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读书的趣味转变史:始于鸡汤

达令欧尼 2019-04-27 22:24:45

反鸡汤,成了一种个性读者的标语。但是,仔细回顾一下,我们从中学课本开始,基本上,是读鸡汤长大的,市面上的反鸡汤,多少因为过了读鸡汤的年龄,抨击鸡汤书的价值,多少有些卸磨杀驴的意味。

21岁之前,我读的都是偏鸡汤的作品,喝鸡汤文成长的鸡汤博主,今天想从鸡汤文聊聊,我读书趣味的转变史,同时为鸡汤文说两句话。

为鸡汤文说两句话

前言:

高中课本里,北宋苏轼的《赤壁赋》,讲述的是苏轼本与客人在赤壁泛舟游玩,面对美酒美食,奏乐的客人突然矫情起来,把背景音乐吹奏的异常悲伤,苏轼询问,客答:“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

简单的翻译是客人觉得,就连曹操这样的大人物都会去世,让世人淡忘,而我们这样的如小虫子的无名小辈,这么短暂,且又默默无名,这样的人生,太遗憾了。

苏轼的回答很经典,但是放在今天,他的回答,可能也要被冠上鸡汤二字。如果说鸡汤无用,如同菜根一样,那么可以听听我从爱读‘鸡汤’文《谁的青春不迷茫》,到爱上《菜根谭》的读书趣味转变史。

百度百科:《菜根谭》是明朝还初道人洪应明收集编著的一部论述修养、人生、处世、出世的语录集,为旷古稀世的奇珍宝训。对于人的正心修身、养性育德,有不可思议的潜移默化的力量。

反鸡汤读者,也可以将《菜根谭》,定义为是明朝的‘鸡汤’。

第一.多读书吧,哪怕起步是鸡汤

鸡汤,刚开始我会对这个词,认为是一种对我文章的‘侮辱’。

鸡汤的定义,越来越广,只要是文字鼓励读者积极面对生活,相信明天会更好,就很有可能被戳上‘鸡汤’的邮戳。

陆陆续续写了几年的文章,近些年开始有了读者。面对同一篇内容,有些读者感动的飙泪,有些读者干脆扔来两个字:鸡汤。

反对鸡汤的读者泛滥开来,鸡汤成了一种对文本的反讽。

若是拿现在读者对鸡汤文的界定:那么苏轼的在《赤壁赋中》中视为经典的千年对白,则是‘鸡汤文’的典范。

苏轼对客人的回答是:“你换一个角度思考一下,我们也是大自然的一部分,也在无时无刻的发生变化,没有必要羡慕大自然。我们改变不了自然规律,唯一能做的就是享受当下,感激并沉浸在‘取之不竭,用之不竭’的大自然的宝藏当中。”

苏轼这番‘鸡汤’的说辞,结果是:客喜而笑,洗盏更酌。客人开心的又喝起了鸡汤,不好意思,是喝酒。

身边反鸡汤的人很多,他们玩一个叫吃鸡的游戏,也不愿意多读点书,因为读鸡汤文……可能会被周围人嘲笑。

23岁时,我跟一个从小长大的女孩,在异乡见面,聊的非常起劲,那时候,他有一个富二代男朋友,她用他的卡,住他家,过上了阔太太的生活。告别时,我发给她一篇文章:文章强调女性经济独立的重要性。

她说:“你少看点鸡汤吧,那玩意儿害人。”
《谁的青春不迷茫》走过的迷茫20岁

我开始羞于在朋友圈分享文章,怕被灌上鸡汤博主。我去找19岁的案头书,刘同的《谁的青春不迷茫》的评价,豆瓣上的评论两极分化,有人觉得这书改变了命运,有人抨击为鸡汤文。

曾今一度,我不敢提起刘同那本‘鸡汤’书对我的改变,也会觉得那书是‘没营养的’书。

直到最近再次看到久违的刘同,参加了新青年的演讲,他还是那个他,没变过,不做作,真实,朴素。他还在坚持写书,坚持自己的文学梦,他做的越来越好,当面对‘鸡汤’文的质疑时:

他坦言,他不指望所有人喜欢他,他的书,只是在找同类,这类人很感性,敏感又很坚持,乐观的相信明天会更好。

读鸡汤文,这事其实也分时间段。青少年读一些浅显积极向上的文章,这没有什么好抨击的。但是,因为有一些读者过了读鸡汤文的年纪,就开始抨击鸡汤文的读者,我觉得有点‘卸磨杀驴’的意味。

