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觅食记:(三)我的初吻是比萨味的

郭点点 2019-04-26 08:23:56

在我24岁的那一年,有了人生第一场恋爱。他很喜欢比萨,说过想要吃遍纽约著名的比萨店,不过这个想法,他还没有实现,就离开了纽约。他带我去的第一家比萨店是位于Harlem(哈莱姆)东边的一家小店,因为公车坐过站,折腾许久,肚子饿了,才到达饭店。点了一份pepperoni 加sausage 的比萨,就开始了更漫长的等待。

现在想来,应该听他的建议点一份pepperoni的比萨就好。可是当时对比萨的概念还觉得饼上的配料越多越好,也许是中国人喜欢食物丰盛的习惯,我们更容易接受这样的比萨。最经典的pepperoni,我会认为只是撒了几个腊肠片,太过简陋,慢慢的到现在才会欣赏这个简单的比萨,没有太复杂的口感混合,更能品尝出芝士与面包香还有肉的咸香的混合。

Pasty's Pizzeria,1933年起的门面和位置依旧,餐厅却几经易主。

pepperoni 加sausage 比萨

也许老式的比萨店都比较慢,因为他们在用砖炉和炭火慢慢烘烤。等到我们能听到彼此的肚子叫时,终于看到比萨在一个铁盘上被端了上来。 我们两人坐在一个小小的圆桌,没有对面相向而坐,而是稍稍得靠近对方,又保持着一个羞涩的距离,就像是一块比萨在一整张圆中被切成的两边,形成了一个小小的角度。这家比萨什么味道,我不太记得了,但是依旧记得,我们两个人周围昏暗的光线,木质的桌椅,而其他外缘的一切,都在我的视线中模糊了。

我的初吻是手足无措的。站在公寓楼下,百转千回的心思在脑里闪过,跳出来,消失,又跳出新的。我的手应该放在哪? 他的手放在了哪?我该往前站站吗?亲多久要停一下啊?人类为什么要亲吻呢?不过我确定知道的是,这个亲吻味道,是比萨味的。不是芝士的味道,也不是番茄酱汁的味道,而是烤面包的香气,确切的说是比萨的那圈烤饼边的香气,他的嘴唇又是柔软温暖的。伴随着我心脏的狂跳,初吻被深刻在了我的感官记忆里,当我以后回忆起时这一刻时,我的味觉即刻会通知我的大脑,它好像感受到了比萨的味道。

我开始更爱比萨了。不知道是因为我的初吻是比萨味,还是比萨成了初吻的味道,或只是简单的受到他的影响。我会时常不自主的把食物附上恋爱的情结,把和我的恋爱有关的食物看得特殊。会因为他,格外喜欢炸青番茄,喜欢上一家小日料店的咖喱猪排饭,喜欢上炸鸡华夫饼。

绿色的番茄裹上面糊油炸,撒上芝士。番茄的口感很独特。

Chicken and waffles. 一道代表性的soul food ,非裔美国人的炸鸡融入欧洲的华夫饼。

在另一段恋爱中,我的分手和复合都是在俄罗斯饭店,从此我眼中的俄罗斯菜就被蒙上了一层恋爱的滤镜。我们两次都点了经典的Borscht 和 Herring under a fur coat. Borscht 就是罗宋汤,红菜汤,苏伯汤,太多的名字,回到基本,就是一碗甜菜(beet)汤,但把酸奶油加进去的那一刻,它便不再是一碗平淡的菜汤,肉不再油腻,菜也变得清香。Herring under a fur coat 是一道名字很有趣,长相也很花哨的菜。它是一款一层叠着一层的沙拉,最下层是腌鲱鱼,上面摞着土豆、萝卜、最上层是甜菜和鸡蛋,以及不可缺少的蛋黄酱。我喜欢用勺子从上到下,整齐的挖出一勺,让它们排列好顺序进入我的嘴巴。第一个是腌鲱鱼,微咸又带着海腥味,但会被之后的蔬菜中和,然后又会有熟悉的蛋黄酱沙拉的味道,微甜,是个很美妙的组合。

Borscht,罗宋汤。

Herring under a fur coat,像穿着皮草外衣的鲱鱼吗?

分手时这两道菜吃的很忐忑,罗宋汤一口接一口的往嘴里送,眼睛盯着红红的汤许久,才鼓起勇气说出想说的话。Herring under a fur coat 也吃得很快。一个shot的伏特加后,只觉得反胃。复合后的一餐吃的幸福许多,伏特加从胸口暖到肚子,接着脸红微醺。罗松汤是细品的,心思又被他的笑容占据,顾着聊天直到服务员来问我,是不是汤不喝了,可以撤了,才低头发现,汤还没喝多少。我觉得下次再去俄罗斯饭店时,一定还会想到他,想到这是恋爱的味道。有纠结和眼泪,有温暖和陶醉,有抱着他哭,也有望着他笑。

恋爱好像还会改变我对食物的看法。有一个叫做Baklava的中东和中亚甜点,多是菱形的形状,切得整齐可爱,一层层的酥皮金黄诱人,一口咬下去,却被蜜糖和面酥甜的打哆嗦。不过前男友很喜欢,当他发现我竟然不爱吃Baklava时,会拉着我去他喜欢的中东糕点铺子,还要买其他我叫不上名的小糕点。喂我吃他外婆做的Baklava,不得不说家常的糕点确实美味,还加入了玫瑰水在里面,毫不腻人,只有适当的甜与果仁和玫瑰的清香在口中萦绕。在多次投喂后,也只能妥协承认确实好吃,然后看着他得意的把外婆的Baklava放回冰箱,留给我手里被我吃剩的半颗,摆出一脸珍惜不舍得的表情,怎样都不再多给我。

一家小小的中东糕点店,可以看到Baklava的数量最多。

这像是所谓的Acquired taste,比如人们喝白酒,在尝试了太多次之后,才能品出那强烈刺激,近乎纯酒精的味道,到底醇香在哪里。我也很久后才体会到Baklava 的香甜。分手后,会想念他外婆的Baklava ,会惋惜没有人再喂我那小小的金黄糕点,不会再看到他气我逗我时的样子,说着No, no不给我吃,但嘴角掩不住笑意。

食物是携带情感的。父母要给远行的孩子装上些食物,塞进行李,怕不够,还要提着些“路上带着吃的”,这是他们的爱意。朋友间分享零食,一句呐,一只手伸过去,这是我们的友善。人们用盛宴款待客人,用食物作贡品追忆逝者,在社会行为的仪式背后,不能忽视的是作为复杂个体的情感表达。我们每个有血有肉,有欲望,有欢笑,有悲伤的人,都会以某种方式用食物诉说着我们言语话不明的情感与经历。

郭点点
作者郭点点
6日记 4相册

全部回应 18 条

查看更多回应(18) 添加回应

郭点点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