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海拿3500一个月的日子

达令欧尼 2019-04-13 23:11:15
来自话题 我的文学启蒙

前言:

初中的时候读了第一本书:《鲁滨逊漂流记》。从此埋下种子:生活是可以被人改造的。朋友对我的评价是:扔到哪里我都可以生活。

计划一直被打乱,本以为来上海只是暂时待一段时间,没想到,如鲁滨逊一般‘困在’了上海这座岛上。

这段困在‘上海’漂泊的日子,我住在一个沿河的小区,有一张可以写字的书桌。

小区的绿化很好,今天,我下楼在樱花树下,读《西蒙.波伏娃传》,粉色的花瓣飘进了绿色的河里,我恍惚了环顾四周,左前方的上海中心的尖顶,这座据说是世界第二高楼,提醒着我:我没穿越,这里就是魔都,上海。

这段时光里,我开始思考着亲情,友情,工作梦想的话题。这些话题,都有一两本书,对我有了启蒙作用。我的生命力很强,只要给我一本书,和爱,我在哪都可以安营扎寨。

一.关于亲情,启蒙于刘同

朱自清的《背影》勾勒亲情的样子,那时候不太懂,懂得时候,父亲的背影已经有些驼了。

大学里大一大二最喜欢的书,说来不好意思,就是刘同那本书《谁的青春不迷茫》。

虽然被很多人骂是鸡汤。但是,19岁的年纪不读些鸡汤,怎么熬过那些貌似青春洋溢,实则‘为未来迷茫到愁断肠’的日子呢?

记得读刘同的《谁的青春不迷茫》里,对书中和多地方对亲情的描写,很深刻。大学里他读中文系,跟父亲生气不说话,和过年和妈妈吵架,到30岁左右,他开始成为了父母的好朋友。

文字里充满了对父母的爱惜,那些父母‘苏大强’似的作人场景,在他的笔下,开始变得俏皮。

那天下班回家,在回家的公交车上,想跟父母叙叙旧。

“老爸,你晚饭吃了什么?我好想吃兰州拉面。”

他直接甩来一个红包,红包‘’署名兰州拉面一碗‘’。

20元的红包,让窗外,车水马龙,灯红酒绿的一切都模糊了。

倒不是因为在上海的日子苦,而是,坐在公交车里,满车厢疲惫不堪的白领之间,26岁的那一个刹那:我才意识到,父母的给予,不是理所应当的。

老爸的红包跟男友和好友生日,发的红包是不一样的。

父母发的红包,初心是不指望你还,也不是为了换取你的爱,就是一个长期习惯了‘给予’的惯性引导。

我从16岁离开父母去隔壁省上高中起,父母一直给我打钱,我都习惯了,父母的钱,拿的理直气壮。

26岁,自己工作了,自己老老实实的去做一个上班族时,体会到老板的压榨,上海的房价,五块一个橘子的物价,才渐渐体会到:

父母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世道下,没有爷爷奶奶的帮助下,两人省吃俭用下,把我和弟弟养大?

在我的追问下,老爸跟我说,那天晚饭他只吃了稀饭。

成长,就是一个不断和自己和解的过程。这个过程,与家人和解,是成长的必然一环。

我开始明白,刘同书里,表达对父母的爱,也尝试着开始自己写了。

二.关于友情,启蒙于《论语》

‘君子之交淡如水’,小人之交甘若醴。
不患人之不己知, 患不知人也。

高中学的论语,尤其是‘’小人之交‘’,常让我对黏腻的感情,画一个问号。

大学期间,曾经在校外认识一个女孩,成为了闺蜜。周六日去跳舞,喝咖啡,聊恋爱的故事,看上去很热闹的友谊关系。

聊到她有一个亲妹妹,我很好奇,问你妹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

她说:别提了,她就是一个贱人!

心‘咯噔’了一下。一个人如果能称自己的亲妹妹是贱人,那么我有一天,我也一定会成为她口中的‘贱人’的。

果然,半年后,因为一件误会,或者我的考虑不周,触及了她的利益。她气愤的把我拉黑,踢出了我们原有朋友的群。

这件事,一直干扰着我,我反复对自己的‘人设’,产生质疑。当初是那么黏腻的朋友,怎么就成了各自的‘敌人’?

