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曲拾遗 | 这么多《牡丹亭》版本该看哪个?

一株守候草 2019-04-24 13:48:34

为什么重看《牡丹亭》

2018年看了上海越剧院的两出戏:《红楼梦》酣畅淋漓、《西厢记》意犹未尽。同一个剧团的两大经典剧目,为什么已经熟稔的预期不会有新意的《红楼梦》却能充分调动情绪,本来不是那么熟悉或许该有新意的《西厢记》反而做不到呢?思考后觉得折子戏章回间剧情跳跃太大、情绪也跳动太大,对剧本不熟悉不能自行脑补剧情主观调动情绪估计是个重要原因。于是老老实实买了四大戏曲的剧本,决定从昆曲开始再次看起。——这就是2019年重看《牡丹亭》的初衷。

牡丹亭是一出非常适合入门昆曲的戏:1、上演场次非常多,而且整体质量比较高:近些年北京上演的昆曲,盘一盘估计《牡丹亭》能占差不多将近半壁江山了,而且普遍质量不错,不太会出现一部戏误解了一门艺术的情况。2、感兴趣之后可进一步深入的空间大:很多大家都演过演过《牡丹亭》,尤其是经典的折子,全本也有多个版本,网络上都能找到、也有机会碰到现场版。3、以此戏去探寻自己喜欢的剧团和演员:几乎每个剧团都有自己的《牡丹亭》版本,有些剧团还不止一个版本,用相同的剧去比较剧团和演员真是高下立见,深深见证什么叫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所以在我今年重拾昆曲之后,《牡丹亭》是一部贯穿始终的戏。到目前为止,不能说看了所有本子,但几个大的算是也有幸看了遍,更庆幸的是在北大看到了“春风上巳天”系列石小梅老师带队的5个多小时的精华版。如今看昆曲,竟然愈发体会到了追星的感觉。这里必须真诚表白一下我们的“爱之甘醇”小群,群友质量好高,之前分别独自探索前行的我们在这里突然发现共振带来的加倍欣喜,于是每次相见都可以演变为面基的狂欢。我对昆曲的探索,离不开群里朋友的启发、鼓励和陪伴,爱你们。

说回《牡丹亭》,不考虑个别折子戏,全本、小全本和专场主要有下面几个:

青春版

周围很多朋友看昆曲,都是从青春版《牡丹亭》开始。可能十多年前可看的昆曲本没几部,而风靡于高校的青春版《牡丹亭》,无疑便是我们那个年代人可得的昆曲最早启蒙了。

为什么用沈丰英呢?这是我开始看青春版时最大的困惑。听过白先勇的课,我能感受到他对昆曲发自内心的热爱,也相信他是触到《牡丹亭》“情”与“美”精神内核的。我相信这样一个人能听出唱腔的好坏,也能明白唱腔在昆曲表演艺术里的重要性,那么,为什么还作此选择?

后来看了一些书,了解到昆曲清末以来的萧条落寞,好像才慢慢理解白先勇15年前重振“昆曲”的难度与勇气。青春版《牡丹亭》2004年首演以来就主打“进校园”,只有能够吸引年轻人,昆曲这门没落的艺术才有繁荣的希望——所以白先勇在这部戏上下的很多功夫,都是为了吸引年轻人而做的改进抑或妥协。

青春版的布景运用了更多的现代技术,《游园》一出杜丽娘推门进园林时的灯光变化,是过去版本都不可能有的效果;而服装不论从款式、配色、图案各方面都更加接近现代审美,十二位花神的服装无一重复——这些都是白先勇在细节上做的创新。而沈丰英,的确青春靓丽、身段优美,对于初接触昆曲的年轻人,这远比唱腔欠火候更重要。只有听了多出戏的老戏迷,才会慢慢悟到唱腔才是更持久的吸引——和谈恋爱一个道理。

所以在当时担负起重振昆曲重任,必须首先让年轻人对昆曲感兴趣——从结果来看,白先勇先生的确成功了。所以当我听某位朋友说自己看过第一部昆曲是青春版《牡丹亭》时,我不会再说“哎呀那个版本唱腔不行”,而会笑着说“很好啊,那部戏很漂亮~如果喜欢的话你可以试试看其他曲目哦,也都很好看~”

十多年过去了,白先勇先生依然在继续着自己的昆曲事业,与苏昆联合又陆续新排了《白罗衫》和《玉簪记》并默默的在海峡两岸推广。

感谢白先生、感谢青春版《牡丹亭》,在十多年前为我们埋下了一颗昆曲的种子。

中日版

中日版背后是段有趣的故事:日本名角坂东玉三郎2007年来华交流,对昆曲“一见钟情”,跟着张继青老师学习时,被苏昆小伙伴怂恿既然这么喜欢干脆自己来演吧,没想到还真有了这别具一格的中日版《牡丹亭》,2008年3月在京都南座公演20场、5月在北京湖广大戏楼演出10场——我觉得就是在当年中日友好大背景下,整个苏昆陪三郎哥哥过了把瘾,要不要这么任性啊~