反鸡汤者,像是一个戒奶了的小孩,嘲笑叼着奶嘴的小孩,五十步笑一百步。开卷有益,没翻开书的人,怎么能嘲笑正在读书的人呢?是书,都可以读。

大家都是在世间行走,有人喜欢柔软的方式读书找慰藉,有人喜欢读穿越科幻,有的不喜欢读书,喜欢赚钱去做按摩吃喝享受生活,任何一种阅读方式,休闲方式,都是平等的,本都没有高低之分。

想通了这点,我开始大方的接受自己读书晚的事实,并且我承认刚开始读的书就是所谓的鸡汤文,甚至接受了我的文字不可能取悦任何一个读者,尤其是一类比较‘激进反鸡汤’的读者。

3年后,再和那个‘痛恨’鸡汤文的朋友聊天,她跟男友分手了。

她开始非常焦虑,甚至有点抑郁倾向,生活态度很悲观。在朋友圈里发的东西不在棱角分明,而是一句让人捉摸的话:‘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变得那么脆弱,那么想哭’。我劝过她,生活是呈起伏状的,今天好,明天差,大后天可能又会好,让人捉摸不定。

她看不到生活的希望,又鄙视在浅显的书中去找共鸣。

作为一个看多了‘鸡汤’,我虽然现在不读鸡汤了,但是我会用一些积极的‘鸡汤书中的思路’去思考生活,我偶尔会低落,但是我有一种执念:生活会变好的,不是明天就是大后天,或者大大后天。

读鸡汤书没用?仔细想想,读书又有什么用?

还真可能,连读书都没有什么实际,有效的用处。读书,读鸡汤,不过是让你在浮躁的生活里,抽出空,静静的跟着作者的文字和思路,体会一把别人给你的加油打气罢了。

自杀的人,其实都是情绪到了一个最低点,只要这时候有人告诉他希望的存在,或者拖住他那么一会,熬过了那个最低点,他也许就能躲过一场因为情绪低落,对生活绝望而造成的悲剧。

那么,鸡汤文有一个作用,不要小瞧:给人希望。

无论是卡耐基的《人性的弱点》还是毛姆的《人性的枷锁》,低头虚心翻开扉页,开卷有益的共鸣感,总会驱逐些许你的焦虑与无力之感。

我认为世间最大的鸡汤金句是:认清了生活的本质,依旧爱热爱生活,这是我世上唯一认同的英雄主义。这句话,选自罗曼罗兰。

二.读书如建房,鸡汤是地基

记得去年在巴黎一周玩的非常开心,最后一刻出了问题。在法国戴高乐机场迟到了半小时,误机了,要等十多个小时,附加一千的机票费,情绪低落至极。

我就再次读起了《菜根谭》,读到一段,破涕为笑。那时候我觉得好有喜感,在巴黎机场读《菜根谭》,一定要把这个事情写下来。

在19岁之前,我完整读完的书15本,撑死了。其中一半有韩国爱情小说,《那小子真帅》、《龙日一你死定了》,小学反复读过卡耐基《人性的弱点》,老少皆宜的鸡汤,书中为人处世的事例,现在还影响着我。名著只读了两部,初中读了《鲁滨逊漂流记》和高中读完的《巴黎圣母院》。

当然,《青年文摘》,《读者》杂志每周都会读,不过这两本书也被冠上了‘鸡汤’杂志。刘同在新青年的演讲里说:如果你指望一本三十几块的书,能改变你的人生,那么你的人生也太廉价了。

一本书改变不了你的命运,但是一本接着一本的书,养成了读书的习惯,这种习惯能改变人。这个习惯能让你的生活,不会那么无聊,并且时常感到无力。

尤其是成长中的青少年,开始和父母不再有共鸣,与周围同学和同事有了分歧,成长的孤独旅行中,如果在书中找到一种共鸣,如果你能跟作家有共鸣,那么你就找到了同类。

“无用之用方为大用”,正如庄子所言,本科选择了最无用的“汉语言文学”专业,却也是最让我感激的事情。同一个暑假,我读完了刘同的书,书里反复也强调了他在读中文系时,坚持写作读书的事情。我也开始了,我的读书恶补计划。

看完《谁的青春不迷茫》的大一暑假,我才开始正视读书的力量。开始看起了《红楼梦》,《张爱玲选集》,重新读起了余华的《活着》。

记得,看过马云的人物传记,其中提到路遥的《人生》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看完那本书,他才意识到:受教育的重要性。

