听出了她用杭州话和普通话交叉骂人的组合拳。 伴随着section 4的结束,文宽看到了站起来的司机,他一脸无辜,就嘟哝了一句“是有一辆小车抢道”,然后就又被骂声淹没了。一位老大爷吼着“不开就赶紧开门”,司机一阵犹豫,他到底要不要继续上班呢?不过随着胖姑娘持续的叫骂,大家心里都有了个底,这车是坐不了了。司机打开后车门,众人纷纷下车。那个瘦姑娘挠挠头,全程没吭一声,也下了车。一位抱着小孩的年轻奶爸试图为司机辩解几句,看胖姑娘情绪愈燃愈烈,搞得奶爸最后只能下车,在马路上连连摇头。 而文宽呢,他一直坐在座位上,没下车,他觉得自己有坐这辆车的权利。胖姑娘说着“把你们经理喊来”,“我记得你,会投诉你的”之类的话,在后车厢来回踱步,并表示“我摔了一跤他都不知道停车过来看下我”。确实,这么一说,应该要有人关心一下她的。 说实话,文宽对她是不满的,他试图用narcissistic,histrionic这样的词来谴谪她,但,他突然想起了多年前在大学体测时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件事。那年的1000米体测,文宽累死累活跑完后,却被体育老师强行说成作弊少跑了一圈,要取消成绩。文宽心里清楚躲在角落少跑一圈的是他朋友,但他在那个时刻前后为难,既不想指认朋友折了交情,也不想失去成绩,只能力争作弊的不是自己。而那个体育老师不知是碍于怕认错人没面子还是怎么的,坚持作弊的是文宽,结果最后的结局是,其他等着体测的同学嚷嚷让文宽别逼逼赶紧离开,而他作弊的朋友也躲得远远的并不帮他说话。那个瞬间,文宽第一次意识到“群体中的个体”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只要有一个人,他多么希望那个时候只要有一个人能站出来说“我有看到他跑完了全程。” 而今天,文宽寻思自己对这个胖姑娘的不满,和当年那些让他赶紧滚的学生其实是一样的。这么一想,文宽对胖姑娘产生了同情,寻思着也只能下车了。此刻胖姑娘正不停地打着电话,大概是一个个告知她的朋友们她遭遇了什么。在文宽下车之前,他突然又意识到了一件事,他觉得不对,自己的遭遇和这个胖姑娘还是不同的,而他想验证一下到底是哪里不同。 大概几秒种后,文宽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他从座位上起来,走向那个胖姑娘,微笑着问了她一句:“你哪儿受伤了?”只见那胖姑娘从电话里回过神,白了文宽一眼,又继续了她的电话。 下了车,文宽心里踏实了,他和这个姑娘究竟是不同的。

夏休
作者夏休
106日记 8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夏休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