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记:人际样本观察手记

AOI 2019-03-31 14:47:32

近日偶然在朋友圈上看到一位业界前辈的旧文(《人际交往为何有人能食言而肥?》),说到商业合作上遇见出尔反尔的情况,有时百思不得其解,同是一个“小人”,这边合作各种坑蒙拐骗,蛮横无理,转身跟另外一些人打交道却毕恭毕敬、老老实实,反差巨大。作者认为真正原因是“吃亏上当”一方实力太差,魅力太薄,导致柿子专找软的捏,云云。读完之后,我也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照理说,这些经验不过是职场老生常谈,没有必要特地拿出来说。但是触动我的是,之前我恰好听过这位前辈老师的一些遭遇,听得出他话背后的惨痛感,也隐约推断出他说的这种出尔反尔、坑蒙拐骗翻脸不认人的是哪位,或者说我恰好也见识过他所遭遇的"这群人"中的一位,可以说颇有同是难友之感。因此,我也非常理解,为什么这位前辈花了这么多年才消化下自己的遭遇,因为我们遇到的确实是做书这个圈子里很罕见的一个案例。按理说,做书的都是文化人,一般都会讲点面子,做些龌蹉事也不至于太露骨,但是这个案例真是令人跌破眼镜,难以理解和想象,我也花了很长的时间,终于才想明白这个样本到底是如何运作的。当然,还在这个圈子里,也还有利益相关,很多事不能说的很明白,姑且只做一个样本纪录。

一般人总说,"相由心生",我们和他人接触时,第一印象往往会决定你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对他们的判断。样本君给我的最大教训,就是不能轻易相信第一印象。样本君给人的第一印象,是阳光开朗爽直,快人快语,对你掏心置腹,也让人感觉毫无城府,如沐春风,绝对是合作可以放心的一个人。当然,支撑这第一印象的,还有样本君非常光彩的学历师承和职业履历背景,长年跟随的也都是业内人人景仰的老前辈,让人相信"近朱者赤",样本君绝对也不会坏到哪里去。我认识的人里,基本上都是对样本君的第一印象非常好,也因此事后产生反差时候冲击非常大,而且"吃亏上当"的不光是职场新人,也不乏有很多年工作经验的老行家,比如所引上文之作者,也难怪"百思不得其解"。

我是一个不太喜欢把人往坏处想的人,看人也都是容易先看到优点,就算对方作出不合情理的事,一般也会设身处地在对方的环境下设想一下,很多情况下感觉也能理解。但是样本君真是超出了我的长年经验下的常理判断,多番考察下来,也只能用"奇葩"来形容。比如说,都在一个行业里,往往都说多个朋友多条道,多个对头多堵墙,样本君却敢毫不犹豫得罪人,就像原文作者所说,对TA有用就笑脸相迎,觉得你是个可替代品或者现在用不上你了,翻脸不认人,一脚把你踢开,造墙比谁都勤快。合作过的业界老人都能这样毫不犹豫地弃之如敝屣,职场新人就更不用说了,只能打碎牙齿往肚里咽。但样本君有个大便宜,在于样本君依附于业内人人景仰的老前辈,很多人就算是被样本君坑了,往往也会看在老前辈的份上忍了。真要跟样本君算账,举报一下TA做的那些龌蹉事,让TA遭点报应,倒也不是做不到,但是会连累到老前辈,最后想想也就算了。但样本君完全没想到这一点,理直气壮,更觉得其他人根本也无法拿TA怎么样,更加有恃无恐。

