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老婆孩子,所有财产都抵押给银行的土老板

Yssaka 2019-03-26 23:08:02
来自话题 我的奇葩老板

刚刚离开前公司,虽然只有短短的三个月,真真儿的是刷新了我的职业观。

所以说说这个我认为的奇葩老板吧。

事件一:

刚来公司不久,公司群里通知说让每个人去一楼领自己的工服。后来我才了解到,老板给每个员工量身定制了一整套衣服,两件工装外套,五件衬衣,两条裤子,女士有两条裙子,一双鞋,一件只有30%羊绒的外套,对方报价1w7,对,你们没看错,这堆东西一万七。

因为我来的晚,所以并没有给我做衣服,我看着大家欢天喜地的去拿衣服,然后在领用表上签字的时候,心里却为他们捏了一把冷汗。

因为我听到了综办那个人肉监视器口授行政领用表如何写时的话,

“哎你做好表啊,上面加上一句话, '凡是离职员工,需退还给公司一万七千元的制作费。'”

后来中午吃饭时,老大问了下大家有没有看到这句话,大家一脸懵逼的却异口同声的说“没有啊!”

我真的擦了下额头。

后来我们内部交流才知道,这堆东西的成本只有七千五。嗯,是的,强迫让大家穿工服,最后还要收大家的钱。

事件二:

老板的新业务开展的不是很顺利,后来有次和一个老员工聊天才知道,老板异常抵触借款、融资租赁等事,但是新业务资金流异常短缺,于是老板把外省两家公司的股权,北京两辆车、三套房子抵押给了银行。用同事的话说就是,

“老G除了老婆孩子没给银行,其他都抵押出去了。”

事件三:

入职第二个月的时候,到春节了,公司在发年货,每人三盒大米,一盒羊肉,最后发现,整个公司除了我全都有。而不给我发的理由是,因我和新任财务总监(注:此财务总监始终在外省公司,从未来过北京公司,相关业务也一直远程处理)任职较短,故不发。

而所有人都知道,财务总监在外省公司早已领过了。

后来有两个同事一直要分我一些,而我打着哈哈拒绝了。

这件事是让我心里不痛快的第一件事。我知道说什么东西不重要很假,可是我还是要说,东西不重要,老板这么做,一点儿都不局气。

事件四:

在我入职的时候,我曾多次向行政和综办的人要过公司制度和员工手册,而他们都以各种理由给推脱了,后来我觉得也不会出什么大事,就没再要过。而我天真的想法,却是给后来埋了颗定时炸弹,而这也直接造成在我后来再找工作时,特别在意公司的制度,可能细到hr都烦我了。

第一个月因身体不适请过一天假,当时问了所有相关人员请假流程,最后跟部门老大和综办的人肉监视器说了,也就算走完了流程。结果下月的时候,我不幸流感了,每天都头昏脑胀飘飘欲仙,每天七点起来量体温感受自己能否上班,于是这样做了四天,每天早上请一天假,甚至还惶恐的不知道能不能完成工作。到第五天的时候,去了公司,跟综办的监视器打了招呼。

然鹅,月底报考勤的时候,惊异的发现考勤表上多了一段话,“凡是请假超过3天以上,需填写请假条,由董事长审批。”

what the fuck?

没办法,只好找行政要了请假条,在病假一栏打了勾,写好相关内容,还给行政时被告知要我老大去找董事长签字,无奈把假条给了老大。一会老大回来,说老总生气的说为什么是老大找他签字,更是没有批病假,而是签了事假。

我觉得从中有误会,便拿着假条去找董事长。

“G总,可能是我没和J总解释清楚,我那几天发烧了,不是事假”

他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说,“我公司没有病假事假的区别。”

我把假条给他看,“可是您看,这上面写着病假事假年假的区别。”

他怒目圆睁的看了眼假条,瞪了我一眼转身走了,一边说着,“你没有假条就算事假。”

“可是G总,我之前请假的时候并没有人告知我三天以上需要您签字也并没有人告诉我要有假条。”

“那你自己病几天你不知道提前说吗?”他回头看着我。

我真是懵逼了,“G总,我怎么可能知道自己会病几天呢?”

他怒不可遏的看着我,“我不管,我就给你按事假算。”

“好吧。”我当时可笑到无语,便扭头走掉了。

这简短的一段话不过几分钟,十一点多的太阳却拉长了这几分钟。

下午三点,我被通知,我被开除了,理由是顶撞老板。

事件五:

老板身边另一条狗,哦不,亲信突然找到我,问我被辞退有什么想法。

我说“既然让我走,那我就走吧。”

他,“没什么想说的了?”