大二开学开始读虹影的书,她的《饥饿的女儿》是我的性启蒙读物,也开始写,记得写了一段话,很多人点赞说写的不错,开心到飞起来。20岁一条精心编辑的QQ心情,得到的100多个赞而获得的成就感,和现在豆瓣上一篇文,破了5万的点击率获得的喜悦,竟是相似的。

大二暑假,整整两个月读《百年孤独》,还有《论语选集》。越发觉得精简的古文特别有意思。

大三毕业时,最喜欢读杜拉斯的《情人》,我的第二本,性启蒙兼恋爱读物。看懂了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喜欢了村上春树的叙事方式,不疾不徐,缓缓道来。

专升本后,依旧是因为刘同那本书提到他读中文系写小说的经历,读了汉语言文学专业。

本科时期看的书,挺好玩的,非常杂,随着上课,喜欢的作家先是萧红,余华,王小波,到后面加缪,卡夫卡,西蒙波娜娃,毛姆。本科第一个重新喜欢上的作家,是余华。还是一个欧洲小国家的留学生跟我提起了余华。

心想,怎么可以外国人都喜欢的中国作家,我自己却只读过他的一本书?后来,再次读余华的书,走进了一个类似鲁迅视角下的世界。

大四时候,会借隔壁宿舍的女生,《人性的枷锁》来看,读了一半就快毕业了。但是那本书的厚度,让人记忆深刻。

目前,我在上海漂泊。周末的一个下午,樱花树下读《西蒙波伏娃传》。读到波伏娃和萨特年轻时27岁失业不知何去何从,打算放弃文学写作时,不由得为共鸣开心的捡起脚下的花瓣,撒花庆祝。

迷茫孤独不知何去何从,岂能是我这种平凡之辈,独有的情绪?

读书,无论是读什么书,读到了共鸣的感觉,就好比是自己去逛街,身边有一个朋友在,你去买东西砍价起来都会更有底气。毕业后,你独自生活,没有男女朋友,也没有父母陪伴,刚工作生活窘迫,但是还好:你在书里,也在我的文字里读到一个生活在另一个角落的人,跟你遭遇着同样的事情,换做是我,我会开心的把共鸣的文字划出来。

找有共鸣的文字,这是我日常生活中,对抗孤独迷茫时的一剂镇定剂。

刷了好几次的《菜根谭》,实则也是一本古文版本的《人性的弱点》

三.从鸡汤读者到鸡汤写手

19岁,高复失利读了专科。我以为,我的青春完了。

在高复时期的周末,我常常去找堂姐,她初入职场,推荐我看一个求职类节目《职来职往》。节目中有一个评委叫刘同,他的干练和犀利的评价,让人记忆深刻。

隔壁寝室的班花涵姐,买了一本书《谁的青春不迷茫》,瞥到作者是刘同,可怜巴巴的想要借来看。班花读了一半,说:这本书,我看完后,感觉没有什么力量。她大方的借给了我,她开始读起了龙应台的《目送》。那时候,班花涵姐是兼职车模,相貌身材佳,还热爱阅读。

暑假,我在39度的杭州杭州师范学院旁的晓麟奶茶店,做奶茶外卖员,2000一个月,每天9个小时,一个月休息4天。连续工作了一个月,期间我只休息了一天,其余的时间都去工作。在奶茶店空闲的时候,我会缩在一个摄像头拍不到的角落,读《谁的青春不迷茫》。

奶茶店的同事是小学毕业的女生,比我还小一岁,是正式员工,没事还怼我两句:读书有什么用?

我用书本和现实划出了一条三八线。2013年的一条QQ心情。

那本书是一本日记,是作者30岁回头看北漂那些年的一些感悟。他后来的演讲回顾,这本销售三百册的书时,他自己都是放弃的。毕竟之前出了8本书,销量平平,他自己心里也开始质疑自己的实力。

提议出版的出版商说:“我们是在找同类。”

显然,我就是刘同书中同类的一员。

平凡,却不甘平庸。敏感,但不脆弱。
感性,同时也感恩。没有天资,全靠坚持。

在奶茶店里读到几处细节,很小很小的细节,记得是书里讲他喝芒果西米露的事儿。

他实习时觉得,喝西米露就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了,那时西米露很好喝。后来工资提了,西米露也失去了当初的美味。

我没到看到矫情,19岁的我,看到这段话,是一种共鸣:看吧,原来不是我一个人在为买一杯奶茶而踌躇。

生活的窘迫,是每一个要独立闯荡的年轻人必须要面对的事情。那本书反复告诉我一件事:

