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家族荣耀”,如今的“不忠不孝”——17个体制内去留问题的终极拷问

Homer 2019-03-21 23:51:59

昨天去单位填了转业的一些表格,至此,退出现役的事情彻底是板上钉钉了,“铁饭碗”也没了。

出了单位大门,走在这条熟悉的回家路上,思绪不禁回到了多年前。

四年多前,我刚来到北京,从这条路踏入单位的大门,踏入了许多人眼中的“好单位”。一时之间,我成了家乡亲朋眼里的“荣耀”,就连那些当年在我考军校时对我冷嘲热讽的人,现在也开始对我“另眼相看”。

一年多前,我从这里搬家出去,下定决心要永远离开这个地方。

这一年多来,我的人生发生了自高考以来最大的转折,个中的狂热、心酸、痛苦、纠结,面对未知的恐惧,反抗命运的豪情,现在都一幕幕浮现在了眼前。

从身边同事,到领导,再到亲朋好友,无一不觉得我疯了。曾经的单位大boss称“我是一个纯粹以自我为中心的人”,我妈说我是“不忠不孝”。

众叛亲离,这情景和我当年决定考军校的时候何其相似。十年了,我依然是那个不讨人喜欢的茅坑里的石头。十年了,我在他们眼里的形象从“不自量力”,变成了“荣耀”,又变成了如今的“不忠不孝”。

面对这些评价,有时候我不禁会发出嘲讽的微笑:我考个大学,怎么就不自量力了?我凭自己努力去了个好单位,跟你们没半毛钱关系,就成了你们的荣耀了?现在我想跳个槽,然后就不忠不孝了?我真是哭笑不得,我是怎么伤天害理了,我是卖国了还是卖祖了,怎么就不忠不孝了呢?

了解部队情况的朋友,应该知道28岁这个年龄脱离部队是有多难。经过一年反复的激烈交锋,在无数轮斗智斗勇之后,我终于成功退出现役,期间与各种人就体制内和体制外的选择问题进行了深刻的辩论,回答了许多终极的“灵魂拷问”。对于纠结在体制内还是体制外的朋友,这些问题或许是不错的参考。

Q1:在体制内稳定,你在体制外不稳定啊。

A:我出去了收入比体制内高一倍,而且还在增长,你跟我说不稳定?同时,哪天领导一句话,哪天一个政策下来,你就会像我过去一样整个生活都受到影响。而现在我有一技傍身,想去哪就去哪,到底是谁不稳定?

Q2:在体制内混着都可以拿钱,但你在体制外得天天努力工作。

A:人活着,不就该努力工作吗?一群人在体制内占着茅坑不拉屎,在岗位上混吃等死就可以拿钱,反倒多光荣了?暂且不说这种想法本身就有道德问题,更不该是年轻人的生活状态,光是混着拿钱这件事本身,就存在极大的隐患。天天混吃等死,自己身无长技,一旦爆发“黑天鹅事件”,那坑的是自己。

Q3:在单位可以落户北京啊,可以分房啊,子女有好学校啊,巴拉巴拉各种福利。

A:抱歉,对这些不感兴趣。我不喜欢北京难受的生活,也不想要孩子,北京的户口对我来说毫无意义。至于房子,是有点用,虽然我不打算在北京呆,但北京的房子也是值钱的可以卖掉。不过就算分房,也得排到十几二十年之后了,到时候连经适房政策还有没有都是两说,万一政策取消了(很大概率)岂不白熬了?就算不取消,也可能限制你买卖和出租,毕竟现在经适房在市场上流通已经造成了一些问题,不能变现我自己又不住,要来干啥?最后,以北京这用地情况,现在好位置都没地了,到时候分经适房也是五六环外鸟不拉屎的地方。感情苦逼一二十年到40岁,青春都没了,就为了一破房子?

Q4:不要孩子,那你不孝啊。

A:“不孝有三无后为大”那是封建时期产生的思想。现在都9102年了好吗?(与问题关系不大不展开讲了)

Q5:体制内退休金高啊。

A:首先,没人能保证自己一定能在部队干到退休。第二,五六十岁的人了,一个月拿一万多,很高?以我在地方赚钱的速度和理财方式,我保守估计40岁即可进入退休状态。第三,现在老龄化越来越严重,到时候退休年龄怎么改,退休金怎么发都是未知数,你光信他的政策,那就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这社会,靠自己赚钱养老,才是最实在的保障。最后,我才20多岁,合着我就是为了退休金活着的啊?一个年轻人,眼里全是退休后的保障如何如何,这活的岂不太卑微了?

