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电影去旅行 | 霸王别姬:人间曾有程蝶衣

当叔叔的年龄 2019-04-01 13:12:47
来自话题 纪念张国荣

春天该很好,你若尚在场

人间四月天,一岁一哭荣。

四月一日——过去连续三年时间——我都在这天呆呆的站在东方文华酒店外,成为众多凭吊者中的一员。走在全球荣迷用心良苦绞尽脑汁设计地花束前,嗅着真情真心真爱挥发着的余香,听着一旁提前有人带来的收音机里哥哥的经典之乐,会由衷地感觉:迷上哥哥,是一件特别幸福的事。经过时间的过滤和沉淀,怀念的味道里少了苦涩,多了醇香,品味怀念的姿态中少了哀伤,多了感恩。

起码,我是带着这种心情在过去三年走过香港探寻哥哥足迹的。今年因为一些事情无缘这场“仪式”,但仍抱着致敬感恩的心情选择在近处纪念。考虑交通便利,探访了今天要说的两处,《霸王别姬》中程蝶衣的家和程蝶衣被批斗的地方——梅兰芳纪念馆孔庙大成殿

关于梅兰芳纪念馆的介绍再次不做赘述,只谈电影相关。《霸王别姬》里这是程蝶衣的住所,很多重场戏如菊仙上门求蝶衣蝶衣吸大烟再戒大烟蝶衣调教小四蝶衣烧戏衣都是在这里。

除了个别老年人进来小转一圈,这里没有什么别的游人,古朴清幽,一直静悄悄的,只能听到扬声器里播放梅先生的京剧。院子不大,传统的典型的老北京四合院。

在菊仙上门求蝶衣那场戏中,巩女皇就是穿过此处神色匆匆进来的。看对比的照片可以看出,变化不算太大,电影中出现的几个白色小石雕依然伫立在那里,大的那个是养鱼的,电影中的那朵花早已凋谢,今天能看到的就是数只游来游去的金鱼和人们丢进去的钢镚儿。后面的红墙经过了重新粉刷。

蝶衣更衣和接见菊仙的戏都是在会客厅拍摄的,然而这里和电影相比,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今天这里的陈设早已改变,几乎很难寻觅电影里的踪迹。

就连蝶衣那间挂满他和小楼照片的起居室,也是今非昔比。如今这些房间都不能入内,游客只能在门外借着窗户参观,借着记忆还原二十六年前电影里的种种。

相比室内,庭院真的算变化不大了。门前两棵树依然挺拔,仍是过去的轮廓。明明两分钟可以走完的院子,我守候了一小时,只为了这部刷过N遍的当之无愧华语第一片,为了“不疯魔不成活”的蝶衣,为了受万人景仰的哥哥。我认为,纪念一个人最好的方式,就是走走他走过的路,到他住过的地方看一看。

还原此景,站在哥哥当年踩过的地方,宛如时空交错之感。所有电影里汹涌的记忆,所有怀念的人、事、物,近在眼前,远在历史。

离开蝶衣的家,前往雍和宫那边的孔庙,就是蝶衣他们受批斗的地方。这场戏在整个中国电影史都是经典。背叛、癫狂、绝望、幻灭、人性的罪恶和丑陋……太多内容,无论看多少次,心情都会震撼。

除了建筑被重新粉饰,这里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比起电影里的阴暗色调,我去的那天阳光明媚,还有些刺眼,我在蝶衣跪着的地上走来走去,咀嚼着电影里的情节。蝶衣缓缓抬起头,露出他那像被糟蹋了的文物一般的面孔。没有台词,一张脸庞,一双眼睛,胜过千言万语。菊仙走过来,把剑轻轻放在他身边,然后那个惊艳的回眸,欲言又止的样子,无尽地动人。

我像一个经历了三个时代的老人在此徘徊,电影里动乱十年的时代,哥哥在演出这部电影的时代,今天哥哥离开后16年的时代。想想别的同龄人都在一门心思找点有趣的事寻年轻,我自己却在这个三代时间黑洞里“寻老”,不禁被自己逗笑了。

去了这两个地方,都是自己单独前往的,为了拍照我自带三脚架。当路过的行人看我不停忙乎找机位的时候,我也成了他们眼中的“风景”。他们并不会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拍,也并不会感兴趣我是为了谁而到此。看电影和旅行,都是私人的,自己怎么喜欢怎么看,怎么舒服怎么玩,都挺好。

《霸王别姬》的取景地并不止此,其它地方今后我也会慢慢去探觅。不论是蝶衣,还是哥哥,都是美的化身,而对于美的寻找,永无止境,道路总会越走越长。

当叔叔的年龄
作者当叔叔的年龄
17日记 35相册

全部回应 18 条

查看更多回应(18) 添加回应

当叔叔的年龄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