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悲伤更悲伤的陈意涵

谈资 2019-03-26 11:41:35

都9102年了,不敢相信,大银幕还上演着这种魔幻剧情。

一对青梅竹马,爹妈车祸死了。成为孤儿的他们开始同居。十多年,睡一张床,只亲过一次,再没发生其他。

想想看,真要出现这种极端情况,要么是同性恋,要么是性无能。

都不是,但男主确实有病,白血病。

死之前,他想要女主得到幸福,强行让男二女二分开。分开第一步,收集女二出轨证据给男二,第二步,扔一坨钱给女二,说,“看在我要死的份上,行行好,离开他吧。”

何止白血病,根本是神经病。

另一边,女主为了实现男主的遗愿,疯狂撩男二,男二爱上了她,两个人结婚。婚礼上,男主充当女主父亲的身份,把女主的手交给男二。

婚后继续发疯。女主突然意识到,自己最爱的人始终只有男主,她要去跟男主在一起。

女主对男二摊牌,“对不起,佑贤(男二名字),真的对不起。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谢谢你爱上我,我已经找到K(男主名字)了,我想去见他。”就跑了。

结局画面是,男二趴在一块墓碑前痛哭。镜头扫过,墓碑上是男主和女主的照片。作男作女死了,好一个HAPPY ENDING。否则苏大强都不答应。

比苏大强还能作的这部电影,名字就作出了花,叫《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一种郭敬明十年前小说的既视感。老套归老套,票房却相当地炸。去年底,在港澳台上映,说是泪洗每家影院,赚钱赚得叮当响。

来了内地,行情依然是,观众泪如泉涌,片方笑如夏花。而在此之前,业内对它的预测不过是两亿,现在有新闻写,“无悬念卖到8亿,甚至冲击10亿。”

烂片票房过10亿,这才是比悲伤更悲伤的事。

但我佩服导演的选角。男主角刘以豪是海选来的,胜出理由是,“唯一可以笑着演哭戏的演员。”女主角陈意涵,第一时间就被认定,必须是她,只能是她。

导演这么解释,“一个快乐的人来演悲伤,才能让这个故事更悲伤。”

悲伤是有数据统计的。拍这部电影,陈意涵一天要哭四五十次,“哭到头痛”。花絮有一段是,导演喊卡之后,陈意涵久久不能平复情绪,抱着导演又哭了一分多钟。

那场戏在隧道。嫁做人妇的女主,恍惚间,看到了男主,立刻马景涛附身,拼了老命在后面追,眼泪横飞,撕心裂肺,“停下来!我叫你停下来!”

这是陈意涵最难看的一次跑步。

据说,剧本递过去的时候,陈意涵是拒绝的,“觉得太难了,演不了。”导演说服她的台词是,“只要你还相信爱,你就可以。”

要相信这种,随随便便挖墙脚,随随便便离婚,随随便便殉情,关键还无性的爱,像导演评价的,“陈意涵,影后级的表演。”

陈意涵没学过表演。

她的初舞台在《我猜》,20岁,一笑,露出两排不整齐的牙齿。她录的这期主题是“漫画美少女”。陈意涵这本“漫画”还挺劲爆的。

她讲两个故事,一个,16岁在西餐厅打工被老外搭讪,问她,“要不要去我家看VCD”。另一个是读书时和女同学打闹,被扯光裤子。

陈意涵的野和猛,不是从“30岁完成五件疯狂小事”开始的。

陈意涵属于放养长大。父母忙工作,哥哥当兵。她有时跟阿嬷住,更多时候跟一条狗呆一块。她的家在台北乡下。

阿嬷也不怎么管她。她每天在溪里玩,爬树,抓鱼,逮蝌蚪。阿嬷给她一块肥皂,衣服一脱,就用溪水洗澡。

没什么事干,也没有钱,陈意涵很小就在社区旁边的寿司店打工。忙碌的生活让她开心。她那时就明白,人忙起来才不会被饿死。

所以陈意涵独立,刚强,也早熟。

她三岁就把两性问题看很透,跟她妈讲,“以后我的结婚对象,不抽烟不嚼槟榔。我会带回家给你看,你看就好了,不用同意。又不是你要跟他结婚。”

在《小燕之夜》上,陈妈妈说起这段,陈意涵美美地总结,“我就是天才。”

情感天才长大后在桃花丛中游走。

陈意涵的桃花运,蔡康永都惊讶,“真的是每个男生都会跟她打招呼。”还故意气小S,“微博上,赵又廷跟她聊不完。”那时,小S是赵又廷的粉头。

陈意涵上节目发言,很容易惹毛小S。她聊飞机艳遇,说有男生为了能坐她旁边,一直跟别人换位置。

小S很毒,先问,“你坐飞机还带妆?”陈意涵回答“素颜”。她接着攻,“所以你素颜也是让男生疯狂的美?”

