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中的圣人

Hello王錦鯉 2019-04-18 11:52:34

友情提醒:这篇文章可能不是你想象的样子。

王阳明十二岁时,私塾老师问他读书人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王阳明回答,当圣人。

什么是圣人?

当圣人会不会很难?很苦?

古往今来有几位圣人?

按照一般的说法,中国至今有两个半圣人,分别是孔子、王阳明,曾国藩是另外“半个”圣人。

大家想象一下孔子颠沛流离的一生,想想当圣人究竟难不难?苦不苦?

孔子和王阳明先不提,只看那“半个”圣人,自律到多么可怕的程度。

曾国藩从道光二十二年(1842)十月一日开始写日记。把一天做了什么事、说了什么话,都要细细地过一遍,然后反省哪件事做得不对,哪句话说得不对,“痛自警醒”,记载下来,深刻反省。不仅如此,还要把日记抄送给家人朋友看,以此来警醒监督自己。并把这个习惯坚持一生,没有一天间断。

曾国藩的烟瘾很大, 在立志自新后,曾国藩发誓戒烟。 戒烟第二天,就开始彷徨无主,寝食不安。说自己如同“失乳彷徨”。把戒烟比喻为婴儿断乳,可谓相当准确。

但戒烟就像曾国藩一生中的其他事一样,一旦下定决心,就没有退让过一步。不论多么痛苦煎熬,他就是不再碰烟具。到快一个月头上,他在日记中记道:“吾自戒吃烟,将一月矣,今差定矣!” 最终戒烟成功。

如此看来,当圣人真的很苦。但为什么还是有人前赴后继的以圣人标准“折磨”自己呢?

大家都谈过恋爱吧?

如果你发自内心深爱的一个人,碰巧,TA也非常爱你的时候,是不是觉得非常甜蜜?

而且不仅仅是甜蜜这么简单。

你会感到获得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巨大力量,或者称为能量。这种能量每天,每时每刻包裹着你,不仅让你经常露出甜蜜的微笑,而且决定要做一个更好的人,更积极向上,阳光健康的人。

如果你过去经常熬夜,睡懒觉,自从有了爱情之后,你会非常准时的按时睡觉,早早起床。没有一丝一毫的拖延和偷懒。这样做的时候,你会发现内心充满了快乐,因为有一个彼此深爱的人,你们之间迸发出巨大的爱情能量,让你彻底的,主动执行着每一个正能量的决定。

你变得干净、整洁,爱打扫卫生,讲礼貌,不会生气,不再发脾气,变得更温柔,更包容,工作也更积极主动,干劲十足!

你愿意戒烟、戒酒,虽然会感到有些困难,但在爱情的“加持”之下,这都不算什么。你甚至比曾国藩戒烟都快,还更轻松。

你变得更善良,更美丽,浑身散发着光芒。

你已经变得很像一位“圣人”了。

是爱,让你获得了新生。

大家可能感觉到了,这种说法,有点像基督教。

我最近有一位朋友加入了基督教,她对我说,每天醒来,一睁开眼,就会觉得特别开心。每天祈祷的时候,会感觉到基督的爱,也会更加的爱着基督。

当然,恋人之间的“爱”与基督教强调的“爱”是有区别的,你可以认为前者是“小爱”,后者是“大爱”。

但恋人之间的爱未必长久,也许会慢慢消逝。

而对基督的爱,却会由浅入深,并且伴随一生。

很多哲学或者宗教,都在强调爱,爱当然是一种有着巨大能量,帮助人到达“真善美”境界的非常好的教导。

但佛教找到了“爱”之外的另一种方法。

这是一种对“究竟实相”穷追不舍的方法。

是一种达到深度平静之后的愉悦和祥和。

好比一名大学生,坐在了小学生的期末考场里。当然现在小学生的考题也越来越难的,大学生也未必会答。这是特殊情况,不在考虑范围内。

佛教分为南传上座部佛教,和北传大乘佛教,这两者有什么区别呢?

还是用上面的例子来说明。

如果是上座部的大学生,坐在了小学生的期末考场里,他会怎么做呢?小学生被考题折磨得愁眉苦脸之际,发现有一个人,他表情平静,甚至带一点愉悦,一点也不痛苦,就非常好奇。纷纷过来,问他为什么这么平静祥和?难道不觉得考试非常难,非常痛苦么?(不要问我考试时为什么允许到处乱走,也不要问我为什么大学生会长得像小学生一样)

大学生微笑着说,因为我通过学习世尊的教导,已经看透了世间的实相,找到了究竟真理。这些考题对我来说实在太简单了。小学生非常高兴,那请您快快教教我们吧!于是大学生抱出了非常厚的一堆经书,说:“贤友们,我就是通过刻苦学习这些佛经和理论,再加上自己的修行,找到的答案,你们也一起来学习吧。”小学生一看这么厚?而且晦涩难懂。就都放弃了,继续愁眉苦脸的继续答题了。

上座部比丘望着离开的众人,默默说道,那我还是继续自己练习吧。

如果是大乘佛教的菩萨,会怎么做呢?

