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少在电影里,巴黎圣母院不会消失

时间之葬 2019-04-16 17:22:37

昨天,巴黎圣母院的一场大火,让全世界都为之震惊并且沉痛。这栋存在了800年之久的建筑,不但是巴黎最著名的标志性建筑,而且也是人类文明的一个象征。这场大火之后,圣母院最显眼的尖顶毁于一旦。很多人不免感叹,难道从此以后我们要看到完整的巴黎圣母院,只能去过去的电影里寻找了吗?

作为巴黎最知名的标志性景点和建筑之一,巴黎圣母院曾在无数以巴黎为背景的电影中亮相。只不过在大多数时候,它只是作为一个高辨识度的标志出现,其意义,无非是提醒观众——我们到了巴黎。这些作为背景的巴黎圣母院,就像在银幕上一再闪现的埃菲尔铁塔和卢浮宫一样,满足着人们对于巴黎这座浪漫之都和文化之都的憧憬与想象。

包括奥黛丽·赫本的《巴黎假期》、吴宇森的《纵横四海》、伍迪·艾伦的《午夜巴黎》、斯科塞斯的《雨果》在内的众多电影,都曾出现过巴黎圣母院的掠影。在这些影片中,圣母院的意义,就是巴黎。在巴黎,赫本在谈一场典型的赫本式恋爱,周润发和钟楚红在经历一场典型的吴宇森式冒险,欧文·威尔逊代替伍迪·艾伦本人穿越回19世纪与文豪大师们神交。在电影内外,巴黎就是浪漫的同义词,而圣母院,就是巴黎这块蛋糕上最诱人的那颗樱桃。

碟中谍6

我们最近一次在电影里见到作为背景板的巴黎圣母院,应该是去年阿汤哥主演的《碟中谍6:全面瓦解》。作为当今好莱坞商业巨制的典型代表,《碟中谍》系列一直在带领观众前往全世界最著名的城市地标打卡。从第三部里的上海,到第四部里的迪拜,再到第五部里的伦敦、维也纳、哈瓦那和卡萨布兰卡,直至第六部里的巴黎。“白寡妇”背影里的匆匆一瞥,或许却是我们最后一次在电影里得见完整的巴黎圣母院。

在囧瑟夫主演的《云中行走》里,巴黎圣母院依然是一个鲜明的背景,但却不再是一个简单的打卡标志,而是深入参与了影片的叙事,永远成为了主人公菲利普·帕特传奇经历的一部分。帕特的传奇经历,我们已经在更早的一部纪录片《走钢丝的人》中得以了解一二,他最著名的壮举,自然是那次在尚未倒塌的世贸双子塔上走钢丝的表演。在《云中行走》里,我们得以看到帕特更完整的成长历程,在世贸双子塔的传奇表演之前,他曾于1974年在巴黎圣母院正面的两座塔楼间完成了一次试炼。圣母院自然不像双子塔那般高耸云端,但是这座古老的建筑象征的正是帕特这个法国人骨子里的浪漫与冒险精神。

同样作为背景深入主人公生命的,是《天使艾米莉》。在影片的开头不久,就有一幕年幼的艾米莉在巴黎圣母院中点蜡烛祈福的镜头,黑色荒诞的一幕随之到来,艾米莉和妈妈走出圣母院时,母亲就被一位跳楼的游客给砸死。童年悲惨的艾米莉开始变得“古怪”,只不过她的“古怪”不是用来报复命运的不公,而是用她独有的精巧去设法帮助那些同样遭到命运不公对待的人们。哥特式的巴黎圣母院给艾米莉留下一道最深的阴影,艾米莉还给世界的,却是一抹暖心的温柔。

筋疲力尽

作为背景的圣母院,更加值得被铭记的一次银幕亮相则是戈达尔的《精疲力尽》。这部挥洒着自由和不羁气质的处女作,故事发生在巴黎,其中有一部分就是在巴黎圣母院取景,片中让-保罗·贝尔蒙多在街头读报纸的一幕背景,正是当时的圣母院。这个场景很可能已被人们淡忘,但是这部新浪潮的开山之作却注定永远被人们铭记。戈达尔的巴黎,象征的是电影的自由和一派全新的美学。

作为电影里真正的主人公登场的巴黎圣母院,自然是在近百年来各色改编雨果原著的电影里。从上世纪20年代直到今天,全世界各国不知道改编过多少次《巴黎圣母院》,最久远的一次可能是当时以恐怖片闻名于世的环球拍摄的《钟楼怪人》(1923),最近的一次可能不久就会上映。

查尔斯·劳顿版《巴黎圣母院》

德拉努瓦版《巴黎圣母院》

在诸多版本中,当属查尔斯·劳顿主演的1939年版和让·德拉努瓦导演的1956年版成就最高,最深入人心。表演大师查尔斯·劳顿饰演的卡西莫多之丑,简直令人过目难忘,而德拉努瓦版里的爱丝梅拉达之美,同样令人刻骨铭心。这两版都采用了明暗对比强烈的摄影手法,都旨在阴森可怖的氛围里凸显爱的美好与浪漫。

除这两版之外,好莱坞和法国还在1996年和1999年分别把这个故事拍成过动画片和音乐剧,各有亮点。

现在最为影迷所津津乐道的,无疑是《日落之前》里伊桑·霍克和朱莉·德培的那段对话。片中的两人在塞纳河上行舟,行至巴黎圣母院时,霍克对德培讲了一个故事:二战时占领巴黎的德军曾在巴黎圣母院埋了很多炸药,但是负责按下那个爆破按钮的士兵,却不忍心这样做,因为他为这座建筑的美妙所惊叹。德培随即问霍克,这个故事是真的吗?

霍克不能确定这个故事的真假,但这个故事却在沃尔克·施隆多夫执导的《外交秘闻》中得到了某种印证。当时在德军准备撤出巴黎时,希特勒曾下令炸掉巴黎的那些标志性建筑,除了圣母院,还有埃菲尔铁塔、卢浮宫和圣心堂。但是负责这个计划的军官最后拒绝执行这个任务,如我们所知,这些建筑都完好地保存了下来。

德培随后说出了今天被刷屏的那句话——“你能想象巴黎圣母院有一天会消失吗?”毕竟,在此之前,那里曾经是一座别的建筑,在许多年之后,谁也无法保证那里不会树起一座新的建筑。

昨天那场大火其实已经给了我们答案。巴黎圣母院作为一座建筑当然可能有一天会消失,但它作为人类文明的象征却永远不会消失。拒绝按下爆破按钮的士兵会守护它,大火过后人们会努力修复它,电影,以及所有关于圣母院的图片和文字,将始终铭记它。

(原载于凤凰网文化频道“洞见”栏目,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时间之葬
作者时间之葬
98日记 25相册

全部回应 71 条

查看更多回应(71) 添加回应

时间之葬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