“没有啦,可能是他眼光比较低。”做过童工的陈意涵也不是吃素的。

这期节目,和陈意涵同场的是陈楚河,两个人正绯闻满天飞。

陈楚河是颗聊天炸弹,很爱聊着聊着投喂猛料。说吴佩慈成绩差,暗恋自己,初恋是“一个年纪很大的人”,都在这期。这期足以让吴佩慈抓狂。

也令陈意涵抓狂。他说陈意涵拍戏会喝酒,酒后,陈意涵特别投入角色,“她太投入了,看着我,眼睛很容易……”

这段,陈楚河语速放慢。他不自觉地转头看向陈意涵。陈意涵警觉地给他一击,“我没有对你放电。”

感觉喝酒喝醉的人是陈楚河。

陈楚河的入戏,陈意涵也有体验,对象是梁洛施。2007年,电影《刺青》在柏林影展获最佳同志影片泰迪熊奖。片子讲,梁洛施饰演的刺青师和杨丞琳饰演的视聊少女小绿的一段同性爱。陈意涵的戏份不多,演梁洛施的初恋。

不多但画面厉害。一场戏是,梁洛施骑车载陈意涵回家,路不平,车一抖,陈意涵往前一扑,重重压到梁洛施的后背。

意外的身体接触打开了一扇门,陈意涵顺势搂着梁洛施,嘴唇在她脸颊附近试探。梁洛施坦然接受。她们彼此确认心意。

之后,梁洛施在陈意涵家留宿。当然睡不着。梁洛施拿书盖住脸,陈意涵伸手扯下来, 因为不好意思,两个人对望着甜笑。

梁洛施主动翻过身,亲吻陈意涵。这是她们的荧幕初吻。

采访里,陈意涵描述这个吻,“女生的嘴唇比较软,Bella(梁洛施英文名)的润唇膏又很香,接吻还蛮舒服的。Bella很好亲。”

还说到伸舌头的问题,“导演有强调,我们是高中生,不能伸舌头。但如果观众看到舌头,对不起,因为忘我。”

和梁洛施三秒钟的吻戏,陈意涵聊起来,回味无穷,聊嗨了,冲镜头讲,“Bella,我爱你。”导演在画面外叫唤,“问不下去了。”

这才叫醒陈意涵。她慌乱拨拨头发,笑了笑,“哎唷,没有啦。”

当年,在《刺青》的官方部落格,留言板有一条留言,主题叫“就是要喜欢你”,内容是一首情诗。结尾一句写,“不要忘记,不要不想起。与你的点点滴滴,是我人生最美的插曲。”

像烂大街的情歌歌词。但词烂情很真。留言人叫“意涵真真”,是陈意涵的ID。

有几年,陈意涵老演乖乖女。大眼睛一眨,纯情密布眼角眉梢。嘴巴再一撅,又有一股天真和娇蛮。《奋斗》里的小灵仙,《听说》里的秧秧,是这一类的典型。

她也有突破。《军中乐园》里,她演一个叫阿娇的军妓,撒娇时楚楚可怜,转过身,又可以无情无义。全片,她穿薄纱内衣走来走去。

还有连内衣都不穿的戏。一场,她调戏阮经天,当着他的面,妖娆地从两腿间扒下一条内裤给他。

一场是和陈建斌的床戏。陈建斌送她戒指,她问,“你会不会娶我?”陈建斌猛地跳下床,一把把她搂在怀里。她在他身后痴痴地看着戒指。

镜头拉全景,陈意涵整个大裸背。

这是她的夙愿。

宣传《流星蝴蝶剑》,她在“康熙”大放厥词,说很想演全裸,结果看到剧组找来的裸替超生气,“我这么想要全裸,怎么会有裸替。”

《军中乐园》让她一脱到底。宣传期,她给电影想了句广告语,“阮经天露屁股了。呃,我也露了。”阮经天坐旁边拍手大笑。

阿娇一角,让陈意涵入围金马最佳女配。但得奖人是万茜,演《军中乐园》的另一位军妓。陈意涵该输得心服口服。

都是脱,万茜风情,绝美,冶艳,又秉持着一种良家妇女的正统。阮经天腿软着说,“万茜……我蛮有感觉的。”陈意涵空洞得多,她瘦,娃娃脸,搔首弄姿的样子像个不良少女。

花絮里,她骑到陈建斌身上,吓得陈老师求饶,“好可怕,好可怕。”

《军中乐园》是陈意涵,真正意义上的最后的演戏。之后才是可怕系列。《闺蜜》《拆婚联盟》,自导自演的《幸福,近在咫尺》,以及现在这部《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陈意涵在烂片里浮沉。

这也是陈意涵要走的路。《花少2》大火,她在采访里坦白,“我没什么事业心,活在当下更重要。”她是那种,穿越到未来,未来的自己过很好,但也一定要穿越回来的人。她再不必担心会饿死。

应该也再不会想起,脱口而出“Bella,我爱你”的忘我。那是演烂片从不会有的沉醉与动情。

谈资
作者谈资
541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3 条

添加回应

谈资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