“我确实觉得自己和公司文化不太适应。”

“其实你想留下来也是可以的,去和老板道个歉,你们之间的误会太多了。”

“啊?可是我总共见过老板两面啊, 一次是面试,还有一次就是上次他说我顶撞他。”

“不,你不懂。”

我他妈发现“你不懂”真是个万能句。

事件六:

这要吐槽我老大了。

我老大在我“顶撞”老板那天的晚上立马去给我求情,第二天我老大说我年轻不懂事,情商低,我想可能是代沟吧,我这一代人,坚定的认为和老板就是契约关系,你付钱我干活,我尊重你但不求你同等的尊重我,但是基本的个人权益要保证,如果连这个都不能保证,那我定会坚定的维护我的自身权益。这个时候,我和老板就不仅仅是契约关系了。

所以我坚定的认为这件事我没有错。

事件七:

“顶撞”老板后续三,综办的监视器把法务、行政、副总经理叫到一起商量着要罚我钱,替老板解恨,他的本意是按每天四倍工资,也就是16天工资,后来法务和行政说这不符合劳动法。

我后来听到法务总跟我说到这事的时候,我都笑哭了……我跟法务总和老大说,如果真的罚我钱,那我就去劳动仲裁,本身公司就没有制度,而审批流程又是滞后事件,还要罚钱,我全程都在维护自身权益,我没有错。

而我老大再一次念叨,你真是情商低。

这件事最后已扣除全部工资,并发了全公司有史以来第一份红头通报批评文件为结尾。

事件八:

说个听来的故事吧。

老板和三老婆有个小儿子,今年上幼儿园。老板虽然五十多岁的人了,但是脾气秉性,说好听了是还跟个孩子一样。爱玛,这词儿说完竟然有种宠溺感,但我要表达的完完全全是贬义。

据说老板做事十分看心情,比如小儿子放学来公司找他,去哪个屋从来都是不敲门的,如果碰上老板心情好,比如有次小儿子冲进会议室的门,大喊着“爸!你干嘛呢!”老板乐呵呵的回应,“哎呀儿子回来啦,乖,去玩儿吧,爸开会呢。”

如果老板心情不好呢,同样是小儿子冲进会议室的大门,大喊一声“哋!”他爹直接怒目圆睁手指着门外大喊一声,

“你给我滚出去!!”

事件九:

同样是听来的故事。

副总说有次和老板开会,开到一半她正说着话呢,老板突然拿起电话,给和二老婆生的其中一个孩子打电话。

“喂,儿子啊,最近学习怎么样啊,你好好学习啊,钱的事情不用担心。你好好学习,爸到时候送你去哈佛。”

留下说话说一半的副总尬在那里。

事件十:

再来个听来的故事。

去年的时候老板想借壳去香港上市,于是和香港一家上市公司的老板勾搭到了一起。忽悠过程暂且不说,香港老总带着北京公司的负责人以及一票人来了公司,并找了审计的人来做审计。无奈老板的北京公司彼时只有综办一个人,拿着月薪五千多的工资终日给老板守着门。

大家犯了愁,这,审什么呢?

没关系,智慧如G总,在不知道哪个工地上找了十来个人,临时做了部门的牌子,把这十来个人分配到不同的桌子上,每天就是坐在椅子上,什么都不用做。后来审计发现报表要不到,CFO永远在外地出差不知何时回来,便草草收了场,据说连报告都没出。

当时惊的我哑口无言。

事件十一:

审计潦草退场之后,香港的老总始终没有走,而此时收购事项进展缓慢,香港老板疲于酒店和公司两地跑,老板便给香港老总安排了公司后面小区的一间自有房子。并安排综办的人安排一些简单的家具。

要说家具有多简单呢。

一张床,几张桌子凳子。

没有了。

连床上用品都是香港老总自费置办的。

后来公司的人发现香港人每天七点多便到了公司,比上班时间提前了两个小时,大家就问为什么呢,住这么近为什么来这么早。

香港人操着一口港普说,“哎呀碎不着啦~房间妹有cuang帘啊,每天六点多太阳就粗来了啊,根本碎不着啊~”

大家问为什么不装个窗帘呢?

香港人说,“跟综办缩了好多次啦,每次都是各种理由,经费不足啦忙啦妹有zuang啦。”

大家啧啧称奇。要知道要不是香港老板来了公司,简单设立了部门架构,甚至给综办那人固定头衔甚至提高了四倍工资,综办的人至今还是个看门的。如今却这副德行。

事件十二:

香港人后来再也没来过。

为啥呢,也不是因为窗帘。而是很多次香港人要回香港,要综办的人给他订头等舱的机票,综办的人都说“全公司我只给G总定头等舱。”

气的从没坐过经济舱的上市公司老总自费掏了几次机票,就再也没来过。

简直就是现实版的农夫与蛇。

Yssaka
作者Yssaka
8日记 7相册

全部回应 175 条

查看更多回应(175) 添加回应

Yssaka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