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步记|春天在靠近(2019.3.3)

楊從周 2019-03-23 15:20:20

三月三日天气新,我们去散步。后来回想,这是春天里很美好的时光,春光易逝,记之。

晚上七点多,突如其来的一场暴雨,宣告了春天脚步的暂缓。雨声里读着吾乡“问世间‘晴’为何物”的新闻标题,让我怀念起了春天在靠近的这个周日。

(落叶)

要到哪里寻找春天的气息呢,甚至周六晚上,我看到的都是一地落叶,只有到了周日下午,才真正发现了春天。现下,春天尚未到姹紫嫣红时,她若隐若现,忽近忽远。我感觉到她在靠近,朦朦胧胧的还不知道怎样接应,我们的接头暗号是什么呢?

中午吃饱了,宝宝很开心,我们有些困,春天总是容易犯困。“出去走走吧,在家睡觉一醒来就是傍晚了。”喵向我提议。难得晴天,宝宝很久没晒太阳了,我们就推着婴儿车出门散步。

(苹婆落花)

出门走几步,遇到落了一地苹婆的花,红的、绿的,繁星般晒满道路,大地仿佛成了天空。喵看着很是喜欢:“这里有好多星星。”星星尽头是一朵木棉花,大概刚从树上落下,因为小区每两个小时就要打扫一次。今年天气暖,木棉开得早,某天中午我回家在楼下池边看木棉花,一位快递小哥经过,他停下快递小车也看了会花。木棉树很高,我们两人在高高的树下抬头看花,似乎都在仰天长叹:生命什么时候可以获得高处的自由。

(木棉落花)

正要往山上走,喵说想去水池边看看。我几乎每天中午和下午都要围着水池转,熟悉池畔植物,深味幽趣,于是让喵绕着水池欣赏花木,我推着婴儿车在外面走。龙船花、羊蹄甲、大叶紫薇、垂枝红千层,它们在春天都有了新的姿颜。几天前,我们看到池边有过一盆将要开花的百合,后来没等到花开,整盆百合已不知影踪,也许是业主临时存放的吧。

(龙船花)

(羊蹄甲)

(大叶紫薇)

(垂枝红千层)

最爱池边行不足,喵和我一样喜欢在池边散步,不少长者也喜欢池畔休憩。今儿,有位老翁坐在亭中垂钓,老妪坐在一旁打毛衣,大概是趁了照看的闲暇,找一些自己的乐趣。人会老去,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回避的规律,孔夫子的志向之一便是老者安之,亭中怡然自乐的老伯和老妪,大概已经得其所安了。

鱼在池中游,一不小心就被钓上来,老伯收获了一尾鱼,我们继续往山上走。过了桥,路旁的植物更多样了,小叶榄仁、南天竹、千年木、旅人蕉、董棕……各色植物,各有各的春意。董棕虽还没换上春装,但佛焰苞的样子分明带着夏天热情的气息。岭南春来早,很快就是夏天。待到夏天,董棕应是葱葱郁郁了吧。喵和我曾在某年夏天到斯里兰卡旅行,在康提皇家植物园一棵棵董棕下走过,然而当时只是随意散步,并不曾细看树的生长。我是有了孩子以后,才认真观察起身边的植物,大概是源于对生命的关注吧。推着婴儿车走在岭南的董棕下,宝宝在安睡。即将到来的夏季,我们计划带上宝宝去北海道看花海,和宝宝在漫山遍野的花里散步。

(小叶榄仁)

(南天竹)

(千年木)

(旅人蕉)

(董棕)

日常生活和旅行都一样要认真过好,这是到尾道旅行时我最深的感受。譬如现在只是在小区散步,但因为是春天的缘故,也有很多花木可赏。其实,并不一定要在春天,在四季流转中,在朝晖夕阴里,日常生活的小区都有许多景致,都值得认真去探看。随之年岁的增长,我越来越喜欢宗白华先生说的“晋人向外发现了自然,向内发现了自己的深情”。春夏秋冬,都有自然,都有深情。

(红花檵木)

(桫椤)

前头是城堡般的一座大别墅,喵和我常在别墅外赏花。古木下大片红花檵木,桫椤中伸出几枝“权杖”,各色欧月开满屋前屋后,几个园丁出入忙前忙后。在有钱人宅子外赏花,比郊外踏青省了脚力,更有一种公园没有的清静。富人宅子占地广,一边散步一边看花,也识了不少春色。

(夹竹桃)

越过山坡,是一片夹竹桃。从这儿拐弯,便转入了我们的“白日梦大道”。道路两旁是类似蜡笔小新家的“一户建”,也是我们的居住梦想。走在这儿,畅想美好未来,是平庸人生的放飞。最后我们能不能住上“一户建”呢,如果不能,就回村里把老屋翻新吧,种点菜,也算老有所依。

走过许多小区,我们对这儿的园林绿化是最满意的。在目前的条件局限下,没有办法居住到山林、花园里,住在园林小区便成为了最优的选择。美中不足的是,这儿的学区很糟糕。推着婴儿车,我感到沉重的责任。在我读书的年代,吾乡是没有学区概念的,幼儿园是我所读的小学临时办的,办了三五年就停了;镇上仅有一所小学,后来只拆剩一座檀香山华侨捐建的六角亭;初中是征收我家农田新建的,存续了十年左右。这些学校,现在都不复存在了。

时代早已改变,如今的乡村学校恐怕无法与我当时的乡村学校媲美,那时的老师一个人可以代很多课,地理老师兼美术课,生物老师兼体育课,我常常怀念那样的少年时代。如果要以四季类比人生的阶段,我觉得从初中到大学,都可以算作是春天。我的孩子,如果你不用长大,不用面对校园生活,多好啊。但我又想到,也许你是喜欢校园生活的。一个人要完成自己是很难的,也许我也给不了你什么帮助,唯有少给你设置一些家庭障碍,免得你将来成为豆瓣“父母皆祸害”话题的红人。

(刺桐花与叶)

阳光下的“白日梦大道”,梦幻色调尤浓,恰似春光,陶醉我们胡思乱想。大路的尽头,通向几条小路,我们转入僻静的外侧小路。下午光线更明亮了,此间刺桐花与叶均极见韵致,我说:“你觉得我们去过的地方哪里和这儿最像,我觉得是我们初次抵达日本所见的大阪城公园。”喵说:“快到前面来,这儿有一辆快递小车,正可诠释岁月静好。”路上只有我们在散步,宝宝睡着了,小脚丫晒在太阳下,胖乎乎的。是谁绘了这寂寂而美的画图?

春天悄悄的在靠近,我知道她还没有完全到来,当某天我发现她来到身边时,也正是春将归去时。春天美好而短暂,喵提醒我:“Hey,小区之春,小区植物图鉴,你不觉得一切都值得记录吗?”

楊從周
作者楊從周
181日记 40相册

全部回应 5 条

添加回应

楊從周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