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感

若存 2019-03-23 23:47:25

一、3月23日 昨晚上跟一位小朋友去参加了一次福音聚会。本来出发得挺早,留下的时间挺充裕,但是因为纠结吃什么,最后居然迟到了。捂脸。进去的时候人特别多,都没有坐的地方。后来给我找了个空位,听了一些略嫌抽象的见证,见证之间穿插了一些唱诗和传道讲经的活动,但也很快就结束了。最后,主持者说如果感受到讯息的话,就站起来一起呼唤主名,并领号下楼受浸。我当然是无此准备的,坐在凳子上有点尴尬。人群渐渐散去,才开始跟小朋友聊起她的信教经历,包括为什么邀我前往,在她看来,都是“奇妙”的事情。回来的路上,她说,信或者不信,就好像一份礼物摆在你面前,你接不接受的问题。我好像还是很难接受。但是我接受的是什么呢?其实我自己也不很清楚。可能的底色大概还像《上学记》里面呈现的那种人生境界,又或者像朱子言行里面透露出来的一些精神。

当初对宋人理学有所感,基本是拜吕思勉先生《理学纲要》所赐。虽然书写的老派,分辨不够明晰,不过却有一己的体会,有一段讲理学和宗教区别、了生死大事的话,印象特深。晚间偶然翻出来从前的笔记,是这样说的:“理无断灭,气之根于理而日生者,浩然而无穷,可见宇宙虽不断灭,而人之自私其身,而不欲其亡。因之强执死后仍有一无体质而有精神之我,纯是虚说。如此,则既无天堂可歆,亦无地狱可怖;而犹力求不愧不怍,全受全归,可谓无所为而为之。其情感,或不如信教者之热;动机,则较之信教者高尚多矣。然宋学所以仅能为哲学,而不能兼神教之用者亦以此。”再抄一遍,聊以备忘。

不过,跟她讲起晚上听见证的感受,她同样也觉得讲的幸福太过抽象,说听得不大用心。还讲了她自己信神而不基督教的想法。后面这种想法对我来说,实在是有些特别。分别的时候答应她,等她下次做见证的时候再跟她去一次。

二、3月30日

如果一个人的所得略大于能得的话,大概活得会辛苦一点;如果所得小于能得的话,则可能活得自在一点;如果所得远远超过能得,差距过大,虽然得到的多,可能也很难说得上幸福吧。我自己,宁愿自在一点。

三、4月6日

今天在支付宝的蚂蚁庄园做问答题,题目是盲童书是有没有颜色?我犹豫了一下,选了有。结果,答错了。刚发现又有了五颗蛋,就去捐了一下,第一个项目恰好就是给盲童捐书。忽然想到,为什么盲童书就不能有一点点颜色呢?虽然是多此一举,但总觉得有颜色和没颜色,不一样。

若存
作者若存
325日记 18相册

全部回应 2 条

添加回应

若存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