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探小说的搜与藏(三)

ellry 2019-03-29 22:15:45

ellry/文

收藏侦探小说的人

对于侦探小说的爱好者来说,收藏一些自己喜欢的作品是在自然不过的事了。从二十世纪二十年代——这也恰好就是侦探小说黄金时代的开始——以来,欧美也涌现出了一些侦探小说收藏方面的行家里手。尤其是那些早期的收藏家们,他们靠着收藏的热情在黑暗中摸索着,为后来者开辟了道路。这其中最著名的当属埃勒里·奎因(其中的弗瑞德克里·丹奈)和加州的内德·盖蒙。

奎因从三十年代初开始藏书,以侦探小说尤其是短篇侦探小说集为主,因为那是他的主要研究兴趣所在,所藏精品甚多,研究价值也很高。1957年,德克萨斯大学研究中心(现在的Harry Ramson中心)主任哈里·兰森购买奎因藏书的主要初衷正是看中了这一点。在传记研究《哈里·亨特·兰森的智慧》(Harry Huntt Ransom : Intellect in Motion,2008)中提到:

兰森的策略是收纳广泛的素材作为研究的基础,这样一来有着多种目的和好处。1957年11月18日,当时他看中了埃勒里·奎因丰富的侦探小说藏品,意图购买,在向管理层请求拨款时清楚地表明了这一立场。他没有说这些藏品仅仅对侦探小说的爱好者有吸引力,而是主张‘上述藏品不仅仅可以服务于州立机构和其他教育机构,还有执法机关、研究者以及这一领域的作家’。他在请求书结尾指出:‘为了以此藏品为中心建立法律方面的藏书馆,需要拨款75000美元资金。’兰森罗列了分类的清单,不无感慨道:‘[这囊括了]短篇侦探犯罪神秘小说领域大约百分之九十五的初版本……以及长篇侦探小说发展历程中所有的“里程碑作品”。’此外还有‘第一篇歇洛克·福尔摩斯短篇故事的手稿……以及全世界最出色的歇洛克·福尔摩斯的初版本’。

奎因出售给德克萨斯大学的这批藏书有五千多本(其中有五百余本签名本),还包含一些手稿和文件。1959年1月16日,研究中心为奎因藏书举办了一场展览。当时发行了一本展览目录,限量编号500本,一部分有奎因的签名。换而言之,这也算是一件收藏品了。从这本目录中可以窥得奎因收藏的一角。

展览共有八个展柜,分别涉及侦探小说之父埃德加·爱伦·坡、柯南·道尔、马克·吐温、查尔斯·狄更斯、埃米尔·加伯黎奥、威尔基·柯林斯、手稿、名家名著、英国和美国的廉价小说、过去和现在的名侦探们。其中的重量级藏品包括费城1843年出版的《莫格街谋杀案》平装本(当时发现存世共13本)、1845年《述异集》初版原始封面平装本(当时仅发现5本有完好的原始封面)、刊载《血字的研究》的《1887年比顿圣诞年刊》原始封面平装本(当时发现带有原始封面的仅有十多本)、《巴斯克维尔的猎犬》带护封的初版(存世仅数册)、《波希米亚丑闻》的手稿、《白衣女人》其中一章的手稿。

目录的最后列出了二十世纪三本最为罕见的侦探小说(因为奎因的收藏兴趣,这三本都是短篇小说集),即R.奥斯汀·弗里曼与人以Clifford Ashdown名义合著的《罗姆尼·普林格的冒险》(The Adventures of Romney Pringle,1902)、Victor L. Whitechurch的《铁路惊险故事》(Thrilling Stories of the Railway,1912)和C.戴利·金(C. Daly King)的《好奇的塔伦特先生》(The Curious Mr. Tarrant,1935)。

《罗姆尼·普林格的冒险》当时统计仅存世六本,而奎因这本是从弗里曼的遗族那里购买来的,是作者本人的藏书。上面不仅有作者的签名,还额外加入了14幅插图,那是小说当初在杂志发表时所绘制的插图。根据这本书附带的信件,奎因在1945年底从弗里曼遗孀那里购入这本书,连同两篇普林格短篇小说重印版税,共计支付了250美元。《铁路惊险故事》是一本平装本,奎因宣称平生仅见过三本,其中仅有一本包含完好的封面和封底。实际上这本书最初发行量很大,但是作为铁路读物,很多读者看完就丢弃了,使得存世数量极少。《好奇的塔伦特先生》也让奎因寤寐思之很久,直到作者将自己仅有的两本书中的一本送给奎因。根据这本书附带的信件,作者戴利·金在1940年从百慕大寄送本书给了奎因。作为交换,他请奎因赠送一本未来出版的新作。

