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来都没有什么“都挺好”,卸下枷锁的唯一方法:和原生家庭一刀两断

罗衣一时聚散 2019-03-26 22:50:29

我还没看过现在大热的电视剧《都挺好》,但是铺天盖地的各种评论文章,已经使得大家都明白里面说了一个什么样的故事:比如女主角的底层逆袭;比如把一手烂牌打的倍儿好;比如在重男轻女的家庭里,最后是那个最被轻视最卑微的女孩“成功”了,还帮助了她的家人,改善了关系等等等等。

可这些毕竟是通俗电视剧里的情节,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看个虚幻的热闹而已。我倒是想起以前读《骆驼祥子》的时候,有一段类似情节,看了挺让人难受的。

情节是这样的,虎妞死后,一直喜欢小福子的祥子,也想过要和小福子在一起,他喜欢小福子,“在他眼里,她(小福子)是最美的女子,美在骨头里,就是她浑身长满了疮,把皮肉都烂掉,在他心里她依然很美……假如他要再娶的话,她是个理想的人……在她身上,他看到了一个男人从女人所能得到的与所应得的安慰……她的一点头,或一笑,都是最圆满的回答,使他觉得真是成了‘家’……”。

谁能说穷人没有爱情呢,谁又能说在这一对苦命的男女之间,发生的不是“爱情”呢,小福子爱祥子,祥子爱小福子,爱得斩钉截铁,情真意切。

但,祥子会娶小福子吗?小说接下去就写小福子的弟弟过来说话:“姐姐,爸爸来了!”

小福子有一个人渣父亲。当年他像卖一盆院子里的草花一样,把小福子贱价卖给一个军官当性玩物,然后拿钱买了一辆洋车——一个父亲用卖女儿的钱去买洋车(作为一个生产资本),转而赚点生活费,在那种穷人的性命与价值,普遍连蝼蚁都不如的生存环境里,尽管令人不齿,但假若你偏要说“那可都是万恶的旧社会,都是那时候的社会制度不好”,好像也挺能糊弄过去似的。

但,接下来的情节却是更肮脏,更彻骨的寒冷。小福子的亲生父亲(名叫二强子),让小福子去当妓女(还是没有执照的野鸡),养活家里人。理由是,你还有两个弟弟,你们不能全吃我一个人的,他的原话与逻辑是这样的熟极而流,自成一路:“你要真心疼你的兄弟,你就有法子挣钱养活他们……有现成的,不卖等什么?” 。

可怜的小福子除了出卖皮肉,没有第二条路可以养活的她原生家庭。亲爹所谓的“有现成的”,那“现成的”就是指她的身体和她的性器官,与千千万万没有受过任何教育,蝼蚁一般的蚁民一样,她仅仅只有这么一个东西,还可以作为生产资料,去换来一点微薄的收入。

作者最后写小福子想尽办法逃离了魔窟,自杀身亡,这是作者的浪漫主义,以及他对小福子这个角色的喜爱,所以,他要给她一个比较美好的,比较不那么憋屈的结局。真正的千千万万的“小福子”们,她们只能奉献出她们所有的血肉,所有尊严,所有的一切,为她们的原生家庭以及她们的命运,奉献——或者说直接就是被压榨到最后一刻,直到榨干为止,至死方休。

祥子清醒地看到了这一点。本来他可以和小福子在一起,娶她——正如萧军当年第一次看到萧红时,曾经说过,“要救她就必须和她结婚”,在那种环境里,确实只有这唯一的这一条路。但是,祥子不是萧军,他本是可以救小福子出桎梏,出残酷的命运的(至少两人在一起,小福子的生活没那么残酷),但是他没有。

他知道自己爱小福子,可他也“从她身上看出很多黑影来,他还喜欢她,可他负不起养她两个弟弟和一个醉鬼爸爸的责任!……虎妞有虎妞的好处,至少在经济上帮了他很多,他不敢想小福子要是死吃他一口,可是她这一家子不会挣饭吃也是千真万确。爱与不爱,穷人得在金钱上决定,情种只生在大富之家。

这才是血淋淋惨淡的现实。祥子,以及祥子一般的男人们,他们心里的算计让人齿冷,同时,这种算计亦是理智的。祥子的生活已经够不幸的了,为什么还要找小福子一家做自己的拖累,然后死在这贫穷,狭隘,脏污的泥泞里。

那爱情又算个什么东西呢,在现实面前,小福子,以及更多的小福子们,完全是被自己那个不堪的原生家庭给拖累了,人生逆袭是根本不可能实现的(千万分之一的例外当然有,可如此稀有的幸运概率,“小福子”们享受得到吗),假如小福子们硬气一点,从被卖给军官当玩物那一刻开始(军官后来跑了,留下小福子一个人,她又回了家),就应该看清自己在父母的眼里,只不过是一件被卖来卖去换钱用的货物而已,从那时开始,她就应该远离这个“家”和她的亲生父母。

