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8日行(下)- 如果旅行要有个命题

火山小宇宙 2019-04-13 23:32:24
上篇回顾:纯旅行攻略型干货,答应写给一些dfls看的;
下篇指引:如果前行的方向需要有个命题,我写下“苏打绿”和“张悬”的字迹。

2018年的第一个季度辛苦到疲惫之后,和老板早早告假,去了台湾,没带什么行李,就像一个人远远的、在一个没有认识的人的地方静一静。本来就是这样的初衷,就只是想逃离而已。

所以在抵达台北后的第一天早上就6点起来在台北的河滨公园晨跑,所以本来只想买苏打绿的夏和冬两张专辑的,本来只是想漫无目的的走走就好,随遇而安,随走随停。

所以在无意中撞到2019年台北总统府音乐会live现场,席地而坐听live被邻座的阿伯问“你来台湾旅行的主题是什么”的时候,我愣了一下,好像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哦。而我思量了一下,回答了一句“苏打绿吧”。

我其实算是一个理智的听众,不再像还念书那会儿拥有狂热的热情,经过职场数年的沉淀和洗礼,我仿佛已经不再拥有年少那般狂热的热情、炙热的喉咙和发烫的脸庞。而在台北总统府前的那个舞台下面,我突然觉得,这一趟的无所事事,是否可以变得更有主题和方向一些。

这场属于自己的旅程,我要不要自行命题。

就好像明明主唱大人参加《歌手》,却还是抱着专辑的概念(哈哈,我这叫强行硬凑)

2019年的总统府音乐会前,我回答此趟旅行的主题是“苏打绿”(and张悬啦~)

所以在这趟起点于散漫的旅行中,我加了很多疯狂的元素,和符号。

当然,有苏打绿的地方,自然有青峰,有青峰的地方,怎么可以没有张悬。

手心手背,我从来都是一样的爱。

当狂热散去,我拥有的不过是愿意更多的聆听,寻觅在唱片货架间,我要找到你的声音。

买苏打绿和张悬的专辑,真的是要靠缘分。当然,我这种总是运气差的人,只能加倍的努力,去寻找。据说今年1月的时候冬未了的台版专辑还买得到,而到了4月整个台北陷入一种蜜汁脱销的状态,俨然一副要绝版的姿态。

台北-台南-台东,三座城市里所有的五大唱片、佳佳唱片、诚品店甚至是光南批发大卖场我都跑了一遍,甚至是一些二手店(如台北的个体户、洛克等),终于在诚品信义看到了最后的几张冬未了,当时还和绿人村村长说“你看,这里有哦”,带着一点小得意。

而张悬的炼云却是在唱片行没有找到,五大的前台小哥哥说“炼云应该绝版了吧”的时候,我觉得有一丝丝的遗憾。只能手捧一摞苏打绿离开。

此行的全部唱片收获,当然最后Anpu的炼云买到了,在女巫店~

其实之前在北京几乎不买唱片的我,这次发现自己很喜欢逛唱片行,每次都会在唱片行入口的地方看见苏打绿的专辑和五月天、周杰伦的放在一块,有一种偷偷的骄傲,在台湾这么火啊~挺好挺好~

而张悬的专辑和Tizzy Bac、陈珊妮这些的常常放在一起,看着张老板《神的游戏》专辑封面里的那个侧脸,有一种好久不见的久违感。放置在唱片架的一个安静的位置,就好像老板这个人一样,酷酷的。

我来到你的城市,走过你来时的路。

台北停留的时间里,几乎1/3都在政大和女巫店附近转悠。特意打开了了In Summer巡回访问的视频,定位出写出<小情歌>、<Oh Oh Oh Oh>、<女爵>、<是我的海>的地点,看着风雨长廊贴着的海报、商学院的井盖、季陶楼斑驳的墙壁,努力的想如果20年时光倒流,是怎样瘦小的身影在这里写下了那些词句和音符。

政大·文学院

馨仪就读的商学院,商学院的井盖旁青峰写下<是我的海>

也在四维堂门口的树下停留了一会,张望的时候发现里面有学生在排演,便不做打扰。《空气中的视听与幻觉》在2004年5月30日发行的时候,2016年5月30日再在同一个舞台上唱起的时候,不论台下都是哪些不一样的面孔,台上都是那些一样的脸庞。可能加了一些沧桑吧。

而我经过这里,也不过低头不语地再听一遍,留作纪念。

斑驳的四维堂

政大·四维堂

也找到一个文学院季陶楼里面一个无人的教室,在里面坐了一会;在橱窗发现了“道南文学奖”的海报,知道了青峰谦虚说的“不过是佳作”是指的什么意思...我在略显空荡的文学院里,努力寻找季陶楼通往山上排球场的捷径,不确定是不是在这样的路上,<女爵>和<左边>被谱写了出来...

