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女性们都有着怎样的人生?

慕容素衣 2019-03-25 22:03:15

对于我们这一代人而言,焦虑已然成为一种时代病,女性尤甚,已经远远不止“每逢佳节胖三斤”这种简单纯粹的烦恼了了。

《我家那闺女》的大型催婚现场想必大家还记忆犹新,本来独立上进的袁姗姗在亲友的轮番洗脑下,莫名成了一个开始反思自己生活方式的“傻大姐”。

所以,女性到了一定年龄,就必须相夫教子、“回归家庭”吗?

依稀记得去年在微博上刷屏的脑洞剧《淑女的品格》,尽管有些空中花园般的意味,但它依然为我们呈现出,除了做一个贤妻良母之外,成熟女性们还可以选择怎样的生活。

凑巧的是,我最喜欢的两位女演员——俞飞鸿和袁泉,都位列其中。

至今未婚的俞飞鸿,对生活有着自己独特的感知,比起低门槛的“女神”称号,更多女性愿意称她为“人生导师”。

而早就步入婚姻殿堂的袁泉,也并没有因为婚姻而放弃自己的事业,她永远是演员袁泉,而不是影帝夏雨的妻子。

她们都是越活越精彩的独立女性。

在戏外,俞飞鸿为人非常低调,她并不期望得到过多的关注,情感方面也一直鲜有绯闻,因此很多人认为她是不婚主义。

其实,早在《锵锵三人行》里,俞飞鸿就表示过,没有结婚对她来说并不是什么问题,她不会因为到了某个年龄就急于完成婚姻这件事。

在INSTYLE的访谈中,她再次明确表示,自己并不是不婚主义或独身主义,相反,她不反对一切形式。

在俞飞鸿看来,任何人完全有自由选择任何一种生活方式,不论是独身还是婚姻,抑或不选择婚姻这种形式,都是应该被理解和接受的。她只是为了活在当下,享受一种舒适的毫不费力的状态,才选择了这种固定且独立的生活,其它就不那么重要了。

比起拥有巨大的名声和财富,俞飞鸿更注重简·爱式的精神的富足和心灵的自由,不以满足别人的期待为目标,也不以社会大众的标准作为唯一的出路,活出了许多女性可望而不可即的率性与洒脱。

98版《小李飞刀》播出的第二年,俞飞鸿的“惊鸿”一瞥还留在观众脑海里,此时初出茅庐的袁泉,已经凭借《春天的猜想》里的周小玫一角获得第19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女配角奖。

袁泉11岁就被破格录取,当时她做出了人生第一个重要选择——只身赴京学戏。经过了七年的学习之后,成功考入中央戏剧学院,和同届的章子怡、秦海璐等并称“七朵金花”。

或许你时常诧异,为什么袁泉的外形和气质总会给人一种简单纯粹之感。事实上,她也的确是个简单纯粹之人。

学京剧的时候被说扮相不合适,却不以为然地继续琢磨着。

因为爱读书,所以一安静下来,身边人就会看见她捧着书,沉浸其中。

接连拿到金鸡奖、百花奖,和“影帝”夏雨成就了一对金童玉女。

然而成名后的袁泉,却没有来者不拒的“刷脸”和“轧戏”。

什么曝光、流量……那些东西很重要吗?

很长一段时间里,没有在拍戏的袁泉把事业重心投向了话剧,那才是袁泉的心头好,也铸就了她丰富的精神世界。

有的人想成为明星,有的人想成为艺术家,袁泉毫不迟疑地选择了更少人走的那条路。

这种选择,是因为独立自主,所以能够从容平静地面对生活,有自己的热爱与坚持,不依赖别人,主动去选择去承担、主动创造自己的快乐,做生活的勇者。

从《琥珀》到《简·爱》,从《暗恋桃花源》到《活着》,当时刚过而立之年的她,便已经跻身中国话剧百年名人堂,和老舍曹禺并列。

如果说演员们已经在戏里历经人生百态,所以活得更通透。

那平凡如你我又该如何自处呢?

说到这里,我想起来一个很喜欢的模特儿,叫刘欣瑜。

“半路出家”转行做模特儿的她,本来学的景观设计和园林专业,如果不是那次毛遂自荐,也许现在的她还坐在设计事务所里和图纸作伴。

在竞争激烈的模特行业,她最可贵的是, 用平常心面对得失,全力以赴,但从不竭尽全力。

入行许久,她也一直保持本色,不单单当一个迎合市场需求的“衣架”,而是把自己对建筑、对服装、对艺术的感受表现出来。

17年9月,刘欣瑜独自前往柏林,作为华人代表,参加当年的柏林马拉松赛。

这条路线穿越曾经的东德和西德,沿途满是优美的风景和历史的痕迹。

对于刘欣瑜来说,这些经历都只是她人生的一部分——选择从来都是很简单的事情。

因为明白自己追求的是什么,她的每张照片都洋溢着自信。对她来说,经验积累到一定阶段、精神层面得到充分的满足,物欲的需求反倒会越来越少,想要的东西,一定只是因为单纯的喜欢和执着。

其实,刘欣瑜从不把自己逼迫到绝境,她往往游刃有余,拍摄时的她,像一朵花开在空气里又融在空气里,让整个空间都变得灵动。

坚持自己本身的特质,不一味地服从市场,这也让她的个人魅力展现出了更丰富的层次。

我还认识一个叫兰溪的北漂女孩儿,她曾经坚信,女孩子就要像公众号里写的那样,活得精致漂亮才是对自己最好的投资。

刚入职那会儿,兰溪没什么闲钱,但依然每天提前两小时起来洗头化妆捯饬自己;

入职第二年,护肤品提了好几个档次,化妆台上有了二十多支美妆博主推荐的口红,有的买回来只试过色;

公司去日本团建,她兴高采烈地刷爆信用卡带回一只Prada,却只在年会那天背过一次。

也是在那天晚上,一瘸一拐地想找个便利店买双人字拖,换掉把脚磨出血的恨天高的她突然发现,自己一直以来追求的精致不过是听着各大博主的指挥,选择着她们的选择,复制着她们的生活。

她开始考虑自己到底喜欢什么、需要什么,出掉那只娇贵又不太实用的Prada,报了法语班,说想赶在26岁之前去法国参观各种免费的美术馆

她说以前的她是很精致,像包裹在Logo里的漂亮的傀儡娃娃;现在的她,更欣赏能够表达个性和态度的服装,再简单的衣服都能成为她的铠甲。

或许,人的成长,不光是容颜的老去、内心的成熟,也包括服装。

如何从每一季琳琅满目的流行款中选出最适合自己的,体现着一个人审美品味的提升和见识阅历的积累。

匮乏的人,人生只能有一条路,浑浑噩噩,随波逐流。

也许你会觉得,为什么俞飞鸿、袁泉、刘欣瑜的穿着,都有一种相同的特质,简单却充满份量。

这就不能不提到她们的合作品牌——less,这个江南布衣旗下的女装品牌,一直有一种非常奇妙的调性。

舒适,低饱和度,只追求从视觉和触觉上的双重舒适。

或许,这就是她们可以被称为”less woman”的原因,少,并不意味着匮乏,而是历经世事之后,有选择的选择。

在我看来,服装是对于自身内在的表达,当精神世界足够丰富的时候,便不会感到空虚寂寞情绪泛滥,不会为了吸引注意哗众取宠,更加自信、自制、自律,活得简单又高级。

与女字旁的你,共勉。

慕容素衣
作者慕容素衣
182日记 2相册

全部回应 10 条

查看更多回应(10) 添加回应

慕容素衣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