说的难听一点,小福子一个人完全可以解决自己的生活问题。她后来辛辛苦苦当野鸡当站街女,用自己的身体养活一家人,可是,若是她出走,落个光身子,无牵无挂的,最差也不过是当站街女——一个女性在那个时代里,用仅有的一点身体成本解决自己的生存状态,不偷不抢,老老实实地干体力活儿,个人觉得,这个和去码头扛大包,去街上拉洋车,没有什么区别,都是出卖劳力,并不存在什么道德问题——请问嫖客和妓女,谁更不道德?小福子是值得同情的。

我们再来看看张爱玲的《半生缘》。半生缘里最令人痛恨的,祝鸿才除外,不是姐姐顾曼璐,而是顾曼璐,顾曼桢的妈妈。这个妈妈牺牲了两个女儿的幸福依然若无其事,毫不忏悔。

她让第一个女儿当舞女养活一大家子,第二个女儿给“姐夫”糟蹋了,她竟然还认为嫁给“姐夫”才是完美结局,她完全可以救顾曼桢(哪怕无所作为,只需告诉顾曼桢的男朋友沈世钧,事情也一定会发生质变),但是她没有。旗袍里面塞的鼓鼓的一叠钱,是她卖女儿得来的铁证如山。

而顾曼璐,顾曼桢姐妹俩,用牺牲了两份人生幸福来拉扯,来成全,来养活,来保驾护航的弟弟,长大之后成才了吗?倒是也上了大学,不过连个好工作都找不着,他结婚后和丈母娘住一起,自己亲生妈来住,还矛盾不断,最后亲生妈只好住到二女儿那里去,还想靠二女儿养老送终。

蒋晓云的《四季红》里,做妓女养活爸爸妈妈,哥哥弟弟一家子的女主角,家人合起伙来榨干她的皮肉钱,但是连她想在家里过一夜的要求都被拒绝——嫌她脏,因为她是妓女。那么,花着妓女的血汗钱的那些“妓女的至亲们”,那些血浓于水的禽兽们吸血鬼们,他们不脏吗,他们脏的连粪坑里的蛆都不如。

以我的想法,顾曼璐顾曼桢,以及四季红的女主,还有小福子,在家里穷的吃不上饭的时候,也别做什么牺牲了,千万别以为牺牲自己的一生,就可以换来家人的“幸福”。顾曼璐当年应该嫁给情人张豫瑾,顾曼桢应该嫁给沈世钧,小福子应该嫁给祥子(没办法当年选择少,结婚几乎是她们唯一的选择)——至于家里那个烂摊子,那些“家里人”们,看天吃饭各安天命吧。

这种“自私自利”的后果,至少还有一个人是过得不错的。不像到后来全盘皆输,全家人一起沉沦。

而老舍不也在《骆驼祥子》里写了:小福子的两个弟弟,亲爹只顾自己喝酒,根本不管他们死活,他们也会自己去弄点钱,买东西吃,“他们会给办红白事的打执事,会跟着土车捡些破烂纸卖”,尽管饥一顿饱一顿的,但也活下来了。

这不,不都能活着吗,都有办法可想吗,为什么小福子一回来,就得小福子卖肉养活他们,让两个男孩子吸他们亲姐姐的血?小福子欠他们的?

当然,有人会说了,他们还都是些孩子,而姐姐们已经成年了,难道一点都不顾念亲情,眼看着他们饿死?这话说的有理。但是让“姐姐们”甚至是“妹妹们”牺牲自己,牺牲一生,来让哥哥弟弟爸爸妈妈们吃饱肚子,好好活着,天下更没有这样的理儿。在一个家庭里,谁比谁高贵,谁比谁低贱,谁天生应该做出牺牲,谁天生应该躺着受惠?

我来回答一下吧,父母(包括哥哥弟弟们)不比女儿们(姐妹们)高贵,女儿(姐妹们)完全不应该牺牲自己来让前者受惠,通常在大家都没饭吃的时候,常常是女性变成了“货物”,被变卖,折现,然后去填饱,去拯救那些“要传宗接代的男性”们,以及父母长辈们的肚皮。

这是极度无耻的一条“规律”。

世世代代被洗脑的女性们,有的还会认为自己这么做很伟大,很美德,很高风亮节,很值得——直到此时此刻,有这种想法的人,恐怕还是不少,对此我只想说一个字:呸!