这版是“三生三旦”阵容,演出《游园》、《惊梦》、《写真》、《离魂》四出:杜丽娘《游园》是董飞、《写真》是刘铮、《惊梦》、《离魂》则交给三郎哥哥;柳梦梅是汪世瑜、王振义和俞玖林轮流出演。

由于在京都演出,考虑到日本文化融合,闺门旦的扮相明显“歌舞伎化”,脸刷的煞白,所以可能会有观众不太习惯说从没见过这样像鬼的杜丽娘,哈哈哈~但唱腔和身段上,还是保留了绝大部分昆曲的原汁原味。虽然是玩票,但三郎哥哥蛮认真:不但生生记住了自己的唱腔身段,还记住了与搭档合作的所有小细节。不过三郎哥哥入戏有些慢啊,第25分钟生旦对戏以来,不知怎的,感觉三郎哥哥状态不对,虽然互动足够娇羞,但反而衬托了90哥哥,于是意外被90哥哥圈粉;直到第39分钟三郎哥哥终于发挥正常了,眼神、身段、唱腔,简直酥倒一片啊,根本看不出来是个58岁的老男人啊~美,真是可以跨越年龄、跨越性别。

最后再来说个细节。就舞台布景转换,中日版用升降帘幕进行隔断,换景时演员在前台唱、情景不隔断的情况下幕后完成换景;而很多其他版本都是正沉浸在戏里时生生上来两个人搬椅子桌子的——这个小细节背后进一步升华的大话就不多说了。

石小梅老师带队省昆版

“春风上巳天”,多年前第一次在讲堂看到这个展板时,还不明白上巳是什么,也不知道这句话的出处,却莫名的喜欢。如今这些年过来,“春风上巳天”系列昆曲演出已一票难求:“来年四月见”,就像和老朋友的约定,让人心底漾起淡淡的暖意。

今年北大“春风上巳天”恰是石老师带队的精华版《牡丹亭》,我几乎未经思索的割舍下日程冲突的“克利夫兰”,因为我相信我应该还有机会看克利夫兰,但七十多岁石老师亲演的《牡丹亭》,一定是看一场少一场了。

这个版本叫“精华版”,但其实分两天演了足足5个多小时,绝对能算个小全本了。第一天上本有七场:《肃苑》、《惊梦》、《寻梦》、《言怀》、《写真》、《诊祟》、《离魂》;第二天下本有六场:《冥判》、《叫画》、《幽媾》、《旁疑》、《冥誓》、《回生》,石老师演的第一天上本,但实际“柳梦梅”出场的只有《惊梦》、《言怀》两场,不过即便如此,也是足够了。客观的说,七十多岁的人了,身段和嗓子肯定都不是最佳状态,但石老师对自身的认识非常清晰,很懂得扬长避短,对角色的整体表现依然极具感染力:一出场一开口就能抓住人,仿佛整个人有光圈加持一般。相比而言,“杜丽娘”孔爱萍老师就属于让人“慢热”型的,开始好像并不觉得多么出彩,但听上半场之后,就愈来愈觉得蛮有味道、甚是喜欢。

石小梅工作室也在尝试一些昆曲的周边,百讲大厅摆了好多Q版的周边啊,给自己买了些贴纸,给朋友买了本精装绘本之《初见》。

俞言版

俞言版看的是蔡正仁老师和史依弘老师的版本,这个版本后面也有个好玩的故事。

史依弘从京剧跨界到昆曲搞了个《2012牡丹亭》,京剧跨界昆曲国民以来并不稀罕,梅兰芳、俞振飞老师都是昆曲行家,在昆曲最为艰辛的那些年,如果不是依附于京班,这门艺术或许就绝迹了。但史依弘这次曲笛、调门、道具、服饰等方面的颠覆引起很大争议,蔡正仁老先生也发表了相左的看法。但媒体借此炒作,让这件事已经脱离了原本 “纯粹的艺术批评”而上纲上线到场面一度些许失控。

2013年,蔡正仁特意邀请史依弘在第十五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合演传统俞言版全本《牡丹亭》,才有了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个版本。蔡老师当时已经72岁高龄,决定演出全本,到底是什么触动才能让他做出如此决定?我到现在还不能完全体会。

虽然蔡老师是我最喜欢的昆曲男演员,但就这出戏本身而言,我并不觉得蔡老师诠释的柳梦梅特别合适,蔡老师的声线、身段和气质更适合大官生,而不是柳梦梅这样的小巾生,味道总是怪怪的。或许哪一天我会重新开始欣赏这出戏?

