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日方长的小奶狗、梵高先生和巴黎

饭团酱 2019-04-16 18:28:03
你以为的来日方长其实是后会无期。

小奶狗

冬天的香格里拉,地面上积着厚厚的雪。

独克宗古城颜色饱满的红砖色木质房屋把雪地显得更白了。我和Suzy背着从后面看不到脑袋的登山包在雪地里走得十分小心。

一只黑黄相间的小奶狗脚步轻盈地向我们跑来。

一路欢脱,像是在说“嘿,等你们很久了诶!”

它跟着我们跑到了青稞客栈,小爪子扒在玻璃门上,可怜巴巴地看着我们。

我们于是打开门,让它进来,它害羞地跑开了。

也不知道这大雪天的,冷不冷。

第二天,我们满足地从客栈附近的一家藏餐厅走出来,我对这家的奶渣子非常满意,Suzy则喝了一大壶青稞奶茶。

1月是香格里拉的旅游淡季,很多店面甚至都关着门,独克宗古城更是游人寥寥。我们俩很喜欢这难得安静的古城,四处晃荡。

远远地就看见一个小黑影在移动,越来越近。

“嘿,又是你呀,昨晚去哪了?”

这次,小奶狗跟着我们回到了客栈,并在我们的床边睡了一晚。

不知道它是贪玩不爱回家还是一只流浪狗,跟我们在一起玩了几天,不见有人来找它。我们要离开香格里拉了,舍不得把它丢在这雪地里,于是自作主张地决定:带它去丽江。

作为云南人的“地头蛇”Suzy打了几通电话,确认到了丽江可以有人收养它,我们便带着它去了汽车站。想到我们的旅行多了这么一个小同伴,还有些兴奋呢。

然而,下了出租车,刚刚抵达汽车站,它就不见了。

我们两个人背着登山包,开始在汽车站开始地毯式搜索。

不时互相打气:

“它那么小那么瘦,应该不会被狗贩子抱走。”

“只要不跑太远,我们就能把它找到的。”

幸运的是,找到了它。

它看起来有些慌张,似乎并不想跟我们一起上车。

我们只好把车票改签,打电话给丽江被小奶狗放了鸽子的“准主人”,然后打车回独克宗古城。

不知道是“劫后余生”的紧张,还是“重回故里”的兴奋,一下出租车,它就跑没影了。

四年后,同样是1月份,独克宗古城发生了火灾。

我们在3000公里之外,遥远地挂念冬天里安静的独克宗古城和那只……哼,小渣狗。

2010年 香格里拉

梵高先生

从成都出发的时候是一个人,到达拉萨后是八个人。

朱丹、小呆、海洋、双鱼导、默默、小马、巴万、我。除了小马,我们几个人是在G318一路搭车过来的,年纪最小的小马听闻我们的经历,也叫着要这么走一趟,我们也表示:嗯,还要再走一趟G318!

我们住在拉萨东边一家别墅民宿。

客栈主人叫蚊子,东北人,女主人是个温柔的江南女生,他们以很划算的价格租下这个别墅并改造成客栈。小夫妻每天晚上会在小区遛狗,没事的时候,蚊子就在一楼的客厅学弹吉他,每天练习的是同一首曲子,断断续续的节奏,听起来是很熟悉的旋律。

半个月后,要离开时,我终于听出来,他弹的是lizhi的《梵高先生》。那时候,lizhi在现场演出时还会唱《梵高先生》,而我还没有去南京看他的跨年演出没见到朴树,他也还没有成为一个网络上无法被搜到的名字。

我们住在顶层,因此天台也归了我们。我喜欢在天台睡帐篷,七月的高原阳光晒但不会觉得热,只有在帐篷里,才会被热到,我每天就是被太阳照到帐篷里闷热醒的。肚子饿的咕咕叫的时候终于出门了,坐26路公交去一家陕西面馆吃一碗臊子面或油泼面,再坐公交车去八廓街。

八廓街是个神奇的存在,拉萨最市侩的商贾和最虔诚的信徒都在这里,当然,还有穿着冲锋衣和大长裙的游客们。我们混迹在这里,跟小贩讨价还价,也跟着有信仰的人们绕着大昭寺转经,所谓转经就是围着大昭寺以顺时针的方向沿着八廓街一圈一圈地走。巴万说转经要转特定的圈数,于是我们每天数到了数字,就去街角的一家昏暗的小茶馆喝茶。

茶馆里的茶按壶卖,不是紫砂壶的,是那种暖壶,几块钱一壶,大概能有3、4升,几个人能喝一下午。有时会有兜售用辣椒末拌的土豆的藏族老奶奶过来,就可以就着土豆喝奶茶了,我跟这位藏族老奶奶学会了“土豆”的藏语念法。有时会跟其他人拼桌,如果是藏族人,巴万就会去跟人搭讪,若碰巧对方也会说普通话,便会就着他们胸前佩戴的珠子聊半天。

有一次,在转经的时候,遇见一个藏族奶奶,她握着我的手,跟我说一些听不懂的藏语,最后在我手上留下一粒红色的珠子。路过首饰店,我把那颗珠子串上绳子戴在了手上。巴万说大概是因为我把红色围巾围在头上,看起来像图腾里的某个人物。后来巴万回到陕西,开了一家手串店,还寄了他的小叶紫檀手作给我。我很好奇,我到底像谁呢。

等到差不多太阳下山了,我们便返程。

就这样过了半个月,虽然每天都绕着大昭寺转经,我们始终没有走进大昭寺,“下次来拉萨再去”。最后一天,我对着大昭寺做了顶礼,天下了一会儿雨,转瞬就晴了。

一行人在拉萨就此别过,向不同的方向四散而去。有人继续前行去加德满都晒太阳,我原本计划同去,因护照迟迟未能寄到改变了行程,将加德满都也留给了“下次”。

后来,没来得及等到“下次”,在不同的年份,加德满都地震,大昭寺发生火灾,八廓街被改造,没那么多来日方长,见到的就见到了,没见到的也见不到了。当时说要“再走一遍G318”的豪言壮语也被留在了2012年。

2012年 拉萨

巴黎

去巴黎是计划外的行程。

我们的目的地是意大利都灵,需要在一个地方转机,慕尼黑还是巴黎,当然是巴黎!

去欧洲,转机对我来说完全不会觉得辛苦,简直就是彩蛋。我们上一次是在比利时转机,要70多个小时,于是在布鲁塞尔踏踏实实住了两晚,玩了三天,还去了布鲁日。这次能路过巴黎,真的是比目的地还让人期待呢。

只可惜这次只有十几个小时,早上到,晚上走,一日游。

咨询了“老巴黎”Junjun,把这仅一天的行程安排得妥妥当当。从机场有地铁可直达巴黎圣母院,这么看来,我们有充沛的时间去逛巴黎圣母院及其周边的塞纳河、卢浮宫……

飞机上,我问Mars:“那都灵呢?你想去哪里?”

Mars:“巴黎圣母院!”

“……”

当我们兴致勃勃抵达巴黎,下了飞机,准备即将开始充实的走马观花一日游时,却看到机场里告示牌上写着:机场直达巴黎圣母院的地铁线路今日维修,要搭乘这趟地铁的话需要改变交通方式:搭地铁、换乘巴士、再换乘公交……原本地铁直达半小时的单程路程,需要将近两个小时了。

最后我们决定,不管怎样,还是按照原计划完成游客打卡一日游。

今早,看到巴黎圣母院着火的消息。

“好在我们当时还是去了!”Mars说。

2018年 巴黎

饭团酱
作者饭团酱
29日记 3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饭团酱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