本人非常喜欢红楼梦中的大丫鬟鸳鸯。鸳鸯是贾府的家生子,也就是世袭的奴才,和赵姨娘家的状态差不多。但是,鸳鸯不是赵姨娘,当大老爷要她做小老婆时,她的哥哥嫂子都很高兴,觉得这是意想不到的好事儿,从此自己家可以靠着妹妹作威作福了——最损也能多弄点钱。

可鸳鸯不肯,骂自己的嫂子说,“怪道成日家羡慕人家女儿作了小老婆了,一家子都仗着他横行霸道的,一家子都成了小老婆了!看的眼热了,也把我送在火坑里去。我若得脸呢,你们外头横行霸道,自己就封自己是舅爷了。我若不得脸败了时,你们把忘八脖子一缩,生死由我。”

这才是真正高风亮节的金鸳鸯!真正活明白了的主儿。换了那赵姨娘,可不屁颠屁颠地去了,一来自己可以做姨娘,二来也可以让娘家兄弟也沾光,帮助,贴补一下兄弟们和娘家。尽管做小妾的日子像熬中药似的,熬一辈子也不见得能出头,可架不住自己的娘家人都捡了便宜了呀。

说起来,那些“娘家人”确实很鸡贼,正如鸳鸯说的,“我若得脸呢,你们外头横行霸道,自己就封自己是舅爷了。我若不得脸败了时,你们把忘八脖子一缩,生死由我。”可见无论怎么样,牺牲的都是他们的姐妹,落在火坑里地狱里的,都是他们的姐妹,与他们何干。

鸳鸯就看透了这一点。她不肯为自己的原生家庭去落这样的火坑,她能有这样的见识——着实比现在某些受过教育的女性更有见识的多,窃以为这是因为她长期在“贾母办”当办公室主任,见多识广格物致知,世故人情一点就通,所以完全可以放下某些东西,和原生家庭一刀两断——她的家里人主要就剩下了哥哥嫂子。

鸳鸯是怎么称呼她嫂子的呢:“这娼妇是专管六国贩骆驼的,听了这话,他有个不奉承去的”,外加还亲手指着嫂子的鼻子大骂“你快夹了B嘴离了这里,好多着呢,什么好话儿……”听听,“快夹了B 嘴”之类,大概只出现在《醒世姻缘传》,《金瓶梅》等小说里,是比较粗鄙的人才说的,可现在由性烈如火的鸳鸯讲来,一点都不粗,唯有令人拍案叫绝,痛快淋漓。另外“娼妇”,“六国贩六国”等形容,听来也是极度的“沁人心脾”,犹如春风拂面。

总之一句话,骂得好。凭什么要为你们这些不相干的人去牺牲自己?

要知道,拒绝了大老爷的“纳妾”邀请,鸳鸯的家人至少会被穿小鞋,混不上好差事,做不了来钱多的职位。鸳鸯自己虽然有老太太庇佑,但时间也不会长的,父兄家人所受到的损失应该更重。

但,聪明果敢,独立有主见的鸳鸯就是不愿意。谁来说都不行,谁来说都是“娼妇”,“王八”,都属于“六国贩骆驼”,都“快夹了你的B嘴离了这儿”,奶奶我瞧着心烦。

美哉鸳鸯,壮哉鸳鸯,勇哉鸳鸯!假如樊胜美们,小福子们,以及更多更多被原生家庭压榨,剥削,和绑架的女生们,能有鸳鸯这样的心胸,见识,气魄,以及综合能力,许多悲剧就不会发生了。

曾有个作家说过“亲密关系并不是人生标配”,个人非常赞同。有太多太多的营销号,营销文章天天给你洗脑,说亲密关系乃是人生里最重要的东西,你要是没有好的,完美的亲密关系——比如你小时候没有受到应有的爱,关心,鼓励等等,以后你的人生就完蛋了,你若是生了孩子也一样完蛋,因为你不会教……

这类傻叉文章看多了,人心就会非常焦灼,因为能拥有真正完美,完好,完整的亲密关系的人,几乎是不存在的。在这样的施压之下,有谁会不焦虑呢。但,这些玩意儿并不是人生标配,没有这些东西,人也能过得很好。

我记得毛姆在小说里写,他说人生应该卸下很多枷锁,他的小说男主角卸下的人生最后的枷锁就是“幸福”,也就是说,人活着不要去追寻什么意义,更不要去追寻什么“幸福”。

毛姆认为生活奥秘的真谛是“生活毫无意义,人,并不比其他有生命的东西更有意义……生命本身只是存在,而并无更特殊的意义,每个人的生命都是不可复制的,也无须刻意去追寻什么幻想中的意义”。

最后想通俗地说一句,其实“都挺好”也没什么意义。一个人只要好好地活着,为自己好好活着,这就足够了。

鸳鸯说过,“我是一个最无情的人”,亲密关系就从来都不是她的人生标配。但我觉得像鸳鸯这样的女孩,无论在哪个时代,都能活得很明白,很独立,而且,也会很有钱——别忘了她这个“贾母办”主任,手握权柄之外,还拿着当时的最高薪酬。

PS:本文首发于我的 个人公众号:wochengjinghong 浮世小团圆

广告
罗衣一时聚散
作者罗衣一时聚散
148日记 2相册

全部回应 13 条

查看更多回应(13) 添加回应

罗衣一时聚散的热门日记

广告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