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神仙想象的变异》《箧中集诗人和顾况的另类古调》

若存 2019-04-24 00:33:59

下午粗粗读了一遍葛晓音先生新发的论文两篇。对于探讨的内容完全不了解,但结合之前读过的一些讨论杜诗的文章,有几点别的感想。

一是葛晓音先生论文写作的技术极其纯熟。经常是每篇三节,每节三个小意思,一篇串下来,结构相当整饬,是适合模仿的论文写作范本。不过相映成趣的是,论文里面建立在对前代诗歌熟稔基础上的解析评论,又特别难以学习。

二是在具体探讨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先描述现象,再分别从内部、外部寻找原因,尝试给予这种现象适当的解释。而之所以关注到其中的某些现象,又是立足于一整段诗歌发展史的。《神仙想象的变异》《<箧中集>诗人和顾况的另类古调》都是如此。在它们背后,有这样一个共同问题,即中唐尚奇之风是如何形成的?韩孟的突然崛起,是否有其前因?在她所谓“中唐前期”,也就是天宝末、大历、贞元这一时段,诗坛上出现了什么样的“新变”?这两篇文章都是围绕这一主题展开的。简单地说,就是要解释中唐尚奇诗风形成的内在逻辑。

三是在每篇论文中都有一小部分内容是在作追溯工作,比如《神仙想象的变异》中对于从楚辞到李白的游仙诗传统做了梳理,讨论《箧中集》时也有不少篇幅在回顾此前五古声调的审美传统。记得之前读论杜甫孤独感的论文,也有类似内容。这种“回顾”比较能增加论文的纵深感。与之相应的是,偶尔也向下延伸,看看这些构思对此后的创作有什么影响。譬如举顾况《曲龙山歌》“下看人界等虫沙,夜宿层城阿母家”为例,认为李贺《梦天》等诗就是受此影响。信然。当然,这部分内容可能是之后要详加阐述的,所以此处并未展开。

四是,我个人觉得文章中的所谓“构思原理”,其实与构思方式、构思方法的意义相近。用“原理”,可能是受松浦友久书译本的影响,不一定十分惬当。

五是,从某种意义上说,论文所做的工作就是中唐诗歌史的绘图工作。就像莫老师说的,“文学史的曲线图,高点、低点都容易确定,但是中间的、那些隐性的关系、线条,那些草蛇灰线,就很难描绘,葛老师的工作正在朝这个方向努力“。当然,这中间的问题在于我们所画的那个曲线图,究竟有没有规律,有可能有,有可能没有,这当中的理解与认识也还可以再具体探讨。

六是,对于体式、声调、节奏的研究,是葛先生近年论文的重点。我个人觉得,虽然已经费力极大功夫在试图坐实,把这个问题彻底说清楚,但有时读来仍然还是有朦胧的感觉。原因在哪里呢?我想,先生对体式、声调、节奏的探讨,其实并不是纯粹的形式研究,而是一种介于形式和内容之间的分析,我们所感知到的体式、声调、节奏,都是和内容在一起的,比如说五古声调以流利畅达为上,七古多叙事性等等,都是如此。而不同诗体之间的界限,其实并不明晰。所以,如果想彻底解决类似问题,可能要转换思路,用一种快刀斩乱麻的方式。不过,那样又走到极端了,也很难办。

最后想说的是,我依然敬佩葛先生的这种努力。因为她是在想把一些前人都没说清楚,甚至一些几乎不可能说清楚的东西讲清楚。我想,这或许是所谓”文学研究“还能在大学里面占有一席之地的根本所在。

颜真卿与佛、道。

若存
作者若存
325日记 18相册

全部回应 3 条

添加回应

若存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