朋友,是两个人需要共同经营的,需要时间检验的,不是一开始很‘聊得来’那么简单的事呢。

失去的朋友,存在最大的意义是提醒自己:感激那些,尽管自己很幼稚,有时候很讨人厌,却还多年不离不弃的朋友,保护好自己现存的友谊。

我有一个信基督的美国好友,认识六年多以来,他吃饭前都会祈祷:敬爱的上帝,感谢你赐予我食物。

在上海,我们相聚,一起去吃饭。我提醒他别聊的太开心,就忘了祈祷哦。

他笑着说,太了解我了。

我提议,这次带着我一起祈祷吧。

闭上眼,听着朋友虔诚的念祈祷词:

感激我们能享用食物,感激我们能遇到彼此,感激眼前的每一个细节。

我不敢说那只是纯粹的心理作用,但是那顿饭,我吃得非常满足,内心平静而充盈。

感激,是一项强大的能力,可以让人瞬间获得幸福。

吃饭前,别忙着拍照,试一试祈祷感激,看一下吧。

人,如果想要获得幸福,定时感激,也是获取幸福感的一个好习惯。难过时要抽空,拿张白纸,写下自己所拥有的东西,感激身边的朋友家人的支持。

后者这类好朋友,不用黏腻的定时见面,保持联系。他们就在那里,为你的成长开心,尽管多年未联系,见面后,好像如昨日刚见过般。

三.关于工作与生活,启蒙于叔本华《人生的智慧》

叔本华那句:人生如钟摆,在‘未实现愿望的痛苦’和‘实现后空虚‘,二者之间来回摇摆。

爱这句话,工作后,更甚。

在上海工作快半年了,我才知道:迷茫,空虚,不单单是属于年轻人。

工作的地方,是一个语言类培训机构。面试我的是30岁左右的女经理,我入职后的第一周,她就辞职去澳洲旅行了2周,之后又去了菲律宾。

后来工作又来了一个年轻一些的女经理,她工作非常认真,充满了激情,还很踏实。

熟络之后,才知道,她曾经在伦敦留学两年。

当时第一反应时:出国留学过,回来还只是做这个小培训机构的经理.....?

她工作了一个月,把我工作报表上的错误纠正了10多条错误。我除了愧疚反思之余,也升起了对她的认真工作态度的尊重。

一个人品质,体现在对小事的态度。真的不能再拿‘不拘小节’打发马虎和不认真。同时,我似乎换一个角度,看到了留学的意义。

如果年轻时,就很想出去体验生活,却因为现实原因没有出去。那么就算老老实实工作了,还是会坐立不安,蠢蠢欲动。

至于对成功人生的定义,是我们作为一个人,一生思考的课题。成功的定义,因为我们年龄的改变,不断的被刷新。

一个法国女学生,40岁左右未婚,在上海做工程师。她精通德语、法语、英语,在学HSK5级,很高的级别了。

我给她上汉语课,解释不清楚‘满足’和‘满意’的区别,我们为此发生争吵又和解,最后开心击掌,一起进步。

她像一个老朋友,又像一个老师一样,跟我分享生活故事。

当她表达自己,虽然工资待遇不错,但是她至今还在思考:什么是成功的人生?

她坦言,从小一直是优等生,听从父母建议做了工程师,但是她就是不快乐。工程师,也是一个会被时代淘汰的一个工种,因为技术会更新,她原来在德国的公司做半导体方面,后面公司倒闭了,她来了中国。

现在,她也会担心焦虑,眼前的工作若是出了错误,自己被公司开除了,未来该怎么办。

我大惊,说孔子曾说‘三十而立,四十不惑’。原来,我以为到了你这样的生活水平,我就不会迷茫,对生活疑惑了。

她翻了白眼,笑话我说:“当然不是,至少,我不是。”

我发表我的意见:“我认为成功的人生,是一生过得幸福的人。”

她立刻抓住我的语句的漏洞:“一生都很幸福的人生,不存在!生活中如果没有不幸,就不会感知到幸福的难得和珍贵。”

这种故事,我们都听过,但是,我们一遇到痛苦,失败,还是会陷入抱怨,会忘记:啊,对哦,成功不是理所当然的。

如果没有工作的压榨,就不会感激下班后看书的时光,以及感觉到周末睡懒觉的早晨,是那么惬意。

如果没有遇到挫折,他人的恶意对待、破碎的友谊,我们会以为家人和朋友,对我们的善意支持是:理所应当。

因而忽视了身边最可爱的人,以及自己原来是命运的幸运儿,这个事实

结语:

本以为来上海只是暂时待一段时间,没想到,如鲁滨逊一般‘困在’了上海这座岛上,现在却乐在其中。

每天被充足的阳光晒醒,跳上一辆有座位的公交车,去给年龄各异,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上课。从学生那听到有意思的趣闻和观点,又写成了文字。周六日去图书馆,会留有一个下午的空闲,和一个有意思的好友喝咖啡,聊生活。回家的公交车上,跟父母聊两句。

在公交车,上班的地铁上,会写豆瓣。回家后,一边做饭一边看《欲望都市》,很羡慕美剧里凯莉,一边写作和姐妹聊八卦的生活。

殊不知,自己也正在过着这样的生活,除了没有遇到Mr,Big之外,都挺好。暂且,让我的老爸,顶替Mr.right 这个角色吧。

固执的认为,这些在上海漂泊的日子,最后都会成为我的书,《达令欧尼漂流记》里面不可或缺的一章。

给我一本书,和爱,我在哪都可以安营扎寨。

达令欧尼
作者达令欧尼
73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20 条

查看更多回应(20) 添加回应

达令欧尼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