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美与环境

五月 2019-04-13 09:33:43

我听的唯一的一个中文节目,是梁文道的“八分”。上周终于把旅行拉下的集中听完了,其中他讲到的国人的审美问题引发我想说几句,并且想把我在巴黎大街上拍到的照片挂出来。

首先,一直听梁文道是因为他的三观我很认同,听起来很顺耳。另外梁文道的阅读极广,他读的很多书也是我喜欢的书,自然又引起另一层的认同。但我从来没有留言,因为从来没有问题要问,我只是从他那里获得一些信息,比如他读的书(几乎全是英文书),和他对国内一些现象的看法。

我注意到(也许是我的错觉)梁文道一开始还是蛮客气的,渐渐地他的耐心偶尔也会被一些听众磨薄,比如常有人问他从哪里可以得到某本书,有一次他终于不耐烦地说:这些书(其中包括鲁迅的书)你上网搜一下都能找到,难道你要我替你找到送到你手里吗?

我暗笑,梁文道质问的痛快。我也碰到过这样的问题,心里纳闷,你要是真的对书/作家/音乐/事件/人物…等等感兴趣的话,你只需要一个名字就能在网上找所有的相关信息,为什么要问呢?难道留言纯粹是为了留言吗?如果你赞同某个观点,喜欢某个帖子,点个赞就足够了,依我看。

最近,梁文道在八分里讲到他憋在心里很久的一个问题,审美问题。他说到今年北京国际电影节的海报设计和有关海报的说明,都缺乏美感。然后他谈到春节期间故宫的花灯晚会,他用了“很爷们”这个词形容晚会的装饰。这令我想到高晓松的节目,听两次就彻底倒了我的胃口,他的一些讲话习惯透着“很爷们”的得意,流露出国人特有的种族歧视习惯,令我反感,再不听了。

梁文道进而谈到国人的衣着,有些人把好几个名牌同时挂在身上,他们是为了穿的美,却透着恶俗。梁文道举了几个例子,赞美了法国人和意大利人穿衣的高品位。梁文道从这些现象讲到我国人“不会穿”的原因,其实就是从小生长的环境,家庭的教养,自身的修养,这是一个综合的知识修养渗透。听梁文道,感觉他几乎全盘否定了大陆的审美趣味。不知道听众里有没有人骂他,估计有。其实我觉得国内有些年轻人还是蛮会穿的,回到30几年前,有一次我去宁波,在码头遇到一群大学生,有几个女孩子穿的不但对,而且非常对。但这样的时候太少了,我遇到的多数国人和海外华人都穿不对,即便没有全错,也完全谈不上品味。但这次在巴黎,我看到好几个华人女子穿的很优雅,很巴黎。看来环境的确是很重要的。

什么是穿对了和穿错了?我觉得最基本是颜色的搭配,对一个不会搭配的人,全身颜色不能超过三种,颜色太多很容易出错。另外看你要的是什么风格,如果想要优雅,衣服和饰件搭配千万不可繁琐,比如很多金银色的扣子链子之类。我个人很想穿的飘逸却没有那个搭配能力,所以我的衣饰都比较简单,北欧风格居多,直线条中性色彩,不同深浅的黑色灰色白色亚麻色。这次在马德里买了一件短大衣,穿到巴黎我的房东非常欣赏,就是因为简单。

在我去过的大城市里,纽约,罗马,柏林,伦敦,巴塞罗那,马德里,都布满了时尚的人,但我一秒钟都不犹豫地说,唯有巴黎的时尚令我拜倒,唯有巴黎我跟不上趟,就像格特鲁德.斯泰因小姐在她1940年的书《巴黎 法国》里说的:It was important that Paris was where fashions were made. To be sure there were moments when they seemed to dress better in Barcelona and in New York but not really。读到but not really我嘿嘿笑,太对了。

其他那几个城市的人或许穿的更好,却只是一般性的任何人都可以模仿的时尚,而巴黎是骨子里的DNA里的血液里的时尚,是你把银行帐户里的钱都花光也无法copy的时尚。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他们穿的特别日常,特别简单,特别平常,特别不加修饰,我的巴黎房东说:我们常常花几个小时打扮,就为了打扮出好像没有打扮的样子。Natural, 自然随意,是法国普通人的时尚追求。注意,我说的是普通人的日常打扮,不是巴黎的时装秀。

每一天走在巴黎大街上,我都频频被他们舒舒服服的自然样子惊艳倒,我注意到所谓风格和品味,不但是衣服,和你穿什么怎么走路也有联系。那么穿不同的衣服要配不同的走路姿势吗?我不知道,问巴黎人吧。

五月
作者五月
230日记 8相册

全部回应 91 条

查看更多回应(91) 添加回应

五月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