根据德克萨斯大学保存的这些书籍中偶尔附带的信件中可以看出奎因早期收集和研究的艰辛历程。当时很多出版物并不会明确标明初版时间和再版信息,导致很难确定真实的出版信息。他往往会写信给出版商和缴存本图书馆(比如大英图书馆),询问是否能提供更为可靠的出版信息。有时候,即便是出版商也因为档案缺失而没法提供这样的信息。有些则纯粹靠“田野调查”。Argus书店在1949年9月15日回复丹奈的信中就指出,《被偷的白象》(The Stolen White Elephant)第一刷的广告页时间是1882年春,之后再刷的广告页上的时间是1882年秋。

除了通过二手书店和书商,奎因还联合和各地的收藏者和爱好者,组成一支“寻书小分队”。根据印第安纳大学利利图书馆的布彻档案,1941年5月,奎因写给侦探小说评论家和作家安东尼·布彻的第一封信就是关于搜寻短篇侦探小说集的事宜,还附上了一份包含近60本小说集和文选的目录。但是布彻不无遗憾地回信说,自己一本也没有,甚至绝大部分都没听说过。不过,之后他们时常通信,布彻也在加州充当奎因的“书探”。这样的例子还有不少,奎因和文森特·斯塔瑞特、内德·盖蒙等收藏家都经常通信交流,互通有无。

这段艰难而美好的收藏历程走过四分之一个世纪之后,于1957年底宣告结束。在埃尔·迪夫书社(House of El Dieff)的创始人、著名书商卢·戴维·费尔德曼(Lew David Feldman)的斡旋下,德克萨斯大学以30000美元买下这些藏品,其中15000美元来自图书馆之友基金,另外一半来自W. C. Hogg基金。今天来看,随着这些藏品的升值,德克萨斯大学确实做了一笔很有眼光的买卖。不过,当时来看这样的价格可能并不算低。1951年底,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购买著名的迈克尔·萨德利尔藏书花了65000美元,包含8625册,都是十九世纪英国小说,主要是初版,而且品相上佳。此外,奎因对自己的收藏已经开发利用得差不多了(包括学术研究和作为《埃勒里·奎因神秘杂志》以及文选的选材来源),故而也倾向于出售这些藏书。作为这次交易的副产品,1958年秋丹奈还受邀去德克萨斯大学教授写作课程。在出售了自己的侦探小说藏书之后,丹奈继而收藏诗集,那是他的另一项兴趣。这些藏书在丹奈去世之后被拍卖了。

内德·盖蒙的藏书则以数量丰富、范围广博、藏品精良著称。他全名小爱德华·廷德尔·盖蒙(Edward Tyndal Guymon, Jr.),常常称为E.T.盖蒙、内德·盖蒙。他在1903年出生于堪萨斯,大学就读于西方学院(Occidental College),之后一直在南加州生活,是一个成功的金融家。二十年代,因为读了爱德华·纽顿的《搜书之道》,他开始藏书,一开始限定在美国文学,但是很快发现书籍太多,有必要专注某一类型。在三十年代中期,他觅得一本刊登了福尔摩斯首篇故事《血字的研究》的《1887年比顿圣诞年刊》,从那时候开始,他主要的收藏精力就放在了侦探小说上。在接下来的几十年时间里,他的收藏越来越丰富,而且广为人知。盖蒙也因此和不少重要的侦探作家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包括雷蒙德·钱德勒、埃勒里·奎因中的丹奈、克雷格·莱斯等。他同时是福尔摩斯迷组织贝克街小分队和美国侦探作家协会的成员。1952年,因为其卓越的贡献而获得美国侦探作家协会颁发的大乌鸦奖。

盖蒙藏品的主要特点是精而全。1943年9月9日,盖蒙写给研究者詹姆斯·桑多(James Sandoe)的信中表述了自己的收藏范围和理念:

我的收藏在范围上很广,包含了从英国哥特时代到现在的完整的侦探和神秘小说领域,全都是初版。我告诉你这一背景,你也许就能明白我说‘我们[指他和桑多]是从不同角度切入的’这话的意思了。我认为,你的主要兴趣是构建一份侦探小说领域的代表性的书单,这是从内容的角度,而不是从书目的角度。当然,内容的确在我的收藏中占据重要地位,因为我渴望我的藏品都是初版,所以我总是关心那些相对罕见的藏品。有时候,当我考量一本书时,书目方面的重要性和藏品的罕见程度取代了其文学价值,我的判断常常侧重于其收藏价值而不是阅读价值。换言之,我最为罕见的藏品都是一些糟糕的书!……当你问我在某个作家名下应该列什么书,我可能首先想到的就是罕见或者稀有的品种。

对于藏书家来说,他们或多或少都有重版本轻内容的想法。如果仅仅是从阅读考虑,也不必花费大量的财力和精力搜寻珍本书了。盖蒙的收藏很早就在圈内出名了。奎因还曾经亲自登门欣赏过这些藏书,也在自己的相关著作中多次感谢盖蒙提供藏书方面的帮助。

1963年,他的藏书大部分(大约百分之八十)捐献给了母校西方学院,数量总计16000册,堪称全世界最大的侦探小说收藏之一。藏品包含初版书、手稿、电影剧本、期刊等等,时间跨度从1740年到当时(之后扩充到1975年),代表性的有查尔斯·布朗的《威兰》(Wieland,1798)、爱伦·坡的《述异集》初版、威尔基·柯林斯的《月亮宝石》、《白衣女人》初版。他也是重要的福尔摩斯藏家,有超过500本和柯南·道尔相关的藏书。1983年盖蒙去世后,他的遗孀又将大约3000册藏品捐献给了博林格林州立大学图书馆。这批藏品主要是书籍、手稿、往来信件等。

不过,直到六十年代将藏品捐出之时,盖蒙都没有能寻获到曾经列在1934年斯克里布纳书目中的《Andrewlina》。另一个遗憾是没能找到匿名出版的《一个女侦探的经历》(Experiences of a Lady Detective,1861)。

1976年出版的《侦探小说百科全书》(Encyclopedia of Mystery and Detection)专门列有“收藏侦探小说”的条目。其中提到了一些美国的私人收藏家,包括加州的艾德里安·霍姆·戈德斯通(Adrian Homer Goldstone)、明尼苏达州的艾伦·J.胡宾、纽约州的爱德华·凯耶夫人(Mrs. Edward Kaye)、新泽西州的诺曼·S.诺拉(Norman S. Nolan)和奥托·彭泽勒。

1981年12月,加州图书拍卖画廊(California Book Auction Galleries)举行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的侦探小说主题拍卖,共持续三天,共计3236组拍品。这些都是加州的收藏大家艾德里安·霍姆·戈德斯通的收藏。

戈德斯通是成功的商人,也是著名的藏书家,尤其是在亚瑟·梅琴(Arthur Machen)、辛克莱·刘易斯(Sinclair Lewis)、威廉·福克纳、厄内斯特·海明威、约翰·斯坦贝克方面。他还投身书目研究,参与编纂了梅琴和斯坦贝克的书目。而他对侦探小说更是情有独钟。他曾经指出,收藏斯坦贝克对他来说不算挑战,他可以在一两年内完成,不过是钱的问题。但是,要想全面收藏侦探小说就不容易了,毕竟缺乏很多收藏方面的指南。他曾经计划编纂相关的书目,不过在其1977年去世之前并未完成。

他的藏品同样全而精,加之此类拍卖前所未有,因此颇受追捧,不少藏品都拍出了高价。Eric Ambler的处女作《The Dark Frontier》(1936)英国初版拍出了550美元,奎因称为三大罕见品种的《The Adventures of Romney Pringle》拍出了1200美元,钱德勒的三本短篇集(包含一本签名本)拍出了3750美元,弗里曼的《红拇指印》初版签名本拍出了1200美元,伊恩·弗莱明的007系列处女作《皇家赌场》初版拍出了1300美元,范·达因的《The Powwow Murder Case》模型样书(出版商用于征订而制作的样书,没有实际内容,但是这本书并没有正式出版)拍出了2500美元。达希尔·哈米特的作品最受追捧,《血腥的收获》拍出2000美元,《马耳他黑鹰》拍出2500美元,《玻璃钥匙》平装预览本(ARC)拍出了4000美元(原为文森特·斯塔瑞特的收藏)。