第一次对样本君印象发生变化,是跟不交试用期社保的问题。刚开始还以为是人事没有告知样本君的问题,把法律条款找出来跟样本君说,样本君先是说我司就是这么定的,我再跟样本君说这不符合法律规定,已经咨询过劳务部门,样本君又敷衍说我们正在改革,要补也会所有人一起补,等试用期结束再说。结果等到试用期结束,样本君又提出两个方案让我选,一是降低入职前事先谈好的薪水,马上转正,二是将我试用期延长到半年,到时再重新谈薪水,当时真有种气得说不出话来的感觉,劳动法规定一个员工只能约定一次试用期,这已经是样本君第二次公然干违法的事(后来知道转正降薪和延长试用期是样本君普遍做法)。但当时对样本君还有幻想,就接受了降薪,但是提出还是把社保问题解决一下,因为这是违法的,劳动部门查下来公司也是会有污点。当时,我说"X老师,您知道这是违法的。"我想一个从XX毕业,师从过XX,又在XX社工作多年,在XX身边也熏陶多年的人,应该不会听不懂"违法"这两个字的意思吧。当时我是直接盯着样本君的眼睛,把"违法"这个词很郑重地跟TA说了好几遍,样本君眨巴着眼睛听着,没说话,但是当时我就产生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就是这个词并没有被样本君听进去,而是从TA左耳进右耳出,飘走了。也就是,虽然我对着样本君明确说了"违法",但样本君并不觉得这是"违法","违法"这个词在TA那里完全没有进入大脑,是个跟TA的行为完全无关,外在于TA的一个词,毫无意义飘走了。这也是我第一次在跟人交往时发生这种情况,对方居然可以听到一句话,但完全不放在心上没听进去。事实证明,样本君确实没有听懂这个词的意思,此后多年,没有改进,狡猾地用了另一个办法试图绕过这个规定(具体什么办法就不说了,避免贻害后人)。

后来还有很多次,我都观察到样本君各种奇怪的言行不一和"飘忽"现象,并为此感到很困惑。比如说,跟样本君出去谈事,有时会闲聊,对方说到现在年轻人生活压力大,样本君也随声附和一下,表示TA也很理解确实年轻人很辛苦,工资很低,根本不可能买得起房云云,我当时就又很疑惑,既然你也觉得这样为啥还到处克扣年轻人,连社保都不给交,而且在听TA说话时,我也又产生了一个很奇怪的感觉,就是TA说出来的那些话也是在空气中飘过,完全没有产生实质内容,甚至没有经过TA的脑子,只是在复述一个用来应酬的信息,这些信息的内容没有在感性层面对TA有任何真正的触动,也不会和TA日常生活行为发生联系,换而言之,年轻人的辛苦丝毫不会触动到TA。同样,样本君也很会在各种开会场合说一些培养员工、关心员工成长之类的话,而且可以感觉到,在那个场合下说出这样的话时候,TA也是真诚的,真心相信如此,也真心相信在这一场合应该说这样的话。但TA眼里的"员工"是个抽象的整体,不是一个个具体的人,具体到人,又是各种该压榨的压榨,该克扣的克扣,跟对"整体"的真诚没有任何矛盾。

但由于此前对样本君第一印象很好,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还是在找各种理由为样本君作出的各种不合情理的龌蹉事辩解。比如,样本君这么做都是为了节约成本,是TA大公无私的表现,毕竟公司不是样本君的,又比如,样本君人是个好人,但是放在了一个不适合TA所在的位置,如果不在这个位置,应该还是可以作为朋友交往的人,又比如,样本君真是不明白经商之道,因为不知道,所以TA会把自己所学的那些道德体系的伦理常识和经商之道完全分开,认为商业就是彻底的社会达尔文体系,对员工要想尽办法剥削,对合作伙伴要想尽办法占便宜。比如,另一个小伙伴的例子,入职前先许诺一个薪酬,人家同意了,把原来的工作也辞了,这边来报到了,才跟人家说之前那个薪酬水平达不到,只能有原来的一半。如此种种,不少人来了一周就走了,最短的大概只有两天。每当看到有小伙伴坐在窗台前迷茫地望着外面,就知道挥别的日子不远了。样本君的乐园里总是流转很快,样本君却丝毫不觉得有问题,反正,谁都是可以替代的,工作三四年的老编辑和上个月刚毕业的新人,在样本君眼里是完全没差的。反正谁都能干活。但即使如此,样本君本质上还是好人,你看TA总是一脸阳光正气,肯定还是个好人,只是不知道自己在干坏事而已,这样自我欺骗了很久。但越是自我欺骗,每次遇到样本君又干出出格的事时,受到的打击和伤害也就越大。

