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阿加莎这些年

胸无大志 2019-04-24 15:25:12

估计很多人是从《尼罗河惨案》认识阿加莎克里斯蒂的,我的第一部阿加莎作品是电影《云中奇案》。记得特别清楚,高二的一个中午,我放学回家吃午饭,往常午饭都是在厨房吃,那天爸妈把饭桌架在了有电视的客厅,不错眼珠地盯着电视,放的就是大卫苏切特演的《云中奇案》。我没看开头,都不知道是个什么案子,前因后果,人际关系都不清楚,想问问爸爸妈妈,再一看二位连饭都不好好吃,更别提给我解释了,只好瞎么瞪眼地跟着看。看着看着,也就慢慢梳理出个头绪了,整部电影看完,居然也能加入爸妈的热烈讨论中。自此,一发不可收拾,陆续看了经典的《尼罗河惨案》,《东方快车谋杀案》,《阳光下的罪恶》,《无人生还》。上大学后,光看电影已经不能满足我了,有很多细节拍不出来,而且电影是经过再加工的,掺杂了编剧导演和演员对原著的理解,已然像是掺了雪碧的葡萄酒。所以,买来英文原版,搁现在,确有装逼嫌疑,但当时纯粹是为了感受原汁原味阿加莎克利斯蒂设计的诡计,当然有很多单词不认识,最初还查查字典,后来情节紧凑地已经顾不上了,看个大概就囫囵吞枣地往下看,实在看不懂,折个角等看完整本再回来细嚼。可能也因为有这段“苦读”的经历,后来的托福考试、四六级,别的不说,阅读理解保证全对。于阿婆是有功的,我要谢老太太。与波罗和马普尔小姐为伍,谋杀都破了,区区的阅读理解能奈我何?

后来,推理界出了东野圭吾,知道了横沟正史,翻过了松本清张,我渐渐拜在本格推理的门下。日本的推理小说就像日本人一样,一板一眼,不苟言笑,坚韧不屈,破案的警探们令人感动和敬佩,在感动和敬佩之中又夹杂着沉重,没有英伦同僚们那种如沐春风的轻松。怎么说呢?有一不恰当的比喻:日本神探练的是一招一式,拳拳到肉的降龙十八掌,英伦侦探们的打是空灵飘逸的落英神剑掌,孰强孰弱,真不好说,各有千秋吧。就我个人来说,阿婆领进门的,年轻力壮时喜欢惨烈的,虐心的,喜欢层层剥茧,喜欢真相大白时的痛彻心扉,现在呢,心变软了,受不了《白夜行》的虐恋,《女王蜂》的残忍,《黑皮笔记本》的算计,想念田园诗般的惬意和畅快淋漓的恶有恶报,所以回归初心,重新走入阿加莎克里斯蒂的推理城堡。

最为经典的几部已然烂熟于心,现在翻的大都是比较小众的作品,从而也有了新的感受。比如阿婆的第一部作品《斯泰尔斯庄园奇案》,设局略显刻意,嫌疑人的歇斯底里,现在看来有些做作和欲盖弥彰,波洛推理中也有炫技的痕迹,尤其是在读了大量日本作家的小说,更喜欢朴实无华对的路子。当时阿婆的笔法着实青涩。这两天又看了早期的《四魔头》,简直失望至极,屡屡想放弃,但是又不舍,有如鸡肋。阿婆太不擅长这类有点儿魔幻色彩的小说,还掺杂了东方特色,最后搞得洋不洋,土不土。每个诡计都让人觉得是幼儿园水平,我看推理小说最不喜欢的就是双胞胎情节,明显是一种投机取巧的手法,写不下去,没有办法结尾了,只好搬出双胞胎来了,可惜,阿婆在这本书里就用了这个败笔。前面没有任何铺垫,整个故事进行到2/3,突然天降了一个波洛的双胞胎,好像吃到一个坏瓜子那样膈应人。于是,我给了这本书破天荒的2分。有点儿不仁义了。

好在阿婆尝试这类小说失败后,又重回推理轨道。相继出了著名的《东方快车谋杀案》,《尼罗河惨案》,也再没有涉足魔幻类。直至目前,我读过的所有阿婆的书里,我比较喜欢《三幕悲剧》。悲伤的结局,心碎的罪犯,非常精致的犯罪。阿婆在本书里,让主角们有血有肉,有情有义,于缜密的推理中融入了感情,但是在该抽身离去的时候又能冷静地跳出圈子,以旁观者的角度做判断,人命大于天,没人有权利可以轻易剥夺无辜人的生命。我同情你,也尊重你的感情,但在大是大非面前,我仍然可以保持必要的冷静和理智。所以,波洛是一个称职的侦探,是一位懂人情识大体的智者。

阿婆塑造的另一位侦探是一位其貌不扬的老太太,马普尔小姐,被称为“坐在摇椅上的神探”,一头银发,清瘦,总穿着开衫毛衣,棉布长裙,棉布衬衫,带着老花镜,气质恬淡,做着针线活,聊聊天,喝喝茶,吃吃点心,轻声细语间案子就破了。跟精致挑剔的波洛相比,马普尔小姐更田园,有点儿陶渊明的味道。老太太永远优雅,娴静,只生气过一次,就是在《黑麦奇案》中,她曾经的女仆被害,鼻子上夹着晾衣夹,老太太很悲愤了,人都被害了,凶手还要羞辱她,不能容忍。马普尔小姐好像同学家的祖母一样亲切,安详,但是又比平常老奶奶多了一份聪明,机敏和细心。

阿婆是一位很成功的推理小说作家。她写的案子都不血腥(最多就是割喉),毒药居多,现在看来,可能没有很强的冲击力,甚至有时过于文雅。但是我很推崇,很喜欢,见微知著,于平凡之处挖掘人性的可悲可恨可怜。阿婆感情经历坎坷,她的一生就是一个谜,写完《帷幕》后的一年即溘然长逝,为世人交了最后的作业,我一直不看《帷幕》,因为私下里觉得看完了,好像是在告别一位陪我多年的老友,那么我不看这本书,他就会永远伴我左右,令我心安。今年我终于翻了这本书的牌子,看完便从kindle上卸载了,天下没有不散的局,没有不能结尾的书。结尾了又怎样,我依然可以重新翻开其他的案子,只要我想,波洛就会在。伟大的作家留给我们的,说白了,就是这份念想。

对吗?我觉得是这个意思。

胸无大志
作者胸无大志
58日记 3相册

全部回应 19 条

查看更多回应(19) 添加回应

胸无大志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