八十年代初,创办了粉丝杂志《安乐椅侦探》并且编撰了《犯罪小说书目》的艾伦·J.胡宾打算出售其藏书。当时他的藏书多达27000本,最终于1982年神秘书店和著名的二手书商Peter L. Stern一起将这批书盘下,并公开出售。他们挑选了其中1000种制作成了目录。

胡宾为目录撰写的文章《一个藏书家?我吗?》中开门见山地声明说:“我绝没有打算当一名藏书家。”他从五十年代开始买书,当时制定了两个原则:其一是收藏犯罪小说,其二是有系统地收藏。但是他并不花大价钱去购买昂贵的珍本书。他的书有的是图书馆的撤架图书,有的是从慈善商店里买来的便宜货。绝大部分书买入价不到1美元,有很多甚至不到25美分,而最贵的书一般也不超过5美元。他的购买量很大,遇到合适的机会,往往会购买成百上千本。诚然,他看中的书本身的内容价值,而不是版本和其他附加的收藏价值。

但他也不排斥初版书、罕见的珍本书,而且日积月累下来,他的藏书中的确有不少是收藏家眼馋的“猎物”。比如QQ(奎因的精选)书单中Grant Allan的《An African Millionaire》(1897)初版、Jack Boyle的《Boston Blackie》(1919)带护封的初版、C.戴利·金的字母系列(A和C)和海陆空系列(海和陆)、高罗佩翻译的《狄公案》(1949)限量签名带护封的初版。

诺曼·S.诺拉的藏书情况不甚明了。他是一名医生,也是贝克街小分队的成员,曾经拥有福尔摩斯故事《黑彼得》的手稿。1978年,爱德华·凯耶夫妇的侦探小说收藏经由埃尔·迪夫书社出售,发行的目录中包含了957种,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是100多种重量级藏品,第二部分包含八百多种其他藏品。其中有威尔基·柯林斯题赠给其母的《Aemadale》、弗里曼的《红拇指印》随同第一版发行的平装本(原为作者本人藏书,后为奎因藏书)、H.C.贝利的手稿等。

新世纪以来的几场侦探小说主题拍卖会成绩斐然,让侦探小说的收藏价值大为凸显。上文已经提到理查德·M.拉克瑞兹医生藏书(值得一提的是,其中第一部分包含五十余本QQ书单中的短篇侦探小说集)。2015年11月,劳伦斯·M.所罗门医生(Lawrence M. Solomon)的侦探小说及其他藏书通过斯旺画廊(Swann Galleries)拍卖。所罗门是知名的皮肤病学专家,收藏范围是侦探、超自然和科幻小说,尤其以侦探小说为主,总计藏书约6000本,少数是存世稀少的孤本。不谈抢手的硬汉派作品,其他罕见品种的成交价也相当不错。加斯东·勒鲁的《歌剧魅影》美国初版带护封拍出了35000美元,约翰·狄克森·卡尔的处女作《夜行》美国初版带护封拍卖价5500美元,雷克斯·斯托克的《吓破胆联盟》平装预览本(ARC)拍卖价42500美元——超过了估价近五倍。不过,换而言之,热门侦探小说藏品也如同古书一样变得可望而不可及了。2017年9月,海瑞得拍卖行(Heritage Auctions)拍卖了所谓的KoKo所藏侦探小说,数量仅八十余本,但质量却很高。收藏家没有表明真实身份,仅以“KoKo”名义示人。除了作为重头戏的早期硬汉派作品,还有坡的《述异集》初版、柯南·道尔的《四签名》初版、阿加莎·克里斯蒂的《无人生还》英国初版,雷克斯·斯托克的《矛头蛇》初版等。

放眼当下,美国乃至全世界最大的侦探小说私人收藏家无疑是奥托·彭泽勒。在其位于康涅狄格州乡下地方的别墅里,收藏有大约60000本书。上文亦曾提及,彭泽勒在七十年代创立了神秘出版社和神秘书店,并且成为业界的翘楚。神秘出版社出版过当时大量名家的作品,包括黑色小说家詹姆斯·埃尔落尔、英国作家P.D詹姆斯、警察小说家艾德·麦克班恩、间谍小说家埃尔莫尔·伦纳德等。他还以自己的收藏为基础,与初版文库(First Edition Library)合作推出过复刻版的珍本书,包括007系列、达希尔·哈米特的《马耳他黑鹰》、雷蒙德·钱德勒的《长眠不醒》、雷克斯·斯托克的《矛头蛇》、埃勒里·奎因的《罗马帽子之谜》等。此外,他还是文选家,选编过五十多本短篇侦探小说集。他也两度获得美国侦探作家协会(MWA)的埃德加奖。在业界可以说大名鼎鼎,颇为活跃。

