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香、没药与人们追逐的芬芳:香水的神话发展小史

席路德 2019-04-05 20:59:15

香水与香料从神话时代就与神族和祭祀仪式密不可分。早先的香水多是向神表示敬意,而现在的香水则是身我们自己表示敬意了。

很难说清人类是何时开始使用香水的,不过想必从非常久远的年代起我们的祖先就已经开始使用香水了。香水历史的研究学者了孜孜以求,终于在尼罗河畔的底比斯寻觅到一些蛛丝马迹。

在女法老哈特谢普苏特(Hatshepsut)的神庙里有一系列壁画,描绘了大约在3500年前一支由女法老派出的船队前往蓬特之地(Land of Punt)寻找一种叫做没药的香料及他能散发出浓郁芬芳的植物。

蓬特是一个远在古埃及帝国疆域之外的国度,据说古代世界最大宗的香料乳香和没药的主要产地。。在很久以前的中古王国时期,埃及的商人曾经到过那里,但后来他们忘记了怎么去。

古埃及人将蓬特称为“神之地”,因为他们认为蓬特位于太阳神的神域,也就是日出的方向,即埃及的东方。传说中这里盛产乳香和没药,到处是奇珍异宝,深受众神的喜爱。古埃及文献中的“神之地”意味着它是“圣地,“或”先祖之地”,换句话说,埃及人认为他们的祖先曾在那里生活过。

早在第四王朝的法老胡夫统治期间就已有关于从蓬特运送金子至埃及的记录。最早关于埃及与蓬特的通商记录出现在公元前25世纪第五王朝的萨胡拉法老时期,之后在埃及的第六、十一、十二和十八王朝又陆续有更多前往蓬特的远征。

在公元前21世纪十一王朝法老门图霍特普三世(Mentuhotep III) 统治期间,一名叫哈努(Hannu)的官员又组织了几次去蓬特的航程,或许他本人也在其中。在十二王朝时期法老辛努塞尔特一世(Senusret I)、阿蒙涅姆赫特二世(Amenemhat II)、阿蒙涅姆赫特四世(Amenemhat IV)都成功地打通了埃及与神秘之地蓬特的航程。十二王朝时期埃及还出现了一本关于埃及和蓬特的贸易故事的畅销小说《沉船水手奇谭》。

古埃及的很多神庙碑文中都提到过蓬特。在法老阿蒙霍特普三世的墓葬地有一块石碑记录了埃及人崇拜的阿蒙神的一段话:“我将脸转向太阳升起的地方,我在那里为你创造了一个奇迹,我将蓬特的土地带到你身边,让他们带着所有的芬芳的花朵,祈求和平并呼吸你给的空气。”

古埃及人对蓬特之地的描述,往往是含糊不清的传说而非事实。据说只要航行穿过红海,那个生长着香料的国度就会出现。当时的人们对此深信不疑。他们还曾提到,蓬特之地出产芦苇,当地人在河流上搭建蜂窝形状的高脚房屋。蓬特人一开始被描述成红黑色皮肤,长发上佩带鳍状装饰,但是到了十八王朝时期,他们的发型又被描述成了长短不齐的风格。

这是因为,前往蓬特的旅途充满了凶险,要受海陆两种煎熬:需五艘“比布鲁斯”(源自黎巴嫩港口比布鲁斯)式大船,一小队士兵和工人,并要穿越沙漠,跨过大海,历时接近一年,才能往返一次。所以自从十二王朝之后,埃及人就很久没有到过那里了。

在古埃及第一位女法老哈特谢普苏特统治的第九年,为了巩固她的统治,她与高级祭司达成协议,精心策划了一起前往蓬特的远征,以获取祭神所需的乳香与没药。虽然埃及和蓬特之间的贸易往来故而有之,但公元前1493年的哈特谢普苏特这次远征特别重要,不仅是因为这笔交易比以往任何交易都大,还因为通往蓬特的贸易路线已经消失了,哈特谢普苏特被众神指导重新建立联系。

当时的埃及人对海上航行并不是很精通,所以长途远航到蓬特采购乳香、乌木与魔药的难度可想而知。据说她的这次探险受到了大神阿蒙的祝福:来吧,平静的来吧,我优雅的女儿,我会把整个蓬特交给你……我会在大地与海中引导你的士兵,将他们带到那神秘的香料海岸……他们想运回多少熏香就运多少。他们会心满意足地载回鲜活的乳香树,以及那片土地上的一切美好之物。

哈特谢普苏特任命她的法庭监事奈赫斯(Nehsi)为此次探索的首领,以便是“从效忠埃及法老的蓬特人处纳取朝贡”。他的这趟蓬特之旅算不出特别勇敢,因为与他同行的还有5艘埃及大船,实际上奈赫斯的远征只是普通的贸易活动,因为那时候的蓬特是个非常发达的国际贸易港,它似乎不仅仅局限于和埃及进行贸易,还和非洲内陆国家有贸易联系。