Q6:在体制内老婆孩子热炕头,能顾家。

A:抱歉,在体制内一年到头加班、值班、出差不计其数,还没补贴,顾家个P啊,且不说每天通勤还要做俩小时地铁。我干自由职业,足不出户,更能顾家。要机关真能如传说中那样喝茶看报按点下班,那我也干。

Q7:你干自由职业不是正经工作,天天家里蹲没社会地位。

A:是吗?都9102年了好吗?现在社会难道不是有钱就是爷?我在部队拿着微薄的工资,一半用来付房租,是个北京坐地户都能对我横,我很有地位?

Q7:在部队风光啊,这单位说出去牛逼啊,回家了有面子啊。

A:难道活着就是为了给别人看的?

Q8:在部队可以升官啊,调个正团副师啥的,别人都求着你,多爽。

A:抱歉不喜欢当官,不喜欢管人,不喜欢别人求着我。同样,我也不喜欢求着别人。

Q9:你说的那么好,总之体制外就是不稳定,哪天你失业了哭都没地哭。

A:我在外面凭本事吃饭,只要有本事,自然有客户找我。如果失业了那也是我自甘堕落、学艺不精,没什么好抱怨的。可是在部队,指不定哪天你就突然失业了,看看军改逼得多少人妻离子散,甚至有人17年军龄最后被迫复员。即便是地方公务员系统,也并非没有改革压力,随时都会因为“组织需要”而被安排去别的岗位。

Q10:好吧,即便这样,你现在走也亏啊。

A:我即便按士兵复员走,也能拿一笔钱。我当年上大学不要钱,就省了一大笔钱了。地方青年哪有这待遇?按你这么说,他们辞职走人啥都没有,岂不是更亏了?难道仅仅因为我们在军校吃了几年苦,就亏了?

Q11:你这马上都调副营了,再干几年顺调正营副团,再走岂不是好吗?

A:调副营干什么?多个三五百工资吗?我在部队干不喜欢的工作不开心,度日如年,心情的损失才值三五百块钱啊?而且在体制内干的越久,就越容易贪图安逸,越容易被体制化,这就是温水煮青蛙。如果我现在28都不敢走,我到30多岁就敢走了?最后,现在可能面临军官职业化改革,过几年再调衔,怕是不那么容易。

Q12:你也提到了军官职业化,那到时候职业化了,你直接辞职走人岂不更好。

A:这个问题说到了我离开体制的根源。就拿职业化来说,具体怎么改,什么时候改,现在没人知道。这就是体制内的最大弊端:一切都是看政策,看领导的一句话。所以这看似稳定的生活,实则潜藏着极大的不确定性。在体制外的不确定性只是皮肉之伤,而体制内的打击则可能伤筋动骨。万一到时候职业化了还是不能随便辞职怎么办?而且职业化鼓吹十年了吧,还有多久能看到?这等到什么时候是个头?这种心情也太难熬了吧。

Q13:那你现在强行走人,可能会被处分什么的,不值当啊。

A:本来就没打算转业干公务员,处不处分,有什么影响?我兼职了一年了,很多客户连我是男是女都不知道,照样给我发工资。

Q14:那可见你跟客户交往很少,没什么朋友,人是社交动物,怎么能这样啊。

A:所以在办公室勾心斗角、虚与委蛇,就是社交了?这种社交,这种朋友,不要也罢。何况人各有志,我天生就是内向的人,这种性格在体制内是劣势,但干自由职业反而变成了最大的优势。

Q15:即便你不看重同事领导,也该看重父母吧,这样做他们寒心啊。

A:我难道是为了他们活着的?

Q16:你是一个“纯粹以自我为中心的人”(大boss的终极灵魂拷问)。

A: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难道大家不都是为了自己吗?我为了让自己过上喜欢的生活,我自己去追求,我有什么错?