相信作者讲述的事实,不是我一个人,在狼狈的为了想过的生活,而努力争取。

刘同的书,19岁的自己,一个快对自己绝望的女生,一点点光亮和希望。

鸡汤文的本质是写一种希望。如果有营养,能让18 、19岁刚出社会的孩子,补充一点力量,那也没什么值得抨击的吧。毕竟,你过了读鸡汤的年纪,认清了社会的龇牙咧嘴的一面,也要给一帮相信明天会更好的人,一点点盼头。

刘同对于我的20岁来说,有点近似于是一种信仰。只要坚持努力,成功不一定,但是变成更好的人,是肯定的。

如果坚持写作,坚持读书和学英语,我的未来就会更好。此刻的迷茫孤独和不合群,都是暂时的,毕竟他也经历过,不是我一个人在suffer遭受被周围人视为异类的眼光。

他说读大学期间时期爱死了纳兰性德,我也就开始读纳兰性德。开始发现了古文的精炼,中学背的宋词,在大学的图书馆里也变得飘逸自由起来。李清照选集和北岛诗集,都会借来一起读。

记得刘同分享过一个故事,大学时非常喜欢听磁带音乐,他跟音乐磁带店主提议:新的磁带给他试听,然后他免费写推荐语。

几个月后,店主说他写给推荐语的磁带,果然销量提升了。他第一次意识到文字的力量。

去年开始,我在豆瓣上有了一点读者,后浪出版社找到我,开始免费给我寄书看,要求是写一些关于书的推荐语,还有几个平台开始主动约稿,稿酬还不错。

《写作的禅机》:这是一本检测,你是否有作家潜质的书。它可以带领你进入作家世界。如果你读这本书,伴有强烈的共鸣,如我,请坚持写下去,至少证明我们是同类。

终于,我从一个鸡汤文的读者,熬到了鸡汤写手,而我对这些小进步的经验总结为:

读书就对了,管它是不是鸡汤。市面上的成功学,含金量倒还真不如给人希望,真诚的鸡汤文。

有时候,我发现我的读者:他们不是要‘生活原本是苦’的真相,而是找一种类似宗教信仰般的寄托:熬过眼下,就是成长。

好的鸡汤文,应该是有前路会‘柳暗花明’的心理暗示作用,作为一个写手,我开始明白刘同的那句话,我写作的目的不是让所有人喜欢我的文字,而是找到跟我一类的人。

前路漫漫,常有雾,时有霾。当命运的班车迟迟不来,改变生活现状的航班遭遇晚点,

若彼时你手中还有一本书相伴,那些恼人等待的碎片时间,都可以开启一场与作者的对话。

无论是《谁的青春不迷茫》,还是《菜根谭》,或是卡耐基的《人性的弱点》还是毛姆的《人性的枷锁》,低头虚心翻开扉页,开卷有益的共鸣感,总会驱逐些许你的焦虑与无力之感。

结语:

文学界的书,是一个石头丢进一个湖里,荡出的水纹,一圈一圈的扩散开来。生活,更是如此,一环影响着一环。

本科论文写的是《百年孤独》,研究这本书的原因是2012年莫言,作为中国籍作家第一次获得了诺贝尔奖。莫言的《蛙》很大程度上是吸收学习了《百年孤独》中魔幻现实主义写作手法。然而加西亚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是受了卡夫卡《变形记》的启发。

卡夫卡写的书,他原本想要全部烧毁,自己都觉得看不下去。编辑找刘同出《青茫》时,刘同说算了吧,之前出了八本书也没人看,这本书本打算放弃,没想到《青芒》销售量破了300万册。这就是,生活好玩的地方,我们不知道后人,会怎么看待21世纪,我今天写下的文字。

记得那个借我《谁的青春不迷茫》的班花涵姐。去年的一天,突然跟我说:“看了你朋友圈分享了《菜根谭》,我也去看了,很喜欢,那真是一本奇书。”当初阅读量碾压我的班花,终于开始对相同的书,有了共鸣。

关注了’读书趣味转变史’这个话题,与其说是读我书的趣变史,不如是人生的趣变史。感谢作者刘同,感谢你的真诚和坚持。

希望有一天,我能写出自己的故事,书的背后,我一定要写好多封邮件,邀请同哥写推荐语。

倘若也被扣上鸡汤,我也将其视为一种褒奖。

达令欧尼
作者达令欧尼
91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24 条

查看更多回应(24) 添加回应

达令欧尼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