1963年,他从密歇根大学毕业,进入《纽约每日新闻》,从那时起开始了侦探小说的收藏生涯。当时他每周薪水是37美元,不过总会拿出5美元用于买书。那时侦探小说的收藏还不热门,因此可以用较低的价格买到不少好书。转而从事二手书生意之后,给他的收藏带来了更大的便利。他会将书店的进货分成两类,一类用于店内出售,一类用于扩充自己的藏书。他不断将自己手上品相不好的书加以替换、更新,日积月累使得他的藏书不仅数量丰富、版本稀有,而且品相上佳。再加上他在业界的人脉关系,获得了不少作家专门题写给他的签名本/题词本。

彭泽勒的侦探小说收藏涵盖十九世纪一直到现当代。他对于侦探小说的定义是相当宽泛的,包括犯罪、悬疑、侦探和间谍小说。正因如此,他一度有想法要收集史上每一本侦探/犯罪小说的初版,即按照胡宾那本广泛的犯罪小说书目按图索骥,但是超过五十年的搜寻,距离十万本以上的目标还是有不小的差距。即便如此,他的收藏也无出其右了。

在接受著名书话作家尼古拉斯·A.巴斯贝恩(Nicholas A. Basbanes)的采访时(《奥托·彭泽勒的藏书穴》[Otto Penzler's Literary Lair],《Fine Books & Collections》2017年春季号),他列举了自己引以为豪的藏品之一,即大约五十本由约翰·D.麦克唐纳(John D. MacDonald)题赠给他的作品。他指出:“[麦克唐纳]是出了名地不喜欢给书签名的作家。他不巡回签名,也不在书店举办活动。我邀请他在我举办的一次大会上担任贵宾,我向他展示了四个购物袋,因为他写了很多书。我说:‘约翰,我知道你想要什么——想来一杯——你想要多少杯都行,但是你必须把我这些书给签了。’约翰·勒卡雷来我店里的时候我又故伎重演。”

2010年4月,通过斯旺画廊,彭泽勒拍卖了2500本英国间谍和侦探小说收藏。他虽然不情愿与这些书分离,但是因为需要钱而不得不这么做。不过,画廊制作了精美的拍卖图录,也算弥补了他的一小部分遗憾。这批书一共分为314组拍品,最终售出了242组,而总成交价高达35万多美元,这也超出了成交物品31万多美元的总最高估价。前五位最高成交物品中,007的作者伊恩·弗兰明当仁不让地占据了四个名额,其中弗兰明的信件以57600美元成交,排名第一。当然,这是历史上第一次以间谍小说为主题的拍卖,而且藏品也以精品居多,引来藏家的追捧也是自然的。

2019年,彭泽勒做出了更大胆的决定,将分批通过海瑞得拍卖行出售重量级的侦探小说藏品。第一批于3月6日拍卖,共计231组拍品,专注于历史上重要的基石作品,尤其是美国的硬汉派早期作品,这是近些年来市场追捧的热点。其中包括哈米特的《血腥的收获》初版、《马耳他黑鹰》初版、钱德勒的《长眠不醒》签名本初版。此外,还有一批从十九世纪到二十世纪上半页的重量级作品,不少精装本极为少见地包含完好的护封。第二批将于9月5日拍卖,专注于英国作家的作品。听闻这样的消息,一方面让人激动,因为得以有机会见到这一领域最顶级的收藏,另一方面又让人感叹,人的生命是有限的,最终这些藏书还是要自己寻找下一站落脚点。

相比而言,专注于侦探小说的英国收藏家就显得少很多。这可能是关于这些收藏家的资料比较少,加之英国藏书圈主要集中于古书的收藏,大收藏家对于现代侦探小说的热情不高。上文提到的埃里克·奎尔(1921-2001)可算是英国在这方面重要的收藏者之一。

1966年10月10日,苏富比拍卖行在伦敦拍卖了大卫·西姆博里斯特(David Symberlist)的藏书。三十年来,他专门收藏初版和罕见版本的侦探小说,藏书超过千本,跨度从十九世纪初期到六十年代。其拍卖藏书的原因是书籍占据太多空间,影响了正常生活起居。西姆博里斯特藏书中最罕见的是1845年爱伦·坡的《述异集》。还有狄更斯的《德鲁德疑案》和柯林斯的《月亮宝石》的初版,以及William Russell的《Recollections of a Detective Police-Officer》(1856)、厄内斯特·布拉玛(Ernest Bramah)的《盲侦探卡拉多斯探案》(Max Carrados Mysteries,1927)等。

