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元破壁机·机器中传来灵魂的低语

伊谢尔伦的风 2019-04-05 11:38:00

系列专栏之1

已故著名科学家霍金曾经提醒人类“小心人工智能”,这句话可以从两个角度来理解,一个角度是,要提防AI进化成变形金刚那种高智能机器人,气焰嚣张地侵略人类。另一个角度是,在普通和谐的现实社会,没有机器人来侵略你,但随着电子技术对生活无孔不入的辅助,AI会成为人类生活甚至生命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直接或间接地影响着每一个人类的命运——如果这样说还是不够具体,那就让我们看看赛博朋克的世界吧。

赛博朋克原文为Cyberpunk,是Cybernetics与Punk的结合词,这个风格的典型作品,大致是这么一种感觉:高楼林立、霓虹灯闪耀的不夜城里,机器人、改造人与人类混居。科技高度发达、贫富差距极大,气氛纸醉金迷。而主角,往往游走在人类身份的边缘,思索着自己的灵魂是否存在。

我对这个类型最初的了解,来自押井守执导的《攻壳机动队》剧场版。暗绿色基调的繁华都市中,草薙素子打开热光学迷彩隐藏身形,从高楼之上一跃而下,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这个经典画面被简称为“素子跳”,之后出现在了每一版《攻壳机动队》的开头,也包括那个不太成功的好莱坞真人版。在《奇遇办与生化人》的开头,我也致敬了这个场景。(总感觉不写这么一幕不好意思说自己在写赛博朋克)

攻壳漫画原作诞生于1989年,所设定的故事发生时间是2030年,离此刻的我们已经并不遥远。就算可以实现大脑直接上网的“电子脑技术”不一定会出现,但信息技术对人类身体的全方位辅助或者说侵蚀,也肯定会成为必然而然的未来。

就以智能手机来说,这种人手一个、物美价廉的复合材料薄片,功能已经比十年前上万元一台的个人电脑更强大了,每个人的生活都离不开它,就连盲人和聋哑人朋友也可以在应用市场里发现合适的辅助APP。然而与此同时,你的每一次使用,都在无意中把自己的个人信息泄露了出去:性别,年龄,位置,喜欢什么音乐,想买什么东西,每天走哪条路上学/上班……

然后,掌握了这些数据的相关厂商,就可以很精确地向你推送商品、服务、信息……有些时候要的只是你的钱,有些时候,要的是你的命——起初只是想治个感冒,不知怎么就在搜索引擎推荐的“优秀”医院里被诊断为需要进行“术中探查”的大病,手术中再一不小心出点事……你也就只是一条得不到推送的医疗事故新闻了。

甚至,还有可能出现类似《疑犯追踪》后期的剧情:邪恶的AI要抓住逃亡的主角们,怎么抓?只要锁定他们的位置,然后对附近的路人进行评估,从中挑选身体好、正义感强或从事警察、安保等相关行业的,再对他们的手机推送“全境悬赏犯罪者XXX”的假“政府消息”就行了。

如果这种情形真的出现,你会不会成为一无所知的助纣为虐者之一呢?

再进一步设想,手机这种随身智能系统的发展趋势,必然是“主机”缩小化而“显示”扩大化,也就是智能手表搭配投影显示,或者“手机”变化成智能眼镜。到那个时候,如果“实景增强”之类的东西可以很容易地垄断你的视觉,那么不论《头号玩家》那种VR游戏的场景,还是商业植入使得某家店在你眼中就是比另一家店有吸引力,甚至屏蔽显示一辆正向你驶来的汽车……都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就算你心存警惕,拒绝使用视觉相关的设备,但智能技术也会应用到汽车、自行车甚至义腿义手之中,你的所有生活,整个身体,都会与电子信息技术紧密相连。

最后,也许你的自我意识也会成为信息网络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由《攻壳机动队》的三卷漫画原作,衍生出了许多版本的改编,在那些故事中,士郎正宗、押井守、神山健治等人也探索了那个假想未来时代的各种可能:

如果你去机器人艺伎店喝酒,犯罪者可能会偷走你的大脑,却让你的身体依然维持着正常上班的假相;如果你是一个狙击手,可以在战场通过卫星现场下载程序辅助战斗;如果你遇到了变态杀手,被剥皮都已经不算什么了,他还能通过视觉链接让你亲眼目睹自己的皮被剥下;如果你是一个爹妈不管的小朋友,你可能会和其他两万名类似的孩子一样,被靠机器维生的孤寡老人绑架去当继承人;如果你孤身犯险以一敌众,你的前同事也许会把自己的意识下载到罪犯同款人偶中,来帮助你战斗……

在《奇遇办与生化人》中,我使用了许多赛博朋克经典梗作为致敬,比如主角的名字2501,是《攻壳机动队》剧场版中,素子和巴特约定的见面暗号。在瞬息万变的电子时代,有着糙汉外形的巴特却是个非常细心又念旧的人,就连养的狗都是已故爱犬的复制品。素子一去不回,他却把2501这个数字当成了自己的车钥匙(密码)。至于“电子羊公司”,则出自《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也就是1982年上映的电影《银翼杀手》的小说原作。在这部电影中,诞生了影史上最著名的台词之一:

“我见过你们人类难以置信的事,我见过太空飞船在猎户星座的边缘被击中,燃起熊熊火光。我见过C射线划过‘唐怀瑟之门’那幽暗的宇宙空间。然而所有的这些时刻都将消失在时间里,就像泪水消失在雨中。死亡的时刻到了……”

赛博朋克对未来的想象,总是前卫却又复古,冰冷中透着忧伤。《银翼杀手》中,仿生人行走在艺伎大广告下雨丝微微的街道上。《攻壳机动队》剧场版里,义体人奔跑在取景自香港老街区的闹市中。赛博朋克是先锋的,却又是怀旧的。我想它最大的魅力就在于,探索着人类最古老的想法与最永恒的问题,更倾向于挖掘技术对社会、对生活、对人类本身的影响,同时又关注着不为任何技术所改变的人性本身——始终善恶参半,永远向死而生。

新技术总会带来新的可能性,总能引发新的矛盾,而在新的可能与新的矛盾面前,亘古不变的人性又会挣扎着跳出怎样的舞姿呢?

(首发于《漫客小说绘》2018年6月下) 新书《奇遇办》近期上市,敬请期待! PS:之前讲过的,我一直是西幻爱好者,本来对赛朋兴趣不是很大,2011年才看攻壳,原因是我喜欢的两个COSER出了素子和巴特,我想吃CP糖………………结果看到现在发现只有真人版站巴素………………(流下辛酸的泪水)(不能指望神山新作,我觉得他新作的巴素也会是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甚至搞百合) ……但不管怎么说,这篇专栏发表之后,也有读者私信我说被安利了赛博朋克这个类型,现在入坑了在疯狂补作品,这大概也算传承吧。(合掌)

伊谢尔伦的风
作者伊谢尔伦的风
26日记 8相册

全部回应 2 条

添加回应

伊谢尔伦的风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