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春杂草记

楊從周 2019-04-09 23:34:11

岭南春天来得早,去得也早,匆匆的到了三月底,气温回升迫近三十度,这便要入夏了。果然,随后几天即涨至31℃,湿热了皮肤和毛发。于是我不能不想念起北方的春天,在北方读书时,学校在四月末凑几天假期,连上五一,每年校历上都标注一个“春假”。当时只道是寻常,后来回想,很有一点风雅的味道。这春假,确也名副其实,带着杨絮柳絮飞满城的记忆。

春假已经不可复而得,这周日,卧室窗外蝉开始叫,提醒我夏天要来了。按农历说,现在暮春三月,草长莺飞,是观察大自然的好时机。我们和宝宝到屋旁的荒地种牛油果,并记下这季节的杂草,作为春之物候。

杂草不仅生命力顽强,它们的名字也很有趣,听起来好像是植物界的“古惑仔”,譬如地胆草、狗尾巴、海金沙、鬼针草、臭鸡屎藤、水鬼蕉、鸭拓草……

楊從周
作者楊從周
182日记 41相册

全部回应 2 条

添加回应

楊從周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