犯罪间谍小说家格雷厄姆·格林也是一个重要的藏书家,尤其注重初版和签名本。他的收藏包括维多利亚时代的侦探小说,在这方面称得上是翘楚之一。1966年,在约翰·卡特的推荐下,E.A.奥斯伯恩根据格林和多萝西·格洛弗的收藏整理了《维多利亚时代侦探小说书目》(1966),包含大约400本小说。这本书目限量500本,均由卡特、格洛弗和格林签名,如今也成了收藏品。

根据格林在七十年代回忆:“我曾经和[格洛弗]一起去淘书,那是在二战刚刚结束之后,我和她在一起,开始去搜罗维多利亚时代的侦探小说。……现在我依然在收藏维多利亚时期的侦探小说:在四十年代的弗伊尔斯书店,我曾经一次花半克朗买到多少书呀!”他对藏书的爱好非常强烈,甚至说:“旧书商们在我以往认识的各种人物中属于那种最友好又最古怪的人。如果我没有成为一个作家,那么他们的行当一定会成为我最喜欢选择的行当。在他们那儿有书籍发霉的气味儿,在那儿有寻宝探宝的感觉。”(《旧书店》)

007系列的作者伊恩·弗莱明也为藏书事业做出了重要贡献(其实他的早期007作品是市场追捧的宠儿,品相完好的初版成交价都不低)。他创办了《藏书家》杂志,季刊发行,至今仍是收藏家、书商、图书馆人员互通消息的园地。而他自己的藏书主题则是寻找过去一百五十年间“改变了世界”的书籍。包括达尔文的进化论、麦克斯韦论光的电磁性质、爱因斯坦的相对论等等。1963年,伦敦大英图书馆举办了“印刷术与人类的智力”书展。组织者向图书馆和个人借了464部典籍,而弗莱明一人出借了44本,仅次于剑桥大学国王学院的出借数量。当然,这些收藏和侦探小说没有什么关系。弗莱明去世之后,他的藏书包括各种007系列的手稿和书籍都被印第安纳大学利利图书馆购得。

德里克·史密斯(Derek Smith)虽然创作过密室侦探小说《召唤恶魔》(Whistle up the Devil,1953),但是生前并不太为人所知。不过,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藏书丰富,而且慷慨助人,有时候甚至是毫无保留地赠送珍贵的藏书。他和密室研究专家罗伯特·艾迪通信多年,为后者提供过很多帮助,艾迪称其是“名副其实的资料源泉”。

根据书商拉尔夫·斯派瑞(Ralph Spurrier)回忆,2002年,史密斯去世后,他的书书留给了伦敦的一个书商。当书商去收书时,他发现史密斯的房子差不多要被书压垮了,那里堆满了成千上万的书。几乎所有的空间都被书占据了。有一间屋子门是向外开的,从前到后几乎都是书。最里面有一个玻璃柜,放着几十年来都没有打开过的书。每一本能想到的黄金时代的书都在收藏中找到,包括阿加莎·克里斯蒂三十年代的作品,还带有护封。因为屋顶漏雨,许多书泡了水,不得不被丢弃。但是大部分的藏书经由二手书店被世界各地的侦探小说爱好者和收藏者所购买。

密室研究专家艾迪也是藏书家,当然他的藏书很大部分是集中在密室小说方面。经过几十年的搜寻,他在这方面的收藏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最为全面的。这些收藏虽然主要是为了研究用途,并不过分讲求初版或者其他收藏价值,但是仍然有不少长期以来颇为罕见的藏品,包括一些冷门作品和签名本。2015年艾迪去世后,他的家人经由英国的几位书商将其收藏出售,如今那些珍本也分散于世界各地。

收藏侦探小说,小可以阅读,大可以投资。而除了小说本身以外,版本的鉴别、沿革,签名本的辨别、解读,市场的追踪、估价,相关历史、流派的研究,等等,这一切又给了收藏者另一种乐趣,因此这一爱好才会经久不衰,而且愈来愈让人着迷。

ellry
作者ellry
86日记 7相册

全部回应 5 条

添加回应

ellry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