季陶楼背后的小路,不知道是不是青峰说的捷径

道南文学奖,一等奖二等奖后,还有佳作奖,只有2个名额哦

季陶楼无人的教室

这些当初的情景,我都无法想象了,只能听着不变的歌声,就当做已经见证了一样。

离开政大的时候,想着有几个少年,从四维堂的舞台走下,从校门走出,走向了巡回校园的更多的舞台,走向了万人的小巨蛋,甚至走过了海峡,到过我来自的城市。而他们如今依旧在努力的谱写着生活,依旧在歌唱。

我想你很适合,当一个歌颂者。

看到的风景里,好像看到了日光的痕迹;歌颂的人群中,我好像看到了你

本来这一行是没有台东的,本来想去高雄,苏打绿是那么热爱高雄。

然而春天的时光,去台东寻找日光仿佛更契合这一行的主题。虽然日光狂热到我有些晕,却在加路兰的海边捕捉到这些植物,可能和《春·日光》封面在龙田国小拍的红竹并不是一样的品类,我却仿佛看到了日光在上面流动的痕迹。

台南去台东的早晨,晨光熹微

在台东的某个地方,突然觉得很像《春·日光》封面的植物,日光流淌

《春·日光》的封面..红竹有被调色...

也本来,这一行是没有女巫店的。一是因为行走多日有些疲乏,女巫店的表演结束又常常是近午夜,赶上日子的那一场是“不是桃乐丝”乐队的表演,是一个我没有听过的乐队,据说是主唱要出国了,最后一场了。但是我依旧去了,想着既然已经步行到了这里,既然这里是一个对于张悬、苏打绿无比重要的起点,那我不妨听一下,如旧日重现。

我没有后悔。

不仅是因为爆场的学生和带颜色的互动赋予了太多太多熟悉的感觉,也是在光影闪烁的灯光中,好像看到了你们一般。也就是在那个吧台后,阿悬奉献了生命中最重要的6年时间,也就是在那个吧台前,青峰看着张悬演唱,仰着怯生生却又无比崇拜的脸。而我今夜在这里,和众多聆听的学生一样,只不过他们看到了歌颂的人群,我看到了你。

女巫店,多年依旧

歌唱的时候,我好像看到了你,你们。

专辑总是有起承转合,而铭刻主题的旅行也有惊喜。离开女巫店前,我鼓足勇气问一脸酷酷表情的女老板,“有炼云的CD么?”,老板说“有”,然后从背后一个柜子中拿出全新的、我在其他各处唱片行都没有买到、唱片行说已经绝版的“炼云CD”,上面印着Anpu名字。而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我,付了钱之后站在女巫店的门口低头看手上的CD,懵懵的。

台北下雨了,我都忘了撑伞。

被雨困住的城市,有你弹着吉他陪我;被雨困住的城市,有歌混着雨声降落。

也许有人会埋怨这一切都是纸上的,但要记住:人类只有在纸上,才会创造光荣、美丽、真理、知识、美德和永恒的爱 ---萧伯纳

我走过你们来时的路,听过你们去时写的歌。那我要留下些什么呢?

我不再有年少的狂热,听歌都是静静地站在后面;我的脚踮得不够高,你们看不到挥动的手臂;我的音量太小,你们听不到鼓励的声音。我只有这不停歇的脚步,只有笨拙的字迹,只有微不足道的感谢,在看不见的地方,在不拥有姓名的纸上,写给你们。

写给林暐哲音乐社的诸多工作人员,给每个幕后英雄献上专属他们的感谢;

投递给林暐哲音乐社的、专属工作人员的感谢信

写给青峰,在政大山间,在女巫店前;

我歪歪斜斜的足迹,青峰加油,起笔政大,终笔女巫店

而张悬已离去,安溥还在这里。安溥说她不需要狂热的字句,所以我给安溥的,不过是遥远的聆听,在夜里沉默的,听她歌唱。

我并不寻求这一切的情绪都要被懂得,只愿你们继续歌唱,我也继续聆听。

火山小宇宙
作者火山小宇宙
37日记 3相册

全部回应 23 条

添加回应

火山小宇宙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