张继青86年版

我是在听了几个版本之后接触张继青老师86年电影版的。不知大家注意没有,80年代中后期,我国还是还是通过影像资料保存了不少大师的经典剧目。虽然现在看来质量实在不怎么样,但已经远胜于无了。

张继青老师的牡丹亭可惜只演了四出:《惊梦》(包含部分《慈诫》)、《寻梦》、《写真》、《闹殇》,第一次听只是觉得唱腔非常传统,动作节制不夸张。但是与现在舞台上演的版本相比,节奏很慢,对于不太听昆曲的现代人来说可能不太适应这个节奏。而且整个杜丽娘风格很正、改了几句看起来“淫”的词;柳梦梅的风格就更硬朗、更正,比起来现代舞台版本,会觉得不那么“眉目传情”、“婀娜多姿”。所以第一次听完,感觉整体觉得矜持、通透,但并没有那么惊艳到我。

可是当我听了其他越来越多的版本之后,会越来越明白这个版本的好。这时候再听,就不会觉得速度比当前演出版本慢了,而是细细品味每个音里的起承转合。这种清亮通透、细腻婉转,真的宛若天籁,涤荡人心。

不论我现在听哪版牡丹亭,听一会儿就忍不住切换到这个版本——这或许就是经典的魔力。张继青老师之后,再难有杜丽娘。

北昆版

北昆看的是魏春荣、邵峥版本。说实话北昆真的很喜欢大胆改编传统戏,但整体良莠不齐,《红楼梦》被改的不忍直视,我特意去参加了主创见面会,就是想搞清楚为什么会整出这么一出戏……但这版《牡丹亭》却还是让我欢喜的。

主要演的章回有《惊梦》、《寻梦》、《闹殇》、《问花》、《拾画》、《冥誓》、《回生》,中间还穿插了《言怀》柳梦梅改名部分、《诊祟》石道姑诊断部分、《玩真》和《幽媾》的个别唱段(现场扒的,不一定特别精确),整个剧情的情感基调非常统一,节奏上又改的错落有致,比原戏本增加了更多美感。现场配乐也抓的非常准,很符合情感诉求,《闹殇》杜丽娘快香消玉损的地方,凄婉的配乐轻轻托住魏春荣细腻的唱腔,紧紧揪住了观众的心,然后慢慢把它们揉碎,真的是太美了……而紧随其后的《问花》是全本最大的创新亮点!《问花》在内容上是替代传统《冥判》这出的,因为《闹殇》已经足够悲戚了,如果采用《冥判》,演前面非主题部分在2个小时的非全本里会跳脱,演杜丽娘部分又会继续悲戚与《闹殇》重合,情绪过于拖沓反而效果打折。于是《问花》由杜丽娘问花回顾自己去世这半年园子的变化,恰到好处的把情感基调调整到明亮浪漫的悲,可谓哀而不伤。这出里还加入了判官和杜丽娘的舞蹈炫技,反而引发了另一种非情感渲染的小高潮,与《闹殇》前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带给人不同的感官体验。

陈世争版

我坚持看完19个小时的陈世争版,纯粹是因为强迫症……因为只有这个版本是把五十五章一章不落、有板有眼全部呈现的,但呈现效果,真的无法恭维啊……

有点像西方人拍中国戏的感觉:表面上在尽力模仿,但精神内核又全都把握不住——导致整场戏看下来槽点数不胜数:比如“出之贵实、用之贵虚”是中国戏曲艺术最大的一个特点,可这个版本竟然搞了几只真鸭子在舞台的水池里游,我当时都看呆了;比如“朦胧、文雅”是中国戏曲闺门旦最高美学要义,可这个版本杜丽娘还魂时,竟然像木乃伊一样被五花大绑的抬了上来,我再次惊呆了……

五旦的唱腔咬字有些狠,“铮铮铁骨”般的硬;春香傻乎乎的有点愣;陈最良和石道婆俩人比赛似的猥琐;也就杜宝夫妇这对老生老旦相对正常一些……所以除非有人和我一样强迫症般一定想看一出不落的全本或者想提高自己的昆曲批评功力,这个版本着实不推荐。

这几个月与昆曲的缘分起于《牡丹亭》,但远未止步于此。下篇聊聊我最喜欢的戏、最喜欢的男女演员和最喜欢的剧团~

一株守候草
作者一株守候草
71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27 条

添加回应

一株守候草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