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

罗大结巴 2019-04-01 13:39:59

早上忙了一圈,拿起手机,见我妈发来两条长长的语音,还没点开,心里就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果然,定于周五的行程,她又有事去不了了。

妈的,我早知道不会这么顺利。

但是又能怎么办呢,酒店,门票,往返船票,是早就订好了的,不支持退改,而且这次全家去玩小孩盼了好久,还拿出他攒的钱来给我买票,只好算作浪费掉一部分钱,在一人缺席的情况下,继续完成不那么圆满的旅程……总不至于再出什么事吧。

让我妈决定放了我们鸽子的事是她的现任婆婆忽然中风,老太太早不出事晚不出事,这时间赶的,简直就跟成心的似的。

毕竟一边是生老病死,一边是娱乐放松,知道说什么都会让她更为难,所以我什么都说不出来。

但我还是很郁闷,放下手机,心里堵得发慌。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上一次老头儿的女儿生小孩,比预产期提前半个月,我妈又打乱所有计划赶去给她帮忙,这一帮就是三十多天,一家大小六七个,还包括一个行动不便的亲家母,她都连带照顾了起来,后来据说继女的亲生母亲去接班,根本做不到她那样的程度,于是生出许多矛盾,家里日日鸡犬不宁。

我妈跟我讲这些,感慨的同时又仿佛带一点自得:她是最好的,一向都是最好的。

我心里五味杂陈,从她宣布找老头儿以后,我的担忧似乎正在坐实,她的付出型人格,她像经历过核爆一样的处理亲密关系的能力,正在这些细节里一一得到验证。还有,老头儿的儿子据说也在探他们的口风,想生二胎。“我不能松口(去帮忙)。”她说。

这个叔叔我见过一次,作为两家人正式碰面,两个夕阳红,以及各自的女儿女婿外孙共处一室,友好而正式、客气而微妙地吃了一个饭。我在悄悄地打量他们,也许他们也在悄悄地打量我,活到三十多岁,忽然又多了个“家人”,从前的人生无法共享,之后的人生大概也没有什么交集。大家温文尔雅,彬彬有礼,想起《请回答1988》里,善宇和阿泽忽然成了兄弟,那份不知道怎么面对的尴尬,于是也成了无法复制的人生况味。

还有个小插曲,吃毕饭告别,小朋友陡然发现外婆不是跟我们走而是跟另一家人走,心里受到巨大冲击,回来的路上一直在哭。

如今我倒似乎有了一种看出嫁女儿的心情,从她的朋友圈里,各种蛛丝马迹里,猜测她过得好是不好。是否得到了尊重,是否得到了关心,又是否,有了说不出口的委屈。

可是到底,她有她的人生。

杨惠珊和李立群演过一个电影,《她这样过了一生》,讲一个传统女性,嫁给了带着三个孩子的男人,如何隐忍,含辛茹苦照顾家人,死的时候丈夫儿女都守在身边,仿佛也很圆满,可是始终都记得,大风大雨,屋子里灌满了水,她搂着儿女,坐在堆起来的家具上,而丈夫第二天水退了才回家。

也许我将来会因此而写出好故事。

哦,今天是四月一号,我更希望以上所有都只是个玩笑。

罗大结巴
作者罗大结巴
134日记 2相册

全部回应 12 条

查看更多回应(12) 添加回应

罗大结巴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