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向恶龙认输

阿柴 2019-03-21 21:12:56

大概三四年前,微博有过一个挺大的号叫“知乎大神”,每天发布的内容就是长截图,截图里是各种各样知乎的精彩答案。

当然都是没有得到授权、擅自截过来的。

这个号就靠着别人的知识和答案,迅速积累了两三百万的粉丝。

当然,也有知乎的答主发现了,要求它删除、道歉,可它都没有理。

后来,越来越多答主发现,知乎官方也发现了这个事情。

数度沟通无效后,知乎官方出面把“知乎大神”以及所有那些以截图、文字等形式盗取知乎内容的号全都告了。

我们姑且不论知乎有没有别的动机,但至少它在保护它的内容创作者。

我记不清后来是知乎赢了,还是“知乎大神”那批营销号赢了。

但反正后来“知乎大神”灰溜溜地改名为“大神说”,再发知乎答案的长截图都会在开头特意标明“已获得原作者授权”。

这是不是进步?这就是很大的进步,至少要让他们知道营销号不可以随便不经过他人同意就拿别人的东西。

现在几年过去了,状况有变得更好吗,并没有。

昨天,我的一条长微博被一个有一千多万粉丝的微博营销号@一起神回复 不告而取。

它截取的是我同时发在豆瓣的广播,期间我没有收到过任何要求授权的信息。

我在对方微博的评论、转发和私信里都要求对方删除并向我道歉,到此刻为止,对方仍旧对我的合理要求置之不理,而所盗取内容已经被转发了将近三千次。

我投诉给新浪,新浪告诉我投诉的内容不符合受理条件,给予驳回。

我给出了原微博,给出了发布时间,明明白白就是@一起神回复 偷了我的东西,但新浪依然驳回了我的投诉请求。

其实这不是个大事情,说破大天也就是一篇文章,但我就是不爽,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为什么@一起神回复敢去豆瓣截了我的文章,问都不问一句就发在自己微博里?

为什么@一起神回复敢无视我在它的评论、转发和私信里让它删除并道歉的要求?

因为它知道作恶不会有任何后果,因为它知道我只是一个一万多粉丝的小作者而已,因为它知道它可以欺负我,没有人会站在我这边为我呐喊。

新浪也好,豆瓣也好,他们都不会像当年知乎保护自己的创作者那样保护它们平台的创作者。

(当然,我也不是说知乎就有多完美,但那是另一个话题了。)

事实上,新浪已经态度很明确地驳回了我的投诉。

我不懂为什么原文摆着、发布时间摆着,@一起神回复明明白白就是偷了我的东西,新浪却依然能说我的投诉不符合受理条件。

你看,这些营销号心里清楚得很,只要它们侵害的是一个又一个的创作者个体,那他们就几乎不会有任何风险。

因为没有哪个单独的创作者会有那个时间、精力和财力,为了一篇文章、两篇文章跟它们打官司耗下去。

这些一个一个独立的创作者的声音和能量都太小,以至于这些营销号可以肆无忌惮地拿走你的成果,而对你合法要求它们删除并道歉的要求置之不理。

它们清楚明白地知道自己作恶没有代价。

我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前几年微博是什么样子,反正我还记得,那会儿还有很多很有趣、很鲜活的个体。

他们有的记录生活,有的发表观点,有的丧得可爱,有的欢脱明亮。

但后来慢慢地,这些人都不见了。

你们想过为什么吗?

因为当他们的东西被人随便拿走为自己盈利,而他们却毫无办法的时候,他们是会心灰意冷的,他们是会再也提不劲儿来写任何东西。

对于营销号来说,他们只是复制黏贴、截图发布很简单的几个动作,可对于那些一个又一个的创作者来说,那都是他们的思想、灵魂和心血。

一次被偷走,还能说服自己相信这是例外,一次又一次被偷走,只要是个人就都会恶心、灰心、沮丧、无力的。

为什么微博越来越不好玩儿了,就是因为这些有趣的、鲜活的人越来越少了,取而代之地是到处搬运他人内容的营销号。

营销号当然不会在意某一个创作者不再写了,反正没了这个,他们还可以去搬别的。

可对于这些一个又一个创作者来说,被偷上个几次,就真的不会再有心气继续写了,毕竟谁会愿意自己的东西被别人随便拿去盈利。

一个平台烂掉,就是从它不再保护这些一个又一个的创作者,而去保护那些搬运他人内容的营销号开始的。

创作者总有心灰意冷、走光的那一天,到了那一天,营销号去搬运什么、去营销什么,你的平台又还能靠什么。

是的,我没那么天真,以为自己真的战胜它们。

是的,我知道我肯定是斗不过恶龙的。

但即便我斗不过恶龙,我也不要畏畏缩缩地逃走,因为做错事情的,不是我。

即便我斗不过恶龙,我也得对着恶龙,抽出我的剑,然后指向它。

我就是要让恶龙知道,你就是错的,你把我打倒一千次、一万次,你也是错的。

你再强、再大、再对我不屑一顾,你也是错的。

我不想向“错”认输,我不能向“错”认输。

公众号:梅骁

阿柴
作者阿柴
88日记 3相册

全部回应 10 条

查看更多回应(10) 添加回应

阿柴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