Q17:你这个“不忠不孝的人”(我妈的终极灵魂拷问)。

A:我当了十年兵,我对国防所做的贡献,已经秒杀95%的中国人不成问题了吧,我何来不忠?在开放的社会、自由的市场,我辞个职转个行,就不忠了?

经过一次次激烈的交锋,我深刻体会到与这些人三观上的根本差异。任你怎么说,人家就是觉得你月薪两万不如月薪一万,还觉得你没地位,没前途,一无是处。

可是,人难道是为了他们活着的吗?

多少人在别人的眼光中迷失自我,过着自己不喜欢的生活而无力改变。

我写这篇文章,并不是说体制内就绝对坏,体制外就绝对好,凡事得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就拿我们单位来说,能在北京落户,解决孩子上学是实实在在的福利,绝大部分北漂穷其一生,不就是为了不让孩子走自己的老路吗?从这角度来看,体制内确实是好。不过奈何我是个不要孩子的奇葩呢?哈哈,所以一切都要从自己的需求出发啊。如果我想要孩子,我也不会选择离开的,至少不会在我解决了北京户口之前离开。同时,我也不否认确实有一些有梦想的人,敢奉献的人,在体制内抛头颅洒热血,实现了自己的价值。大家都没有错,毕竟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人生道路的权利。

很多人都觉得我不成熟,说什么你五年后想法就变了,再回头看就后悔了云云。但我一直觉得,只要敢想敢为,只要不辜负时光,就能无怨无悔。

正如现在我虽然离开了部队,但回首十年前我拼命努力来到部队的光景,我也并无后悔。因为这曾是我的梦,我十年磨一剑,倾尽全部心血实现了看似不可能的梦,何悔之有呢?

同样,现在我有了新的梦,所以我捡起了当年的拼搏精神,再次倾尽全部心血而站在了这个梦的门槛上。变的只是想法,只是环境,不变的是永远炽热的内心。

我当然可以一面在体制内继续混吃等死,一面过着不喜欢的生活,同时告诉自己所爱的人“你要理解,要忍耐”。但我觉得这种卑微的活法不该是大丈夫所为。《笑傲江湖》中,风清扬对令狐冲说:“大丈夫行事,行云流水,任意所至,什么武林规矩,门派教条, 全是他妈的狗臭屁。”我小学五年级看《笑傲江湖》,对此言一直深以为然。

是的,人的想法是会变的。这世上没有完全之策,在死亡之前,一切事情都像薛定谔的猫那样不可确定。但也正因为如此,我更不能失去实现自己想法的决心、勇气和能力。

我只是不想等我老去,后悔我在年轻的时候没有勇气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在我辞职的过程中,我各种亲戚朋友都劝我别走,唯独我爸支持我离开体制。讽刺的是,这些人中,也只有我爸是体制内的人。

很多老一辈的人,一辈子没读过多少书,没见过什么世面,天然地就以为在体制内就是“官”,在体制内就是最好的出路了。什么你说你不喜欢干这种工作?有的干就行了,还要什么自行车?

在他们看来,人就是要活着而已,只要子女能有保障地活着,其他都不是事。什么个人爱好,什么个人价值,都是鬼扯。

可是他们连自己的一生都没有想明白过,又如何来指导我们的人生呢?

都9102年了,我们所追求的,已远远不仅是活着而已了。

其他文章推荐:

从零开始,走上自由翻译之路,半年时间月入过万 https://www.douban.com/doubanapp/dispatch?uri=/note/696183777/

2017年底决心转业的宣言:人生不应该被将就 https://www.douban.com/doubanapp/dispatch?uri=/note/651289893/

自由笔译的瓶颈与天花板——翻译究竟赚钱吗?https://www.douban.com/doubanapp/dispatch?uri=/note/701517033/

自由笔译的十大危机https://www.douban.com/note/707440020/

论体制之去留——从机关食堂的拉面师傅谈起https://www.douban.com/note/709561895/

关注微信公众号LoneFreelancer,分享体制内的故事和自由职业者的点点滴滴。孤独的自由之路,自由职业者的精神家园。

Homer
作者Homer
8日记 3相册

全部回应 19 条

查看更多回应(19) 添加回应

Homer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