埃及人在蓬特发现了许多不属于当地的物品,香料是蓬特的土特产,而象牙、乌木、树脂等却是周边地区运来的,此外,蓬特还从某些神秘的地方进口长颈鹿皮、黑豹皮和印度豹皮,这些皮是神职人员制作服装的原料。蓬特甚至还进出口一些活的动物,为了娱乐或宗教之用。女法老的大宗订单意味着大量金钱,因而奈赫斯还受到了蓬特国王一家的热烈欢迎。

奈赫斯顺利地带回满船的没药,最令哈特谢普苏特女皇高兴的是自蓬特带回的活熏香树——共有31棵,还带有完整的根和原生的土。她援引阿蒙的命令“在房内为他建一个蓬特”,她命令将树种植于德艾尔巴赫利她神庙的花园内。为防有人忘掉其细节,哈特谢普苏特就像一个深谙公共关系的国家元首一样,命令一个艺术家小组将航程做成壁画刻于底比斯山德艾巴赫利她神庙的墙上。

蓬特之地的确切位置仍然受到当代历史学家,学者,考古学家和其他人的争议。多年来,它一直被援引为阿拉伯,当今索马里或邦特兰索马里在非洲之角,苏丹,埃塞俄比亚或东非其他内陆地区的一部分。也许就该是这样,香水嘛,总要散发着那么一点神秘而玄妙的味道的。

呵呵

在早先的那些日子里,熏香和香油都享有重要地位。我们用的“香水”这个词的词根在拉丁语中的含义是“透过烟雾”,在弥漫萦绕的熏香香雾中,祈祷者的精神得到抚慰,嗅觉得到愉悦,身体得到放松。

古埃及神秘古老的西腓香(Kyphi)是一种混合了16种以上原料,气味浓郁芬芳的熏香,在日落时分的庙宇和深夜时分的宅院里静静地燃烧着。

古埃及人制造香水和香膏的方法是把植物浸泡在油里,再用细纱布过滤香油,或者把花瓣揉进凝固油脂中,以此来吸收它们的香味。到了古希腊时期,做香水的妇女们吸收了埃及人的方法并加以改进,香油香膏产量大增,富裕的人们可以用香膏涂满全身。

公元前4-5世纪的古希腊香水瓶

到了罗马时代,大量从阿拉伯半岛进口的乳香和没药已经不能满足需要,来自印度的远东香料也加入了香水的原料行列。富裕的罗马人耽于奢华,居然在地板和墙壁上都用上了香料涂饰,宠物也被涂得香喷喷的,凯旋仪式的旗帜和队列更是喷洒了无数香水,到处都洒满花瓣。

中世纪时,香水的制作工艺发生了一次飞跃,那时阿拉伯人发明或改进了植物蒸馏法。此时波斯境内的大片土地用来种植玫瑰,目的就是提炼玫瑰香油。巴格达成了传说中的“香都”,一些新的香料比如麝香也被开发出来,人们甚至把它混入建筑物的灰泥,好让整座宫殿散发出持久而馥郁的香味。

在相当长的时间里,香水制造技术都是阿拉伯人的秘技,在欧洲各国甚少有人知晓。欧洲的香水业实际上是从16世纪开始突飞猛进的,那时凯瑟琳·德·美第奇从佛罗伦萨来到巴黎嫁给法国国王,就是她把香水变成了巴黎的时髦物品。

突然间,所有人都钟情于洒满香水的皮革手套。法国的香水中心格拉斯就是从那时因为香水贸易而繁荣起来的,并适时发展处自己的香水工业,成功确立了世界香水之都的地位。

维多利亚时代的香水工业已和之前有所不同,一方面当然是技术进步了,另一方面,那些“水”变得更加雅致,香味更能持久,闻起来的味道也更妙了。

然后就是工业时代来临,那些中产阶级突然变得富有,而且他们发现香水不再需要订制,而是可以被工业化批量制造,使得他们完全可以负担得起原来只有贵族买得起的东西。带来这种变化的重要原因是化学合成物的推广,有了它们,迷人的香水可以大规模生产,无需依托于昂贵稀少的原料。当然,人们也开始担忧千人一香的撞香尴尬,寄希望于发掘那些罕为人知的沙龙香,好能衬托自己独一无二的香水名片了。

PS:如果我是时尚博主就能推荐一波小众沙龙香了,可惜我不是,所以就这样吧。

席路德
作者席路德
71日记 3相册

全部回应 4 条

添加回应

席路德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