后来想通了,样本君是不是个"好人"其实不是问题,问题在于TA做的事就是恶事,就是伤害到他人,赤裸裸的损人利己(甚至不利己)的恶事。某种意义上来说,能做到这么赤裸裸,样本君真的是少一根筋的,但是样本君运气又非常好,如此行事多年却没有遭到任何报应。也有人说样本君这是做生意的精明,但真的如此吗?显然也不是,顶多只能说,看似精明实则愚蠢。样本君以为自己做的事不会被传出去,要么因为TA伤害的那些新人太年轻,在这个行业根本不能形成对TA的威胁,要么现在得罪也不怕,反正没有利用价值了,以后又需要利用时候再去搭理,就行了。这一行都是要脸的人,大家反正不会撕破脸。你看,连我都不敢正面提样本君是谁,不是吗?

原本,在大环境越来越压抑的时代,我们往往会更寄托希望于小环境,比如一个公司,一个个体,特别是这样的个体,原本多少也有出于对抗大环境的压抑,出来做一些事时,我们会对他们有更大的期待。但是往往,他们做的事是一回事(比如确实会出一些有人文价值的书),他们创造出的小环境确是另外一回事,可能同样甚至更加压抑。他们口头或者也可能是真心追求的一些价值,无法落实到行为上,或者价值追求和现实行为像两条平行轨道一样互相矛盾,却始终并行不悖。特别是我们这样的文化产业,说的和做的不一样太正常了。没有理解到这一点,只看到他们光鲜的过去一脑子热血投奔过去,到头来只会让自己的灵魂受到磨损。看到很多小伙伴都是心怀怨恨或失望离开,又来了不少新人,抱着希望和憧憬,一如旧人新来时。让年轻人抱着理想而来,怀着虚无离开。大概是样本君犯下的最大的罪。

也有人说在商言商,职场都是,不必太当回事。但想想,也许是因为我们都对样本君有太高期待,所以这种期待遭到背叛时候,才会感觉打击格外大。说到这里,我又想起多年前遇到另一位民营公司老板,正好和样本君形成对比。这位大叔没有样本君那么正气的脸,多年社会上摸爬滚打沉淀的奸猾阴沉都写在脸上,让人一看他就有戒备心。他也没有样本君那么好的条件,先天附带受尊重的光环,只是小心经营着一家普普通通的小文化公司。但是事实上,这位面相奸诈的大叔,偏偏真没做出多少过分的事,因为虽然他也有在商言商的精明一面,但是也有做生意"要面子"的一面,不至于太过分。当然,有一些事上,确实有时也会坑一道,但是事后往往会以另外一种方式做出补偿,别人也都看在眼里,知道他"坏"也不彻底,因为他"要脸"。但是样本君却可以做出"坏"的彻底的事,因为样本君多年都是在玻璃罩里被人捧着过来,没有经历过社会上的风雨,无知者无畏,不知道还有"脸面"要维护——当然样本君不是不要"面子",而是TA认为无论TA如何做,都不会伤害到"面子",因为TA伤害到的人太弱小,根本动摇不到TA。也因此,和样本君合作过的那位前辈,才会在开头我引用的文章中,总结出这样的惨痛经验:

"您要让对方老老实实遵守约定,您就要在他头上悬上一把达摩克利斯剑。这把剑就是您的实力,就是您的魅力。您要让对方从心里觉得不理您会损失很大,在您面前违约会得不偿失,得罪您会贻害无穷。只有到了这个份上,局面才会掌控在您的手上,您才能按照自己的预定计划生活、工作以及做其他事情。"

祝愿你不要遇到样本君这样的人。

AOI
作者AOI
94日记 27相册

全部回应 11 条

查看更多回应(11) 添加回应

AOI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