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性》读书笔记:从中世界神学中萌芽的个人主义

无相 2019-03-31 15:24:14

现代性,一个极富张力的概念,想要对它下一个确切的定义并不容易,但是汪民安教授通过多种叙事,从不同侧面让我们窥见了现代性的本质。

现代,意味着断裂与发展,意味着每个想要拥抱未来的当下。汪民安教授认同将现代性的萌芽定位在充满神学色彩的中世纪,一个在政治、经济、文化上都和过去全面决裂的时代,在这里,我们将看到历史这艘航船,是如何慢慢驶离了那个由上帝宰制的中世纪码头。

起源于16、17世纪的现代性,在韦伯那里是一个祛魅和理性化的过程,理性成为现代性的核心概念。但在波德莱尔那里,现代性则代表了一种短暂性、瞬间性与偶然性。他从19世纪的巴黎都市中打捞出现代性的精髓,现代人、现代生活、现代艺术构成了波德莱尔现代性的三位一体。

可以说现代社会的特征,构成了现代性的主要内容。在政治层面上,马基雅维利、霍布斯、洛克逐渐建立起现代国家的概念,摧毁了中世界政治的神学基础;在经济上,则包括了工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发展,亚当斯密“看不见的手”和洛克的政治观念,为资本主义发展奠定了理论基础。

现代生活

都市,既是现代性的载体,也是现代性的表征与内容。如果说乡村生活主要被家族权威和宗教品质所铭刻,那么都市就代表了世俗性的物质生活。波德莱尔、齐美尔、本雅明都将视线放到了19世纪的都市生活,这一时期正是现代性的成熟期。

波德莱尔对都市生活抱有一种艺术家式的浪漫激情,但是齐美尔却在都市潮流中看到了冷漠与算计。都市人为抵御风险和不确定性,沉迷于货币经济的规则,严格按照数字换算方式行动,打破了乡村那种惯常的、稳定的节奏,社会关系变得平均化、公式化。每个人都漂浮在利益的链条中,排斥波德莱尔式的激情和好奇心。

现代资本主义

紧密围绕着现代生活的,是一整套现代制度:市场化的资本主义、机器化的工业主义、民族国家、自由民主制度等等。19世纪中期以后,马克思、韦伯、涂尔干、福柯在实践中逐渐勾勒出了政治、经济、技术等逐渐走向现代化的图景。

资本主义的起源扎根于马丁路德的新教革命。路德宣扬个人可以直接和上帝交流,从而削弱了教会的力量,解放了人,社会生活中的宗教色彩淡化,朝着世俗化潮流不断迈进。之后的诞生的禁欲主义新教、加尔文教不断宣扬苦行、有规划的人生信条,认为财富可以被有计划的积累,但是不能被享乐主义的奢侈消费。这种教义被商人加以挪用,形成了资产阶级经济伦理,实际上也是一种祛魅的禁欲主义,最直接的影响就是资本主义原始积累的完成。

在资本主义由原始积累走向快速发展的时期,其对社区、家庭的瓦解,对就业、工作方式的影响,以及跨国公司对政府的威胁,在杨伯溆的《全球化:起源、发展与影响》、曼纽尔•卡斯特《网络社会的崛起》有更详细的介绍。

资本主义发展离不开组织劳动方式的变革,韦伯着重论述了新教理性所带来的现代企业和现代国家形态。他认为制度的理性化过程,同时也是社会的现代化过程。理性至上的社会离不开理性的制度和律法,但是在这里,韦伯发现了著名的“现代性悖论”,人类发明机器和相应的组织制度,是为了提高效率,这种生产方式反过来却牢牢控制了人,成为逃脱不开的“工具理性”,也就是马克思所说的“异化”。

韦伯与马克思虽然都相信现代社会摧毁了神性原则,走向了金钱至上的世俗教义,这是进步,也禁锢了人的自由。但是马克思更看重阶级剥削、生产力的狂热、阶级对垒,韦伯则更看重理性原则和个人挣扎。

资本主义的现代社会剧烈发展,带来的不只是先进和发展,也带来了鲍德里亚所说的“消费社会”,符号代替使用价值成为消费的目的。以及福柯的“权力技术”,对肉体的惩罚变成规训,这是现代治理术的提升。

除了经济视角,在政治和纯粹观念的角度,现代生活是如何从中世界神学的超验领域中挣脱,变得越来越世俗化的?

一个背景

现代性在16世纪两个具有革命性的叙事性起源:

文艺复兴,作为政治形态的自由主义的根源,逐渐解放人,淡化宗教信仰却并没有猛烈攻击教会,用一种娱乐的方式在尘世中保持个体尊严,在思想和政治上成为启蒙运动的先驱。

宗教改革,作为经济形态的资本主义思想起源,猛烈攻击基督教会却并没淡化信仰,上帝仍旧是社会生活的标准,诉诸苦行的方式来保持个体信仰,因而成为工业资本主义的先驱。

这两个运动,将人、自然、神的三角关系打破,变成了人与自然的二元对立,神被逐渐剥离于日常生活,人的价值日益被重视,现代科学开始成长。

不同的政治理想

马基雅维利:受文艺复兴人文主义的影响,将视线落到尘世国家中,君权神授已然受到质疑,那么君主就需要手段来维持统治。他认为德性应该屈从于政治,关心如何通过现实统治技术巩固君权。

霍布斯:政制应该产生于自然法中,自然法就是依从自然权利。他将自然权利看做是自保权利,认为人会受自然欲望趋势,走向战争与混乱,从而威胁个人自保需求,因此提倡绝对君主的存在,来协调人民关系。

洛克:洛克将自然权利看做财产权,为了保护财产权,洛克呼吁一个现代国家形式,绝对君主应该让位于议会主权,自由民主制由此开端。经过孟德斯鸠和《独立宣言》的实践,现代自由主义的国家形式开始耸立,成为现在大多数国家采用的政制形式。

卢梭:卢梭将自然状态视为人的自保本能和对同类的同情,因此霍布斯式的残酷斗争并不是自然状态,而是私有制出现之后的一种社会状态。其社会契约论的实质就是对“公意”的服从,提倡由个人在“同意”基础上组成“普遍意志”,并得到完全服从,同时“普遍意志”也能完美融合个人意志,从而绘制了共产主义的雏形。

一个技术逻辑

工业革命带来了生产力的进步,也带来了社会组织的变革,资本主义内在效益最大化的逻辑,充斥社会各个角落,农民土地被剥夺,封闭的家庭生产模式被打破,农民变成流动工人,进入都市,形成规模化的聚集和组合。铁路等交通技术的发明加速了这种流动,同时为了不断提高效率,这种工厂化大生产要求在国家层面组织的普适性的教育。在工业资本主义高歌前行的时候,这种工业主义-文化教育-国家的逻辑终点,即是民族主义。人们开始在横向的时间上,感受到民族的存在。

至此,现代性的各个层面都被建构起来,详尽的勾勒了一个现代社会的形态。

无相
作者无相
18日记 2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无相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