首先,菩萨不会让大家看出来,他是菩萨。他会看着眼前这些愁眉苦脸的小学生,然后走过去,问小学生说:“你觉得这套考题难不难呀?” 小学生说:“哎呀,难死了!” 菩萨说:“哎呀,我也觉得太难了。但是我有答案,你想不想看呀?” 小学生说:“是吗?那太好啦!快告诉我答案是什么?” 菩萨说:“不着急告诉你答案,你先告诉我,你有什么兴趣爱好呀?” 小学生回答:“我爱玩王者荣耀呀!” 菩萨说:“哈哈,我也喜欢玩呀!而且我打野老厉害啦!” 小学生开心了:“是吗?那我们一起组队呀!” 菩萨说:“好呀好呀!来,先玩一局再答题也不晚。” 小学生开心了,掏出手机,和菩萨一起在考场玩王者荣耀。

其他小学生一看,哇塞!考试时还能玩王者荣耀?纷纷过来围观。这时,菩萨施展法术,影分身,变出了很多菩萨,每个小学生身边都有一位菩萨陪他玩。看到聪慧的,与佛有缘的小学生,就直接告诉他答案,马上毕业,跳级进入大学(六祖)。看到那些顽劣的,就唠嗑,问他爱好什么?先跟他一起玩,交朋友,然后再慢慢引导他,先考中学,再上大学。

突然觉得,大乘菩萨的套路,和我家邻居,一个卖保险的阿姨挺像的。阿姨想卖你保险,头三次去你家,一个字不提保险,给你送礼物,今天送鸡蛋,明天送苹果。问你有啥困难,啥问题都能给你解决。建立“深厚友谊”之后,大姨再掏出保险合同,说我是真心为了你好。这时候你也不好意思不买了。于是合同就签了。

当然,大姨未必是好大姨,但菩萨一定是好菩萨。

大乘佛教菩萨的这种方法,固然比上座部比丘能感化更多“小学生”,也确实更为方便。但也会发展到一个比较极端的程度。

《 华严经 》 里记载,有婆须蜜女,住在广博严丽的豪华大宅之中,而且“颜貌端严,色相圆满 ”,如果有人拥抱她,与她接吻,则离贪欲。如果能与她“亲近”,则可以“入菩萨一切智地现前无碍解脱。 ”

凡人与菩萨接吻,能不能离欲,我不敢妄下结论。但这种理论非常容易被误读。也许这是真相,但其实凡人没有能力面对真相。

正如布鲁诺时期的人,无法接受“日心说”。

正如爱因斯坦,无法接受量子力学。虽然他是量子力学的创始人之一。

好了,说到这,我们再来谈论一下关于圣人。你认为,当一名圣人,难不难?苦不苦?

肯定是难,也肯定很苦。

如果你立志(儒家),或者发愿(佛教)当一名圣人,或者菩萨,你不仅要面对不止“九九八十一难”,你还要舍弃很多世间的乐趣,抽烟、喝酒、买漂亮的衣服、好玩的电子产品,甚至不能再撩漂亮的妹子,也不能轻易和帅哥暗送秋波。

这活着还有啥意思?

大家都吃过纯正的山野菜吗?就是那种一入口就非常苦的山野菜。

你夹一口山野菜,放入口中,细细的嚼,一开始会觉得非常苦,哎呀!为了清热去火,继续嚼。慢慢的,你的味蕾会突然捕捉到一丝清甜的味道,慢慢的,这种清甜的味道越来越多。即使你把菜咽进肚子里了,那清甜的味道也一直在口腔里弥漫着。

这叫“回甘”。

当圣人也是一样,那种深刻的平静和幸福,就是之前经历苦难的“回甘”。

而消费主义,吃吃吃,买买买,放纵自己带来的快乐,就像奶茶里加入的甜蜜素和糖精,是化学加工后的工业味道。

在一段美好的爱情中,你曾体验过巨大的,让自己变得积极的力量。那时的你,可以称为是“低配版圣人”。

而真正的圣人,需要你不停的咀嚼世间最苦的山野菜,大口大口的吃。

然后,慢慢等待那永久的“回甘”。

深度的平静、愉悦和幸福。

愿各位能理解我这个小学生,从教室后面的大学生那里获取的吉光片羽。

人生苦短,

万勿虚度。

Hello王錦鯉
作者Hello王錦鯉
383日记 45相册

全部回应 2 条

添加回应

Hello王錦鯉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